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0 王子和公主

50 王子和公主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娇娇的声音挺大,顿时一整个班的人都看过来了,还有好多人在噗哧噗哧地笑,我的脸一下红到脖子根了,问她是不是有病,还说关你什么事啊?

李娇娇还是又气又恼:“你前天还跟我说谢谢呢,结果就是拿这个谢谢我的?”

她说的是前天晚上来给我送被子和吃的那事,但这明明是两码事,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牵扯到一起的。但是想到她曾经对我的好,我又心软下来,说行了,你别闹了,这都快上课了。

我站起来重新坐下,结果李娇娇还不依不饶,推着我的桌子不让我靠过来,让我走开。这气生得真是莫名其妙,感觉我俩就好不过三天,于是我的火也上来了,拖着桌子就走,问旁边的人谁肯跟我换座位,结果我在教室转了一圈,没人肯跟我换,只好又拖着桌子回来了。

好在李娇娇已经不理我了,没有再推我的桌子。我坐下来以后,好几个和我“关系不错”的男生围上来,问我昨天晚上怎么回事。因为光头佬说了那事要保密,所以我也胡诌一气,说也没啥,后来陈峰他爹来了,就说是小孩子打闹,让各自回家,就没事了。

大家显然不信,因为陈老鬼护犊子是出了名的,昨天那么大张旗鼓地把我们几个抓走,结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可能吗?

但是我并不说,正好也上课了,大家这才散了。

李娇娇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我就悄悄给她递小话,说你干嘛呀,我昨天晚上在鬼门关转了一圈,你也不关心关心我?

李娇娇嘁了一声:“你就是死了也不关我事。”

得,看来我俩这关系又破裂了,于是我也不再自讨没趣,自个趴桌子上看书了。直到这时,我才有空去捋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我说了要帮我舅舅去杀宋光头,但当时有一大部分是出于冲动。现在反应过来,那可是杀人啊,又不是聊天喝茶,说说就能办到?

别说杀人了,我现在就是打架都不会。况且杀人,那不是犯法的吗,我总觉得我舅舅是随口说说的,目的就是把我吓退,他和宋光头关系那么好,干嘛杀他?

不管是真是假,昨晚已经夸下海口,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我舅舅让我做取代陈峰,做这个学校高中的天,说是要考验一下我的实力,我觉得可行。经过昨天晚上一战,我发现陈峰也不是神,他能做到的事,我当然也能做到。

要做我们学校高中的天,第一步就是先上我们学校的高中。我们学校的高中很好考,随便两三百分就能上了,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但是在这之前,我得做做准备,我究竟有什么能力或是底牌,去和陈峰争这个天?

之前和豺狼聊过天,知道他会去城里上高中,所以肯定是指望不上他了。至于熊子,据说已经不打算念书了,直接去混社会,所以也指望不上。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本来就在本校高中念书的乐乐可用,但他狂成那样,连陈峰都不鸟,怎么可能愿意帮我?

我正乱七八糟地想着,李娇娇突然捅了一下我的胳膊,似乎有话要和我说。我俩的关系就是这样,她想和我说话的时候我俩才能好好说话,否则我就只能闭嘴。我问她干嘛,她指了指窗户外面,说:“有人看你呢。”

我吓了一跳,还以为哪个仇家找上门来了,结果回头一看,竟然是乐乐来了。嘿,说曹操曹操到,我正想着怎么让他帮我,他就自己找上门来了,实在好玩得很。

乐乐长得挺帅,有点古天乐的味道,再加上他昨天当众捅了陈峰一刀,可谓一战成名,我们初中的人都知道他了。现在他站在窗户外面,我们班好多女生都花痴地看他,连老师都受不了了,拍着讲桌让她们好好听课。

乐乐给我打手势,让我出来。

我也给他打手势,说出不去,老师在呢。

结果乐乐冲我比了个大拇指朝下的手势,我当时就忍不住了,和老师说我要去上厕所,便跑了出来,问乐乐干嘛?

