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3 陈峰的真面目

73 陈峰的真面目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向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唐心突然变得表情认真,让我也忍不住跟着严肃起来,不由自主地站起身跟她走了出去。

我俩下楼的时候,上课铃正好响了,但她并没有停步的意思,所以我也只好继续跟着。下了楼后,又来到自行车棚,唐心推出来一辆挺旧的女式自行车,看来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于是我载了她,按着她的指示,朝着校园外面的方向骑去。

正是晌午,天气还挺热的,火辣辣的太阳照下来,很快我就出了一身的汗,坐在后面的的唐心用手给我扇着风,虽然起不了多大作用,但也聊胜于无。

我笑着说:“咱们这是要去哪啊,直接打个车过去呗?”

“你有钱吗?”唐心反问。

我“唔”了一下,说打个车的钱还是有的……

“还是骑车去吧。”唐心咯咯笑着。

唐心每天和我在一起,对我的底细也算了解,虽然我也算是经常吃香喝辣,但一般都是别人付账。

就这样,我骑着车子,载着唐心,奔驰在我们镇的乡间小道上。我尽量往树荫底下骑,唐心一手抱着我的腰,一手做扇子状给我扇风,我俩的影子在小路上吱呀吱呀,画面倒是也挺美的。按着唐心的指示,我们渐渐骑出小镇,朝着某个数里外的村庄而去。

“到底去哪儿啊?”我再次问道。

“我家。”

“啊?”

“怎么,咱俩交往这么久,不该带你见见我的家人?”

“……”我无语了。

“跟你开玩笑啦。”唐心的两只手都抱住了我的腰,头也靠在了我的脊背上,还轻轻地哼起了歌。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拒绝她这么做,但是现在看她这么陶醉,倒也有点不忍心了。

车子渐渐骑进某个村落,这是个一看就挺穷的山村,两边全是低矮的平房,连个二层小楼也没见到,道边上还尽是驴啊牛的,生产工具都特别落后。在唐心的指示下,我骑着车子左拐右拐,最终停在一间普普通通的民房前面。

房子特别普通,低矮的院墙、老式的木门,看着至少有十多年历史了,感觉真是比我家还要穷了。

唐心跳下车子,推开木门,就冲里面喊:“妈,妈!”

一开始唐心说她家在这个破败的穷村上,我还有点不太相信,因为唐心虽然不算是什么有钱人,但是平时穿得还算时尚,还能买不少零食吃,不像是出身在这种家庭的女孩。直到一个中年妇女颤颤巍巍地走出来,脸上还又惊又喜,说“心儿,你怎么回来啦?”的时候,我才真正的相信了,这里真是唐心的家。

中年妇女的脸sè不太好,走路也颤颤巍巍的,一看就是常年体弱多病。唐心跑进去,拉住了她妈妈的手,又回头介绍着我,说我是她的同学。

唐心妈妈“哦哦”地应着,将我们两个迎进去,还问唐心怎么回来了,今天不用上课吗。唐心随便扯了个慌,说最后一节是体育课,上不上都行,所以就回来看看。

我跟着唐心和她妈妈进了屋里,虽然是大白天的,但是屋里非常昏暗,家具也很简陋,电器更是少的可怜,只有一台不到二十寸的黑白电视机,称得上是家徒四壁了。屋里某个角落的墙上,还挂着一张青年男人的黑白照片,眉眼间和唐心还有几分相似。

唐心妈妈让我们两个坐在沙发上,给我们两个倒了白开水,又说要去给我们做饭,唐心要去帮忙,但是她妈妈说不用,让唐心多陪我一会儿。

唐心妈妈去了厨房,堂屋里只剩我们两个,唐心看着左右说道:“巍子,你明白了吗?”

我轻轻点了点头,说大概明白了吧。

唐心坐在沙发上,低下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低沉的声音在这间狭小的屋子里响了起来。她告诉我,她父亲在她七岁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而她的妈妈又常年体弱多病,连农活都做得吃力,更别说到外面去挣钱了,所以这个本就破败的家庭更加雪上添霜。

从小,唐心就饥一顿饱一顿的,就点野菜随便吃吃早就成了家常便饭,常年都得靠村上的亲戚和好心人接济,可大家都是穷人,谁又帮得了谁呢?

经常吃不上饭还是其次,最难捱的是每年交学费的时候,那可真是要她妈妈挨家挨户的去借才行,好多次都借不够,还是老师帮她补上的。

唐心本来打算念完初中就不念的,准备到外面打工赚钱贴补家里,但是她妈妈不肯,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继续供她继续念书。

唐心妈妈虽然身体孱弱,但性子却是出名的倔。没办法,唐心只好继续读书,好在唐心的成绩不错,在我们学校就读的话可以减免学杂费——好多档次低点的学校,为了吸引一些优质生员,就会做出种种政策。唐心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到我们学校去的。

但是学杂费可免,生活费却免不了,这成了唐心所面对的最大难题。

“陈峰资助了你?”听到这里,我问。

唐心点头,又给我讲了起来,说她刚刚中考完后,就已经和我们学校谈好条件,减免一系列的学杂费。但是,为了生活费的问题,她又不止一次地去找教导处主任,想看看学校方面能否提供给她一份既不耽误学习,又能赚钱的兼职工作。

但,高中不像大学,哪有那么多职位可以提供,所以跑了几次都无功而返,如果开学前这个问题还不能解决,那她就不能选择我们学校了。在开学的前几天,她又来到我们学校(因为招生计划,学校会提前开始工作),就是这次,她在教导处遇到一个男生,就是陈峰。

当时陈峰不知道什么原因也在教导处,但他在听过唐心的诉求之后,就将她叫了出去,说可以提供给她生活费,一个月一千块钱,并愿意收她当干妹妹。

一千块钱!

