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零四章 意外的任命(一)

第一百零四章 意外的任命(一)

基础的道篆,只能是将自身的真元法力封入其中,而眼前这数名内门主事所印入山崖的道篆,竟能隐约牵动天地力量,使得脚下的山崖整体都变得坚固异常,层次就非同一般了。

陈海对道篆的研究还十分浅薄,只知蛇鳞书之中录有这种道篆,但以他此事的精神念力,就算是借助傀儡分身,还不足以在识海凝聚这么一枚复杂的玄奥道篆,更不要说以此控御四周无处不在的天地元气了。

除了这种以山川为纸,以本命真元为墨、精神念力绘就的手段,令陈海叹为赞止外。

他见这些内门主事,也就辟灵境巅峰的修为,精神念力不可能比他更强,更没有开辟识海,暗感还真是术业有专攻,符篆之学必有他不能轻视的学问跟技巧,是他此时都还没有接触的。

这几个内门主事,每人也就将三四道道篆印入山崖,就一副真元耗竭、神思枯怠的样子,朝陈烈等人揖手致礼,就共乘两头灵鹫,直接往北面飞去。

池山城非灵气充裕的灵天洞府,这些内门主事将固山道篆炼入山崖之中,耗尽真元,也只能回到玉龙山或者太微山某处洞府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真元,然后再赶回来。

天地元气无处不在,但这些天地元气分yīn阳金木水火土雷及暗诸性,极端暴烈,非低级玄修所能降服。唯有经这些诸性元气所衍生出来的冲和灵气,才能吞吸来与百骸精气融炼为真元,这也是低级玄修所受的最大限制所在。

天地间的冲和灵气,除了阳气初发时的初曦时分稍为旺盛外,也就不多的灵天洞府是时时充裕的。

“南城楼一战,向海、赵师兄都说赶到时,你守南城楼下血如浆涌,我还吓了一跳,但看你伤势没有那么严重啊!”陈烈笑着说道,他看陈海腿脚虽然还有些不便,但能与周钧、吴蒙攀爬上来,也没有大碍了。

厉向海、赵如晦陪同在陈烈身边,他们当日是亲眼看到陈海伤痕累累、浑身血染的样子,没想到陈海短短五天就恢复到这等模样,只能说明他的肉身极其强悍。

陈海自然绝不能提这很可能跟血炼秘法有关,岔开话题,打量山崖前的这座寨城才刚刚打下墙基,为了尽快加强池山城的防御,舅父陈烈还特地将陈肃调了过来,看情形是要在东西两翼的山岭之前,依地势建造两座寨城,与嵌入峡谷之中的池山城形成犄角之势,将这里变成滴水不漏的铁锁雄关。

陈海岔开话题道:“要赶在来年春后,将新的防御工造诸事完成,还真是不不能松懈一口气啊。”

“为什么这么说?”陈烈问道。

中低级武官不应该妄议军政,但此地除了厉向海、赵如晦不算陌生人外,其他人更是昭阳亭侯府的嫡系,陈海也不避讳的说道:“鹤翔军即便不甘心在北部受此大挫屈和于武威军,但又不能那么蠢的话,暗中遣使联络异藩,待来年春后大地复暖、冰雪融化,再发动反攻才是最适宜的。”

“不错,北部的妖蛮诸部以及西部的金州诸羌,才是太微山最大的隐患,来年春后大都护将军府就不可能再将如此庞大的兵力都集中在南线了,”陈烈微微一叹,又怀里掏出一只丹匣,说道,“你既然已无大碍,这枚龙虎伐脉丹是越早服用越好,在之后你可愿兼领池山县尉一职?”

陈海接过装有龙虎伐脉丹的丹匣,注意到站在一旁的陈彰脸sè一冷,心想龙虎伐脉丹虽然极其珍贵,但陈彰早就该知道这枚丹不是属于他的,不至于这时候感到突然,那他心里就是为池山县尉的人选心生不悦。

通常说来,府县兵尉隶属于地方武备,其他地方的县尉,顶多比武威军中的百武长稍强一些,但在玉龙大营东翼四五万兵马入驻池山城,无论是武威军继续对鹤川岭发动攻势,还是来年春后抵御鹤翔军发动的反攻,池山城都有着举足轻松的地位,远非城山北面的府县能及。

池山县主要官员的任命,都需要反复权衡。

池山县县的县令就是由苏原兼任的,陈彰原以为养父会用陈权甚至厉向海担任县尉,却没想到会让陈海窃居这么一个掌管池山城内门治安的重要职缺,甚至还不知道陈海吞服那枚龙虎伐脉丹,需要闭关多少时间才能炼化药力呢。

厉向海、赵如晦微微一笑,心想县尉掌管着池山城内外的治安以及缉拿匪盗的重任,这可不是普通人可能胜任的活。

东营四五万兵马以及后续大都护将军还可能调来更精锐的战力,甚至将大量的上七峰内门主事、弟子调入池山城都有可能,池山县境内自然不虞会有匪寇出没,但除兵营之外,有几人能约束那些悍卒骄将以及那些在宗门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进池山城后不胡来!

