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零七章 血腥苔

第一百零七章 血腥苔

(周末一更)

复活的罗刹异鬼虽然数量极巨,但血云荒地则是要比想象中庞大、辽阔得多,或许不见得就比燕州稍小。

傀儡分身站在一座千余米高的断崖上,陈海往四周望去,血云笼罩的大地还是一片荒凉,雷电交织的血云之下,纵横交错的裂谷里,岩浆像潮水般汹涌。即便是武卫级罗刹异鬼意外落入这些岩浆湖,也会在眨眼间化为灰烬,血肉骨骸化为岩浆的一部分。

也许是足够偏僻,陈海他们已经有几天在附近没有遇到其他罗刹异鬼出没,也算是好不容易能歇下来喘口气。

陈海这时候将姚老根等四头血奴分派出去,警戒、搜索敌情,他也是好不容易才教会四头血奴借地形潜伏进行侦察、警戒、搜索的办法,自己才稍稍省事一些。

傀儡分身盘膝而坐,开启识海,四名血奴被陈海炼入识海的四缕神魂,仿佛四枚光茧落在罗刹魔神秘相的掌握之中,陈海能感应到两名血奴正潜在以他为中心的对角线两端,关注着外围的动静,而姚老根与另一名血奴正在以对角线为直径的区域内活动。

对角线的极限距离是四十里,在这个范围内,陈海他不仅能感应到这四头血奴的存在、方位,还能简单感知这四头血奴的情绪波动。

这样的话,即便是有强大的罗刹魔或大群的罗刹异鬼逼近,陈海也能有一些反应时间。

陈海心里想,要是有足够用于侦察及搜索敌情的血奴,这时候再去想着控制大量的低级罗刹异鬼,或许更合适些。

这样,遇弱则可以吞噬蚕食;遇到有强敌逼近,他就可以提前率领大群罗刹异鬼,不至于手下的罗刹异鬼每次都不受控制,拼个干净。

这时候姚老根的神魂产生一丝波动,似是喜欢情绪,陈海神sè一振,不知道姚老根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傀儡分身在犬牙参互的崖谷掠行,迅速往姚老根那边纵去,陈海想看看姚老根到底发现了什么。

一座巨大的裂谷,难得裂谷里没有岩浆涌动,谷底是平坦的石地,两侧错落大量的岩洞,姚老根就在一座深不见底的岩洞之中。

陈海摸进去,就见岩洞的四壁上长满厚厚的一层类似苔草的红sè植物,姚老根正小心翼翼的拿骨戟,将一小片苔草割下来,大概是打算带回去给身为魔主的陈海验看,没想到“魔主”已经亲身赶过来了。

陈海扣了一小片苔草,放嘴里嚼了两口,满嘴腥苦,确是血腥苔无误。

在逃离神殿谷的途中,陈海也不时发现血云荒地虽然干涸、荒凉到极点,但在一些裂谷深处或岩洞里还有一些苔类或蕨类植物生长。

这种血红sè的苔状植物,嚼起来有浓烈的腥苦味,陈海以前就遇到过,他称之为血腥苔。

血腥苔有没有毒,陈海不知道,毕竟傀儡分身的肉身颇为强悍,根本就不怕普通的毒草,而食用这种血腥苔,能够恢复少量的精气真元,是他在血云荒地目前为止发现的几种可食用苔草之一。

往生大阵初起之时,大量的罗刹残魂进入血云荒地,借遍地的残骸复活。这些复活过来的罗刹异鬼自相残杀,吞食彼此的血肉维持生命。

在罗刹异鬼形成大小不一的族群之后,即便罗刹族群间厮杀不断,但这时候通过猎杀其他族群的同类血肉即便还是主要的食物来源,却已不能维持大规模的罗刹族群。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即便是武侯级罗刹巨魔,也无法统御多大规模的罗刹族群,最低层的武卒级、武卫级罗刹数量最为庞大,却还需要进食,需要稳定的食物来源。

随着血云荒地深处各种岩生苔类、地底灌木林的发现,这也为罗刹族群开辟出更多的食物来源,但就目前而言,还有不足。

陈海看这座岩洞足有数千米深,洞壁高陡,绝大部分都覆满血腥苔,而在外面长达百余里的裂谷里,这样的岩洞有好几十座,心想仅仅是定期进岩洞收割这些血腥苔,差不多就能维持一个上千规模罗刹族群的日常消耗。

姚老根也极为兴奋,它转世之前的记忆虽然支离破碎,但自追随“魔主”之后,成长极快,知道它与魔主要在这片荒地唯有建立隶属于自己的族群,才能立足。

而建立族群最根本的,还是要有稳定的食物来源。

不然的话,它们如何控制那些饿疯了的罗刹异鬼?