唐心说她和她妈妈在家做农活,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几千块钱,现在有人说要一个月给她一千块钱,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除此之外,陈峰还把唐心带到校外,给她买了好看的衣服和崭新的文具,单纯的唐心以为自己遇到了好人,不断地谢着陈峰,说将来一定会报答他的。

陈峰则说没关系,还亲自开车把唐心送回了家,和她的母亲见过了面,唐心妈妈也对这位好心的男生大加感激。

在那一刻,唐心简直把陈峰当作了此生最大的恩人,甚至开学第一天,她就去找了陈峰,想再次好好地谢谢他,但陈峰却向她提出了一个要求。

听到这里,我冷笑起来,说:“监视我,是不是?”

花钱雇人来监视我,倒真是陈峰的作风,在他那种家庭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做事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而且他提前几天就开始部署了,看来早就得到消息我会去读本校高中,这家伙竟然一直都盯着我啊。

没想到唐心却摇摇头,轻轻说不是的,他没让我监视你,只是让我和你在一起玩,然后把你平时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告诉他……

“那还不是监视?”我继续冷笑。

唐心低下头,似乎无言以对,一边拧着自己的手指,又带着些倔强说道:“可是他并没强迫我啊,并没和我说必须得做成什么样子。巍子,我不知道你和我哥到底有什么误会,但你既然总想着干掉他,他为什么不能找人监视你?巍子,我哥真的是个好人,你也是个好人,你俩就不能好好处吗,相信我吧,你们一定可以成为好朋友的。”

我靠在沙发上,没再说话了。

我知道,想说服唐心似乎是不可能了,实际上她把我带到这里,反而是想说服我的。在她心里,陈峰善良、热心,堪称中国最好哥哥。而我,顶多算个玩得还不错的朋友,就算我告诉她陈峰其实是个yīn险下作的小人,他对你好无非是想利用你,其实他根本就没把你当作人看待,只是把你当作工具而已。就像曾经的洛斌,一旦利用价值完了,就会被陈峰毫不犹豫地抛弃,你的结果肯定也不会好到哪去……

不过我也知道,就算我一股脑地将这些全部都说出来,唐心肯定也不会信的,反而会怪我诋毁她的哥哥。

所以我只能沉默,一句话都没有再说。而且我也知道,现在的唐心虽然有些纠结,不过一旦真的面临抉择,恐怕她还是会站到陈峰那边去的。

罢了,再说什么也没必要,还是离开这吧。

“我先走了。”我站起来。

“你急什么,吃完午饭再走啊。”唐心赶紧站起来拦我。

我摇摇头,仍旧朝着院子走去,唐心则不断地劝着我,我俩一直拉拉扯扯地来到门外,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回头对唐心说:“你妈呢?”

听到我要走,唐心妈妈不可能不出来送,怎么半天都没反应?唐心也啊了一声,赶紧朝着厨房奔去,我也跟着走了进去。

一进厨房,就看到唐心妈妈倒在灶台下面一动不动。唐心大叫了一声,扑上去摇晃着她妈妈的身体,但是她妈妈一点反应都没有,唐心着急地回头问我:“巍子,怎么办?”

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一时间也有点慌张,但我要比唐心冷静一些,说快,先送你妈去医院。

我立刻扑上去把唐心妈妈背起,唐心也赶紧出门去叫人了,不一会儿就有个汉子推过来一辆平板车。我们把唐心妈妈放在平板车上,匆匆忙忙地送到了村里的诊所,但是诊所的大夫一看就说:“还是送到镇上的医院去吧!”

于是我们又匆匆忙忙地出门,在村口拦了一辆面包车,风驰电掣地赶往镇上。到了镇里的医院,又送进急诊室里,医生检查了一番,就说是脑出血,需要紧急手术,让我们赶紧去大厅的窗口交钱,说交了钱才能开始手术。

来到大厅,才知道要交五千,唐心根本就没有钱,而我身上就五十块钱。手术是肯定拖不得的,但我们两个孩子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唐心赶紧跑到医生办公室,借他们的座机打了个电话,开口就说:“哥,我妈脑出血住医院了,需要紧急用五千块钱,你能先借我吗?”

我一听,就知道她是给陈峰在打电话。

我不知道陈峰在里面说了什么,但唐心的眼泪一下就飙出来了,哭着说道:“哥,我求求你了,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急用这五千块钱,我就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

这时候,我就听见陈峰在电话里大声说道:“你他妈到底有完没完,占我便宜还没占够是不是?一个月给你一千块钱,结果毛都没换来一根,现在又编造你妈住院的谎言,你是不是当我傻,真把我当凯子啦?给我滚一边去吧!”

骂完之后,陈峰就把电话挂了,唐心一脸错愕的模样,握着话筒半天说不出话来。我赶紧夺过来话筒,往我家拨了个电话,跟我妈把事情说了一下。我家虽然也穷,但是在这种事上不会含糊,我妈说知道了,现在就送钱过来,让我也往家赶,我俩在路上碰头。

挂了电话,我按着唐心的肩膀,让她不要慌张,还让她现在过去求医生赶紧开始手术,我马上就拿钱过来,马上!

说完,我就匆匆忙忙地出了医院,往我家的方向跑。在半道上,我碰到了我妈,我妈把钱交给我,让我赶紧先去医院,我又转头往医院方向跑。

一直跑到医院,我气喘吁吁,也顾不得休息一下,赶紧跑到窗口去交钱,结果里面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这个手术单子已经有人交过钱了。

有人交过了?

我一头雾水地来到急诊室门口,看到手术室的灯确实亮着,而门口的椅子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唐心,一个却是……花少!

看网友对 73 陈峰的真面目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