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6 陈峰的毒计

76 陈峰的毒计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仓库里面挺黑的,我们几个躲在一排废旧的机器后面,连大气都不敢喘。就听见那一帮人在外面咣咣铛铛地找着,过了一会儿,有人就说:“乐乐哥,不在这,是不是跑远了。”

乐乐说:“不可能,我亲眼看见他们过来的,这地方又没有其他的路,难道他们还能插翅膀飞了?大家再找找,肯定就在这附近。”

接着,就听“砰”的一声,仓库的门也被踹开了,一大帮人哗啦啦走了进来。这仓库面积挺大,有好几百平方米,到处都堆着医院淘汰下面的大型设备。但对方要是仔细地找,我们几个肯定无所遁形。

对方人多,又有家伙,在这地方碰上头,一场恶战是少不了了。大家都挺紧张的,一个个都看向了我,我的后背也浸出冷汗,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默默地把钢管抽出来,心想乐乐是冲我来的,一会儿不行就让花少他们先走,我一个人留下来面对乐乐。

哗啦啦的脚步声响起,对方的人正在一点一点地搜索仓库,距离我们几个所藏的位置也越来越近。就在这时,杨帆突然小声说道:“巍子,藏到这里面来!”

接着,杨帆就把他面前的一个大型设备给打开了,原来那是个高压氧舱,只是外面蒙上了一层灰尘,我们一开始没认出来。局势急迫,我们也来不及想那么多,立刻一个个都钻到了高压氧舱里面,然后杨帆又把门给轻轻关上了。

这高压氧舱不知道放这多少年了,里面也都是灰,而且空间有点狭小,我们几个几乎是身贴着身、背贴着背才能站住。很快,就听到乐乐他们走到高压氧舱附近了,好在他们也没认出来这是个什么玩意儿,更没想到打开舱门看看,所以转了一圈就走了。

等到外面的声音彻底消失,确定乐乐的人都出了仓库以后,我们才从高压氧舱里面出来。大家身上都是灰土土的,一向潇洒风流的花少也弄得蓬头垢面,花少忍不住踹了一脚舱门,说草他妈的,老子还没这么狼狈过呐!

花少很懂得保护自己,所以一向都过得顺风顺水,确实是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情。不过除了花少以外,其他人也都很火大,毕竟大家现在在高一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那也算是相当风光了,自觉从来没有得罪过乐乐,却突然被乐乐这么偷袭、埋伏,那情绪能好得了吗?于是个个都嚷嚷着要回去叫人去干乐乐,跟他们高二的开战。

不过我始终没有说话。

我们又在仓库里呆了一会儿,等出了医院之后已经彻底不见乐乐他们的人了。大家坐了辆出租车回去,在回去的路上依旧骂骂咧咧的,显然想回去就立刻组织人手去找乐乐,因为乐乐也是住校的。

不过花少注意到我始终没有说话,就问我是什么意思?

我想了想,说:“这个乐乐以前是我朋友,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成了这样,但是大家再给我一点时间,我看看能不能把这事解决一下。如果不能解决,我会组织人干他的,所以还请大家放心。”

我都把话说成这样了,大家也没什么好说,只好悻悻地散了。

第二天上课,我还琢磨着这个事情,觉得还是应该和乐乐谈一下,但是在哪里谈、又怎么谈,需要策划一下,否则他那个暴脾气,根本就不给我开口的机会。

正想着呢,有同学突然叫我,说外面有人找我。我一抬头,发现是陈峰,当时脸就变得有点yīn沉,似乎能猜到他来找我干什么了。

来到门外,陈峰把我拉到角落,先给我递上一支烟,笑呵呵说:“听说,昨天晚上被乐乐给埋伏了?”

我冷笑着,说你消息倒挺灵通啊。

陈峰说还可以吧,毕竟事情闹那么大,想不听说也难啊。接着,他又握住我的手腕,目光诚恳地说巍子,事情都闹到这地步了,别犹豫了,和我一起干他吧,这小子真不能留。

陈峰三番五次地和我说要帮我干乐乐,其实说白了就是想和我联手收拾乐乐。以他的势力和能力,也不是不能干掉乐乐,但乐乐肯定也咬下他一块肉来,所以他才频频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希望能够和我合作,强强联合。

我不好说乐乐对我的误会一定就是陈峰搞的鬼,但十有八九肯定和他有关系,于是我斜眼看着他,说是吗,你准备怎么干?

陈峰笑了起来,放开我的手,说道:“明天晚上,我会给你俩摆和事酒,并且要求谁都不能带兄弟——当然,我肯定会带。【择天记吧少年王】巍子,就在这场酒上,咱俩把乐乐干掉,彻底把这个疯子给打下去,让他在学校再无立足之地,怎么样?”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陈峰这计可真是太毒了。他是学校的天,下面的人闹不和了,他出来主持大局理所应当。在这种情况下,我和乐乐都得给他面子,所以肯定会出席的。既然是和事酒了,肯定不能带兄弟,那陈峰想在酒桌上干掉乐乐,自然也就轻而易举。

可关键的问题在于,陈峰到底是想干掉乐乐,还是想干掉我,或是想把我们两个都干掉?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就忍不住心底发寒。再看陈峰,他的一张面庞依旧恳切,目光依旧坦诚,看不出半点作伪的痕迹,好像真的打算和我一起干掉乐乐。

