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零一章 旧事

第一百零一章 旧事

不仅董寿好奇陈氏一族何时出了这么一号人物,就连随他进入池山城的诸将也颇为期待的看向赵如晦,他们却完全不知越城郡主董宁这一刻心里波澜狂涌。

董宁心头浮现起那个总是蜷缩在藏经阁角落里阅读低级玄功经卷、而被其他弟子轻视的髯须汉子,就连她也不明白,陈海为何要在低级玄功上浪费时间,这时候却万万没想到东翼兵马能在池山城斩获万余降俘,竟是陈海用奇谋所致,心里这时候又越发肯定当初在藏经阁,陈海必是用计才斩破柴荣所施展的六甲秘盾。

董宁心里真是好奇陈海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又担心他受伤重不重,心想以他的修为,在池山南楼守住一天,能保住性命已经是万幸,受伤必定严重,又担心军中没有极品灵药,未必能及时陈海的伤势。

她这时候就巴望着父亲召见陈海,赏赐灵药,莫要留下什么遗患才好。

看到秦穆侯董寿如此兴高采烈,赵如晦也是替陈海高兴。

除了关系彼此亲近外,陈海怎么说也是他主持黄龙渊道院培养出来的弟子,黄龙渊道院年轻一代就能有如此耀眼的谋将、勇将问世,他也与荣有焉。

赵如晦就想派人将还在养伤的陈海他们喊过来,让他来拜见董侯,心想陈海他们能得董侯的赏识,日后无论是在太微宗还是武威军,都将有不可限量的前程。

然而赵如晦都还没有来得及提及这茬,在一旁沉默半天的张怀玉突然插过话头,说道:“回禀董侯,这个陈海原本是陈都护的嫡亲外甥,是陈都护之妹嫁入姚氏所生之子,三年前犯下大罪被驱逐出族,到河西来投靠陈都护才列入陈氏宗谱的。”

厉向海等人觉得奇怪,不知道张怀玉没事提这茬做什么?

越是庞大、越是权高位重的宗族,内部越是复杂、充满yīn谋算计,且不管陈海在姚氏到底犯下什么大罪,他入道院以来,所作所为还不足以将他以前的一切劣迹抹除?

宗阀子弟,有几人少年时不纨绔、顽劣,而真正功成名就之后,谁又会拿旧事出来相互数落?

董、姚两族曾有联姻之议的旧事,知道的人很少,但也不是什么绝秘。

陈权看到董侯脸sè微微一沉,想必是他听过张怀玉的话,已经想到这个陈海就是与其女越城郡主董宁有过婚约的姚氏之子,他心里微微一笑,只要董侯心里不喜欢,陈海立再大的战功,在武威军及太微宗都难出头。

“哦,原来是这小子啊!”董寿的语气陡然就冷淡下来,眼光也是一凝,看城下被俘的大群降俘片晌,便转过话题说道,“池山城以北的南逃宗族,都集中看管在哪里,速速领我去见。这些人我们要看紧了,但也不能失了礼数……”

赵如晦见董寿刚才明明有意见陈海这些立下大功的将卒,却在张怀玉的一番话后态度突然转冷,他虽然不知道那桩不再被人提起的婚约,但也知道必是哪里出了问题,也就不能再多说什么,就陪着董侯走下城楼,去探看被羁押起来的南逃宗族首领。

武威军即便吞并玉龙山南麓的大地,也需要这些宗族治理地方,但之前需要获得这些宗族的效忠。故而安抚这些南逃宗族首领,也是极重要的一件事。

看到秦穆侯董寿的反应与他预期的完全一致,张怀玉心里冷冷一笑,董侯再欣赏敢用奇谋、能立奇功的陈海,也绝不可能同意让越城郡主下嫁麾下声名狼籍的低级武官,他猜董侯不愿别人再提起那桩婚约,大概都不会愿意看到陈海站到他跟前吧!

张怀玉有意无意的往越城郡主董宁那边瞥了一眼,暗自猜测越城郡主这时候大概更巴望陈海能从人间消失吧……

董宁见张怀玉瞥眼看过来,她也是微微颔首以示礼,但她在张怀玉瞥来的瞬间心里则是一冷,她明白张怀玉故意提及陈海的出身,用心实是yīn险,目的就是提醒父亲想起她与陈海之间那桩已经废弃的婚约。

之前决定联姻时,董宁还很小,对这事也完全身不由己,她生在董氏,就有义务为董氏做出牺牲。而在陈海犯下大罪被姚氏驱逐后,姚氏那边也特意遣使过来谢罪,联姻也就暂时中止,这桩婚约就算废弃掉了。

