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5 乐乐的伏击

75 乐乐的伏击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了花少的话,我挺吃惊,立刻问他听谁说的?

花少则告诉我,他是听陈峰亲口说的。

花少说,今天上午他去找陈峰,又套近乎又送烟的,让陈峰对他印象不错。期间,两人聊了很多,就说到了乐乐的事。陈峰觉得乐乐有点太狂,有点镇不住他,所以想干掉他。

之前我和陈峰聊天,就听他说要么驯服乐乐,要么宰了乐乐,没想到这么快就要下手了。之前有陈老鬼的免死金牌,乐乐才在学校得以幸存下去,不知道这次会怎么样?

花少之前打听过我的事,知道我们和乐乐曾有合作,但是昨天晚上饭店一聚,乐乐对我的恶劣态度让花少极为不爽。又听说今天上午我和乐乐还打了一架,花少就更不高兴了,跟我说这是个好机会,不如先和陈峰合作干掉乐乐,解决内患之后再除掉陈峰,这样就能水到渠成地拿下整个学校了。

花少和乐乐没有感情,又站在他个人的角度,提出这样的建议无可厚非。

但我就不一样了,我是和乐乐真正相处过的,知道他那个人虽然做事疯狂一点,但是不会无缘无故跟谁过不去的,还是觉得我俩之间有什么误会。

如果让我选,我肯定选择和乐乐一起干掉陈峰,而不是和陈峰一起干掉乐乐。

所以我对花少说:“这事先不要急,我还要再看看。”

回到学校之后,我先帮唐心去给她们老师请了个假,她们老师问我需要多久,我说这说不上来,怎么着也得三五天吧。她们老师想了想,说这几天学校查得严,如果有学生长期不来的话会扣班级考核分,让我下课以后去把唐心的桌子搬到她办公室来。

我说可以。

下课以后,我就叫了几个朋友去唐心教室搬她的桌子和书。结果我刚从唐心教室出来,就碰上了陈峰,看样子他在门口转悠半天了。

我一出来,陈峰就问我怎么回事?

想到陈峰在电话里和唐心说那几句话,我就觉得火大,这人实在没有良心,看人永远只看有没有利用价值。当然我没当他面发火,而是把情况如实和他说了一下,陈峰哦了一声,说他也接到唐心电话了,正准备去医院看看呢,既然花少已经出过钱,那他就放心了。

这人也是真够装的,两面三刀玩得实在太溜,如果当时不是我就在唐心身边,没准还真信了他的话。当然,我也不会戳穿他,说没事,已经解决了,不用麻烦他了。

陈峰显然也没把这事当回事,而是把我拉到一边,问我:“巍子,你恨乐乐不?”

我心里咯噔一下,问他什么意思?

陈峰笑呵呵说:“那家伙昨天晚上就对你不礼貌,今天又公然和你打架,你没听说吗,他到处跟人说要干掉你。”

我沉着脸,说是吗,这我可真没听说。

陈峰又说:“你俩没玩几天,可能不太了解他,我可是认识他好久了,那家伙翻起脸来可是六亲不认。巍子,反正你得小心点,他能捅我一刀,就能捅你一刀。”一边说还一边摸了摸我肚子。

我说是吗,那就让他来吧,看看到底是谁捅谁。

陈峰哈哈地笑,搂着我肩膀说:“巍子,扛不住了记得叫我,我帮你一起收拾他。”

从昨天晚上开始,陈峰就不停挑拨我和乐乐之间的关系,我总觉得是这小子在背后耍了什么手段,才让乐乐变成现在这样子的。关键是他还成功了,我和乐乐现在一见面就干仗,就跟生死仇敌似的,没少叫别人看我俩笑话。

陈峰走了以后,我怎么想都觉得不是滋味儿,我和乐乐以前的关系还可以吧,怎么就闹成现在这样了。我俩要是真斗起来,我的老天,那可够折腾了,他手下兄弟也不少,到时候就是高一和高二的干仗,不是叫陈峰白白渔翁得利吗。

不行,我还是得去找他,怎么着也得把这误会给解释清楚。

如果是大课间,我直接上天台去找乐乐就行,不过我等不到了,直接到他们班去了。正是下课时间,走廊上也挺乱的,我到了乐乐教室门口,但是没有直接叫他,而是先在窗户外面看了几眼。

这一看不要紧,恰好就跟坐在角落的乐乐对上眼了。这家伙的直觉好像特别敏锐,就像野兽捕食似的,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我的存在,然后两道如刀一样的锋利目光就射了过来,隔着玻璃都能体会到他身上正散发出一股可怕的力量。

接着,乐乐就跳了起来,嘴里好像还骂了句什么,噔噔噔地就往教室外面跑,一看这架势就是要来打我。

我靠,我俩上午刚打过一架,这会儿我俩的身上还都有伤呢,结果一见面还是要干仗,感觉他身上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精力,怎么都用不完似的。我虽然并不怕他,但是也真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丢这个人了,扭在一起滚来滚去很好玩吗,在别人眼里还不跟耍猴似的!