建立族群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且这边有大量的血腥苔,一旦被其他的罗刹族群发现,必会过来抢夺,他们还没有阻止其他罗刹族群侵入的能力。

陈海沉吟片晌,想到一件事,便摧动真元凝聚于指端,凭空虚画,就见指端凝聚一缕灵辉在半空极速绘写,等陈海一气呵成绘就道篆时,就仿佛永恒的一团灵辉凝聚在半空中,牵动四周的天地元气!

血奴姚老根不知“魔主”此举何意,很快就见有一滴血sè的汁液在这空灵辉里淅出,滴落下来。

血奴姚老根开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待第二滴血sè汁液滴下来,才伸出密覆血鳞的爪子去接,迟疑的舔了一口,腥苦涩口,与血腥苔嚼入口的味道一样,这才惊讶万分拿还不是很熟练的罗刹语问道:“魔主,这是血腥苔的汁液?”

陈海点点头,他虚凌绘就的是凝水符篆而已,采集的确实是血腥苔的汁液。

要是在燕州,消耗真元绘就凝水符篆,差不多可以将身周二三百米内的水汽都凝聚到一起,但血云荒地极其干燥,他摧动真元施展凝水符篆,顶天能凝聚十数滴水而已。

这座岩洞里也没有什么水汽,但陈海想到施展凝水符篆或许采集不到多少水汽,但说不定可以将血腥苔的汁液直接聚集出来,没想到他灵机一动的尝试,还真就成功了。

看到灵辉里凝聚的血腥苔汁液越来越多,血奴姚老根极兴奋的将用一截大腿残骨制成的骨筒从身后取下来。

待半空这团灵辉完全消失时,半米高矮像水桶似的骨筒,都已经收集到半筒的血腥苔汁液,左右岩壁三四十米范围内的血腥苔,都像脱水似的干枯起来。

虽然血腥苔汁液被凝水符篆榨取出来,但附在岩壁上并没有死去,只是看上去枯萎了,之后必然能通过极其发达的根系从地底吸取水份重新长得旺盛起来。

血奴姚老根虽然前世记忆支离破碎,却甚至要比普通人更聪慧,看到眼前一幕令它兴奋,心想用这种办法采集血腥苔汁液,不仅不用担心秘密会泄漏,每段时间能采集的量必然比将整片血腥苔割下来要多得多。

陈海接过装血腥苔汁液的骨筒,喝了一口入喉,满口腥苦自不用说,入喉后微微发热,药力似暖流化作精气充盈百骸,心里也暗暗高兴,估算这一口汁液都堪比一枚精元丹了,而且对他也没有什么副作用。

不过,陈海还要考虑很多。

他要考虑血腥苔汁液长期食用,对低级罗刹异鬼会不会有什么隐藏的毒性,也要考虑一头武卒级罗刹异鬼,每天定量食用多血腥苔汁液才能满足基本消耗,同时还要考虑,通过供应血腥苔汁液,到底能不能对最低层的武卒级罗刹异鬼形成有效控制……

也许他可以在这里先小规模的建立起忠诚于他的罗刹族群来。

不过,他不可能每次都是亲自进入裂谷岩洞采集血腥苔汁液,就需要在附近寻找能炼制符篆的材料,批量绘制凝水符由姚老根等血奴来施用才行,陈海暂时还不想将符篆之学传给血奴。

*************************

有了这些想法后,陈海就积极实施起来。

陈海一方面率带着血奴转移到附近的裂谷里潜伏起来,在血云荒地里满世界寻找能替代符纸、用于绘制符篆的材料,另一方面则令血奴出去捕捉更多的武卒级罗刹异鬼回来强行降服。

他还利用这些武卒级罗刹异鬼做一些更多的实验,看这些低层次罗刹异鬼有血腥苔汁液可以服用,不再那么饥饿了,是否更容易控制。

陈海对制符之法缺乏足够的研究,刚开始也是漫无头绪。

好在陈海随队伍一路东行,虽然担任点检校尉,但实际上诸多事务都由吴蒙、周钧、葛同等人分摊了,他即便在路途中也能抽出大量的时间,向舅父陈烈请教符篆之学,研读相关的资料。

葛玄乔那边,没想到那双能洞察人心的眼珠子,陈海是不敢轻易接近的。

陈海同时也有大量的时间躲到厢车里,神魂意今通过蛇镯潜入血云荒地里去。

陈海的行为落在别人眼里,实在是平淡无奇,无非是仗着陈烈权势偷机耍滑而已,地位最高的祖师堂首座葛玄乔整日昏睡醉酒,董潘即便看不惯陈海吊儿郎当的样子,但也不会为这种些微之事跑去跟陈烈说什么。

然而这一切落到越城郡主董宁眼里,董宁心里又禁不住生出诸多的疑惑来,但她在七上峰藏经阁受到过教训,有此前车之鉴,心里再好奇,也不会再贸然凑到陈海面前来找不痛快。

千余扈骑簇拥着四十多辆厢,一路晃悠悠走了近二十天,终于是来到进入燕京前的最后一道关隘秦潼关……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七章 血腥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