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4 天堂有路你不走

64 天堂有路你不走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们教官即便再强,在这种突然袭击加多人围攻下也毫无还手之力,更何况还有石灰粉和麻袋的辅助攻击。片刻之后,教官便被我们几个抡倒在地,惨叫声和呼喊声也响彻整间漆黑的小巷。

可惜他再怎么叫都没用,这里是不会有声音传到喧闹的台球厅里去的。

我们继续狠狠地砸、狠狠地踹,直到将他打的像条死狗一样不动了才罢手。我抬起脚,想朝教官的裤裆狠狠踢下去,但一想到这样的行为可能会将我暴露,让教官猜出是我干的,所以又放弃了。

于是我冲众人使了个眼sè,大家迅速收兵,消失在这一片漆黑的小巷之中……

小巷之外,花少正在等着我们。我走上去抱了他一下,说兄弟,谢谢。

花少嘻嘻地笑,说没关系,这只是小施惩戒,等咱们干掉瓜爷以后,再回头收拾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王八蛋……这些天可花了老子不少钱!

暴揍了我们教官一顿之后,我的心情确实好了不少,回去的路上也不那么怨气冲天了,现在终于可以暂时放下教官的事,专心致志地对付明天晚上的瓜爷了。

第二天早上军训,我们教官没来,看来昨天受伤不轻。当然,官方的说法是他生病了,所以我们班暂时和另外一个班并在一起训练,统一由这个班的教官来教。说来也巧,正好是花少的班,花少在这班确实跟大爷似的,早晨来了就不用参加训练,坐在树荫底下优哉游哉地喝着矿泉水,还冲他们班上的妹子吹口哨。

花少和他们教官关系很好,好到几乎可以称兄道弟的地步,所以在闲聊的时候直接问他们教官:“那个班的教官咋回事,怎么好端端生病了?”

他们教官说:“生个毛病,那家伙昨天遇上仙人跳了,被个女的引到台球厅后面的小巷子里瞎玩,结果被人蒙着头打了一顿,身上的钱都被抢走了。”

我们打人没错,但是没有抢钱,看来是那个女人干的。花少笑嘻嘻说:“路边的野花哪能乱采,憋不住了可以去洗浴中心嘛。”

那教官眼睛一亮:“花少,啥时候请我去?”

花少说:“随时都行啊。”

因为花少的缘故,我也不用训练了,和他一起坐在树荫底下扯淡。他指着他们班上的女生让我随便挑,说看中哪个了他帮我搞定,感觉他就像个拉皮条的。

我说不用,我有女朋友了。

花少的小眼睛直转,说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情种。

中途休息的时候,唐心又来给我送矿泉水,还陪着我坐了一会儿。花少这人虽然没事喜欢撩妹,但是有主的妹子他一般不碰,在他眼里看来唐心就是我的妹子,所以始终和唐心保持距离,连话都没怎么和她说,还算挺有原则。

从昨天准备偷袭教官,到密谋干掉瓜爷,我都瞒着唐心,没有让她参与,还是怕她到陈峰那边嚼舌根,然后坏我的事。杨帆、韩江、蔡正刚等人过来以后,我就让唐心先走了,唐心虽然闷闷不乐,但还是先离开了。

大家在树荫底下围成一圈,听我做最后的部署。正说着,就听操场不远处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

我们抬头一看,发现是有个班的学生和教官闹起来了,那教官正指着他们的鼻子臭骂,那帮学生也挺不服气,两边有点剑拔弩张的味道,似乎随时都会干起来。

“是瓜爷他们班!”杨帆低声说道。

这帮教官挺团结的,一看这个情况就都跑过去了,而且他们脾气都很暴躁,过去就咣咣咣地踹起了瓜爷他们班的学生。

我们几个也站起来往那边看,杨帆兴奋地说:“哈哈哈,狗咬狗,快干吧!”

那帮吵架的学生里,瓜爷也在其中。瓜爷虽然又矮又胖,但绝对是他们班的中心,而且这架好像就是他挑起来的,他红着一张脸怒吼:“还有完没完?站军姿一个半小时也不让我们休息,是不是纯心玩我们的?”

“他妈的,就是玩你,爷爷们玩死你!”这帮教官才不和他讲什么道理,他们就觉得自己是这里唯一的统治者,谁敢有半分忤逆的意思就往死里揍。

这帮教官骂骂咧咧的,不断往这帮学生身上踹,挑起事端的瓜爷也挨了好几脚。他的一张脸越来越红,不断地吼着:“有完没完?有完没完?”

