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67章 和白愁的交易

第567章 和白愁的交易

“找我帮忙?”

王通满脑子黑线,心道,我和你八杆子打不着边,又不认得你,一见面先把我暴揍一顿,然后脸sè一变,又要请我帮忙,这个节奏有点乱吧?

要是放在平时,王通早就一走了之了,但是如今不同,修为达到先天之后,他的灵觉已经变的敏锐到了极点,尽管现在没有心血来潮,灵机一现的感觉,但是直觉却告诉他,这个白愁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所以他并没有一走了之,而是用一种困惑的目光看着白愁。

“你是灵根高手,我只是踏入先天而已,论实力,你一巴掌就能把我打死,难道还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有的时候,武功并不代表一切。”白愁笑了笑,看到他的笑容,王通忽然产生了一种很阳光的感觉,不禁甩了甩头,暗道老子是直的,是直的。

“我听说,你和宗雪有腿?”

“呃?”王通撇了撇嘴,从自我催眠之中苏醒了过来,“不要说的那么难听,我和她的关系的确是比较好,不对,这是我们的私事,跟你没有关系?”

“你既然和她的关系那么好,应该知道她是雪见城的公主,她和古西风的婚约是必须维持的,这不仅是两个人的事情,说大的是塞北三城,乃至于整个人族的事情。”

“有那么严重嘛?”王通撇了撇嘴,有些不屑的道,“一场婚约而已,如果人族的安危维系在一场婚约之上,我看啊,早就被荒兽灭亡了。”

“话虽如此,但是一场婚约却可以挽救无数人的生命!”

“你是在劝我吗?”

“就当是我在劝你吧。”

“你请我帮的忙不会就是这个吧,我告诉你,这个忙我帮不了。”

“当然不是。”白愁摇了摇头,“你和宗雪是这种关系,现在宗雪血脉觉醒,你又出现在这里,看来你的目标是雪见城了,你想破坏这场婚约。”

“是又如何?”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王通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本来这件事情不必搞这么大的,可是你那个妹妹实在是不可理喻。”想到白英琼这个女人,王通心里就来气,三巴掌并不能甩掉他心中的怒火。

“她从小就这样,野心很大,但是并没有与野心相合的才智与器量,连实力都不行。”

“看来你对这个妹妹很不顺眼啊。”王通笑道。

“顺不顺眼她都是我的妹妹。”白愁显得非常的无奈,“你确定要去塞北三城吗?”

“当然。”王通说道,“你究竟要我帮什么忙。”

“帮我杀一个人。”

“什么?”王通眉头一挑,表情立刻变的难看了起来,“白少城主,第一,我和你不熟,第二,我不是杀手。”

“我帮你杀古西风。”白愁仍然微笑道。

王通呼吸一凝,感到自己心跳的非常的厉害,“你说什么?”

“我帮你杀古西风。”白愁又将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

“你当我是傻瓜啊?”王通叫道。

“你现在很麻烦。”白愁自顾自的道,“你那种掌力的确是有些神奇,连我都解不了,但是你的修为毕竟太低了,等到父亲回来,亲自出手,一定能把古西风的伤治好,只要古西风的伤一治好,就会到游仙观去,我妹妹给他的建议是就在游仙观和宗雪完婚,生米煮成熟饭,到了那个时候,你惟一的选择就是在婚礼之前杀了古西风,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依宗雪那丫头的脾气,是不可能原谅你的,不仅如此,你还会成为塞北三城的公敌,同时将宗雪推到一个很尴尬的位置,搞到最后,为了塞北三城的利益,她要么杀了你,要么自杀,绝不会有第三种结果,难道你想以这种结局收场,又或是眼睁睁的看着宗雪嫁给古西风呢?”

“我都不会。”王通深吸了一口气,同样意识到的事情的严重性,白愁的推测可以说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他用牵机掌力打伤古西风,不是真正的想要废了他,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拖住古西风,为自己的行动争取时间,但是现在看来,时间还是不够,最后自己惟一的选择恐怕就是做掉古西风了,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自己和宗雪之间,便会产生一道不可弥补的裂痕。

“你看,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你根本就不可能阻止这场注定的婚约,又无法亲自动手杀死古西风,所以,你似乎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你要杀谁?”

“狂漠少城主,沙通天。”

“沙通天?”王通听说过这个人,塞北三城之一狂漠城的少城主,同样是少城主,这位沙通天和古西风很不一样,古西风被称之为三城年轻一代第一天才,修为已达先天后期,而这沙通天,则是塞北三城之中有名花花人公子,一身的实力极弱,靠着家庭和荫庇,在丹药的堆积之下,方才在半年前晋入先天境界,最让人垢病的是,这家伙为了庆祝自己晋入先天,竟然找了一群狐朋狗友们一起开了一场无遮大会,你开无遮大会也就是了,居然最后还被人撞破了,于是乎,这位便彻底的成为了塞北三城的笑柄,甚至已经传到了鹰城,成为鹰城的一些酒楼店家茶余饭后谈论的闲资。

王通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白愁为什么会和沙通天扯上关系,还要杀他,没听说过两人之间有恩怨啊!

