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69章 王座的诱惑

第569章 王座的诱惑

“聘礼!!”

饶是宗岳见多识广,但是像王通这么不要脸的家伙,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听到“聘礼”,两个字的时候,竟然在那里愣了一会儿神,然后,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强忍着糊他一脸的冲动,沉声道,“小子,你过份了,不要以为你是游仙观的弟子我便不会动你!”

“这位先生是?!”王通夷然不惧,目光转向了带他进来的那名中年男子。

“鲁仁,城主府供奉!”中年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王通,他活了这么大,也第一次见到这般的妙人,脸比城墙还厚,甚至他还有些奇怪,为什么这小子没有直接叫宗岳“岳父大人”若是这般的话,也不知道宗岳会不会立刻出手,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小子吊死,然后,王通下面一句话让他有一种亲手把这小子吊死的冲动了。

“哦,原来是鲁先生,鲁先生好,晚辈有重要的事情与未来的岳父大人相商,可否回避一下?”

“小子,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宗岳终于还是被那一句“未来的岳父大人”几个字给激怒了,狂霸的罡气如有生命一般的席卷而来。

“何必动粗呢。”王通的语气显得非常的无奈,身形诡异的晃动着,在漫天的罡风之中穿梭自如,“如果没有把握的话,您以为我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来见您吗,我的胆子很小的,而且非常的怕死。”

轰!!!

罡风如铁,狠狠的撞到巨大的墙壁之上,将整个大殿撞的晃了一晃,巨大的声势将所有人都惊动了,数十道人影从四面八方窜了出来,冲入殿中,还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争斗了呢。

“你们都出去。”一击不中,宗岳的神sè更加的yīn沉起来,大袖一摆,将冲进来的武者全部轰了出去,然后,目光如炬,死死的盯在王通身上,“小子,给我一个理由,否则我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有些事情,还是两个人知道的比较好。”说话之间,他的目光一直盯在鲁仁的身上。

鲁仁无奈的撇了撇嘴,显得有些尴尬,不得不向宗岳行了一礼道,“城主大人,属下刚刚想到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先告辞了。”

“嗯!”宗岳点了点头,神sè更加难看起来。

待到鲁仁离开大殿,小心的带上殿门,偌大的殿中只余下他们两人的时候,宗岳道,“说说你的聘礼吧,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哪里来的自信。”

的确,宗岳虽然心中恼火至极,但亦被王通勾起了一阵好奇。

宗雪与古西风的婚约乃是塞北三城的惯例,亦是三城稳定的基础的之一,可以说,看起来,这一件很正常的婚约,如果一旦变的不正常,便有可能动摇整个塞北三城的根基,甚至还会动摇整个人族北地的根基,从这方面来看,这已经不再是塞北三城的事情了,而是整个北地人族的事情,一旦有变,他所要面临的压力将不仅仅是塞北三城,还有整个北地的人族力量,所以,他实在是想不出,眼前的这个小子究竟能够拿出什么样的聘礼,能够让他冒着动摇塞北三城根基的风险,冒着将雪见城置于灭城之地的风险毁掉这场婚约。

这是不可能的!

“在下王通,气运加身,幼逢仙缘。”王通抬起头好整以瑕的道,“可以为城主大人指明一条通往王座的道路!”

嘶!!!

宗岳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耳朵出现问题了,但是当他看到王通那自信无比的眼神时,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想法从他的内心深处蓬勃的燃烧了起来。

通往王座之路!!!

这只是六个字,但是这其中代表的意义却足以震惊天下。

王座啊!!!

放眼天下,不过是六王而已。

一帝双尊隐,六王镇天下

这便是人族在这天下耐以生存的根基。

亦是人族与兽族争霸的最后手段。

一帝双尊,指的是三名帝阶的绝代强者,早已经隐世不出,是人族最强大的后盾,亦是最终的力量。

而在这三名绝代强者之下,便是六王。

六名王座,镇压天下。

北地神威王,南天巨灵王,东海龙鲸王,西极天蛇王,中原通天王和凤西玉疆王。

这六王,便是人族镇压天下,与兽族相抗衡的最强力量。

亦是天下人族之中权力最大的六人,当然,王阶的实力,在人族之中并不止这六人,在道门与佛门之中,特别是九天观与玉禅寺中,亦有好几个,但是道门与佛门俱都专注于修行,除非是真正的人族遇到了灭顶之灾,他们才会下山,否则的话,这种层级的强者很难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塞北三城,号称人族世界与兽域的第一线,地位重要,敏感,就像是一个支点一般,撬动着整个北地的局势,但是说起来,在人族之中,地位并不见得就有多么的高明。

