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零五章 意外的任命(二)

第一百零五章 意外的任命(二)

黑羽灵鹫是从太微山北麓的一种凶猛巨鹫驯养而来,展开有七八米的羽翼坚如铁石,可挡箭矢,力大无穷,除了异常的凶猛,锋利的鳞爪可裂金石外,还能轻易驼载千斤重物飞越万重关山。

当越是凶猛、具有灵性的巨禽,越难孵育,此时的昭阳亭侯府,除了陈烈座前的那头青鳞雷鹰是谁都不理的禁脔外,也就豢养两头成年的黑羽灵鹫可用。

陈海与吴蒙两人,加上随身的兵甲、长弓、箭囊等物,加起来也有八九百斤重量,但乘御黑羽巨鹫,不需要一个时辰就已赶到池山城。

从能为人所训养的黑羽灵鹫背上跳下来,陈海还幻想着有朝一日,他能组建一支精锐,人人皆有巨鹫骑乘,又像战马一样配备精良的鞍甲——那样的话,这支精锐就可以昼夜间突袭到数千里之外的战场。

黑羽灵鹫降落池山城里,自有专人伺候,陈海带着吴蒙,赶去大帐去见舅父。

“鹤翔军将一纸状书送入燕京,燕京遣使携旨质询武威军南出玉龙山、兵衅鹤翔一事,帝旨言辞严利,要追究武威军的罪责,大都护将军自然要遣进奏使入燕京陈情,畅明前因后果才好申冤……”陈烈看到陈海得信后赶到池山,说起大都护将军遣使进燕京的缘故。

“哦,鹤翔军竟然软弱到只会派人到帝京告御状?”陈海眼睛一亮,咧嘴笑道,“鹤翔军此前贪流民降附小利,此时又无胆与武威军决一死战,还真是昏聘老朽不堪!”

武威军南出玉龙山,毫无留情的撕裂鹤翔军的北部防线,不仅将兰川郡半数府县都控制在武威军的铁蹄之下,还重创鹤翔军部署于北部防线的精锐兵马。

陈海此前也预测过鹤翔军可能会有的种种反应,比如在鹤川岭组织兵马,趁武威军在鹤川岭以北立足未稳就展开凌厉的反攻;或暗中遣使联络金州羌贼及妖蛮诸部,在鹤川岭积极备战,拖到来年春后,西北冰雪融化,与羌贼及妖蛮诸部同时对武威军发动攻势;鹤翔军乃至与东面的武藏军会盟,压制武威军的强势崛起,都是不错的选择。

陈海也考虑到鹤翔军有可能会请帝京介入、裁决与武威军两家的恩怨,但这无疑是其最软弱的反应。

大燕帝国虽然统治着燕州大地,但要是对诸藩镇还有强有力的约束力,也不可能发生鹤翔军收纳降叛而武威军悍然兵出玉龙山等事了。

大燕帝国没有能力要求武威军撤到玉龙山以北,一旦做出的裁决对武威军不利,大都护将军府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但要是做出的裁决对鹤翔军不利,鹤翔军也可以不认可,但无疑会彻底失去道义上的支撑。

鹤翔军只有一种情况有会积极请帝京介入裁决,那就是鹤翔军并无意从鹤川岭出兵反攻,请帝京介入裁决甚至可以视为鹤翔军有意与武威军妥协求和。

这无疑也是武威军此时所愿。

武威军此时还无意直接进攻鹤川岭,更不是直接消除鹤翔军的良机,而来年春后又要重点防范来自西面、北部的敌患,自然不愿在玉龙山以南地区部署太多的精锐兵马防范鹤翔军的反攻。

甚至可以说,鹤翔军什么都不做,只要在鹤川岭陈以重兵,对鹤川岭以北地区保持强大的压力,迫使武威军在池山、灵武一线不得不陈以重兵,消弱武威军在西部、北部的防御,这绝对要比这时候就请帝京介入裁决强势得多。

见陈海能很快从这件事里看破鹤翔军的虚实,陈烈也很欣慰,这说明陈海对战略形势的判断与分析,不在他帐前诸将之下。

“天枢院每隔数年会从诸郡宗门、宗族选录良家子进学宫修行,以填虎贲诸军,又名为闱选,”陈烈解释起大都护将军府点名陈海担任进奏使帐前点检校尉的缘故,说道,“这次大都护将军遣使入帝京陈情,祖师堂首席葛玄乔担任进奏使,而我受命担任进奏副使,又正好赶上数年一度的闱选,依旧例上七峰这次有二三百弟子要同行入帝京参加闱选。我便索性跟大都护将军给你要了一个点检校尉的虚衔,随我一起进京……”