不过,既然是交易,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根本就不需要了解事实的真相与理由。

王通也没有打算了解,点了点头,道,“可以,不过,在我动手之前,你一定要杀了古西风,并且将他的头颅带到我的面前。”

“你这小子可真够狠的啊!”听了王通的话,白愁苦笑道。

“这只是一笔交易,我要比你急,所以,我想你应该明白。”

“没问题。”白愁略一沉吟,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你最好记住自己的承诺,若是你杀不了沙通天的话,我就把你卖出去。”

“放心吧,我又不是傻子,对了,你大概什么时候动手?”

“你管的未免也太多了吧?”

“没办法,你要杀古西风,而我这段时间正好就在附近,古西风死了,人家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我,你总得容我搞一个确切的不在场证明吧?”

尽管从来没有听说过不在场证明这个词,但是这个词言简意阂,白愁又不是傻子,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很明显,王通是答应了他的提议,只是要先确认了古西风的死讯之后才会动手。

“没有问题,你到了雪见城,去城中的采音阁,那里是我的产业,人杀了,我自会把他的脑袋送到你的面前,但是同样,在你见到他脑袋的三个月之内,我必须见到沙通天的脑袋,否则……!”

王通摇了摇头,“你放心,只要确认了古西风的死讯,我便立刻动手。”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盯着白愁,直盯的白愁有些发毛了,才笑道,“你我刚一见面,就讨论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搞的好像是多年的老友一般,我说,你不会是耍我吧?!”

“你太多疑了。”

“多疑,不对,如果你这家伙见杀不了我,又怕我去破坏古西风的好事,所以便以这个理由来逛我,把我逛在雪见城怎么办?”王通嘴角一掀,带着一种极为怀疑的目光上下的打量着白愁,“不行,我还需要一个保证。”

“你当真是多疑了。”听了王通的话,白愁明显有些不自然起来。

“发心魔誓吧,我们共同发下心魔之誓如何?!”

“心魔之誓!?”白愁的神sè顿时变了,无论在哪个世界,心魔之誓可都不是轻易能够发的,一旦发下心魔之誓,就再也没有转寰的余地了,也就是说,他必须要在古西风到达游仙观之前将古西风杀死,而王通亦需要在见到古西风脑袋之后的三个月内,将沙通杀死,这是必须做到的事情,一旦做不到,便会遭到心魔大誓的反噬,即使不死,未来的修炼之途也就断了。

“心魔大誓啊,王明通,你就这么有把握杀死沙通天吗?虽然他是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不过狂漠城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

“有没有把握是我的事情,如果我发了誓做不到,自然会受到反噬,所以不劳你操心,我说过,你我是第一次见面,我并不信任你,也只有这种方法能够建立你我之间的互信,所以,要么诚心和我合作,发下心魔大誓,要么我立刻离开,去杀古西风。”

“罢了,既然你如此坚持,心魔大誓就心魔大誓吧,王明通,我现在真的很欣赏你了,为了宗雪,连心魔大誓都愿意发,看来你是真的喜欢她啊!”

“闭嘴!”王通面上肌肉扭曲了一下,“我从来不和男人谈这种事情。”

白愁一听,顿时一脸的晦气,再看王通那仿佛便秘的表情,顿时也是一阵的不自然,匆匆的当着王通的面发下心魔大誓,又看着王通自己发下心魔大誓之后,一声招呼也不打,便展开身法,消失不见,只余下王通一人在茫茫的沙漠之中骂娘。

他也不想骂娘的,可是直到白愁走了,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坐骑已经被他一招给劈死了,现在自己孤身一人,没有坐骑,又不大分的清东南西北,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往哪边走了,只能恨恨的咒骂着,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展开身法,疾驰而去。

…………………………………………

…………………………

三日之后,鹰城,城主府

府内小院之中,古西风仍然是一脸的病容,躺在床上,床前,一名中年男子,伸手搭在他的脉搏之上,面sè冷肃,双目半闭,此人,正是鹰城城主白苍云,在他的身边,站着两名青年男子,一名是白愁,另外一人白白胖胖,一脸天生的和蔼的笑容,正是白家的老二,白左。

至于白英琼,此时正跪在门口,垂首不言。

从白苍云回城之后,她便一直跪在这里,白苍云不发话,没有人敢扶她起来。

除此之外,在床的另一旁,还站着三个人,一人五十来岁,身上透着一股子yīn冷的气息,另外两人,则是先天高手,面sè温和,看起来不是善战之人。

过了良久之后,白苍云半闭的眼睛睁了开来,望向古西风。

“白城主,我的伤……!”

