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零二章 战功

第一百零二章 战功

在院子里值守的齐寒江,听到卧房里的动静,问道:“爷醒过来了?”

在别人眼里,陈海在少侯爷,但池山城南城楼之后,在齐寒江这些寇奴兵的眼里,陈海就是他们的爷,就是他们的主公。

“嗯!”陈海应了一声,齐寒江这几个家伙就不知规矩的推门进来,大咧咧的说道:“爷这一睡就是五天啊,还以为是出什么岔子,好在陈帅过来探视过,说爷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太累了……”

“都过去五天了啊,我舅父他怎么也到池山城了,还是说我们已经不在池山城了?”

陈海倒没想到他为了恢复精神念力,就昏天暗地睡了四天四夜,不过池山城已经由张怀玉、厉向海他们接防了,什么事都不用他来操心了,透过窗户看到丁爽、周钧、吴蒙、赵山、沈坤听到动静都走到院子里,都招呼他们进来,询问他昏睡过后,池山城的情况。

“侯爷已经率东翼兵马过来了,就驻扎在池山城,让我们守在这边,等你醒来呢,”

吴蒙说道,

“此前都护将军董侯也曾率部进入池山城,但就在池山城停留了三天,前天就移师衍山西麓的灵武城驻防了,不过玉龙大营十数万兵马也就推进到灵武、池山一线,武威神侯也留在盐川府城,没有继续南下的迹象……”

陈海没想到舅父陈烈都已经率部进驻池山城了,再听吴蒙说武威军的部署,猜测武威军这次可能不会对鹤川岭发动攻势了,短期内很可能会以消化灵武、池山以北的地域为主。

这倒是务实的战略。

大燕帝国还在,天枢院对诸郡、诸镇还有极强的威慑力跟统治力,而西北域除了武威军、鹤翔军外,还有武藏、朔川诸镇强藩,都不可能坐看武威军肆无忌惮的吞并鹤翔军的领地。

而武威军在北面、西面还面临妖蛮诸部及金州诸羌等强敌。

现在正进入酷寒时节,大雪封山,西面、北面的强敌难以威胁太微山,而武威军与鹤翔军一旦拖延到来年春后,西面、北面就未必有那么太平了,形势有可能出现不利武威军的逆转。

武威神侯选择在年前出手,应该也是为争这个时间窗口,也应该争取在来年雪化之前,稳定南面的局面,而不是一味陷入激烈的拉锯战中。

“董侯入城,连那些被我们打杀得屁滚尿流的降将都召见了,却独独没有召见我们,甚至连狗屁赏赐都没有一个。另外,东营兵马袭夺池山城,大都护将军府给出的战绩评定也是第三,但通告文书里竟然也没有提爷的名字,真是气煞我等了!”齐寒江等寇奴簇拥到陈海的房里,好不容易捞到说话的机会,顿时就发起牢骚起来……

听到齐寒江怨声载道的牢骚,陈海也觉得奇怪。

陈海都想不起姚兴与越城郡主的婚约,自然就猜不透秦穆侯董寿为何对他的冷漠。

甚至在玉龙大营乃至大都护将军府的通传战报里,提都没有提及他们的奇功,是很奇怪,但陈海也不担心,有舅父陈烈在,总归不会亏待了他们。

为了安抚齐寒江这些寇奴的人心,陈海也只能故作轻松的问道:“那军中亏待了你们不成?”

听陈海这么问,齐寒江等寇奴都摸了摸头,稀嘘的说道:“这个倒不成。”

听吴蒙说舅父一早就出城巡视两翼山岭塞城的修建情况,陈海也就不忙着去拜见,耐着性子听这五天来灵武、池山一线的战事发展。

此时鹤翔军在鹤川岭的部署也大体摸清楚了。

董良夜劈铁壁山,打开玉龙山的南侵通道,鹤翔军那边才意识到情形超脱控制,但他们反应再快,想调派大军增援盐川府一线也已经迟了。

鹤翔军的反应迟缓不说,甚至在玉龙山通道打开的那一刻,都还寄托于大燕帝朝的威望能压制住武威军不敢轻举妄动,既来不及增援北部防线,竟也没有第一时间下令北部防线上的十万精锐南撤。

这成就了武威军此次南下最大的战功,在盐川府城被攻陷后,鹤翔军在北线的十万精锐,不到半数能逃入鹤川岭。

不过,鹤川岭作为鹤翔军治内的名川大山之一,数百年前曾有是一派玄宗的山门重地。这派玄宗被贺兰山兼并后,灵泉资源丰富的鹤川岭则被鹤翔军派系内的诸多宗阀世族割占,隐约成为鹤翔军治内除贺兰山之外的第二灵川大山。