甚至包括那鹰扬山脉的鹰城,这四城的层级相同,也就是一个子爵领而已,四城的城主俱都是炼罡凝煞的武者,连金丹都没有修成,事实上,这四城的城主,历代以来,最大的愿望便是凝聚成武道金丹,成就金丹大道,将子爵领升级成伯爵领,拥有更大的权力与地位,最重要的是,修成金丹天之后,寿命加倍,这才是最为吸引人的地方。

但是数百年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办到。

在这个世界,修炼的境界之隔,有如天堑一般,比起王通经历的前四世都要困难的多。

最主要是就是限于资质与功法。

这个世界,在踏入武道之初便需要足够的资质,修为越高,对于资质的要求就越到,想要修炼到金丹境界,最低的条件就是要觉醒一定的血脉,否则的话,找出适合你的修炼功法来,否则的话,你最终只能止步于罡煞天,金丹无望。

这也是为什么在宗雪觉醒了血脉之后,游仙观便有把握能够将她再留下一段时间的原因。

每一名血脉觉醒者,都是金丹种子,所具有的价值是无法衡量的。

而除了血脉之外,还要受限于功法。

对于功法的限制,所有的世界其实都是一样的,敝帚自珍乃是人的天性,偶尔有一两个有别的想法的人,但是并不能打破整个种族的天性,像盘武大陆的太平天国,号称人人如龙,人人如君子,但是在建国之后,真正的功法也并不是随便传的,事实上,从第二元神得到的情报来看,太平天国内部已经开始因为理念的不同而产生了巨大的纷争,当初建国的那些功臣们,强者们,在得到了地位与力量之后,并不愿意将这些真正的分享给每一个人,特别是资源与功法,现在的太平天国,已经渐渐的朝着一个正常的国家发展了,当然,这是题外话。

对于功法的流出限制在这个世界也是一样的,真正的能够修炼到金丹天的功法也只是掌握在极少数人和家族的手中,资源亦是如此。

即使是像塞北三城这样的地方,三名城主也不过是掌握了一门直达金丹天的功法而已,但是想要成就金丹天,却是难如登天。

金丹天都如此了,就不要说更高的境界,元婴天的候爵,通神天的王爵以及法相天的帝尊。

这根本就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事实上,他穷尽一生之力,最大的目标亦只是一个金丹而已。

但是现在,眼前的这个小子在他的面前大言不惭,说什么通往王座的道路,王座啊,你******是在作梦吗?

如果不是他身为城主,修养远远强过普通人,现在就一巴掌把他打死了,就算他的轻功强,轻易无法将他打死,也会将他赶走,不会再留他在这里。

但是转念一想,王通刚才的行为,第一件事情,便是将鲁仁赶走,第二件事情,是强调自己幼逢奇缘。

看起不相关,但是如果真的与王座的道路结合起来的话,却是必须要做的两件事情。

王座之事干系太大,不要说是他一个小小的雪见城城主,便是塞北三城加上鹰城四城的城主,也根本无法承担的,鲁仁是他的心腹不假,但若是他留在这里,而王通的话是真的话,那么,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便是杀掉鲁仁灭口,否则的话,他与雪见城乃至于王通都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而王通强调的第二件事情则是相当于讲明了来历,通往王座之路,有余八成说的是功法,而功法这种东西,牢牢的掌握在强者的手中,没有足够的历史传承与积淀,也只有两种办法可以获得功法,第一是拜在强者的门下,或是道门,或是佛门,又或是你的资质极高,被某一位贵族武者看中了,收归门下,当然,第三种情况之下,你是很难得到真传的,等着当一辈子的打手吧,而第二种方法便是像王通刚才说的一般,撞到了仙缘。

这种事情一般只会出现在话本小说之中,真正的能够撞到的机率实在是太少了,所以王通才会又加了一句,气运加身,幼逢仙缘的话。

想到这种可能,他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是这小子疯了,第二个念头是雪儿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吗?

能往王座的道路啊!

一个女儿就能换来了吗?若是真能得到一门直通王座的功法,不要说是一个女儿,便是十个女儿,他也舍得啊!

只是,事情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看网友对 第569章 王座的诱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