乐乐的手冲我一伸:“我枪呢?”

我直接懵了,说什么枪?

乐乐急了,一把抓住我领子,说王巍,你少给我装蒜,昨天来救你的那那俩农民,把我枪给拿走了。怎么着,是不是看我枪好,想悄悄占了啊?

我这才反应过来,乐乐说的是那支德国进口的猎枪,昨天晚上本来在老鼠手里,但是被王大头拿走了。我虽然不知道那枪的来头,但也知道那是乐乐和老许的命根子,乐乐昨天闹腾了一天就是为了把枪找回来,能不急吗?

我赶紧说我知道了,回头给他拿过来。”

乐乐一摆手,说不用了,让我随后直接给老许拿过去,他就不跑这一趟了。说完,他转身就走,连跟我寒暄两句的意思都没有。

我哭笑不得,却又觉得无比悲哀,心想乐乐傲成这样,怎么可能帮我去斗陈峰?再说了他干嘛要帮我啊,他自己还想做那个天,没准还会和我成为对手。

等我返回教室,李娇娇又不搭理我了,我实在无聊得很,只好捅捅她的胳膊,说你就不关心一下那人找我干嘛来了?

李娇娇不耐烦地说:“你先给我解释解释,你身上那么大孙静怡的味儿是哪来的?”

我当场就无语了,这都过去半上午了,李娇娇怎么还在计较这个问题?上回我和孙静怡只是在一起温习功课,就被李娇娇那个狗鼻子闻出来了;这回孙静怡直接抱着我睡了一晚上,我身上的味道肯定就更大了,李娇娇能闻出来并不稀奇。

可,这到底关她什么事啊?

我估计吧,还是李娇娇这人太八卦了,所以才这么感兴趣。为了能和她保持友谊,我只好给她讲,说昨天事情完了以后,孙静怡她爸开车来接我……

不等我说完,李娇娇就打断了我,让我直接讲后面的。一问,才知道孙静怡昨天把我接回家后,就给李娇娇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所以李娇娇早就知道我安全了,怪不得早晨来了并不关心我昨晚的事,反而计较我身上哪来这么大孙静怡的味儿。

我只好继续给她讲,说昨晚如何发烧,孙静怡如何抱着我睡了一晚上。听完以后,李娇娇的脸上浮现出一副难以形容的复杂神sè:“你,你们干什么了没有?”

我迷茫地说:“干,干什么呀?”

李娇娇的脸却红了:“王巍,你别装蒜,干没干什么,你不知道?”

我这才反应过来李娇娇问的是什么,心想这姑娘可真八卦啊,直接乐呵呵地说道:“那肯定干了啊,我俩可是恋人关系……”

谁知李娇娇竟一下火了,猛地将我的桌子推倒,同时大叫起来。

“王巍,你这个流氓!”

我觉得我有必要说明一下当时的情况:老师正站在讲台上课,学生们也都认真听课,一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和谐景象。

就在这时,一个女生突然把一个男生的桌子推倒,突然高呼:“你这个流氓!”

请问,如果当时你在现场,会怎么想?

于是下课以后,全初中的人都知道我上课非礼李娇娇,反被李娇娇推倒了桌子。与此同时,各种杂七杂八的议论也甚嚣尘上。

“他不是孙静怡的男朋友吗,怎么又去非礼李娇娇?”

“唉,正常,男人都是这样,我要是和李娇娇同桌啊,肯定也会忍不住的……”

“你们说,这事要是让孙静怡知道了,会怎么样?”

所以等到上午大课间,孙静怡又照例来给我补课的时候,几乎全年级的同学都出来围观这一盛况了。

孙静怡出现在我们年级走廊。

孙静怡走进我们教室。

孙静怡朝我走来。

所有人的目光一眨一眨地盯着孙静怡。

孙静怡走到我的桌前坐下,却看都没看我一眼,反而拉起李娇娇的手,说:“妹妹,王巍非礼你了?”