这些宗阀世族将鹤川岭分割为一块块私邑之地经营数百年,根基深厚。

只要想想昭阳亭侯府这一年多来在药师园寨城所花费了心血与资源,就不难想象鹤川岭山里的每一座寨城在经营上百年甚至数百年之后,是何等的坚险、是何等易守难攻。

除了城池坚险外,这些私邑寨城还大多部署防御法阵,而诸族私兵规模虽小但极精锐的私兵守卫,实要比鹤翔军的北部防线坚固数倍。

也是因此,鹤翔军也是第一时间选择加强鹤川岭防线;而武威军此时也没有急于强攻鹤川岭。

在陈海奇袭池山城时,鹤翔军进入鹤川岭的兵马已经有将近十万,加上逃回鹤川岭的溃兵以及诸宗阀世族在鹤川岭的私兵子弟,鹤川岭没有那么容易打下来。

这几天,秦穆侯率部还在池山、灵武城以南的地域,与北出鹤川岭的鹤翔军小股精锐数度交战,但战事规模都不大,双方拉锯作战更多像是试探对方的战斗意志。

然而不管怎么说,要防犯鹤翔军随时可能展开的反攻,池山城这边一刻都不敢松懈下来。

玉龙东营兵马进驻池山城,除了将一万多降俘编为奴兵外,还立即在两翼的山岭择险修建寨城,但这些事都不需要陈海他们去操什么心。

虽说大都护将军府的战功通报里没有提及陈海他们的姓名,董侯董寿的冷淡也令众人心里不爽得很,但这几天来,周钧他们所得的赏赐并不见少。

奇袭池山城,除一万四千多降俘都贬为奴兵外,缴获兵甲也将近一万副、骡马近两万头、可作战骑的良马一千余匹以及大量的财物、丹药。

除了上缴两千副兵甲外,其余近八千副兵甲以及马匹都是东营诸将能私下分配的战利品;陈海、周钧、吴蒙、沈坤、赵山乃至陈昱、陈权等人的战功,都归到陈烈名下,陈烈同时作为东营主帅,一人独占半数兵甲、马匹、财物,诸将也是心悦诚服,没有人敢哔哔。

以战绩衡算,陈烈名下分得的战利器里,陈海他们至少要占到三分之一以上,但陈海他们要这么多的兵甲没有用。

除了近万副兵甲外,此次奇袭池山城,还从逃将及南逃宗族手里缴获得法宝一百五十余件以及大量丹药。

陈海他们要太多的普通兵甲及其他财物无用,除了一百匹良马、一百副精良兵甲以及少许的财物外,陈烈挑选了三件黄级中品法宝、四十二件黄级下品法宝,以及所缴获的近三分之一的丹药,算作是陈海他们的战功将赏,对此东营诸将以及昭阳亭侯府的部将属吏都没有办法提出异议。

有陈烈在,战功奖赏,也可以说没有半点亏待这边。

一百副精良兵甲、良马,吴蒙、周钧、沈坤他们发放下去一半,毕竟战事随时还会再爆发,这边需要及时加强战力,但法宝及丹药都留在手里,等陈海醒过来做决定。

这一刻,陈海也是感慨万分,难怪诸将都争战功,他们这次甚至都没有抢掠地方,不算兵甲、马匹及其他财物、丹药,仅这五十余件黄级中下品法宝,就抵得上药师园五六年产出了。

此战,六十寇奴,战死十九人,重残七人,剩下三十四人,在经历这番苦战、血战,竟也有半数人修为都有所突破,差不多近二十人踏入通玄境。

也是最残酷、最激烈的血战最能考验、磨砺人的心性。

虽然丁爽等投诚军吏,都受到奖赏,陈烈进驻池山城后,也有意用他们治理地方,但丁爽等十数军吏不再在池山县地方任职,而是都选择成为陈海的私扈,同样也算是昭阳亭侯府的附从部将。

丁爽他们之所以如此选择,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妻儿家小能迁入药师园,可以受到很好的保护,避免受到鹤翔军派人进行报复性的刺杀。

这也是在池山城被俘的四十多家投诚宗族必然要做的决定。

虽然这些投诚宗族最后主要还是选择秦穆侯董寿或者说董寿背后的董氏作为靠山投附,但最后还是有十家投附宗族拿出来,作为战功,奖给陈烈,作为昭阳亭侯府名下的附庸宗族,将迁到药师园以南的地域进行安置。

虽然这十家宗族规模都比较小,每家只有十数名通玄境子弟,但对刚有根基的昭阳亭侯府来说,也是不小的增强。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二章 战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