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75章 诱饵

第575章 诱饵

这是一间不大的屋子,屋内的陈设非常的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张简易的桌子,不过胜在干净,非常的干净,床上的被褥枕头都是新的,窗明几净,半旧的桌子被擦的一尘不染,与周围漫天风沙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先生,您还满意吗?!”

年轻人带着一脸讨好的笑容,向来人问道。

“不错。”来人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抬手,又一块不小的碎银子落到了他的手中,“让他们弄盆水来,我要好好的洗漱一番。”

“是,先生。”

年轻人恭敬的退了下去,未己,一名两名高壮的健妇抬着一个装满热水的大木盆放到了屋内,身后跟着两个俏丽的小娘,娇脸含羞,目带春意,走进了屋中。

来人挑了挑眉头,下意识的将手按到了桌上的那件陈旧的包袱之上,“你们都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人伺候。”

是!

两个小娘同时露出了失望之sè,躬身退下。

待到确定人已经走远了,周围也没有人窥伺之后,来人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身体的骨骼发出咯咯的声音,瘦瘦高高的身形也变的匀称起来,最终变成了王通的模样。

是的,这个瘦高的男子正是王通。

他来狂漠城的目的自然也就很明显了,沙通天。

沙通天不好杀。

这是宗岳告诉他的,而在看了宗岳给他的资料之后,他深深的意识到,沙通天的确不好杀。

六名先天巅峰的高手,一名暗中的灵根天强者,在这样的世界里,以自己的修为,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更何况,沙通天还有一件不知名的护身法宝。

对于宗岳给自己的资料,王通还是很相信的,倒不是他相信宗岳的人品,而且是他事先在那混洞yīn阳大真力上做了手脚,那篇功法,看起来完整,但事实上却缺了最重要的总诀,短短二十余字的总诀决定了功法的差异,有了总诀的功法,直指王座,没有总诀的功法,最多也不过是让你修炼到元婴天而已,这一点他已经和宗岳说的明白了,相信为了那几句总诀,宗岳绝不会给自己添任何的麻烦。

虽在他同样知道,宗岳一定在心中把自己骂到了死,他才不在乎呢,他的目标是宗雪,又不是宗岳。

宗岳不愧是雪见城的城主,又心记着那篇总诀,生怕王通在对付沙通天的时候会出事,因此向他提供的资料要多详细有多详细,这让王通对于沙通天有了一个极为全面的了解。

沙通天这个人,表面上是一个纨绔,但实际上却是一个极有雄心之人,当然,他的雄心和野心并不是成为狂漠城的城主那么简单,他想要成为炼器师。

炼器师,是这个世界上最为高高在上的职业,比起炼药师的地位还要高,因为这种职业的入门门槛实在是太高了,高到了常人只能仰望的地步,所以,每一个炼器师,都是各大贵族和势力招揽的对象,可以说,一旦成为炼器师,沙通天便彻底的跳出了小小的塞北三城,会成为天下间最为炙手可热的年轻人。

而他之所以能够有这样的雄心,也并不是妄自尊大,脑子不好使,而是的确有这样的条件,因为他的母族之中,便曾经出现过一名炼器师,虽然那已经是三代以前的事情了,但对于一个家族而言,却是极为荣耀的事情,最为关键的是,沙通天继承了那位先祖的血脉。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沙通天天生便是血脉觉醒之人,而且觉醒的血脉与那位先祖一模一样,按道理道,这应该是绝世天才的苗子,无论如何也是按照绝世的炼器天才的道路发展的,可偏偏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他的母亲在怀他的时候,恰逢狂漠城与沙海之中的荒兽起了冲突,受了伤,连累了腹中的胎儿,因此一出生,他便虚弱无比,伤了心脉,虽然血脉觉醒了,可是却不能用,一旦使用,身体便无法承受,不要说是运转觉醒的血脉,但是修炼武学,也要小心翼翼,绝不敢贪进,否则的话,也会损伤心脉,摊到这样的事情,也让狂漠城非常的关疼。

不过沙通天的运气也不能算是太差,虽然说他伤了心脉,但这种伤并不是无法治愈的,而他又有一个好外公,认得中原著名的神医鹤知子,经过鹤知子的诊断之后,给沙通天开了一个调养的方子,用以调结心脉之中的伤势,效果是有,但是功效却很慢,据鹤知子的推演,要养好这样的伤,至少需要三十年的时间。

