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民生谁管

 第一百一十五章 民生谁管

连续服用两枚龙虎伐脉丹,被废修为所致的窍脉暗伤,差不多就能痊愈了,陈海之后也不用担心有可能会轻易暴露罗刹血炼秘法的秘密了。

而陈玄真拿出龙虎伐脉丹当见面礼,出手阔绰是一方面,另外自然很可能知道他就是姚氏的弃子。

面对这样体恤的前辈高人,陈海心里也是尊敬,接过丹丸说道:

“多谢陈真人!”

此前服用的那枚龙虎伐脉丹,在东行途中已经炼化完毕,陈海对棋道也没有什么研究,陪在旁边不能随意离开,索性就直接将龙虎伐脉丹吞入腹中慢慢炼化。

陈青也没想到学宫大祭酒的见面礼会如此阔绰,问道:“我们将这壶水烧开,也都有见面礼?”

陈烈哈哈一笑,说道:“海儿偷懒,你们三人想将这壶水烧开不容易,让紫菱几人一起帮你们吧!”

陈烈之前说这句话,屠子骥或许还不服气,但此时即便猜测陈海很可能只是天生神力,屠子骥也不敢小视之,笑着说道:“我们这边还有六人可用,希望能及时为葛师叔、陈师叔沏上好茶……”

师尊既然邀陈烈坐下,也说陈烈迟早是他们这一辈的人物,屠子骥也就以长辈待之。

董宁身边也有两位辟灵境的女侍,加上苏紫菱及他们,确实是六人联手才可能将这壶水烧开。

董宁、陈青都不晓得此时的吞江壶到底有多重,屠子骥将吞江壶置到红泥炉上,还要进桃林伐砍桃心木过来当柴火。

陈海也没有见过桃花坞的旧主人,地契都是周景元找桃花坞之前的管事交割办理的,河滩边的十数亩桃林,看样子在田庄围垦之前就存在有好些年头了,每一株桃林枝干虬结,像是生长上百年的样子。

再看葛玄乔、陈玄真的样子,早年似乎也在这片桃林边切磋过棋道;而桃林里也有不少雷殛留下来的桃树,也就是所谓的桃心木。

年代要是能再久远一些,那些生长千年的桃心木,都可以用来炼制黄级法宝了。

苏紫菱与越城郡主身边的两名女侍,瞅了两眼陈海,都心想陈海五大三粗,正适合干伐木砍柴的粗活,但陈海完全无动于衷,好在屠子骥温文尔雅,带着眼带幽怨的三女跑去桃林里去寻找桃心木;而董宁、陈青二女留下来整顿烧水沏茶之事。

这会儿天空又飘下些细雪,扬扬洒洒,葛玄乔又跟疯道陈玄真说道:“这风雪天没有桃花助兴,味道有些不足啊!我也或许等不得学宫那边的桃花满山,就要回太微了!”

“你真是挑剔!”陈玄真没好气的说道,挥手便有一道青郁之气从宽大的袍袖里散出,往桃林笼罩过去……

这一刻,陈海就觉得在这道青郁之气的牵动下,地气如龙蛇起陆,缕缕阳气从地底涌出,往数以千计的百年桃树聚涌过来,很快就见这些桃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吐出嫩芽、抽枝发叶,在越下越大的鹅毛大雪里,笼罩出一片青sè,桃花也随即绽放出来。

“虽然比不上神陵山的百里桃林,也够看了!”葛玄乔哈哈一笑,说道,“真想将传说是禹帝在神陵山所种的那几株古桃,砍了当柴烧啊!”

“你要敢在魏子牙面前说这句话,魏子牙估计能将你的皮给扒了,神陵山就最宝贝那几株古桃了。”陈玄真笑着说道。

“魏子牙都活了上千岁了,就剩一把老骨头了,害怕受到天谴,多少年都躲在神陵山的地宫里当乌龟不敢露头,有什么好怕的?”葛玄乔撇撇嘴说道,“都说你是疯道,不曾想你当上学宫大祭酒,胆子越来越小了——你刚才也有看桃林北面的这些流民,心里当真不为所动?”

陈海见葛玄乔将话题突然转到桃花坞北面聚集的数万流民上,知道他还是体恤流民,是希望陈玄真身为学宫大祭酒,能推动抚恤赈济之事。

陈玄真举子停在半空,转身往北面看去,那幽远的目光似乎能穿过桃林的遮挡,看到数里外聚集河滩上的数万流民的疾苦。

“宫中暗流不息,竟也无人想着饥民之苦,年后春荒是最难熬的时节,却不知道又有多少老弱妇孺会饿死野地,”陈玄真苦叹一声,落子于棋盘,隐有金戈相击的鸣响,叹道,“我名为学宫大祭酒,但也不能说动天枢院,心有所动,又能如何?”

