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一十章 秦潼关城

第一百一十章 秦潼关城

“滞留驰道,片甲不留!”董潘拔出佩剑,剑芒仿佛灵蛇般在剑首吞夺,挥剑直指前方,命令道衙兵精骑出击。

葛玄乔已经足够仁慈了,不想双手沾染鲜血进入燕京,但这时候还有流民顶着风雨站在驰道上不倒,作为千余道衙兵扈骑统领的董潘,这时候就不会再有半点的留情。

两队各百余骑道衙兵精锐风驰电掣而出,沿着驰道两侧出击,挥舞战戟,仿佛两头凶恶的蛟龙,车城经过处要还有流民敢滞留于驰道的,皆无情毙杀,很快就见一颗颗头颅滚落在地。

陈海率部峙守车城侧后,没有什么压力,能看到道衙兵精锐杀出的情形。

道衙兵的底层将卒,都以通玄境中后期的百战悍卒为主,但很显然训练更有素,骑阵聚散井然有序,特别是冲击堵道流民里,百余骑精锐的气息都隐隐浑成一体,予人憾然难摧之感。

“大都护令董潘率千余道衙兵,护送葛老祖入燕京,也有展示武力之意吧?”周钧压低声音,跟陈海说道。

陈海点点头,大都护将府军辖下,这样的道衙兵精锐将近三万,是百万武威军中精锐的精锐,当真可以说是一支纵横天下的雄军。

葛玄乔心存仁慈,但董潘并不完全受节制,而他对这些流民则毫无留情,甚至对停留驰道两翼路肩上的流民,也驱铁骑无情的践踏,确保车城不受一点的威胁,很快十数里驰道及两翼路肩就留下数百具尸首。

陈海、吴蒙、周钧、葛同率两百昭阳亭侯府怕属的扈卫守在车城的右后侧方,他们征战沙场,在经历过玉龙山流民叛乱的战事后,面对这些凶顽不退的堵道流民也是心硬如铁,以大弓铁箭形成三百米纵横的警戒线,阻止眼神里流露出杀戮与贪婪之心的流民从后面尾随上来……

**************************

有葛玄乔这样地榜都有数的强者坐镇,千余道衙兵精锐掩护侧翼,流民终究是没有敢大规模围上来冲击车城。

千余扈骑簇拥着车城,往秦潼关城推进,陈海率部殿后,直到最后一刻都不敢有一丝的放松。

虽然绝大部分的流民都还是乌合之众,但尾随车城至城下的数股流民,皆精悍彪勇,在冰天雪地里的赤胸露乳,手持竹枪、竹矛,眼睛里流露出桀骜不驯的凶悍之气,似乎背后要不是有人压制,他们一定会不撞南山不回头,要试试车城的防御力及千余道衙兵的杀伤力到底有多恐怖。

而且这数股从后面逼上来的彪勇流民,破烂褴褛的衣衫虽然跟普通流民没有什么区别,但双眉都用赤石涂抹过。

陈海记得屠子骥说过,从各地邸报文书中总结的情况来看,蛊惑人心的赤眉教,以往只有大祭酒以上的人物,才将双眉涂赤,而眼前这一幕很可能是赤眉教有了新的变化。

这数股流民,都不像是有什么修炼底子的样子,但看着却比普通人显得强健勇武,而除了这些表相之外,陈海还能隐约感知到这些流民身上缠绕着某种古怪的气息……

看舅父陈烈似乎都没有察觉,而是将目光盯着数里外的山头上,陈海也就沉默着没有多说什么。他不能在其他人面前轻意暴露他已经掌握完整碎裂真意的秘密,他知道实是完整的碎裂真意,让他的六识感知远超同境界的师兄弟,感知到这数股流民的异常。

此时有什么疑惑,他还是要在私下里与舅父交流。

陈海将战戟膝盖,马首朝外徐徐往城门洞退去,同时也往数里外的山头看去,十数黑袍人正站在一棵古榕树下,正沉默的盯着这边,似乎都已经不再避讳让世人知道赤眉教众的存在。

齿轮与铁索“咔咔”作响,重逾万钧的闸门缓缓降落,将不计其数的流民彻底的封挡在关城之外,陈海这才放松下来。

流民虽众,还不足以威胁到有京西第一雄关之称的秦潼关。

秦潼关的守将屠重锦,与屠子骥一样,皆是出身屠氏的子弟,论辈份是屠重锦的族叔,有着明窍境后期的修为,却长得五大三粗,满脸的络腮胡子,一双厉目如藏星火,性情豪爽的走过来,给葛玄乔施礼:“葛师,还记得重锦否?”