但不知怎么,看着他貌似“坦诚”的目光,我就好像是被响尾蛇给盯上,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极了,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在发麻,我知道这个家伙实在是太难对付了。

“巍子,怎么样?”陈峰再次问道。

“好,好啊……”我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那就这么定啦。”

陈峰似乎很满意我的答复,笑眯眯地拍着我的肩膀:“兄弟,明天晚上见。”

说完,陈峰掉头而去,感觉他的脚步都轻快了许多,好像卸下一块压在他心头许久的大石头,我是越来越看不透他了,想要干掉他的心理也就愈发强烈起来。

不能再等下去了,我感觉这样下去迟早会被陈峰玩死,还不如先下手为强、快刀斩乱麻,先解决了陈峰这个大患再说。

明天晚上么……是个很好的机会。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先解决一下我和乐乐的事情。

中午放学以后,我就把杨帆、花少、韩江、蔡正刚他们都集中起来,说要带他们去个地方吃饭,并且是我请客。

我这个铁公鸡,请一次客可真不容易,所以大家都欢欣鼓舞,开心地答应下来,昨天晚上的不快和恼火也都暂时忘记了。

在学校门口,我叫来一辆红sè的三蹦子,然后让大家挤一挤,都上去,说饭店有点远,大家委屈一下。

花少可没坐过这种车,说既然远,那打个车呗,他可以掏钱。我说不行,说了是我请客,就必须是我请客,谁掏钱就跟谁急。

大家也挺期待我的饭局,于是就死命地挤了上去。三蹦子突突突地离开学校,看着我们学校的大门越来越远,让我想起我和豺狼他们也曾经这样,中午放学以后坐着三轮车有说有笑地去吃饭,那样的时光虽然一去不复返,但我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兄弟,并且能够单独挑起这个大梁来了……

目的地当然是老许饭庄,自从我们初中毕业之后在这里聚了最后一次餐,这还是我第一次到这地方来。和以前一样,老许饭庄里面照旧空空荡荡,一个上门吃饭的客人都没有,只有院子里的鸡、鸭、猪在嗷嗷嗷地叫着。

看到我带人过来,很久不见的老许十分开心,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巍子啊,你可算是来了,我这都两个月没生意了……”

和我第一次来这一样,花少他们都挺惊讶为什么这里能够两个月都没生意。和杆子之前提前关照我们一样,杨帆也提前关照他们:“这老许做饭挺难吃,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不过好在啤酒免费。”

花少他们一开始还都无所谓,说再难吃能难吃到什么地步?结果等菜一上来,他们个个都崩溃了,直呼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难吃的菜,怪不得没生意呢——和以前的我一模一样。

不过难吃归难吃,大家还是喝酒喝得很开心,喝好了酒之后,又在院子里撩鸡逗猪。老许再次握着我的手,感谢我给他带来生意,并且希望我以后能常常过来。

而我也借着这个机会,说道:“许叔,我有个事情麻烦你……”

等我说完之后,老许答应下来。

酒足饭饱,众人满意而归,杨帆又悄悄扯了老许一把大蒜揣在兜里。结账的时候,虽然钱不不多,但我还是不够,只好跟花少借了,说以后再还他。花少挺无奈的,说既然是借,还不如借多一点,打车加高档饭店,何必来这地方受委屈,我说那不一样嘛。

下午照常上课,晚上照常自习,自习下了之后,我就悄悄一个人出了学校,再次来到老许饭庄。

按照我的请求,某个包间里已经备好了一桌子的菜,老许告诉我,说乐乐马上就来。

我说好,我等着。

这一等,就等出去一个多小时。我们九点半下自习,直接等到快十一点了,差点没给我等崩溃,我问老许到底能不能行,老许说没有问题,乐乐还是很听他话的。

我狐疑地看着他,说:“真的吗?”

就在这时,外面的院子里响起脚步声,接着乐乐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老许,老许!”

“来啦!”老许乐呵呵地迎了出去:“怎么来这么晚?”

乐乐骂骂咧咧:“你这破地方也太难找了,我在周围兜了好几个圈子才过来,活该你没有生意啊。”

老许说靠,你又不是第一次来了,自己家也能迷路?

乐乐呸了一声,说谁说我迷路了,明明就是你这地方难找。还有,你叫我到底干嘛来了,我可没兴趣陪你扯淡啊。

“喝口酒,喝口酒。”

两人互相斗着嘴,乐乐在老许的引领下进了包间。一进包间,乐乐看到我在,一张脸当时就变了。

而我站起来,说乐乐,先坐。

“我坐你妈!”乐乐和之前一样,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直接从桌上抄起个啤酒瓶子就要干我。

我迅速往后退,准备也拿个家伙抵挡他的时候,乐乐的身子突然就不动了,啤酒瓶子也杵在半空没砸下来。

“人家让你坐你就坐,哪来那么多废话?”乐乐身后,老许的声音幽幽响起。

老许的手里,拿着一柄黑漆漆的猎枪。

而猎枪的口,正对着乐乐的背。

看网友对 76 陈峰的毒计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