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7 阎王爷爷,放过我吧

47 阎王爷爷,放过我吧

<!go>

,。

非主流李爱国现身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之前他说想跟我舅舅,但是被我舅舅在饭店暴打了一顿,我以为他已经放弃了,从此再也不见。没想到现在又出来了,还成了我舅舅的得力助手,并且把陈峰给带了过来!

李爱国的刀子横在陈峰的脖子上,看上去手段十分老练,起码比我老练多了。而我舅舅踩着陈峰的胸口,更是气焰嚣张到不可一世,我说他怎么有底气,原来还有后手。

看到儿子可怜巴巴地躺在地上,我能感觉到陈老鬼的手在发抖,甚至浑身都在抽搐,他护犊子是全镇都出了名的,可想而知现在的他有多么愤怒。

小阎王!陈老鬼歇斯底里地吼出这三个字。

怎么?我舅舅轻描淡写地应着。

但,陈老鬼毕竟是陈老鬼,能做我们镇的地下王者,肯定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很快,他就恢复如常,气息也慢慢平缓下来,手里的枪依旧没有放下。

就算你绑了我儿子来。陈老鬼淡淡地说:那也不过是条件对等了而已,别忘了你外甥还在我手里,门外也都是我的人,你们跑不掉的。

哦。我舅舅轻轻地应着,似乎根本不当回事。

小阎王,我承认我看轻你了,没想到你坐了十多年的牢还是这么胆大包天。行,这次算我栽了,咱们各退一步,你放了我儿子,我放了你外甥,怎样?

不行。我舅舅平淡的语气里,夹杂着一如既往的霸道。

我舅舅轻飘飘地吐出这两个字,连我都十分意外,不知道为什么不行,一人换一人,不是很好的条件吗?

可想而知,陈老鬼就更想不通了,问道:那你还想怎样?

我舅舅没有说话,轻轻吐了一个烟圈,本就凶悍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个古怪的笑,看上去令人心底发寒。他磕了磕烟灰,才说:陈老鬼,如果你五分钟前主动放了我外甥,然后诚心诚意地向我道个歉,我念在以前的交情上,那这件事也就算了。不过现在嘛,已经迟了,你要想救回你儿子,除了放我外甥之外,还得废掉你自己一只手,然后跪下来说一声‘阎王爷爷,我错了’,当作你刚才对我不敬的赔礼,这样礼数做全,我就把你儿子放了……

你他妈做梦!

不等我舅舅说完,陈老鬼就咆哮起来:你神经病吗,现在咱俩的手里都有人质,最好的做法就是各退一步!还废我一只手,让我跪下叫你阎王爷爷,你他妈觉得可能吗……

陈老鬼的话还没有说完,我舅舅突然抬起脚来,狠狠踩在陈峰的手腕上,就听咔嚓一声脆响,陈峰凄惨的叫声便响彻在这片废弃矿井之中。

接着,我舅舅淡淡地说:现在,你没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

疯了,真的是疯了,不只是陈老鬼,连我都觉得我舅舅疯了,他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他有没有想过这样子做,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考虑我,那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在陈峰的惨叫声中,陈老鬼也彻底发了狂,猛地将我拎起,枪口狠狠压着我的脑袋,歇斯底里地叫唤:信不信我崩了你外甥,信不信!

我的浑身发起抖来,真的很怕陈老鬼突然一枪崩了我,没有被枪顶过的人可能永远无法体会我的感受,真的是吓到浑身瘫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无助地看向我那个疯子舅舅,希望他能适可而止,一人换一人已经足够,别再做其他疯狂的事情了。

而我舅舅压根就不看我,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淡定和霸道,冷笑着说道:好啊,那就一命换一命,你崩了我外甥,我割断你儿子的喉咙……

旁边的王大头突然叫道:小阎王,差不多得了,赶紧带巍子走吧!

我舅舅回过头去,发着狠道:我再说一遍,我的事情和你们无关。

王大头虽然一脸不服气,但还是只能闭嘴,老歪也是满脸焦急,却也无可奈何。我舅舅重新看向陈老鬼:怎么样,我觉得这个交易不错,你知道我最喜欢杀人了,从号子里出来以后还没杀过人呢,正好拿你儿子过过瘾。

陈老鬼颤抖得更厉害了,声音也夹杂着无限的恐惧:小阎王,你是个疯子吗,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你外甥的命?

他?