三十年的时间,听起来很长。

但这里并不是王通前世的末法世界,这里是一个强大的武道世界,武者的寿命都很长,再加上当时沙通天只是一个婴儿,三十年的时间,正好是三十岁,正当壮年,正是一个武者的黄金年龄的开始,同样亦是一名炼器师黄金年龄的开始。

换句话说,因为血脉觉醒,所以,只要这沙通天不是个傻子,到了三十岁,便有资格开始炼器师的修行了,事实也让明,鹤知子的方子极其有效,沙通天刚出生的时候,不仅心脉有伤,而且还早产,还没有筷子长,一岁之前,好几次都差点夭折了,慢慢的长大之后,身体也十分的虚弱,直到六岁的时候方才能够单独行走,武道也不能随便修炼,只是修炼着鹤知子留下来的一门养生的功法,没什么威力,但是却能够调养身体,内壮筋骨,到了十岁的时候,沙通天已经和正常人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稍稍的虚弱一点而已,甚至还开始修炼起家传的功法了。

在确定了他性命无忧之后,面对一个未来的炼器师,不要说是狂漠城,便是整个塞北三城都兴奋了起来,把这沙通天当成宝一般的供着,而这沙通天也知道自己未来一定会成为炼器师,自然而然的眼界就高人了,又有强大的背景护着,于是乎,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没有几年的时间,便成为了塞北三城的第一祸害。

若是如此也就罢了,祸害嘛,哪个地方没有没有呢?

看在他未来的发展上,大家让着你一些也就是了。

可是事实却远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

自小到大,沙通天的耳边都充斥着三个字“炼器师”,亦是因为如此,这种比胎教还要胎教的宣传,让他对于炼器师这个职业产生了一种极度的偏执,虽然没有成为炼器师,但是却把自己真的当成了一个炼器师,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偏执越来越严重,恨不得自己马上就到三十岁,恨不得自己马上就能变成炼器师。

所以,对他而言,修炼武学什么的只是附属品,真正重要的是炼器师,而因为有着母族的炼器师传承,自小虽然无法真正的以血脉炼化内气,但是却在很久以前就开始学习关于炼器师的一切知识,年纪不算太大,但是炼器师的一些基础竟然都被他掌握了,什么分火啊,火候啊之类的,他也能说的头头是道,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厮便又养成了一个习惯,喜欢到处搜集矿石。

炼器之道,根源便在于矿石,无论是神兵还是法宝,除非是那先天之物,否则终究都是从金石之中提取出来的,这是炼器最原始的材料,因此炼器之道最基本的一个能力便是辨认各种矿石,从一开始,他命人搜集各种矿石,以便学习之用,到了后来,心思渐渐的大了,想着虽然自己不是炼器师,但终究还是会成为炼器师的,不若趁此机会屯集一些矿石灵材,以图将来,而这个想法同样也得到了沙望海的支持,一来二去,狂漠城对于矿石灵材的需求便日益的增长了起来,甚至还为此专门在荒漠城中开辟了一个灵材市场,专门进行矿石交易,这市场一开始红火了一阵,但是很快就衰落了下去,因为荒漠城沙家的确不是经营生意的材料,沙通天也不是什么善茬,见到喜欢的矿石灵材,一定会不择手段的弄到手,巧取豪夺之事屡出不穷,久而久之,知道了这沙家的德性,许多经营这些东西的商人都离开了,狂漠城的灵材市场也变的半死不活起来,只能骗骗那些初来乍到之人。

而王通便是要借着沙通天的这个弱点来下手,至于沙通天的另外一个爱好,王通想想都觉得恶心,好好的一个纨绔大少,正路不走,偏偏好走个旱道,这也算是狂漠城的一宗丑闻,但是因为沙通天实在是太过特殊了,而沙望海本人也没有办法将他瓣直了,最后也只能任由他胡闹了。

对于他的这个弱点,王通自然是敬而远之。

“这块紫空石便是最好的诱饵,想不到雪见城竟然有这样的宝贝,当真是有趣。”洗漱完毕,王通感到浑身清爽,从包袱之中拿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把玩了起来。

这块紫空石是从宗岳的秘库之中得来的,也算是与王通交易的一部分,当然,这也仅仅是借给他的,用完了还是要还的。

“接下来,便等着明日,去那灵材市场,把诱饵洒下了。”

看网友对 第575章 诱饵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