陈玄真所说的宫中暗流,在京畿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陈海之前没有关注,但进入秦潼关的第二天,就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十数年前益天帝率百万雄师出铁流岭亲征金州,虽破金州诸羌联军,令金州西部的羌蛮降服,但益天帝本人在御驾新征时身受重创、岌岌可危;返回燕京后,益天帝迫切需要闭关以续残命,就立太子赢丹监国。

京畿八族及诸部大臣以及虎贲八军的主要将领,当年几乎都不认为益天帝能逃过此劫,帝国权柄移交给太子赢丹不过是早几日迟几日的事情。

即便是太子赢丹本人也理所当然的行使帝权,十数年来都有条不絮的安排嫡系亲信,接管天枢院、太尉府、大理寺、少府监等部及虎贲八军的大权;那些非太子燕一系、又不愿驯服的文武官员,就都陆续被排挤出京。

太子赢丹甚至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登基继位,而给益天帝按一个太上皇的头衔控制在深宫大院之中。

坏就坏在益天帝道竟然在前年重新修成破碎的道丹,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自然就想要从太子赢丹手里重新拿回帝权。

益天帝与太子赢丹虽然亲为父子,但帝权有如毒药,太子赢丹都已经可以说掌握帝权了,又怎么会甘心举手送还?

明眼人心里也清楚,太子赢丹一旦送还帝权,益天帝为消除对自身的威胁,即便不废掉赢丹的太子之位,也会将太子赢丹的嫡系从诸部及虎贲八军清除出去。

太子赢丹已经跨入道胎境,除监理国政之外,又亲自执掌太尉府,执掌虎贲八军的军权,却偏偏又不敢担下弑父篡位的千古骂名。

如此一来,宫中就争持不下,矛盾越来越激剧,以致宫中将近有一年时间都没有帝旨符诏送出来,大燕帝国只是依旧惯例在勉强维持运转。

恰逢大灾之年,宫中僵持着,府县地方也不知所措,最后连赈济灾荒的条陈都没有梳理出来,也就更没有人去想赈济灾民的事情。

这就是庞大帝国当前所面临的尴尬局面。

只是陈玄真说没有太多人想着灾民疾苦,陈海心里就笑了。

“你这娃,还有什么想法不成?”陈玄真似有一双能窥探人心的毒眼,陈海心里轻微的情绪变化,都能有如洞烛的察觉到。

“晚辈可不敢有什么想法。”陈海大咧咧的说道。

“那就还是有想法的。”陈玄真侧过身来,要听陈海说下去。

陈海这些天对燕京的形势也是有他自己的想法,清楚无论是益天帝还是太子赢丹,应该都各有一派支持的人在暗中角力才会僵持下去;要不是如此,大都护将军董良也不会想着遣使入京,去解决与鹤翔军的纠纷。

武威军崛起之后,势头要比鹤翔军强悍得多,益天帝、太子赢丹,无论谁最后想赢,都会更重视武威神侯的支持——故而武威军与鹤翔军遣使入京对质,武威军已经占据了不败之地。

陈海身为武威军帐前的部将武官,自然不会妄议董氏的谋算,但陈玄真一副非要他说下去的姿态,见屠子骥带着苏紫菱进桃林砍伐桃心木,此时除了越城郡主董宁及陈青外,也没有他人,便说道:

“燕京官员应不可能没有将饥民之苦看在眼里,但大家心里都清楚,不管是益天帝,还是太子赢丹谁最后胜出,赈济灾民、抚恤天下都是一桩收拢民心、重铸帝望的大功德。故而大家心里都清楚赈济灾民这件事一定要等要益天帝、太子赢丹决出胜负之后才能施行,提前做了,有功也是过。而在高高在上的文武大臣、玄门高修的眼里,哪怕满天下都是流民饥民,都是蝼蚁,都无力撼动大燕帝国的根基,即便有流民作乱,最后也仅仅是派遣一部精锐剿灭的小事。”

陈海这话说得极不客气,陈玄真再好的函养也是微微sè变,因为他也是陈海所指责的玄门高修。

片晌,陈玄真脸sè才缓过来,浮起一层悲戚,指着陈海忍不住苦笑道:“姚氏子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怪胎?怪不得姚老肥要将你驱逐出去。”

听陈玄真的话意,姚氏应该也是压制赈济灾民的主要力量,陈海在陈玄真面前不敢放肆,拘礼道:“陈海说话放肆了,请前辈责罚。”

“满城玄门高修都被你戳得血淋淋的,但我没资格罚你啊,”陈玄真又朝葛玄乔苦笑道,“京畿形势确如这娃儿所说,你可还在怨我没有作为?我写过条陈,但都被留中了;而董良诸雄都有纵容、利用流民之意,你这个葛老道又敢说什么?”

秦潼关城关闭起来,任由上百万的流民在关城外聚集而按兵不动。

京畿位于燕京百郡之中,南北纵横一千八百里,有八处主要关隘进来,既然秦潼关被上百万流民堵住,陈海相信其他七关的情形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京畿之外的流民,说没有诸郡强藩纵容的成分,谁也不会信。

燕京风起涌动,益天帝与太子赢丹争持不下,而诸郡强藩又何尝不是想借势以谋自己的私心?

这样的大局,已经不是葛玄乔、陈玄真两人所能干预的了。

葛玄乔微微一怔,没想到情势竟是如此,他也确无资格指责陈玄真在燕京没有作为!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五章 民生谁管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