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66章 首战白愁

第566章 首战白愁

迎着朝阳,踏着烈风,骑着白驼,王通一路向北。

白驼是古西风的,身为古越城的少城主,古西风的坐骑自然不是凡物,这头白驼亦是一种灵兽,速度展开,四蹄如风,最重要的是,这东西在戈壁沙漠之中如履平地,不惧风沙,不但能够在茫茫无尽的沙漠之中找到水源和绿洲,而且还能预测戈壁沙漠之中最恐怖的沙暴到来,即使无法避开沙暴,白驼亦是最好的避风港,这种生灵的皮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拥有避风的能力,无论多么大的风暴,只要到了白驼的周围,都会自动的避开,所以,这东西即使是在最恐怖的沙暴之中,亦是最可靠的避风港。

正是因为白驼的皮毛有着这么神奇的力量,曾经有过无数人想要利用它们的皮毛炼制类似功能的法宝,但无一例外的失败了。

白驼皮毛的这种能力,也只有在白驼的身上才会有效,一旦离开了白驼,就会变成普通的驼毛,除了保暖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功效。

所以,许多人都推测白驼的这种能力其实是源于血脉力量,一旦血脉消失,那么皮毛也就变的平凡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头灵兽不是,王通骑在这头灵兽背上,还有很有一种成就感的。

很久很久以前,鹰城都是鹰扬山脉的第一雄关,亦是人类抗击荒兽的最前沿,如今虽然有塞北三城在外头顶着,但是出了鹰城之后,气象与鹰城之内完全不是一样。

出了鹰城,便是蛮荒,除了极少数来往于鹰城与塞北三城的商队之外,再无他人。

而这些商队无一不是武装十足,特别是那些护卫,几乎将自己武装到了牙齿。

所谓仗剑行商,就是现在的景象。

一开始的时候,他和这些商人混在一处,想从中打听一些关于塞北三城的详细情况,只是商人们看到他身下的白驼,眼中都不禁流露出惊异之sè,能够有一头灵兽当做是坐骑,无疑是所有武都最终极的梦想之一,商队之中亦有高手,看着王通身下的白驼眼馋,但是无一人敢有异常的动作。

都是在这一条路上混饭吃的,自然很清楚,白驼这种灵兽,乃是古越城中的特产,塞北三城,亦只有古越城出产这种灵兽,能够拥有这头灵兽的人,一定和古越城有着极深厚的关系,这样的人物,绝不是他们这些普通的商人能够招惹的。

所以王通骑在灵兽之上招摇无比,却没有一个人敢动什么坏心思,即使动了坏心思,也没有胆子动手。

倒是王通,现在有些后悔了。

他自己也感觉到太过招摇了,不该骑着这头该死的白驼,正因为骑着白驼,所以,无论是哪个商队的人见到他,都会露出恭敬的神情,惟惟诺诺,完全没有正常交流的机会,自然也无法从他们的口中得到塞北三城的情报。

倒是有些投机份子,以为他是古越城的重要人物,有意的凑过来,跟他讲着一些莫名其妙,希望照顾的鬼话,他也只能虚应敷衍着,搞到最后,他有些烦了,索性便加快了脚程,让白驼放开速度,甩开了这一路之上的商人们,独自前行。

从鹰城关碍出鹰扬山脉,大约有八百里路,最险要的地方就是鹰城,出了鹰城的大门,路便越走越宽,两日之后,他终于将庞大的鹰扬山脉甩到了身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茫茫的大漠。

时值黄昏,抬眼望去,大漠无垠,雄壮广阔,让他实实在在的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看到无垠的沙漠,身下的白驼有些兴奋,前蹄频繁的踏着脚下的白沙,发出一阵阵兴奋的嘶鸣声。

“你这个家伙,看来是以为到家了啊!”王通笑着,拍了拍它头上的棕毛,“放心吧,带我走到圣山之下,我便会放你自由。”

仿佛听懂最王通的话,白驼再次嘶鸣出声,放开四蹄,冲入了茫茫的大漠。

“哈哈哈哈,痛快,真是痛快!”