李娇娇一张脸红扑扑的:“没、没……”是啊,别人不知道咋回事,她自己还能不知道?

但在别人看来,一个女孩子被人非礼了肯定羞于承认,所以才不好意思说的,反而更坐实了我非礼她的罪名。【择天记吧少年王】于是孙静怡一把扯住了我的耳朵,扯得我当场就嚎叫起来。

“好你个王巍,昨天还说喜欢我,今天就非礼其他女生,你胆子也太大了!”孙静怡一脸怒容,倒真有几分女朋友的架势。

我心里那个苦啊,可是又不能说出真相——我总不能说,我是在李娇娇面前吹牛逼,说我和孙静怡昨天晚上干了坏事,才会被她说流氓的吧?于是我只能哀嚎求饶:“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闹腾了半天,孙静怡还逼着我给李娇娇道了歉,这事才算完了。最后,孙静怡握着李娇娇的手:“妹妹,以后他再敢非礼你,你就和我说,我给你出气,知道了吗?”

李娇娇面sè复杂地点了点头。

孙静怡离开以后,我使劲揉着自己的耳朵,我都没想到一个女孩子下手能有这么狠,简直堪称母老虎啊。李娇娇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说王巍,对不起啊……

我立刻摆着手,说别,姑奶奶,是我对不起你,您还是离我远点吧。

李娇娇也自知过意不去,暂时不敢再和我说话了。

中午放学以后,我又和孙静怡回到了她家。见着我妈,我就跟我妈说了猎枪的事,我妈说知道了,回头会让王大头把猎枪给老许送到医院去的,让我不要再操心这个事了,显然不想让我碰枪这种东西。趁着这个机会,我就问她王大头和老歪的来历,因为那俩人实在太彪悍了,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而我爸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

但是我妈含糊其辞,只说他们经常进山打猎,自个改装了两支土铳,没什么的。我总觉得我妈在骗我,但我也不能仔细追问。

过了一会儿,孙爸爸也下班回来了,并且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消息,说陈老鬼托他给我们母子两个传话,已经把我们的家恢复原状了,还说希望能请我们吃个饭,聊表歉意。

我妈当然拒绝,说吃饭就不用了,还说以后都不想再见到这个人。

孙爸爸好像也知道我妈的脾气,所以并没有强求。当天中午,我妈就要搬回家住,孙爸爸一再挽留,想让我们再住几天。实际上我也想多住几天,因为我很喜欢和孙静怡在一起,我也说不清楚自己对孙静怡是什么感觉,总之就是特别地迷恋她,想和她在一起。

但是我妈这人,虽然外表看起来温柔和善,但是骨子里也有股倔劲儿,说要走就是要走,谁都拦不住她,孙爸爸没有办法,只好开车去送我们。

出门之前,我妈摸出几百块钱来要给孙爸爸,说是这几天在他家里住添了不少麻烦。孙爸爸赶紧挡回去,苦着脸说:“嫂子,您这不是打我的脸吗,当初要是没有大哥,我们这些人连命都没有,接你们母子来家住几天又算得了什么……”

但,我妈还是强行把钱塞到了孙爸爸口袋里,说:“一码事归一码事。”

孙爸爸无可奈何,只好开车载着我们回到家里。

我们的家果然焕然一新,从里到外都收拾得干干净净,连墙粉都重新刷了一遍,就是好多电器之前都被砸了,所以现在家里看着空落落的。

我们刚坐下,就听门外传来一些杂乱的声音,孙爸爸出去看了一下,回来说:“嫂子,是陈老鬼来了!”

我妈一听,脸sè就有点不好看,而我却特别紧张,不知道陈老鬼来干什么,不会又是来找麻烦的吧。

与此同时,外面已经传来陈老鬼的叫喊:“嫂子,嫂子!”

