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65章 白愁

第565章 白愁

白英琼虽然从没有资质从她师父那里学到天机术,但是却学会了一身的医术。

仅仅是一搭脉,便知道古西风麻烦了,而且还是大麻烦。

现在,古西风的身体之内的情况诡异至极,一股股极为暴烈的气劲隐藏在他身体的各个穴窍之内,让他根本就难以运转真气,事实上,哪怕是真气一丝丝的波动,都有可能引起穴窍之内的真气爆开。

尽管这种真气爆裂的情况,放在体内根本就无足轻重,但是别忘了,这可是在身体的穴窍之内啊!

对于武者而言,身上的穴窍乃是最为关键的地方,哪怕是一丁点的损伤,都有可能引起极为严重的后果,重则丧命,轻则废功,完全不会有第三种选择。

而现在,只是在王通轻轻的一掌之下,周身三十六大穴之中便潜藏了一枚枚定时炸弹,不要说是古西风,恐怕就算是突破了先天的强者,也无法善了。

所以,不但是白英琼恼怒异常,便是古西风自己,尽管怒火冲天,恨不得用炙烈的目光将王通烧死,在这个时候,亦不敢有丝毫的妄动,生怕一个不小心,便废掉了一身的武学,他可是塞北三城第一天才,塞北三城未来的希望,可不想在这么一个地方,失去未来。

“你真的很关心他啊。”王通看着白英琼,面上露出了调笑之sè,“该不会你们两个一早就有奸情了吧,看起来怎么这么像奸夫****啊!”

“你混蛋!!”

白英琼脸都气白了。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这么还要脸的,明明是你自己勾引人家的未婚妻,现在却倒打一耙,反而诬蔑自己和古西风是奸夫****,这,这,这还有天理吗?

“不是吗?”王通面上的笑意更浓了,又接着道,“该不会是你自己暗恋这家伙,所以想要破坏他和宗雪之间的感情,才搞出这么多事情的吧?”

“什么!?”白英琼猛的站了起来,双拳握的发白,指着王通,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直以来,通过与宗雪之间的书信联系,她以为自己对眼前这个男子有些了解,可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啊,宗雪可没有告诉过她,王明通竟然是一个如此狡猾的家伙,不仅狡猾,而且无耻!

宗雪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卑鄙无耻到了极点的小人呢?

难道她被这王明通骗了!

这个念头瞬间便充满了她的脑子,联想愈发的发散了起来。

是了,一定是这小子骗了宗雪的感情,否则,以宗雪的性格,是绝不会喜欢上这样的人物的。

想到这里,她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王通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哦,你认为我在做什么呢?”王通咧嘴一笑,“又或者说,你以为我在做什么?”

“你以为杀了他,宗雪就能跟你双宿双飞了吗?这是不可能的,一旦知道是你杀了他,宗雪绝不会和你在一起的,甚至她会想尽一切办法杀了你。”

“是这样吗?!”

“我和宗雪从小就认得,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

“你错了。”王通摇头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我也很清楚,只是你搞错了状况,我为什么要杀他呢,难道你认为他会对我构成威胁吗??”

“哼,你不想杀他,为什么要用这么歹毒的掌力!”

“你错了,我的牵机掌力一点都不歹毒,只是想让他老实一点,冷静一点,放松一点,不要一见面就响打响杀的,搞的好像有血海深仇一般。”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古西风猛的抬起头,看着王通,用沙哑的声音,一字一顿的道,“难道这不算是血海深仇吗?”

“你又错了。”王通伸出右手食指,放在面前轻摇,一副轻松自若的模样,“第一,我没有杀你爹,第二,我也没有夺走你的妻子,宗雪一天没有嫁给你,一天就不是你的妻子,而且我想,你们也不会有那么一天。”

“我和她之间有婚约,这份婚约是塞三城城主共同见证的,亦是塞北三城所有人认同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能撕毁的约定。”

王通笑着,向前迈了两步,立刻,围在他周围的武者同时动了,将白英琼护的严严实实。

“放心,我没有杀他们的意思,如果我要杀他,没有人能够阻止的了。”王通指了指周围的那些人道,“倒是比起他来,我更想杀你。”

“是嘛?那你为什么不来杀呢?”白英琼昂着脑袋,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杀人,是不好的。”王通笑了笑道,“今天过来,只是和你们打个招呼而已,下次再见了。”说话间,摇了摇手,青影一闪而没,在场甚至都没有任何看出来他是怎么离开的。

“这轻功!!”

