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局散人走

第一百一十六章 局散人走

陈玄真所说的话,矛盾直指祖父董良,越城郡主董宁颇为尴尬,好在葛玄乔、陈玄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唉声埋首弈子,董宁才不至于找借口避开。

陈烈不动声sè的坐在那里观棋;陈海搬了块石头也凑到一旁,完全没有过去帮董宁、陈青烧水沏茶的意思。

陈海长得粗犷,身材魁梧不说,脸颊还蓄长络腮胡子,新旧伤疤纵横,还有一道伤疤从鼻翼斜拉到左脸颊,越发显得剽悍可怖;在他人看来,陈海就像妖蛮一样天生神力,在军中是极为难得的武勇之辈。

奇袭池山战,陈海立下奇功,给人的印象则更像是不顾一切的赌徒;换作其他能谋善算的智将,在大局已定的情形下,就绝不会轻率带着六七十人去堵住近两万溃兵的去路。

董宁却觉得陈海给她很古怪的感觉,而他刚才那番议论直指流民成祸的根源,看葛老祖的神sè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么深刻,难道真能将陈海与那些徒有匹夫之勇的无谋赌徒划上等号?

屠子骥带着苏紫菱三女,很快从桃林里伐来三株有陈海腰身粗细的雷殛桃心木,有七八米高,哗啦啦的从林里拖出来。

桃心木坚硬无比,木心里还散发出雷殛后残留的焦灼气息,但在屠子骥等人所摧动的剑芒下,很快就化为一堆柴火放在红泥炉旁备用。

桃心木劈成的柴火点燃后,焰火看着没有什么异常,而以这样的寻常火焰是没办法烧开吞江壶储装的灵泉水,热气甚至都透不进吞江壶中去。

现在就是考验屠子骥他们修为的时候,他们需要摧动自身真元,将桃心木的焰火维持在青心焰的状态,吞江壶里的灵泉水才会缓缓加热。

两炷香的工夫过后,越城郡主董宁等人累得够呛,吞江壶才有热汽蒸腾冒出。

待水沏底烧开,陈玄真从袍袖里取出数只玉碗、十数密封的铜罐,都交给屠子骥给大家侍茶。

陈海也接过一碗,看天青sè玉碗里就四片茶叶似灵雀翩翩起舞,煞是好看,但他心里忍不住腹诽起来,一碗茶就放四小片茶叶,也未免太小气了。

陈海小饮一口,入口回甘,茶是好茶,紧接着又觉有丝丝暖流散入灵脉,化为精纯无比的真元涌入灵海秘宫之中。

这碗灵茶竟然能直接补充真元?

当世灵药有不少都是滋补百骸精气,但陈海在太微宗却没有听说能有一种灵药能直接补充真元法力的消耗,而真元法力仍是百骸纯阳精气与天地间冲和至正的灵气融炼而成,这四片乍不起眼的灵茶浸泡汤水,竟有如此之效?

一盏灵茶喝完,连四片茶叶都嚼咽入腹,陈海就觉灵海内真元大约恢复了有十分之一左右。

看葛玄乔、陈玄真两人面前的玉碗里,也不见得多出几片灵茶,陈海心想这种灵茶实是稀罕无比,但若是仅仅只能补充这点真元,又没有特别的意义,只是喝起来嘴里生津,回甘久远,实是难得一见的极品良茶。

接下来,屠子骥又换了十数种灵茶,一一沏来给众人品尝。

每一种灵茶都有种种不同的奇效,喝得葛玄乔咂咂称赞,说道:“疯老道,你半辈子都在参悟春风化雨诀的残篇,却用在种茶上,我以往还小看你了,喝过这几碗茶汤,看来你在种茶上还是有些造诣的!”

听葛玄乔说这些灵茶皆是陈玄真亲手栽种,再细想陈玄真刚才那一手摧动地发阳气发、桃花在寒雪中绽放的神通,暗感那能补充真元法力消耗的灵茶,应该也是陈玄真用春风化春雨诀这种特有的玄功摧育栽种而行。

如此看来,这种灵茶也只能俄而尝鲜,不要想能大规模炼制真元丹了。

陈玄真不去管陈海心里在打什么小九九,听得出葛玄乔明捧暗贬,针锋相对的问道:“葛老道你藏在太微山不露头,又以何为乐?”