如果说我昨天打他耳光是他人生中挨的第一顿打,那么现在被这帮教官群殴就是他挨的第二顿打了,看得出来瓜爷的忍耐程度已经到了极限,要不是和教官发生冲突也有被学校处分的风险,估计已经开始还击了。

但是有他爸的紧箍咒在,所以他只能不断地嚎叫着,试图用道理去说服这帮流氓教官。但是一点用都没有,这帮教官反而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挑衅,更加变本加厉地揍起他了,而且是六七个教官一起殴他。

“X你妈的,跟我们讲道理,我们就是道理!”其中一个教官狠狠把瓜爷踹倒在地,其他几人纷纷又踢又打,将瓜爷打得翻来覆去,看着相当可怜。

现在的高一年级里,如果说我是绝对的一号人物,那么手中势力同样不小的瓜爷就是二号人物了;先是昨天我被罚跑,又是今天瓜爷被打,足以说明这帮教官张狂到什么地步,也说明在众多学生的心里,这帮教官真是惹不得的,他们几乎就是皇帝老子。

瓜爷身为一个家中势力不小的黑二代,在这个学校却屡屡受挫,可想而知他有多么愤怒。躺在地上被人围殴的他,一张脸都变得扭曲不已,两只眼睛里也充斥着仇恨,和昨天中午被打的我几乎一模一样。

瓜爷都倒在地上了,他们班的学生也完全被压制,站在原地一声不吭。看着瓜爷被打,杨帆他们都挺兴奋,嘟囔着说打、打,打得越狠越好,这样一来,在晚上的决战中,受了重伤的瓜爷就更没希望赢我们了。

只有我没有笑,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蜷在地上狼狈无比的瓜爷,总觉得现在的他应该忍耐到极点了,再不发作的话似乎几说不过去了……好歹也是从小跋扈的黑二代,真能容忍这般众目睽睽之下、一而再再而三的暴打?

我看看四周,那个还算管事的中队长不在,也难怪这帮教官会这么嚣张了,简直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他们真的成了这片操场上唯一的统治者。

终于,他们打累了、也停手了,纷纷各自叼了支烟,满意地看着地面上的一切,这就是他们的战利品,是不服从他们管教的代价。

瓜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看着像条死狗,哦不,死冬瓜,简直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教官们聚在一起说了几句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好多人都能听到,意思是说军训还有几天就结束了,希望大家都老老实实的,谁也别给他们找麻烦,否则地上的瓜爷就是教训。

说着,瓜爷他们班的教官还往他头上吐了口痰。

杨帆他们都在兴奋地讨论着今天晚上的决战肯定会大获全胜,只有我看到瓜爷的拳头握得很紧很紧,眼睛也变得很红很红……

等到教官们各自散开,准备返回各班的时候,瓜爷突然就跳了起来,狠狠扑向他们教官的后背。这小胖子的爆发力倒不错,一下就把他们教官给扑倒了。同时,操场上响起瓜爷狂怒的嘶吼声:“给我弄死这帮王八蛋们!”

我情不自禁地一拍大腿,轻声说道:“漂亮!”

我这一声漂亮,一半是为目前的局势,一半是为瓜爷的硬气。

瓜爷的人不少,在他这几天紧锣密鼓的收人之下,比我的人还多出一倍。不过这开学还没几天,大家有个共同特点,就是收得人里良莠不齐,大多都是乌合之众。

这帮人如果一窝蜂地出来围殴教官,就算他们以多压少最后赢了,但也同样会被这帮疯狂的教官咬下一块肉来;而且他们没拿家伙,都是赤手空拳地和教官干,毫无经验的他们对阵拥有丰富经验的虎狼之师,那他们事后受重伤的绝对不在少数。

这样一来,在晚上的决战里,我们就成了必胜的一方。

昨天中午,本来想打教官的我最终忍了下来,选择忍辱负重,就是怕被瓜爷趁虚而入,夺走我的位子;结果今天就发生了惊人的逆转,瓜爷站在了我昨天的位置上,不过做出了和我截然相反的选择,他无法容忍这众目睽睽之下的暴打和侮辱,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反抗。

我很高兴,看他们狗咬狗,最后的得利者势必是我。

而另一面,昨天的我虽然强行忍了下来,可在我心里其实一直都幻想着做出另外一个决定的场景。在我的幻想里,我带着人冲到教工楼宿舍,将那干教官打得哭爹喊娘、鬼哭狼嚎,狠狠出了一把心中的恶气……如今,瓜爷满足了我这个幻想,所以也让我情不自禁地站在他的那边,希望他能帮我完成这个梦想,狠狠暴揍这帮丧尽天良的流氓教官。

操场上,在瓜爷的突然袭击和一声怒喝之下,果然有不少身影纷纷窜了上去,他们都是瓜爷身边最忠实的朋友,是瓜爷从初中带上来的铁杆哥们,绝对同风雨、共进退。他们已经忍了很久,曾经在初中呼风唤雨的他们,来到高中却屡屡碰壁,如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大哥被人毒打、侮辱却无能为力,他们的心中是痛苦,是无奈,是焦灼,是愤怒……