我妈的脸yīn沉沉的,但还是站起身来走了出去,我和孙爸爸也赶紧跟上。陈老鬼果然站在院子里,一张脸干瘦干瘦、蜡黄蜡黄,看着很不舒服。陈老鬼急匆匆奔过来,先乐呵呵地和我打了个招呼,又看着我妈,说:“嫂子,我刚看见门开着,还想着是不是你们回来了,一叫果然是啊。嘿嘿,回来这么早干嘛,这屋子还没收拾好呢,我买了些电器送过来……”

说着,陈老鬼就回头招手,说抬进来吧!

大门外面停着辆小货车,好多汉子就开始卸货,全是崭新的、带包装的电器,除去电视、冰箱这些常用的以外,竟然还有空调、饮水机这些稀罕物,这可是我家以前都没有的。

现场热热闹闹,就跟电视里的领导送温暖一样,那些汉子抬着电器往院子里运,戴墨镜的老鼠竟然也在其中,很卖力地指挥着众人,时不时地还骂上两句,说谁要是磕了、碰了,就把谁给弄死。

我的老天,之前指挥众人砸了我家屋子,还说狠狠地砸、不要手下留情的就是他啊!

左右邻舍也都出来了,我家屋子被砸的时候他们就出来看热闹,还冷言冷语地嘲讽;现在罪魁祸首陈老鬼来给我家送温暖了,他们倒没什么言语了,就是奇怪地看着,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一向无法无天的陈老鬼,怎么突然在我家面前这么怂了?

院子里面,陈老鬼则站在我妈身前,不断地和我妈讲着好话,说之前两家有些误会,现在误会已经解除了,以后就是朋友,有事可以找他云云。

但是我妈的脸始终yīn沉沉,一句话都没说。

直到那些汉子抬着电器搬进我家院子,又准备往屋里运的时候,我妈才开口说话:“除了原来有的,其他的都抬回去吧。”

其实我妈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一点都不意外。之前我爸坐牢,李娇娇她爸心知有愧,经常来我家送钱送物,但是我妈大多婉拒;还有,我妈在孙静怡家住了两天,临走都要给孙爸爸几百块钱,足以说明我妈是真的不愿占人便宜。

对我妈来说,陈老鬼砸坏了我家屋子,砸烂了我家电器,他该修修、该赔赔,但是以前没有的东西,也不能送过来。

所以,这就是我妈一向的性格,并不是有意针对陈老鬼。但陈老鬼却误以为我妈还在生他的气,不断地向我妈道歉,还让我妈一定要收下,不然就是看不起他云云。

陈老鬼嘟嘟囔囔了一大堆,我妈突然打断他:“陈老鬼,你突然对我家这么好,是不是因为我那个叫做小阎王的弟弟?”

陈老鬼愣了一下,又赶紧说不是不是,就是觉得之前存在误会,现在误会已经解除……

我妈又打断他:“如果是因为他,那我可以告诉你不用了,我和他早就断绝关系,现在也没有任何往来,你完全没必要因为他而对我家这样的。”

无论陈老鬼怎么说,我妈都坚决不收多余的电器。陈老鬼没有办法,只好把电视、冰箱等东西送了进来,空调和饮水机等新鲜玩意儿则拉回去了。

一群人呼啦啦地来,又呼啦啦地走,围观群众也都散了,等孙爸爸也离开后,家里只剩我和我妈两个人了,我才跟我妈说:“其实也没必要和陈老鬼说那么多,有我舅舅的名号顶在咱家,起码他们以后不敢乱来。”

我妈看着我,认认真真地说:“你错了巍子,有他的名号顶着,只会给咱家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还有,以后不要叫他舅舅,你没有那样的舅舅。”

我很想问问我妈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就涉及到我姥姥和姥爷的死,势必会让我妈难过,所以我只好忍住不问。

接下来的日子就比较平淡了,我和李娇娇照常打打闹闹、互相斗嘴,吵三天才能好一天,要不是她长得好看,我真忍不了。

孙静怡照常来每天给我补课,照常扮演着我的女朋友,满足了我极大的虚荣心。虽然我知道这是假的,可还是忍不住越来越迷恋她,有时候牵着她的手走在校园里,都会产生一种想要表白的冲动,让这种关系从假的变成真的。可我始终不敢,我果然还是太怂了。

