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零三章 择木而栖

第一百零三章 择木而栖

陈海这时候才知道池山城溃兵规模最大时,南逃宗族加上逃将,辟灵境武修、玄修多达五十余人,拥有通玄境底子的溃降更是超过千人,甚至还有一名明窍境强者,当时就在池山城里,论及实力远在他们一小撮人之上。

但恰恰是当时混乱一片、人心惶惶,谁也都不愿出死力拿下南城楼,最终才都被他们这点人手阻拦在池山城、最终在张怀玉、厉向海率骑营驰至时选择归降。

事后回想此战,每一个人都替陈海他们捏了一把冷汗,甚至都难以想象那名明窍境的强者为何到最后没有出手,只是这人在投降后,就率两百多宗族北行到盐川府城去面见武威神侯了,谁也不知道这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良禽择木而栖!”

面对吴蒙、周钧、沈坤等人的困惑,陈海则是淡淡一笑,人性并不难揣测,他看着窗户渐渐透亮的晨曦,说道,

“稍有见识的宗族,应该都不难能看到鹤翔军镇蓑败已是必然,不是被南面的武藏军吞并,就是被武威军一步步蚕食。我决意用计混入池山城,看似凶险到极点,但你们问问丁爽,他在看出疑点之后,除了窥探与逃命的念头外,可曾想过要积极与城里其他的宗族、军吏联络,将我们围歼于南城楼下?”

吴蒙、周钧都往丁爽看过去,丁爽没想到最虚弱的老底早就被陈海看透,老脸涨红的说道:“少侯爷所说甚是,丁爽当时确实未敢有其他念头……”

陈海微微一叹,说道:“我们守在南城楼,除了宗族在鹤川岭以南的逃将外,那些被阻拦在城里的南逃宗族几乎都是按兵不动,即便是动,他们也是鼓躁溃兵冲击南城楼,在那时候我便知我们有险无忧了。”

吴蒙、周钧、沈坤、赵山等人感触还没有那么深,丁爽老脸涨红之余,才是真正的心悦诚服。

他原以为陈海只是一个敢豁出去的赌徒,没想到陈海敢用此策乃至敢在南城楼坚守到最后一刻都不弃逃,实则是对地方宗族心理进行过细致入微的分析,可以说已经深入到骨髓了。

诚然,鹤翔军看似庞大,但相比近百年内崛起的武威军,已经有些老朽了。

鹤翔军看似拥有两位道胎境天榜强者,其中一位还在帝朝天枢院任职,但这两位天榜强者巅峰期已经过去百年,进入盛极而衰的衰退期,而内部宗阀派系间的矛盾重重。

道胎境强者有八百年的极限寿元,但那是理论上的。通常说来,巅峰期过去,道胎境玄修进入衰退期,即便肉身、神魂没有什么暗伤,在最后两百年的寿元里,也随时都有可能会坐化辞世。

在这种情形下,鹤翔军竟然都不克制贪婪,接受玉龙山叛降的投附,而不惜得罪正处于崛起过程中的武威军及董氏,毗邻武威军、受威胁最迫切的地方宗族,早就已经是怨声载道了。

所谓良禽择木而栖,丁爽也希望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这事,我们自己知道便是了,不要拿出去吹嘘了,吹出去别人也不会信……”

陈海又额外吩咐道。

他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姓名为何没有出现战报之中,一方面他想如此也好,真要是太耀眼,以致被武威神侯召见,有些秘密怕是难以掩藏,但他同时也想到可能是有人作梗,才会如此。

如此一来,他更不想再露锋芒。

***********************

细致周密的周钧,将战功奖赏下来的法宝及丹药,登记成一本册子,递给陈海;陈海册子里登记有一枚龙虎伐脉丹,心里欣喜,与周钧、吴蒙笑问道:“竟然有这样的好东西,真可谓是天助我也啊!”

“这枚龙虎伐脉,师尊他特地力排众议,为你留了下来,”周钧说道,“此丹就在师尊手里,就等着你醒后取来服用……”

百骸十二主气脉,皆需要修成灵脉,才算是大周天圆满境界,辟灵境才算是圆满,才有机会开辟祖识海,踏入明窍境。

十二主气脉,对应十二灵脉,修炼难易程度,差异极大。

足少阳、手少阳两条主气脉,即便是平民子弟,天赋异秉者,甚至都不需要什么资源,就能在三五个月内修成灵脉,但绝大对多数的玄修、武修,终于一生,服用金山银山所炼制的灵丹妙药,都未必能将十二灵脉都修全,将辟灵境修炼圆满。

陈海在四条灵脉的基础上开辟灵海秘宫,就意味着还要将其他八条主气脉都修成灵脉,才算是大周天圆满,但不管这些灵脉的修炼难易,他首先要将在姚氏被废修为时所留下来的诸脉暗伤给治逾了。