直到瓜爷的一声呼喊,他们的灵魂仿佛苏醒过来,仿佛沉睡了千年的战士重新崛起,热血在他们的体内涌动,无穷的气势充盈在他们四周。瓜爷的那干兄弟嚎叫着、怒吼着,仿佛要把心中所有的不敢嘶吼出来,他们迅速冲向之前往他们大哥头上吐痰的那位教官身前,疯狂地又踢又打起来。

与此同时,之前那干准备返回各班的教官也骂骂咧咧地重新跑了过去,和瓜爷那帮兄弟打了起来。

瓜爷那帮从初中带上来的朋友虽然也足够勇猛彪悍,但是在更加狠毒的教官面前却根本不算什么。不过片刻之间,局势再次扭转,在教官疯狂的攻击之下,瓜爷那帮人迅速显露出了败迹,他们完全被压制了,被经验丰富又下手无情的教官痛殴起来。

包括他们的老大瓜爷,也重新被他的教官按在身下,狠狠地踢打起来。一时间,操场上的嘶吼声和谩骂声响成一片,整个场面看上去乱糟糟的。

而,瓜爷的其他朋友,也就是他这些天紧锣密鼓下所收的那些乌合之众,此刻跟着冲出来的不过寥寥,而且一出来就被教官给打趴下了。更多的人在疯狂的教官面前失去了勇气,他们怕了,怕得要命,站在人群里根本不敢上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瓜爷的人一败再败。

瓜爷的朋友有不少,但最终冲上去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而且全部都被压制,在八九个孔武有力的成年教官面前毫无反抗余力。

瓜爷败了,败得很惨,最后的疯狂一怒并未给他带来胜利,反而让他陷入更加凄惨绝望的境地。一帮人里,瓜爷被打得最惨,在操场的地上滚来滚去,看上去比死狗还要死狗,堪称开学以来高一年级里最惨的人。

瓜爷的那些朋友也都躺在地上,曾经呼风唤雨、张狂至极的他们,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瓜爷被打。他们有人流出了眼泪,也有人在小声地哽咽,还有人发出绝望无助的叫声:“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们认输还不行吗……”

而那帮教官根本不听,还在肆无忌惮地出着手,他们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挑衅,必须要趁着这次机会杀鸡儆猴,所以下手毫不留情。

曾经风光的瓜爷,如今被打成这样,确实让人唏嘘不已。一时间里,操场上充斥着哭喊声和求饶声,这些声音不断敲打着、震撼着围观众人的心。

操场上的所有人,一开始本来都是在看热闹,可看到后来,每一个人的心里都难受极了,这群教官为何这么狠毒,这么疯狂,完全不把我们当作人看?

本来兴奋不已,觉得可以渔翁得利的杨帆、花少、韩江、蔡正刚等人,也失去了刚才激动的神采,纷纷转头看向了我。

而我,也看不下去了。

我从衣服里摸出钢管,只说了一个字:“干!”

干!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饱含着我现在所有的情绪和冲动。诚然,如果我现在放任不管,这战过后的瓜爷肯定会一蹶不振,而我也能顺顺利利地拿下高一。

可是,我真能不管吗?

现在的教官虽然只打着瓜爷那一干人,可他们的每一拳、每一脚都是打给我们看的,犹如打在我们所有人的身上和脸上。他们用无声的动作和张狂的笑声给我们所有人看,这就是不服从管教和忤逆教官的代价!

如果我们今天真的不管,那么这些拳头和脚最后就会落在我们身上。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

至于这战过后,会不会养虎为患,会不会发生农夫和蛇、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那就是以后的事了,现在不用考虑。

我抽出钢管,第一个冲了上去,呼啸的风声在我耳边呼呼刮过,让我体内的热血也渐渐沸腾起来,浑身上下也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力量。在我身后,杨帆、花少、韩江、蔡正刚等人也一股脑地冲了上来,他们和我是一样的心情,没有人在这种时候还能保持沉默。

众人一边冲一边朝着四周大喊:“兄弟们一起上,干死这帮王八蛋们!”