听舅父陈烈如此解释,陈海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陈海心想祖师堂首座长老葛玄乔虽然乱糟糟一副不理世事的样子,但绝对是有资格担任进奏使代表武威军及太微宗入帝京陈情的,只是涉及到舅父陈烈的任命,他是非常费解的。

“大都护将军怎么会这时调舅父进京?”没有旁人在,陈海就直截了当的问道。

“大都护将军安排自有道理,我们就不要妄自揣测了。”

陈海从舅父脸上看不出对这事有什么不满,但也听得出舅父对这样的任命心有不解。

陈海心想要换成是他,心里必然会不爽到极点,舅父此时担任玉龙大营左都护副使,正是借池山大捷之功扩大军中影响力及势力的良机,突然之间就被调去担任进奏副使进京,留下来的职缺必然被会他人替代,相当于之前做的诸多努力,就半途而废了。

陈海心里暗想,难道是陈族宗主陈知义已经看不得昭阳亭侯府的势力继续扩张下去与他分庭抗礼了,这心胸也未免太狭碍,也于陈族不利,但又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他所不知的缘故?

大都护将军会调派一千道衙兵精锐护送葛玄乔及三百上七峰弟子入京,陈烈作为进奏副使,也可以将两百扈卫私兵编入进京队伍之中,他便举荐陈海担任点检校尉,一起进京增长阅历。

陈海以及周钧、陈青都算是上七峰的内门弟子,也是此次参与天枢院闱选的弟子人选;陈彰会留下来,与孙干等人主持昭阳亭侯府及药师园的事务。

当然了,陈海、周钧他们通过闱选都可以不留在京中任职,而回到武威军里还能出多一重虎贲士身份,更有利后续的发展。

*******************************

陈烈调任进奏副使,留守池山城的诸将都很意外,但很快新的都护副使就走马上任,与陈烈进行交接。

这位新的都护副使,也是受封亭侯身份,还有道丹境的修为,修为境界比陈烈更高,似乎也更适合统御东营兵马,以示大都护将军构建池山防线的决心。

扈卫营作为昭阳亭侯府的私兵,是要随陈烈同进退的。

即便是此前随陈权、陈昱编入骑营的那一部分扈卫精锐,这时候也都要从池山城撤出来。

加上寇奴兵,陈烈这次身边只能有两百扈卫随行进京,其他人都要先退到药师园暂作安置,等待陈烈返回武威军中新的任命,再作新的打算。

这次对孙干、苏原、陈权、陈昱等人乃至陈彰来说,都是不小的打击。

以往陈烈统御东营四五万兵马,甚至不需要刻意的以公谋私,只要在军资供给上稍稍往扈卫营倾斜,昭阳亭侯府的嫡系就需要受到极好的照顾,扈卫营作为军中最精锐的战力,也理应受到最好的照顾;同时他们还能确保弟子营的少年们,在黄龙渊道院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

现在上千人扈卫私兵都从军中撤出来,退到药师园闲置起来,不仅不能再享受军中的补贴,昭阳亭侯府也还有坐吃山空之忧。

上千扈卫私兵,半数有通玄境以上的修为,就算是算维持日常修为消耗,也是恐怖到极点的天文数字,即便他们都是昭阳亭侯府的私兵,昭阳亭侯府就要承担一切。

而即便赵如晦个人还愿意对昭阳亭侯府出身的道兵弟子照顾有加,但受张怀玉的钳制,也绝对远不如陈烈大权在握时那么方便,能倾斜太多的资源。

以往陈干、苏原、陈权、陈昱等人乃至陈彰,都能随陈烈在军中担任要职,权高位重,此时不能随陈烈进京,就只能留在药师园赋闲,再有才干跟能力,短时间也再无用武之地。

但不管怎么说,大都护将军府的命令不容有违,而且大都护将军府颁布命令时,就明确说了陈烈青年时游学帝京,对京中物事熟悉,是合格的副使人选,也是合理的任命,大家当下也只能积极筹备进京的事宜。

除了陈海任点检校尉,率二百扈卫外,苏原也会率一批匠师随行,计划将药师园兵甲铺铺到临近的郡府乃至帝京。

昭阳亭侯府的势力还要继续发展,上千扈兵及数百弟子营少年需要供养,这时失去军中这一大块肥肉的供养,还不知道陈烈何时才能在军中再获要职,短时间内只能在兵甲铺的联营发展上多做努力。

陈海倒没有什么准备的,其他扈卫人选都是舅父陈烈直接挑选的,都是扈卫营的精锐;而他的嫡系,包括寇奴兵、丁爽降附武官以及药师园留守兵马,也只有五十人拥有通玄境的武修底子,可以称得是精锐战力。

陈海也只能将这五十人,连同葛同、吴蒙等人都挑选出来编入扈卫队伍,免得在其他的道衙兵护卫精锐面前,失了昭阳亭侯府的面子。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五章 意外的任命(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