虽然池山南城楼一战,陈海知道他有可能无意识间以血炼秘法吞噬他人的血肉精华,除直接提升肉身修为之余,还能消弥百骸诸脉留下的隐伤,但恰是如此,他更需要一枚有伐脉易髓之能的龙虎伐脉丹当掩饰。

龙虎伐脉丹的丹方并非绝密,太微宗有,贺兰山等燕州顶级宗门都有,但炼丹之灵药在洗经伐脉、换血易髓等方面皆有其效,可以说无一不是百年罕见的珍物。

陈烈倘若出面请宗门的宗师级药师炼制龙虎伐脉丹,仅仅是这些百年罕出的奇珍,就需要消耗昭阳亭侯府这时一年的用度,陈烈就算再宠爱陈海这个嫡亲外甥,也不可能让昭阳亭侯府下面三五千嫡系都饿一年的肚皮。

谁也没有想到,在池山城这批收缴的战利品里,竟然会有一枚龙虎伐脉丹。

其他的法宝、丹药价值都不菲,但非陈海所急需,都可以,或者说也都应该用来赏赐周钧、吴蒙、沈坤及赵山部属;这些法宝及丹药,陈烈之前就都移交给吴蒙、周钧他们收藏了。

这些法宝多以护甲、护盾等防护型法宝为主,这也是通玄境弟子所能祭用的主流法宝,毕竟灵纹剑等也属于黄级下品法宝,但非辟灵境弟子不能持续祭御。

陈海跟周钧、吴蒙说道:“你们看有什么法宝能用,先各挑三件过去;此外所有踏入通玄境的寇奴兵及丁爽等人,都赐一件灵甲护身。再各挑五件法宝送给赵师伯、厉师叔,尽可能让寇奴兵、丁爽等人都能入道院修行……”

于武修而言,倘若能有护身法宝增加防御力,面对玄修或剑修弟子,就有机会扑上去近身搏杀,即便攻击力还要稍弱一些,但两三名通玄境武修,总还是能压制一名辟灵境中前期的玄修或剑修弟子。

陈海就优先将一些防御法宝分给沈坤、赵山、丁爽、齐寒江等人,他手下寇奴兵再补足到六十人,战力还能再提高一大截。

陈海心里又算了算,东营兵马这次从池山城总共缴获一百五十多件法宝,他们这边再去占了三分之一还多,再扣除进献给大都护将军府及都护将军董寿的,猜想赵如晦、厉向海二人的战功奖赏,可能也就三五件法宝而已,未必够用来分给亲近的嫡系部将、弟子。

陈海这时让周钧再各送五件法宝过去,除了感谢他们以往的维护之情,维持彼此的关系,也是想着厉向海、赵如晦也用不上这些低层次的法宝,实际上也分给厉向海、赵如晦手下的部将、亲近子弟,相当于加强舅父陈烈这一系人马的实力。

陈海还想着赵如晦、厉向海首肯能让齐寒江、丁爽等人都能入道院修行。

虽然他能将在武道秘形基础所创的几种绝学传给齐寒江等人,但也不能太泛滥而不受限制;而齐寒江、丁爽等人想在军中正式担任武职,在道院渡一层金,则是必要的程序。

*************************

在吴蒙、周钧等人的陪同下,走出院子,陈海发现池山城已然变成一座巨大的兵营。

除了贬为奴兵的一万多降俘外,东营将近三万精锐都悉数进驻池山城。

陈海也就昏睡了五天时间,池山城除了城南加筑了一道石墙外,东西两翼的石岭之巅,各有一座寨城正拔地而起。

这才五天时间过去,速度堪称惊人,但陈海也能看出,这边担心鹤翔军的反攻随时会席卷过来,只能赶紧动用一切资源加强防御。

看到舅父在诸将的簇拥,出现在西岭之巅,陈海与吴蒙、周钧二人就直接出城登山。

在池山恢复真元困难,蕴灵丹也只能缓慢恢复极少量的真元,陈海这时候就不奢望直接御风飞上西岭,三人攀岩附壁动作也比猿猴敏捷,很快就爬上西岭之巅,看到有几个上七峰内门主事模样的玄修,正祭御灵剑凌空虚画,一道道真元出剑端凝聚的虚影灵辉纵横交错,最终在半空结成一枚玄奥繁复的道篆印入生满青苔的山崖。

这一瞬,天地嗡嗡震颤了一下,陈海就觉四周的天地元气缓缓流转起来,往印有道篆的山崖凝聚过来,让人感觉这山崖在这一刻,要比以往数倍坚固起来……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三章 择木而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