场中众人面面相觑,都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后面凉凉的,所谓天下武功,无坚不摧,惟快不破。

这个王明通的轻功之高,已经超出了先天高手的认知,或许只有先天之上的那些强者们才能够看清他的速度吧。

“公主,他的速度太快了,我们……”

“够了,我知道,还不快把古少城主扶到屋里,另外,把城中最好的大夫都给我找过来,一定要治好少城主的伤。”她站起身来,大声的叫道,惟恐别人听不到一般。

只是,也只有精通医术的她心里明白,这位古少城主的伤可不是那么容易治的,一旦有个不妙,恐怕整个人就会废掉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人不能死在自己的城主府里,否则的话,麻烦就大了。

想到这里,她又抬头道,“另外,立刻派人去古越城,通知他们,派最好的医工过来。”

“是!”

……………………………………

……………………

“很有意思的工夫,那应该就是塞北三城的星河掌了,倒是和星河天道剑有相似。”

离开城主府,王通的心情非常的轻松,击伤了古西风,至少可以保证宗雪短时间内不会遭到任何的骚扰,当然,他也不会认为自己的牵机掌力就真的能够把古西风废掉。

这是一个等级极高的世界,先天只是基础中的基础,就如在昆墟界的凡尘天一般,先天之上,还有无数强者高人,自己的这点小手段,在那些高人的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最多只是花点心思就能将牵机掌力驱逐出古西风的经脉,而以塞北三城的实力与地位,足以请到这样的高手来为他驱逐掌力,所以,王通并不担心自己真的会和古西风结下血仇,他出手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拖住古西风的步伐而已。

因为无论游仙观有什么样的理由,一旦古西风到达游仙观,事情就尴尬了。

即使为了宗雪的学业,塞北三城妥协了,让宗雪留在游仙观继续学艺,但如果古西风提出来先完婚,再学艺的条件呢?游仙观恐怕不得不答应下来,毕竟是你先违约在先的。

事关自己的终身幸福,王通不得不通盘考虑,做无数次的推演,力求计划不出一丁点的意外,既然稍有意外,也能够有一点补救的措施。

击伤古西风只是第一步而已,第二步,目标就要定到塞北三城了,那里,才是整个事情的核心,基本盘,他要去雪见城,亲自见一次宗雪的父亲,雪见城主宗彦,看看能不能从他的身上打开一条缺口,尽管这看起来很难,但是却值得一试。

任何东西都是有价值的,婚约亦是如此,雪见城与古越城之间的联姻,关系到塞北三城的稳定和谐,这是不容否定的,亦拥有巨大在的价值,但是如果王通能够提供更大的价值给宗彦的话,说不定可以改变他的主意,这是王通的计划。

当然,要实现这个计划并不容易,塞北虽然号称三城,但是第一座城池都相当于一个小国家一般,人口亦非常的多,每一城都有不下数百万的人口,这些人的利益,都与塞北三城绑在一处,一旦三城之间的关系出现动摇,甚至破裂,那么,必然会引起整个塞北三城中武者反弹,甚至引起塞内各方势力的插手,毕竟塞北三城的位置太过敏感了,一旦有事,荒兽便能够兵临城下,直指鹰城。

所以,这件事情牵扯甚大,无论如何行事都需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真是,想不到娶个老婆也这么麻烦!”遥望星空,王通发出一声长叹。

……………………………………

……………………

在王通感慨娶老婆的麻烦和痛苦的同时,鹰城城主府内,已然是一片混乱。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大了,太出乎人的预料之外,首先是玉影夫人死了,这位玉影夫人在城主府中是一件极其神秘的人物,早在二十年前,便进入城主府,住在城主府后院的内宅之中,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这位是城主的妾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城主府中的人都发现,并不是这样,这位玉影夫人更像是城主所信任的一位供奉,甚至比所有的供奉都要得到城主的信任,每一次遇到重大的事情,城主都会找这位玉影夫人去商量,久而久之,玉影夫人在城主府中的地位就变的超然了起来。

不过,玉影夫人并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除了偶尔向城主献策之外,二十年来,甚至连她所居的小院都没有踏出过一步,显得十分的低调。

而在公主出生之后,这位玉影夫人便在第一时间收了公主为徒,这也让白英琼这位公主在城主府中的地位变的超然起来。

现在玉影夫人突然之间暴毙,而且还是在城主不在期间,这么重大的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城主在得到消息回城之后,所发的雷霆之怒是不是他们能够扛的住的,一切都是一个未知之数,所以,现在整个城主府都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仿佛等待判决的死囚一般,充满着不安的气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今天,来访的古越城少城主古西风又被神秘人物打成重伤,躺在城主府中几乎不能动弹,这同样会掀起巨大的风波。

短时间内出了两件大事,这让城主府的一众人等都觉得是不是城主府最近流年不利了,行走在府中的侍者下人们,都是满脸的凝重之sè,不要说随便说话了,便是多喘了一口气,也会惊觉不已,生怕惊动了公主殿下。