“时局如此,我等老乌龟又奈何之?”葛玄乔自嘲的笑道。

陈海心里则想,要是燕州真有出入口连接血云荒地,不知道葛、陈二人知晓后会否还是这样的消极、束手无策?与燕州当前所面临的困局而言,陈海也实在难以想象,罗刹异族经血云荒地涌入燕州是何等的情形,但这事牵涉到他身上最大也最不容外人所知的秘密,他也不觉得此时将血云荒地的秘密说出,就能有什么用,只是沉默着观看棋局。

**********************

葛玄乔、陈玄真一番棋下了三天三夜,陈海他们也就在桃林河滩陪了三天三夜,就这样渡过了益天帝七十二年的年节。

三天后,陈玄真踏笛而走,秋野河的河滩桃花便谢了一地。

葛玄乔带着满心怅然踏虹桥返回梅坞堡,这一场棋牵扯太多的时局、牵涉两人太多的身不由己,冲淡故人相聚的痛快;陈海看得出陪同葛玄乔前往梅坞堡的舅父陈烈神sè也是郁郁的。

而陈海与屠子骥、董宁、陈青三天都寸步不离,没有离开,观棋时听葛玄乔、陈玄真谈玄论道所得却是匪浅。

年节悄然已过,屠子骥要回秦潼驻守,董宁、陈青要直接回学宫馆舍为闱选作准备,陈海站在桃花谢了一地的桃林前,似乎还能感觉有一缕青郁之气在桃林里盘旋不去。

陈海踏入玄修之门时日还浅,看不出陈玄真所掌握是什么真意,但从他举手投足间散出的青郁之气,感受到盎然蓬勃的生机,青郁之气还牵涉到地脉阳气的发生,当真是玄奥无比。

血云荒地缺少的就是这种盎然生机,以致只有苔类植物在yīn暗的岩洞里生长,只可惜宗门玄法分为九品,中三品往上的道法玄诀,就已经非真传、嫡传弟子不授了。

即便是太微宗宗门内有类似的玄法神通传授,也需要陈海拜到某个道丹境强者门下,才有机会学得。陈海就算有成为真传的这个资格,也不想拜到他人门下,还不如等舅父陈烈修成道丹后,他就主动提升为太微宗的真传弟子了。

陈海胡思乱想了一阵,便离开桃林河滩,往田庄走去。

葛玄乔、陈玄真两大强者就在河滩桃林弈子为乐,陈海也不担心北面的流民能闹出什么乱子,回到田庄就想去找葛同、吴蒙,看这三天流民有什么异动。

陈海刚走进院子里,却见齐寒江等寇奴兵都在前面的院子里,围着柴荣身边的那个蛮奴,不知道要怎么处置才行。

陈海这才省得柴荣到底是没有脸反悔,这是已经让这蛮奴自己跑到田庄来,还清他所欠的债务。

陈海废武重修,极难冲开主气脉修成灵脉,以致一段时间百骸精气极其旺盛,刺激到骨筋血肉重新发育生长,因而他的块头要比吴蒙都要高出大半头,但这妖蛮却还要比此时的陈海还足足高出一头,仿佛铁塔一般站在院子里。

蛮奴坦胸露乳,脸上长满细密的浅金sè绒毛,但脖子以下却长满可挡刀箭的细致密鳞,蛮奴的丑脸及身上,一道道狰狞的创疤纵横交错,不知道他在被捕捉为奴之前,经历过多少残酷的血战。

妖蛮传言是上古巨妖与蛮人杂交的后裔,身体及面孔都带着明显的先祖特征,被人类视为异族,这些年来也一直都威胁着燕金诸州北境的安全。

眼前这蛮奴容貌丑陋,铜铃似的大眼布满血丝,鼻短而鼻孔巨大,厚厚的嘴唇往上翻起,看着与凶猛的雄狮有几分相像,而像铁块一样贲起的肌肉里蕴藏着难言恐怖的力量。

妖蛮几乎个个天生神力,是战场上的无敌勇将,妖蛮诸部南侵,令大燕帝国的北境守兵吃够了苦头——为了防止年后风雪融化后,妖蛮有可能大举侵太微山,武威军这才要赶在大地回暖之前,暂时压制与鹤翔军的激烈矛盾。

也因为妖蛮几乎都天生神力,但在战场徒有蛮勇,陈海这才故意让人误以为他仅仅是天生神力,以便能消除他人的警惕。

“爷,这就是你赢回来的蛮奴,在这院子里站了有两天,看他这样子,让人看了还是碜得慌,能确保他不给爷捣出乱子来?”齐寒江他们再狂傲,也不敢瞎凑到葛玄乔、陈玄真两位地榜强者跟前,好不容易等到陈海从河滩桃林回来,就迫不及待的打探蛮奴的事情。

“你就是铁奴,会说燕语吗?”陈海问道。

这片大陆广袤无垠,诸州诸族皆有各自的语系,但也有上古流传下来的鸟篆古文字、古语是诸州诸族通用的。

“铁奴见过主人!”蛮奴生硬的说道,也显示他是会说燕语的。

仅看蛮奴像坦克一样的块头,再看他身上伤疤纵横,在被捕前一定是身经百战的蛮将,陈海没有试过蛮奴到底有多强的实力,但能肯定,吴蒙怕不是蛮奴的敌手,倘若他再能修炼武道绝学,或许能有实力与明窍境强者正面抗衡!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六章 局散人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