豺狼和熊子出院了,两人按照之前约好的重新打了一架,来争夺我们初中的天。这一次豺狼没有喊我帮忙,就和熊子硬碰硬地干了一回。结果可想而知,两边的人打了平手,但只要熊子没赢,豺狼就还是我们学校的天,气得熊子嗷嗷直叫。

我发现还是豺狼比较聪明。

中考越来越近,我已经打定主意要上我们本校的高中,去和陈峰争夺高中的天。当然,我不会提前泄露这个计划,这是隐藏在我心中的秘密。好在上我们本校高中的也有不少,杨帆也在其中,有这小子陪着我,让我稍稍安心不少。

杨帆并不知道我的计划,却也摩拳擦掌,说要陪我在高中闯出一片天。

李娇娇,就像她之前说的,要花钱去城里上一所贵族高中,据说里面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我还开她玩笑,说她去了那里就没优越感了。

李娇娇则说嘁,以后终于不用再和我这样的穷鬼打交道,才让她开心得要死。

但是有一次晚自习的时候,我不知道李娇娇是真心的还是开玩笑,突然回头和我说:“王巍,你和我念一所高中吧,我爸爸出钱,怎么样?”

当时我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李娇娇自己就先哈哈大笑起来:“逗你玩的,还让我爸给你出钱,你还真是什么都敢想啊……”

我那个无语啊,明明是她提出来的,我都还没有说话!

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孙静怡,当然锁定了城里的重点高中,这一次没有任何事情能再阻碍她的脚步。想到毕业之后,我俩本就虚假的关系就更完蛋了,又觉得相当不甘心,很想找个机会向她表白,就算让我彻底死心也行啊。

至于其他人,也各有各的去处,好在城里的高中也并不远,大家还是能再往来的。

中考过后,大家各自估了估分,基本都是正常发挥,注定要各自飞走了。我们这帮人聚在老许饭庄喝了一顿大酒,孙静怡和李娇娇也参与了,大家都喝得很开心,就是菜不好吃,李娇娇一直在说这哪是人吃的东西。

借着酒劲儿,我决定向孙静怡告白。

我在包间里溜了一圈,没找见孙静怡,听人说,她到门外去了。我出了包间,摇摇晃晃地朝着门外走去,刚走到饭店大堂,就看见孙静怡和一个男生站在门口正在说话。

那男生长得很好看,白皙的面庞、高挺的鼻梁,甚至有点女性柔美的气质,就好像是韩剧里走出来的男主人公。我就是再没见识,也知道那是我们学校上一届的学霸,去年就已经考上重点高中走了,现在回来显然是专程来找孙静怡的。

这个男生叫麦俊,不光学习成绩好,家庭条件也十分优越。其实学校里一直都有他和孙静怡的绯闻,甚至还传说两人当初约定一起考取重点高中,可惜一个上榜、一个落榜。

如果是以前,我根本不会相信这样的绯闻,孙静怡那么冰冷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其他人呢?

可是当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时,我信了。他们是那么的登对,麦俊长得帅气,像韩剧里的男主人公,而孙静怡气质高雅,像画儿里走出来的仙子。

他们站在月光下,就好像是沐浴在银光里的王子和公主。

关键是,他们不光在聊天,还在笑,麦俊笑,孙静怡也笑。原来在这个世界上,孙静怡不只是会对我一个人笑。

孙静怡每笑一下,我的心里就像是被一把大锤狠狠地抡过来,砸得我几乎都喘不过气来,又像是被一把剪刀狠狠戳中心脏,好像连呼吸都无法再继续了。

我浑身僵硬、双腿发麻,心里充斥着前所未有的难过和哀伤。我艰难地转过身去,想要离开这块泥潭,可是一回头,就看到了站在我身后,正定定看着我的李娇娇……

看网友对 50 王子和公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