董宁心里也不可能愿意成为宗族联姻的牺牲品,自然也不愿意再提那桩婚约,但此时张怀玉竟然利用这桩婚约,肆无忌惮的打压陈海,她心底反倒有些替陈海不值了。

她这时候再往同是陈族人的陈权看过去,见陈权脸上竟然有稍许的幸灾乐祸,心里也替陈海暗暗一叹,没想到陈海的处境比她所想象的要险恶,而父亲态度又是陡然冷淡下来,也是显得有些寡恩刻薄了。

董宁心里虽然如此想,但明面上也不会表示什么,只是跟着父亲去看那些被俘的南逃宗族的首领,而在这时候,她才发现陈海所立之功,相对他的将职是何等耀眼了。

不过接下来,张怀玉诸将似乎都揣摩透都护将军、秦穆侯董寿的心意,就不再去提陈海他们所立的奇功……

*******************************

池山城一战,陈海可以说是杀得酣畅淋漓,但除了多处负创、真元耗竭外,神魂意念及精神念力的消耗也是达到极限。

不像明窍境以上的玄修强者,要用精神念力掌控天地元力,辟灵境武修弟子精神念力的消耗通常很难达到极限,但游哨骑营赶到池山城之前,陈海他们就是凭借胸臆间磅礴的战意在苦苦支撑。

大局一定,南城楼有人接防,陈海精气神松懈下来,整个人就像是垮了过去,昏睡过去。这通常是明窍境以上的玄修强者,以精神念力掌握天地元力施展神通之后,才会有的现状,这也说明陈海他们坚守池山城南楼酣战是何等的艰苦。

即便赵如晦及时给他们服用补气养元的灵药,陈海也是拖到第四天夜里才勉强能挣扎着盘膝坐起来,修炼真元。

只是池山县不是灵气充裕的洞天福地,每天只能在阳气初发的初曦时分吐吸灵气,恢复真元。

看着天际露出鱼肚白,天地间再无灵气可以吐纳,陈海内视灵海才恢复少许真元,暗感留在池山城,大概需要大半个月,他才有可能再次将灵海内的真元蓄满。

燕州是强者为尊的世界,宗门玄修拥有强大的神通,站在芸芸众生之上,但除了数量稀微的灵天洞府之外,在其他地方施展强大的神通,真元及精神念力消耗一旦怠尽,也会变成案板上待宰的鲶鱼。

这也是道胎、道丹境强者轻易不出洞府的关键原因,一旦在洞府之外被围住,很容易被修为比他们低的玄修、将卒围殴,更不要说世间还有逆灵散这样的逆天禁药了。

而在燕州,长生犹是梦幻,道胎境天榜强者寿元的极限也只有八百年,自古以来极少有道胎境天榜强者能活到八百岁,这也是宗门玄修为何重视世俗权力的关键原因。

陈海这时候犹能深切感受到罗刹血炼秘法的恐怖、霸道。

罗刹血炼秘法除了直接增强肉身修为,还能通过吸噬他人的血肉精华,补充体内的精气真元,这在战场简直就一架永不疲倦的杀戮机器啊。

陈海微微叹了一口气,继而盘膝打坐,摧动少量真元逆入足少阳、足明阳、手少阳、手明阳四处已开辟出来的灵脉。

外伤易治,但一番恶战多少会在百骸诸脉留下什么隐伤、暗伤,也需要及时调养,才能不留后患,但以内视之法观之,就见四脉仿佛暗沉的幽泉,与淡淡金芒交错,未曾非见什么暗伤,甚至还要比战前坚固稍许……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在苦战时,不自觉已用罗刹血炼秘法吞噬他人的血肉精华强化百骸气脉了?

陈海想到这里,他自己吓了一跳,静心回想苦守南城楼时,胸臆间战意最澎湃之时,确实也是杀戮之心最旺盛之时,额头都有冷汗渗下来。

陈海再以秘形摧动百骸精气,看到还没有打通修成灵脉的足厥阳主气脉,确实也已有隐隐松动的迹象,他才肯定,或许真有可能在无意识间,就将罗刹血炼秘法特意的吞噬意念融入十步断水斩等绝学之中,也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在南城楼下坚守到最后一刻,不然他体内的气血可能早就榨干了。

陈海真切感受到罗刹血炼秘法的霸道及恐怖,也越发深刻知道他绝不能让别人知道掌握血炼秘法。

天下宗门绝对不会充许如此霸道的秘术问世,要是成为天下宗门的公敌,这滋味怕是没有那么好受。

陈海挣扎着在床榻边坐下来,也是心思难定,竟碰落床案上的药碗。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一章 旧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