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9 又见乐乐

69 又见乐乐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瓜爷父亲和陈老鬼之间的事不算秘密,很多人都知道,所以杨帆很快就能打听出来。但,瓜爷的心思和目的,则完全是我根据他的现状和行为推测出来的——他要想闯出一片天,去哪个学校不好,偏偏来我们这个学校?

在来之前,他的父亲极力反对——不过是上个学而已,顶破天能闹成啥,至于吗?

还约法三章,绝对不会提供任何帮助——这就更奇怪了,好歹是亲爹,真的这么无情?

答案只有一个,知子莫若父。知道儿子想干什么,所以老爹极力阻止;实在阻止不了,才设下种种障碍,希望儿子能够早点知难而退,不要去触陈峰和陈老鬼的霉头。

所以我断定,瓜爷的目的不是什么闯出一片天,而是想要干掉陈峰和陈老鬼,虽然不太可能完成,却也是他心中最终极的目标。可惜这开学没几天,瓜爷别说陈老鬼了,陈峰的毛都没有摸到一根,就在高一年级栽了个大跟头,可想而知现在的他有多么失落,多么绝望。

如今,我在他面前提起共同干掉陈峰和陈老鬼的目标,瓜爷的眼睛一下就亮了,惊喜中又夹着不可思议:“为,为什么,你和陈峰的关系不是很好吗?”

在外人眼里看来,我和陈峰的关系确实不错,我这高一老大最初就是由陈峰任命的,而且我俩见过几次面,彼此看上去也很友好,不是勾肩搭背就是称兄道弟。我笑着摇了摇头:“那都是表面现象,你不是说调查过我吗,那你应该知道我和陈峰以前的事。”

瓜爷点头,说是的,知道我们以前曾经斗过,还挑起了一场初、高中间的决战,只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就没人清楚了;中间缺失了一大块信息,再探听到的消息,就是我们已经和好如初,见面之后还能嘻嘻哈哈地开玩笑了。

我冷笑着,说嘻嘻哈哈之下,是冰冷残酷的暗战,他想除掉我,我想干掉他。我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有机会我再慢慢讲给你听,我现在只问你,愿不愿意留下来、跟着我?

瓜爷抬起头,毫不犹豫地回答:“愿意!只要能干掉那对父子,让我干什么都愿意!”

我微微地笑了。

我赌对了,我猜中了瓜爷的心思,并准确地拿捏住了。驾驭人心很难,这只是其中一种,未来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第二天上午,高一年级走廊的一角,当瓜爷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可想而知亮瞎了多少人的眼睛,震撼了多少人的心灵!

“天,那不是瓜爷吗,昨天他不是走了,怎么又出现在王巍的身边?”

“看这模样,好像是跟了王巍啊,谁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觉醒来,这世界我都不认识了?”

“瓜爷那么傲的一个人,竟然跟了王巍,太让人震惊了!”

“王巍这人格魅力真没得说,现在整个高一都没人能和他斗了吧?”

走廊上,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而瓜爷高昂着头颅站在我的身边,显然并不因为跟了我就有所羞愧,这也是我乐意能看到的,身为一个大哥,我希望自己能让身边的兄弟感到骄傲。瓜爷那帮兄弟也围在我的左右,他们都很感激我能把瓜爷给留下来。

除了瓜爷之外,杨帆、花少和蔡正刚也和我站在一起。杨帆和花少本来就伴在我的左右,而蔡正刚是自己主动留下的,他终于发现还是跟着我最有前途。

我们几人正聚在一起说话,韩江和他的几个兄弟突然走了过来,不过我并没有看他,还在和花少他们说着话,笑呵呵的。

“巍、巍子……”韩江突然叫我。

这时,我才假装回过头去:“啊,有什么事?”

“那个,我……”韩江支支吾吾。

“你什么?”我一头雾水:“你不是有事要求我吧,那可不行啊,咱俩之前都说好了,事情完了以后就两清,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不,不是……”韩江憋了个大红脸:“巍子,我以后也跟你吧。”

我笑了起来。

韩江的表现,我并不意外。在整个高一年级,我的声誉和名望已经达到顶峰,几乎人人都渴望能跟随我,花少、瓜爷、蔡正刚这些之前高傲到不行的人都选择站在我的这边,就好像考场上四周的人都交了卷子,还没交卷的人就会感觉压力山大,韩江就是这最后一个还没交卷的人,你说他着急不着急?