直到这时,我舅舅才朝我看了过来,眼神里一如既往的轻蔑:陈老鬼,你开玩笑吧,我连我父母的命都不在乎,你觉得我会在乎他的命吗?像他这种废物,就是死一千遍,我也懒得看他一眼。

那你到这干什么来了?!陈老鬼颤抖的愈发厉害。

呵,毕竟是我亲外甥,死在我手上可以,死在你手上,不行。不过嘛,你要是杀了他也可以,那我就有机会大开杀戒了,你也知道我的脾气,不把你上三代下三代都杀完,我‘小阎王’三个字就倒过来写。我舅舅一边狞笑一边说话,看上去像个十足的恶魔。

听到我舅舅疯子一样的话语,我的脑子几乎都快昏过去了,我也不知道世上为什么会有他这样的人。都说人性本善,为什么我舅舅天生就是个恶魔?

而陈老鬼同样哆嗦不已,嘴里不断念叨着: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疯子……

刚被踩断了手骨的陈峰依旧躺在地上哀嚎痛哭不已,嘴里不断地叫着:爸,救我啊,救我啊……现在的他可谓凄惨至极,下午才被乐乐捅了一刀,现在又在我舅舅这种冷血疯子的淫威之下饱受凌虐,几乎已经达到崩溃边缘。

旁边的老鼠他们,以及门外的众多汉子也都完全傻了,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恐怖事情。而王大头和老歪都是一脸无奈,显然他们也不认同我舅舅的疯狂行径。至于和我一起被绑的豺狼和熊子,此时此刻也是一脸吓呆的模样,显然没想到我舅舅能有如此恐怖。倒是乐乐,一双眼睛里散发着兴奋的光,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舅舅,仿佛找到知音一般。

yīn暗的屋子里,只有陈峰的哀嚎声和陈老鬼近乎呓语的念叨,和我舅舅嘴巴上那支忽明忽暗的烟头。

你快一点做决定,我没时间和你在这磨嘴皮子,杀还是跪,给个痛快话。我舅舅不耐烦了,再次抬起脚来,对准了陈峰的另一只手腕。

不要不要……

在我舅舅强大的气场压迫之下,陈老鬼终于彻底崩溃,身子一软就跪了下来,手里的枪也丢在地上,面sè痛苦地说道:阎王爷爷,你就放过我吧……

尘埃落定。

随着陈老鬼这一跪,这一场疯狂的心理博弈终于结束,我舅舅成了最后的胜利者。果然老话说得没错,狠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我舅舅这种不要命的疯子才最可怕。

陈老鬼跪在地上哆哆嗦嗦,我的身子也瘫倒在了地上。我舅舅赢了,陈老鬼服了软,可我一点都不觉得痛快,心里只有无边无际的恐惧和害怕。

是的,不光是陈老鬼怕我舅舅,连我这个亲外甥都怕,我一点都不怀疑只要他兴起了,连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杀掉。

怪不得我妈提起他来,就像提起一个恶魔。

我舅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泰然处之地接受者陈老鬼的跪拜,仿佛早就知道陈老鬼一定会服软的。而陈老鬼就像知道事情还没完似的,依旧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地念叨着:阎王爷爷,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对你不敬,你就像二十年前一样,把我当个屁放了吧,从今以后只要你小阎王在的地方,我陈老鬼保证滚得远远的……

轰隆!

外面本来晴朗的天空,突然划过一道闪电,映亮了我舅舅那张恶魔一般的脸,接着又有几声恐怖的炸雷响起,敲击着现场每一个人的心脏。

一场大雨,很快就会来了。

陈老鬼的哭嚎声和陈峰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足够凄惨的画面。老鼠他们,以及门外的众多汉子也都纷纷低下头去,他们今晚都是不折不扣的输家,可他们没有一个会怪陈老鬼的软弱,因为我舅舅实在是太疯了太狠了,常人哪里对付得过他,哪怕是贵为我们镇的地下王者,在他面前也只不过是盘菜!

屋子里,跪在地上的陈老鬼还在念念叨叨,翻来覆去都是道歉,希望我舅舅放过他。然而我舅舅抽完一支烟后,还是缓缓朝着陈老鬼走了过去。

你知道我的脾气,说断你一只手,就必须断你一只手……陈老鬼,你该感到庆幸,我坐了这么多年牢,脾气已经变好了许多,如果是以前,你已经没命了。我舅舅一边说,一边从地上捡起一支钢管,然后踩住了陈老鬼的胳膊。

不要,不要……陈老鬼颤抖地说着。

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我舅舅把钢管高高举起,狠狠朝着陈老鬼的手砸了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片杂乱的脚步声,还传来一个人焦急的叫喊:小阎王,不要!m.aiquxs.,。

<!over>

看网友对 47 阎王爷爷,放过我吧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