葛玄乔曾在天枢院梅渚学宫担任过祭酒,屠重锦年少时曾通过闱选,进入学宫修习,即便没有直接接受过葛玄乔的指导,客气称一声“葛师”也是礼数。

“哈哈,屠大麻子,我记得你。”葛玄乔哈哈一笑,直呼屠重锦在学宫里的绰号。

被葛玄乔这样的人直呼绰号,屠重锦视之为一种荣耀,带着关城诸将过来给陈烈、董潘等人见礼。

虽然武威使团仅仅是从秦潼关借道,但屠重锦还是在将军府特意备下佳肴宴请葛玄乔、陈烈、董潘等人,执意要留大家在关里住宿一晚。

陈海作为点检校尉,与其他校尉武官及董宁等三十余太微宗辟灵境后期弟子,一起赶赴屠重锦的宴请;其他人会安排另外的宴席。

宴请上,也有人提及赤眉教及流民之祸,但与屠子骥的忧心重重相比,屠重锦对关城外聚集的上百万流民则不屑一顾,也不觉得赤眉教能成什么气候。

“燕州百郡之宗门,无不经历千年之变迁,才成参天之树,赤眉教不是三五宵小借着大灾之年蛊惑人心才掀起些动静,但没有千年塑就的根基,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即便葛玄乔对流民渐成水火之势也感到忧虑,席间屠重锦也是满不在乎的说道,

“而流民更是乌合之众,现在燕京争议不下,谁也不敢承担屠戮之骂名被对手攻诘,又拿不出切实能赈济灾民的条阵来,才让这形势看起来有些糟糕,但只要太子真正获得监国大权,果断发布政令,这些都只是癣疥小患罢了……”

在这样的场合,陈海自然是保持沉默为好,但看董潘等将脸上的神sè,大多数应该都是赞同屠重锦的见解,都不觉得流民及赤眉教能成什么大害,而葛玄乔以及舅父陈烈脸上隐有忧sè,却也不会这进候当面驳斥热情宴请他们的屠重锦;这么做,并没有意义。

他们这次入帝京,只是与鹤翔军的使者当面对质,为武威军争取更大的利益,帝京之朝政,与他们实无太大的瓜葛。

***************************

借宿秦潼关的兵营,陈海等将领还有机会走上百米高的雄伟关城,眺望秦潼关内外的风景。

密如蚁群的流民,已经再次将关外的驰道堵住,没有武威使团的武力,或者不借助巨型灵禽飞渡,商旅轻易是不能进出秦潼关了,而秦潼关以东,则一副太平盛世的样子。

京畿附近应该也有流民滞留,但站在秦潼关城之上,却看不到踪迹,有可能是被驱赶到什么偏僻角落安置起来了。

“再入燕京,你有什么想法?”

陈海转回头,见舅父陈烈以及表妹陈青,在苏原、苏紫菱等人的陪同下,登上关城看内外截然迥异的风光。

“我被驱出姚氏,姚氏为防止宗族绝学外泄,抹掉我一部分记忆,有关燕京的记忆,也支离破碎,是舅舅令我能在太微重获新生,”陈海说这段话有他的真挚情感在,动容说道,“而我更改姓名之时,应与姚氏再无半点瓜葛,但说实话,心里还有些忐忑!”

陈青待陈海的态度一贯冷淡,俯首从城头看关外的流民,小如蝼蚁,疑惑的问道:“既然京畿诸将都视流民及赤眉教为癣疥之患,怎么不出手解决,这拖延下去,每日都不知道会有多少饿死!”

陈青既便经历玉龙山惨败,对流民还是心存体恤的。

“海儿,你怎么看?”陈烈问道。

“……”陈海看左右没有外人,所说的话也不会传出去,在舅父面前也就没有什么藏拙的,说道,“诛心的说,一方面可是燕京有人想拿这些流民作为筹码,另一方面诸多藩镇或许也有隔岸观火之意,故而癣疥之患才迟迟不得解决。而更头痛的是,除了屠子骥极少数人外,京畿诸将及天枢院、太尉府的大臣们,要是都跟屠重锦一样的态度,对赤眉教不做深入的调查,就轻下断言,恐怕会滋生出大麻烦来。舅舅与葛老祖,应该都有忧虑吧?”

“……”陈烈微微一叹,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陈海已经说得更深了,再继续往下说,有些话就敏感了。

苏原则是暗暗心惊,没想到陈海有勇有谋不说,难能可贵是在这样的大局之事还有着非凡的见识,单单看他粗犷外表、魁梧身量,还真是难以想象他会是一员智将。

“时间也不早了,明天一早就要出秦潼关进驻梅坞堡,你也早早去准备吧!”陈烈说道,就连先下了关城。

陈海注意到他与舅父交谈时,苏紫菱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对他们的谈话很有感触,心里奇怪,苏紫菱是陈青的近侍,即便她对流民及赤眉教之事有自己的想法,难道未曾与陈青交流过?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章 秦潼关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