我看着韩江,说跟我可以,不过你要想清楚了,我这人最恨叛徒和墙头草,如果有天比我更厉害的人出现,你要是选择弃我而去,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这话不只是说给韩江,也是说给身边的一众人听,虽然他们还不知道我接下来要对付的是陈峰,但是也要提前给他们打好预防针。

韩江并不知道这是个套,仍旧红着一张脸:“巍子,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我是那种人吗?我既然选择跟你,肯定你让我往东我就往东,你让我往西我就往西,我要是说半个不字,我就把脑袋拧下来给你当球踢!”

韩江的声音很大,既是宣誓,也是表忠,让我非常满意。我的计划还不能告诉他们,现在还是要把基础打好,慢慢培养大家的忠心和团结力。

我看着四周一串熟悉的面庞,说好,从今往后,咱们要狂一起狂、要浪一起浪,只要我王巍还在这个学校,就保证没人能欺负得了咱们。

众人喜笑颜开、欢欣鼓舞,并不知道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大的麻烦,我只希望麻烦能来得慢一些、再慢一些,能多给我一点时间……

我抬起头,看向天花板,在天花板的上方是高二和高三,我不知道陈峰现在有什么打算,唐心又是怎么和他说的?

学校给我们换了一批教官,还是从那个保安公司聘请的人,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之后,这批教官的行事风格明显低调很多,没有再那么张牙舞爪、张狂跋扈了,看样子可以顺利训练到结束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让大家近几天少出门,小心被之前那帮教官报复。

接下来的几天就没什么事了,就是照常训练和休息,大家没事聚在一起聊聊天、吹吹牛,晚上去喝个小酒,生活还算愉快。

除了花少以外,又有好几个有钱学生往我这边靠拢,希望能到我这棵大树底下乘凉,所以经济后盾还算充足,起码聚个餐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

让我意外的是,唐心还是每天来找我们玩,和以前一样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有次趁着只有我们俩人,我忍不住问她:“你没和你哥说?”

唐心摇摇头,又低下头。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唐心的声音很低很低:“巍子,我们能不能换个话题,我不想再说这件事了。”

原来她是在逃避,可是又能逃避到什么时候呢,我和陈峰之间可是迟早会有一战的啊。

又过了四五天,军训终于结束了,我们也开始正式上课。第一天,陈峰的小弟就找到我,说陈峰晚上要请我吃饭,让我叫上我们高一的那几个人,他要给我介绍下高二、高三的人。

这是我们之前就说好的,我说可以。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瓜爷、花少、韩江他们以后,除了瓜爷没说什么以外,其他几个人竟然都挺兴奋的,说是早就对这个学校的天仰慕已久,这次终于能和他近距离接触下了。

尤其是花少,竟然也很高兴,看得出来他很渴望认识陈峰。

我的心里不免有点失落。

虽然我是高一年级最出风头的新人王,但毫无疑问,陈峰仍是这个学校唯一的神话。他的强悍背景和犀利的个人做事风格,以及种种流传在外的辉煌事迹,就注定没人能够撼动他的地位,花少他们对其仰慕也是应该的。

而且在他们心里,我和陈峰的关系也很不错,他们就更不可能会对陈峰有什么敌意了,他们甚至觉得陈峰是我大哥,说起他来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触犯了陈峰的威严。

关键是,我还不能多说什么,毕竟时机还没成熟。

倒是瓜爷泼了他们几盆冷水,说陈峰有什么可牛逼的,咱巍子可比他强多了之类的。花少还和他杠上了,说不能这么比,巍子是高一新生,陈峰是高三老生,而且人家还是天,我们要想在这学校好好呆着,肯定要多仰仗他。

我越听,心里就越不是滋味,心想如果让花少选择的话,他是不是会毫不犹豫地站在陈峰那边?

我领着一帮人到了饭店,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进了包间。包间挺大,有两张包桌,里面已经有十几个人了,我们一进去,陈峰立刻站了起来冲我摆手:“来巍子,到这边坐!”

我走过去,杨帆、花少他们也跟过来,陈峰不耐烦地指着他们:“有点眼力劲儿没,你们到那张桌子去!”

他们愣了一下,又面面相觑,只好坐到另外一张桌子去了。陈峰亲昵地搂着我的肩膀,热情地给我介绍桌上的其他人,我一眼就看到了乐乐竟然也在其中。

我和乐乐算是老朋友了,开学这么多天也没来得及去找他,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也出现在这种场合,但还是最先和他打了个招呼。结果乐乐的身子往后一靠,两条腿搭在桌子上,冷笑着说:“王巍,最近混得不错啊,都成你们高一的老大啦!”

我明显听得出来,这话里讽刺的意味很浓。

乐乐的眼神里,更是满满的轻蔑。

怎么回事?

看网友对 69 又见乐乐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