一入大漠,王通立刻感觉到了这白驼的好处来,这东西在大漠之中速度疾若奔马,地面的沙砾不但无法降低它的速度,反而似乎对它的速度还有加成的作用,比在沙漠之外跑的还快,而且跑起来以后,竟然完全感受不到迎面而来的逆风,显然,当气流在接近白驼的时候,便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消解了。

“挺有意思的!”

别人骑在白驼之上感觉不到什么,但王通不一样,诡异的体质让他对于气流非常的敏感,再加上他的末法之眼与超强的灵觉,很快便发现了,白驼身上的皮毛与周围气流的相信作用,每当气流吹过来的时候,白驼的皮毛便会微微的颤动一下,轻轻的扬起,在扬起的过程之中,便会荡起轻微的风,这股风非常的轻微,即使他全身的皮毛所带出来的风力也不及吹来的吹力的万一,可是偏偏就是这一股微风一般的力量,每每以妙到毫巅的角度切出扑面而来的狂风之中,形成一条极为玄妙的无形通道,这条通道在王通看来,就如同铁路上的导轨一般,利用狂风本来的力量,将它们全部都导引了出去,不但不会被风吹到,甚至在周围形成了一道无形的气流,仿佛屏障一般。

这哪里什么本能的能力,这简直就是一门绝妙的武学,一路疾驰之下,王通暗自推演白驼的本能手段,将这种手段融入到自己的武学理念之中,一时之间,竟然如醉如痴,几乎完全陷入了对于武学的推演之中,直到一道厉风袭来,轻易的破开周围轻薄的气流屏障,王通方才醒悟过来。

危险袭来,王通心中警兆顿生,本能的从白驼之上跃起,直窜起了十余丈高,而那头白驼则没有他这么好的运气了,被一股无形而凌厉的劲气分为两半,倒在了地上。

“好凌厉的气劲!”

王通心中凛然,知道遇到了高手,抬眼望去,却见百丈之外,一名高大的白衣男子踏空而来,长发披肩,身背长刀,通体上下,透着一股难掩的凌厉味道。

“铸就了灵根的高手!”

看到男子脚下踏虚,如履平地,王通更加的谨慎起来,警惕的看着对方,待到他来到二十丈内的时候,终于开口了,“你是何人,为什么要袭击于我。”

“作为一个先天高手而言,你的轻功的确不错。”男子微微笑道,并没有回答王通的话,“不过,听说你的身法更好,我很想见识见识。”

“是嘛?”王通冷然一笑,身体微微一顷,平空横移二十丈,欺近男子,抬手便是一掌,“既然你想见识,那就见识一下吧。”

“嘭!”

男子不闪不避,甚至身体都没有动一下,周身卷起一道气流,竟然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屏障,王通一掌打在屏障之上,发出一声闷响,只感到一股反震之力袭来,面sè一沉,如枯蝶一般倒飞而出。

“铸就灵根的强者,果然名不虚传,王某受教了。”说完一步跨出,身形便出现在百丈之外,再一步出去,便已经消失在了男子的视野之中。

“果然好轻功!”

见识了王通的轻功,白衣男子终于动容,嘴角泛起一丝古怪的微笑,“也只有这样的人,才值得我出刀啊!”自语之间,伸手拔出后背的长刀,刀锋如雪,光华耀眼。

“王明通,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白家风斩刀的厉害!!”

说话之间,刀锋漫卷,虚空一刀。

一刀砍出,风啸声起,一层层绵密如鱼鳞一般的刀光四下扩散而去,这些刀光完全是由气流所化,一片感染着一片,很快,便形成了一座巨大的有如龙卷风一般的刀光风暴,猛烈的膨胀了起来。

“我日,这是啥米东西!”