最先冲上来的是我们各自的直系兄弟,我的那一帮人,花少的那一帮人,还有韩江的那些兄弟,还有单打独斗的蔡正刚,差不多有三四十人,一窝蜂地涌向那群教官。

那群教官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还有不怕死的学生冲上来,但他们可没把我们这些学生放在眼里,立刻活动着手脚冲着我们跑了上来。

“他妈的,这学校不怕死的真多,正好能好好过一回瘾!”对方的八九个教官面对我们一大片人,反而更加兴奋起来。

我们这边,我冲在第一个;对面那边,也有个教官冲在第一个。

我俩很快就最先撞到一起,我认出他来,昨天围殴我的,其中就有他。他的眼睛里散发着异样的神采,狠狠一拳朝我的脸砸了过来,本来以为能够轻轻松松将我撂倒的他,完全没想到我根本就不和他动拳脚,直接摸出刚才藏好的家伙狠狠砸了过去。

一击而中。

砰的一声,他栽倒在地。

我回头,豪迈地冲着众人大喊:“给我狠狠地打!”

我这一上来就干翻一个教官,无疑给身后的众人打了一剂强心针,让他们知道所谓的教官也不是神,他们挨了揍也一样会倒下的。

接着,我豪迈的叫声响起,引得操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朝我看来,手持钢管的我意气风发,一股无形的光环笼罩在我身上,使得现在的我看上去像个威武战神。

我身后的众人,顿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嗷嗷叫着冲了上去,瞬间就完全把对面的教官给淹没了,疯狂的叫喊声和怒吼声再次响彻在这片操场的上空之中。

但,这还不够。

诚然,现在的我们人数尚可、士气充足,但也没有完全必胜的把握。我还要再拉更多的人进来,一来能够完全压制这帮教官,二来参与的人越多,那事后学校也就越没法处罚。

是的,操场上公然发生这样的事,学校事后不可能完全没有一点表态,所以这就需要一点谋略了,拉拢更多的人进来无疑是最佳选择。

趁着杨帆、花少他们和教官缠斗在一起,我再次高高举起手中的家伙,迎着刺眼的太阳光冲着操场上的众人呼喊:“你们还要沉默到什么时候,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这帮王八蛋一直骑在我们的头上吗?大家都是人,都是爹生娘养的,凭什么就要被他们又打又骂,大家这几天应该也都受够了吧?!如果你们还有一点尊严、还有一点骨气、还有一点热血,就和我们一起上吧,将这群王八蛋打回他们的老家去,让我们告诉所有的人,没有人可以欺凌我们!”

身为高一年级绝对的头号风云人物,而且刚才一出手就干翻了一个教官。可想而知,我的这番话有多么激动人心,又是多么的鼓舞士气,这群高一新生心里本就积压了太多的怨气和愤怒,此刻在我的呼吁之下纷纷咆哮起来、嘶吼起来,先是有一群热血男儿冲了上来。毫无疑问,人都是有从众心理的,有了领头羊之后,接着冲上来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甚至一些女生也都冲了上来……

不过片刻之间,整个大操场就成了一片混乱的海洋!

而,那些刚才还嚣张十足、战意无限的教官们,此刻则完全傻了,他们就是再强,显然也不是这么多学生的对手。他们无穷的战意,瞬间就被愤怒的学生群体给淹没了,在一片汪洋人海之中,我甚至都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只听到一阵又一阵哭嚎声和求饶声隐隐传来,还有一个教官哭着大喊:“花少,怎么连你也打我们?”

花少大骂:“你还敢问,我他妈忍你已经很久了!”

我也在人群里四处游走,试图寻找下手目标。但是不行,人太多了,而狼多肉少,平均几十个人打一个教官,根本就没有我再下手的机会。

我绕了一圈,看到了疯狂报复教官的蔡正刚,看到了努力表现自己的韩江,看到了狠狠帮我报仇的杨帆,看到了混战中依旧无比潇洒,还将处在危险之中的女生拉在自己身后的花少……

却唯独没有我下手的机会,正想放弃的时候,一转头,发现了还坐在地上发愣的瓜爷,他的那干朋友也都围在他的左右,呆呆地看着我。

他们这帮人的身上都是破破烂烂、伤痕累累的,看着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谢……谢谢……”憋了半天,瓜爷终于憋出一句话来。

我哼了一声,摸出一根烟来自己点上,在青烟袅袅之中,说道:“不用客气,我也不是帮你,而是为了帮我自己。这教官今天能打你,明天就能打我,不如趁机将他干掉。另外,咱俩的决战还要继续,希望你今天晚上准时到场,我可不会同情你身上的伤。”

说完,我转头而去,看都不再看他。

我叼着烟,得意地朝着混战之外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我的脚就停了下来,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站在大操场的门口,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场中的一切,面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议,显然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

他的头上包着绷带,胳膊也在胸前吊着,一只脚还打着石膏,正是昨天晚上才被我们痛殴过的教官。

你说,他来干什么了,好好在家养伤不就行了?

这一刹那,我只想起一句话: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

我把嘴里的烟头一吐,持着钢管就朝他冲了过去……

看网友对 64 天堂有路你不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