自从被王通伤了之后,他便一直在城主府中疗伤,并没有通知古越城,因为在他看来,王通与宗雪之间的事情乃是一大丑闻,一旦传出去,他的脸面就没有了,最要命的是,他竟然还败在了奸夫王通的手中,这更是他绝不愿意提及的事情,所以,一直以来,他根本就没有跟古越城联络过,也只有白英琼曾让手下联络过古越城,让他们速派医师前来,但是因为当时事态紧急,白英琼让人传过去的口讯只是古西风遇到了强敌,受了重伤而已,并没有讲太多。

所以,古越城只是派了一名铸就灵根的高手,带着两名药师和大量的秘药前来,到了鹰城之后,首先是看了古西风的伤,这才发现它的伤非常的麻烦,并不是普通的医师能够治好的,即使是那名灵根天的高手,也无法将他身上的异种真气驱逐出去,更不要说那几个不过是刚刚到达先天境界的医师了,而如果不把异种真气驱逐出去的话,便是再多的秘药也是没有用处的,幸好,这个时候,白苍云回来了,所以急忙请他前来,察看病情。

“这种牵机掌力非常的歹毒,那些留在你穴窍之内的异种真气不但霸道,而且与你穴窍之内本身的真气融在了一处,牵一发而动全身,想要将他们全部驱逐出去并不难,只是驱逐之后,你至少要有半年的时间,方才能够完全的恢复。

“半年?!”古西风的神sè顿时跨了下来,对他而言,半年的时间还是太久了,他恨不得现在,立刻便插上翅膀飞到游仙观,与宗雪完成婚礼,彻底断了王明通的念想,否则的话,天晓得未来这件事情还会有什么差池。

尽管他自认是塞北三城第一天才,年轻气傲,但是与王通交手之后,顿时便明白了自己除非是将修为再次推到一个新的高度,否则的话,不可能威胁到王明通,面对王明通这样的对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彻底的失去希望,所以,他的行动越快越好。

但是显然王明通也留了一手,以神秘的牢机掌力将自己打伤,尽管现在看起来这伤并不是致命的,但是却有力的拖住了自己的步伐,给了他足够的时间,至于他要这时间做什么?古西风不知道,但是他却有一种极大的危机感。

这种危机感告诉他,若是给王明通足够的时间与机会,他便能够将事情翻转过来,所以,他绝不能给王明通任何机会。

“城主,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家少城主快点恢复吗?!”站在床尾的yīn冷老者上前一步道。

“你们不是带来很多秘药吗?又有这两位医师在,在驱逐异种真气之后,只要进补到位,你的伤应该能够在半个月之内完全恢复。”说到这里,他笑了笑,“只是这种掌力诡异的紧,我可没有听说游仙观有这种歹毒的掌力啊?!”

“什么,游仙观?!”yīn冷的老者神sè猛的一变,游仙观他自然不陌生,这一次,古西风离开古越城,就是为了去游仙观见未婚妻的,想不到刚到鹰城,便遭到了游仙观的强敌,这是怎么回事?

“少城主,您确定是游仙观的人做的吗?!”

古西风老脸一红,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总不能讲我遇到了宗雪的姘头,和他打了一架,结果没有干过人家,被人家搞成这个样子了,这话让心高气傲的他哪里说的出口啊,可以说,这辈子他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

“这,这……!”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许长老,借一步说话。”看到古西风无奈的模样,白愁目光一闪,笑着对老者道。

许长老有些疑惑,不过还是跟着白愁离开了屋子。

“唉!”看到两人离开,古西风知道白愁是向许长老解释了,面上更是涨的通红,只感到自己的脑袋上头全是绿sè。

“你不必担心,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宗雪那孩子我还是了解的,她断不会做出这种有辱家门的事情,想来应该只是那王明通死缠烂打而已,对付这样的人,不需要留手,找到机会把他解决,事情也就结束了。”

古西风听了面sè一动,默然的点了点头,白苍云只是一开口,便将整件事情的性质给定了下来,并不是宗雪不守妇道,有辱家门,而是王明通恬不知耻,死缠烂打,剃头挑子一头热,完全是王明通的问题,所以,只需要将这个问题解决了,那么便不会再有任何的变故。

这样的解决办法,无疑是最理想的方法,也是伤害最少的。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好好休息吧,养好精神,我明天便开始助你驱逐异种真气,其他的事情不要多想,塞北三城乃是北地人族的屏障,绝不容有失,不管是谁,都不能破坏三城千年以来的规则,所以,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在这件事情上面,我们都是你的后盾。”

“多谢城主!”古西风听了,眼角一热,差点流出泪来。

看网友对 第567章 和白愁的交易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