此时王通已经到了五六百丈之外,自认为差不多已经避过了对方的骚扰,却没有想到这厮突然之间放了大招,进行了大范围的攻击,最要命的是,虽然这刀光风暴没有到达自己这里,但是周围的气流明显被这一招的力量影响过来,丝丝的风力有如一个个小刀利刃一般,一个不小心,脸上竟然被割破了一道口子,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可不敢肆意施展轻功,否则的话,轻松是施展出来了,身体却会被自己的高速切成肉酱。

“开什么玩笑,哪有这样玩的,虽然铸就灵根可以牵动天地元气,但这也太过夸张了吧,老子又不是没有当过灵根天的强者,便是法术神通,也没有这般夸张好不好。”王通的面sè变的极其难看起来,身形似隐似现,在利风之中穿梭,同时,现学现卖,利用自己刚才从白驼身上学来的法门,周身的气流轻振,极为巧妙的化解着向来袭来的,有如利刃一般的轻风。

“你的身法果然厉害,古西风没有骗我。”

白衣男子驾驭着刀光风暴席卷而来,长发肆意飞扬,有如神魔。

“不过,就凭这一点,想活下来,还不够啊!”

刀光风暴席卷而来,有如片片鱼鳞,瞬间便将王通淹没。

“怪不得在这个世界上越级挑战不可能发生,不同境界之间的战力竟然相差如此之多。”

王通面sèyīn沉,身形似虚似幻,在无数的鱼鳞刀光之间穿梭着,每一瞬间,都有无数的刀光切入他的身体,但是第一次都切了一个空,仿佛他的存在,只是一个幻像一般,无论鱼鳞刀光有多么的细密,无论速度有多快,他总是能够在最后一刻,以一种妙到毫巅的步法和身法避过,而能够做到这一点,完全得益于他对于气流的敏感与操纵。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的幻魔渡虚空的身法之中,还含有凌波微步的精义之所在,相对于幻魔身法的快捷诡异,灵蝶身法的灵动无边,凌波微步则是一种对于武学从本质上的理解与分离,以易经为基础,每一步都踏在一个不可思议的位置之上,而这个位置出现的时机,总是与世上任何一种武学招式攻击的方位是相悖的,所以无论你的武功有多么的玄妙,在出手前的一刻,总是能够被这种步法避开,再配合上幻魔与灵蝶两种绝世身法,他竟然在这漫天的刀光之中堪堪自保,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变的游刃有余起来,幻魔渡虚空身法竟然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升华。

“好小子,你是第一个在这一招之下还如此从容的家伙,怪不得有胆子挑战塞北三城。”

白衣男子看到王通的动作,不怒反喜,手中长刀一敛,漫天的刀光消失,一时之间风平浪静,海宴河清,“就凭你这身法,也有极大的机会全身而退。”

“你究竟是什么人?!”

王通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整个人都是一副精力透支,快要累死的模样,他的身法虽妙,步法虽奇,但所有的一切都是需要消耗真气的,而他仅仅是刚刚踏入先天之境而已,如今大量的消耗真气会把他给累死,所以,如果这家伙再不停手的话,他恐怕就要施展出幻魔渡虚空身法之中最后一招,冒险突围了。

“我是白愁,白英琼的大哥。”白愁收到回鞘,身形落到了地上。

“白愁?”王通心中一动,面上露出意外之sè,“你就是鹰城的少城主,白愁。”

王通虽然不认得白愁,但是既然到了鹰城,自然也要对鹰城有所了解,鹰城城主白苍云有三个子女,大儿子白愁,公认的绝世天才,二儿子白左,平常并不常抛头露面,完全被大哥和小妹的光芒笼罩,几乎感觉不到存在,最小的女儿自然也就是与自己有过冲突,结下梁子的白英琼。

只是王通到达鹰城的时候,白家的两兄弟已经随着城主白苍云前往白骨寺参加法会了,而为了这一次的法会,白苍云不仅将两个儿子带上,甚至还将城主府中最为精锐的供奉,强者,全部带上,可以说是将整个鹰城都搬空了,这给了白英琼一个机会,但是同样,也让她没有足够强力的手下可用,在王通的手下栽了一个大跟头。

不过现在,白愁回来了,看样子是想给自己的妹妹找回场子,想到这里,王通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刻离开这里,见识了这一界灵根天强者的实力,他并不认为除了跑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解决之道。

“你放心,我并不想把你怎么样,也没想过要帮英琼出气,这丫头心气太高,让人教训一下,也不见得是坏事,我来找你,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看网友对 第566章 首战白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