陈海心里一笑,陈彰看得如此之重,他还不乐意接下这苦差事呢,他当下除了寇奴兵要增添人手、继续操练外,也不能落下个人的修炼,跟舅父陈烈说道:

“我资质愚钝,不知道需要闭关多久才能炼化这枚龙虎伐脉丹的药力,县尉之职却一日不可或缺,理应由大哥担起这重任。”

陈彰愣怔了片晌,才想到陈海嘴里的大哥指的是他,才慌忙推辞道:“陈海死战南城楼,震慑人心,应能震慑宵小不敢在池山城胡作非为。”

见陈海、陈彰相互推辞,陈烈沉吟片晌,说道:“那就由彰儿先将县尉之事兼任起来,指不定过几日,东营兵马另有调用,池山城的事情就不劳我们操心了。”

见养父显然是接纳陈海的意见才如此决定,而这县尉之职又相当于是陈海拱手相让,陈彰心里更是郁郁不欢。

*************************

池山城虽在玉龙山南五百里外,但驰道畅通之后,陈海御乘青狡马,也就大半天的行程。

短时间看不出鹤翔军有杀出鹤川岭的迹象,而池山城兵多将广,也不差他们五六十人,除了周钧等人还继续留在池山城协助军务外,陈海索性就先回药师园炼服龙虎伐脉丹。

陈海也顺带让丁爽等人,将妻儿老小都要迁入药师园安置,以免受鹤翔军刺客的报复。

药师园这边灵气充裕,特别是蛇穴地宫,堪称潜修宝地,一回到药师园,他们就让齐寒江、丁爽随吴蒙在东苑安心修行,他就直接进入蛇穴地宫闭关潜修。

龙虎伐脉丹,丹呈暗金sè,大如鸡子,敲之铿锵有如金石。

陈烈怕陈海不了解龙虎伐脉丹,特意将吞服、炼化之法在一张纸上写了下来。

看过陈烈所写的炼化之法,陈海心想这枚药丹哪里是有如金石啊,压根就是金石。

他修炼到今日,肉身要比同境界的武修弟子强悍数倍,也可以说是有一嘴铜牙,但咬一口龙虎伐脉丹嘎嘎作响,连一层浅浅的牙印都没有留下来。

照陈烈所写之法,陈海先要将这龙虎伐脉丹吞入腹中,以真元所化的玄阳真火徐徐炼之,将龙虎伐脉丹所化的药力逆入百骸,温养诸脉经络,有洗经伐脉、换血易髓的奇效。

辟灵境玄修弟子功力低弱,以灵海真元所化的玄阳真火,连个火苗子都看不见,只能算有些火气,不要说熔金炼铁了,即便是炼化丹药也需要一个长期过程。

池山城南城楼一战过后,陈海就觉得足厥阳、手厥阳两条主气脉有松动的迹象,待将龙虎伐脉丹吞入腹中,以玄阳真火徐徐炼之,将药力化入百骸没过两天,这两条主气脉就隐隐有冲开的迹象。

陈彰、周钧他们在踏入辟灵境之前,就修成六条灵脉,陈海此时就算将足厥阳、手厥阳两条主气脉修成灵脉,也没有什么好值得自傲的,但他不想让别人猜到他是在池山南城楼下一举踏入两条灵脉突破边缘的,同时也想多花些精力带着血奴姚老根在血云荒地里闯荡,就一直在蛇穴地宫里闭关不出。

十数日后,陈海不想出关也没有辙,吴蒙直接拿着陈烈的手令潜入蛇穴地宫来见他:

“大都护将军要遣进奏使进入燕京陈情,少侯爷这次要率部在进奏使帐前担任点检校尉!”

陈海猜到武威军、鹤翔军不会轻易掀起存亡兴废的大决战,双方都有可能会寄望燕京及天枢院的干预,所以董良遣使进京陈情,陈海并不是特别的意外,但这事跟他有半毛钱关系?

“是谁举荐我率部担任进奏使点检校尉,八杆子都打不到一起去的事情啊?”陈海满脸困惑的问道。

“侯爷手信写得简要,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吴蒙将陈烈捎回给手信递给陈海说道。

陈海走出蛇空地宫,令齐寒江、丁爽等人在药师园侍命,他与吴蒙借用药师园豢养的一头黑羽灵鹫,两人先赶往池山城,当面见舅父陈烈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四章 意外的任命(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