我不想和他打架,于是只能调头就跑,跑出去老远还能听见乐乐骂骂咧咧的声音,说是以后见我一次打我一次。

靠,什么玩意儿啊?!

一路跑回高一,回到班上以后,我的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儿了,是真不明白乐乐对我到底哪来这么大的怨气,至于一见面连话都不说就干仗么,有这么嫌弃我?

还想跟他沟通一下,看能不能把误会解释清楚,结果他老是这么个态度,弄得我是一点辙都没有。如果陈峰接下来要收拾他,那我是帮还是不帮?

琢磨了一下午,也没琢磨出个啥来,只能暂时先把这事搁下。晚上放学以后,杨帆他们也都知道唐心妈妈住院的消息了,我们几个整天在一起玩,不去看看也说不过去。虽说看望病人都是在上午好,但我们白天又没有时间,只能晚上去看了,估计唐心妈妈也能理解。

我们五六个人,买了鲜花和果篮去了医院,唐心和她妈妈都特别惊喜,唐心妈妈坐起来和我们说着谢谢,唐心更是激动得眼睛都红了。我们和唐心妈妈问过好后,又嘻嘻哈哈地和唐心开了会儿玩笑,沉闷的病房里面便充斥着欢愉的气氛。

唐心照顾了妈妈一天,本来已经挺疲惫了,但是因为我们的到来,让她重新恢复了光彩和笑容。唐心妈妈也很开心,不断说她女儿有我们这群朋友是她的福气,然后又说:“对了,那个陈峰呢,怎么一直没有过来?”

在唐心妈妈眼里,陈峰也是个好孩子,所以她特别奇怪陈峰为什么没有过来。一说陈峰,大家都有点尴尬,本来热闹的气氛也一下尴尬起来。尤其是唐心,脸sè就更不好看了,轻轻说道:“妈,你别说他啦。”

今天上午,唐心给陈峰打电话求助,却换来那样无情刻薄的言语,看来终于认清了陈峰的真面目,也难怪唐心会是现在这副模样了。

但,唐心妈妈并不知道这些事情,还在奇怪地问:“发生什么事了,不会是吵架了吧?心儿,陈峰这孩子可不错,咱们家都欠他的情,你可不要意气用事啊……”

唐心低着头不说话,显然也不会真的和她妈妈说清楚事情经过。病房里气氛有点尴尬,于是我就站起来,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就和唐心和她妈妈告了别,出了病房。

我们五六个人下了楼,一边说话一边往医院大门方向走。刚走到门口,我就觉得有点不大对劲,不远处的草坪里有点影影绰绰的,好像有人埋伏在那里。我还想再确认下的时候,就看见那边冲过来一大帮人,个个拿着棍棒,而且领头的竟然是……

乐乐!

看到乐乐的瞬间,我都吃了一惊,我以为我俩只是有点误会,属于见了面就开打的那种,没想到他竟然会主动埋伏我,这是得恨到我什么地步了?

乐乐带了不少的人,而且个个拿着棍棒,一路怒气冲冲地跑过来,气焰十分嚣张,引得路人都纷纷侧目。

而我们这边就我们几个,只有我衣服里藏着钢管以外,其他人几乎都是赤手空拳(说几乎,是因为杨帆可能藏着点可以耍yīn招的小道具),绝对不可能是武装充分、准备充足的乐乐的对手。

而且退一步说,即便我这也有数量相等的人,我也不愿意和他打。如果真打起来,两边打个伤痕累累,没仇也成了有仇,再想和解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就喊:“跑!”

众人在我的带领下,哗啦啦地就往医院里面跑。医院里面楼房多、草坪多,我们几个人左拐右拐,后面那一大帮人始终紧追不舍,隐约还能听见乐乐的叫骂声,骂我不是一向都很有刚吗,怎么现在老是跟个缩头乌龟似的,真是给我舅舅丢脸之类的。

我真想回过头去骂他两句,说老子当然有刚,也就看你是乐乐,如果是别人的话,早就干死你了。当然,我没时间跟他骂,一骂的话肯定就得分心,估计就被他给追上了。

我们一大帮人在医院里面你追我赶,我是从小在这镇上长大的,所以对这医院地形也算挺熟悉的,领着杨帆、花少他们东躲西藏,最后躲到了一间废弃的仓库里面。没多久,就听到外面传来哗啦啦的脚步声,乐乐也领着人过来了。

看网友对 75 乐乐的伏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