“嘿嘿,鹰城城主府,想不到防御竟然如此的稀松。”

城主府内的一间厢房之中,古西风半躺在床上,神sè平静,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他已经彻底的冷静了下来,看着在门口煎药的白英琼,他忽然笑了起来,“有必要亲自动手吗?下人那么多。”

“现在这个时候,我惟一信任的人就是我自己。”白英琼面sè冷然,端起刚刚煎好的药汁,走到他的面前,递了过去,“喝吧。”

“这药有用吗?”古西风嘴角泛起一丝自嘲的微笑道,“我自己的伤自己知道。”

“药对你的伤是没用,但是可以恢复一些精力,滋养身体。”白英琼道,“至于你的伤,恐怕要等父亲回来才能想办法了。”

“白城主什么时候回来?”

“父亲去参加白骨寺的法会,本来是要一个月后才回来的,不过现在师父出事了,他不回来也不行了,按照脚程来算的话,最迟明天下午,便能回城了。”

“这就好,依城主的手段,想来解开我身上的禁制,应该很轻松吧。”

鹰城城主雄霸鹰扬山数百年,乃是修成罡气的强者,亦是方圆万里之内惟一一个修成罡气的武者,一身修为绝顶,据说是当年白骨寺秘密培养的种子,不但修为高绝,背后的势力亦是极为强大,非常人所及。

“当然,那王明通最多也不过是一个先天高手而已,就算手段再厉害,也不可能难住父亲。”

“这就好,这该死的床,我是一刻也不想呆了。”说话之间,他接过白英琼递过来的药碗,一口便将漆黑的药汁吞入了腹中。

“你就不怕我在药里面加了料?”

“你没那个胆子。”古西风看了她一眼道,“否则,我不可能活到现在。”

“哼,我如果想杀你,也不需要动用这样的手段!”白英琼冷笑起来。

“你的手段并不高明,只能控制住一些没有背景的隐修者,想凭他们对付你的大兄,是没有希望的,在这个世界上,实力是第一位的,我听说,他已经铸就灵根了。”

“不错,三年之前便已经铸就灵根了,否则这一次父亲也不会带他去白骨寺。”

“你嫉妒了?”

“你觉得呢?”白英琼冷笑道。

“我看啊,你是怕你不在的时候,你大兄会动你手下的那些废物,毕竟他们中大部分都有取死之道,依他的个性,如果不是你的阻挠,他早就把这些家伙杀的干干净净了。”

“或许他有这个本事,所以我才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任何一个人都是有利用价值的,不管他们的修为强弱,行事的手段。”说到这里,她看了古西风一眼,“你也别在这里幸灾乐祸了,现在有麻烦的好像是你啊,被奸夫打成这个样子,是不是觉得很窝囊啊?”

“闭嘴!”一提到这件事情,古西风的神情就变的冷峻了起来,“不要乱说话,宗雪不会这么做的。”

“以前不会,将来未必不会哦。”白英琼愈发的得意了起来,“那王明通的手段你也见识过了,可不是普通人物,你能争的过他吗?”

“我会杀了他。”古西风眯着眼睛,一字一顿的道,杀机迸现。

“杀他?可不容易,他的轻功你也看到了,你就算是用尽浑身的解数,也很难摸到他的衣角,我看啊,你伤好之后就立刻去游仙观,把和宗雪的婚事给办了,生米煮成熟饭,断了那小子的念想,这才是上上之策。”

“这不可能,我们之间的婚事牵扯甚大,就算不在塞北三城办,也需要长辈和观礼者到场,绝不能有一丝的轻忽。”

“事急从权嘛!”

“那不叫从权,那叫无媒苟合!”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接过了话头。

“白愁!”

“大兄!”听到这个声音,白英琼猛的一惊回过头来,露出了惊异之s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在你煎药的时候。”

屋门口,高大俊朗的青年大踏步的走了到古西风的床前,一抬手,便搭上了他的手腕,原本轻松的神sè骤然一变,倒吸了一口凉气,“好歹毒的掌力!”

“你都知道了?”

“事情闹的这么大,我能不知道吗?”青年不满的看了白英琼一眼道,“玉姨的事情是怎么回来,父亲当场就大发雷霆,差点没把身边的人全都毙了,我劝你在他回来之前把理由想好了,否则的话,倒时候恐怕不好交差。”

白英琼面上的表情一滞,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向父亲解释。”

“你心里有数就好。”青年点了点头,又将目光移到了古西风的身上,“那个游仙观的王明通,实力究竟如何?”

看网友对 第565章 白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