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战械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战械

铁鲲的肉身强悍程度,可能要比当初被陈海他们伏杀的那头妖蟒还要强出一截,战斗技巧极其高超,但当初随陈海伏妖蟒的那些人手,可也远不如齐寒江这些人精锐。

丁爽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妖蟒被伏杀的场面,但见过齐寒江他们暗中拿捕网、绊马索、钩索等物演练围杀强敌的情形,知道齐寒江一队精骑,在相对开阔、没有什么遮挡的旷野,围杀铁鲲这种没有特殊神通、徒有神力的武勇之辈,是没有问题的。

听丁爽这么说,周钧也只能苦涩一笑,因为齐寒江他们暗中操练特殊战术,都是他与吴蒙被陈海推出来当目标物,也因此吃够了苦头。

在周钧看来,陈海的思路很特殊,很多独特的战术,根本是他以往想都不曾想的,却屡屡有奇效,蛇谷斩杀妖蟒还仅仅是陈海小试牛刀而已,更多的特殊战术,目前也只是夜里或进入封闭的山谷演练,防止被他人偷窥过去。

陈海同时还要周景元暗中组织匠师,挑选更好、更坚韧的特种材料,去编织、铸造捕网、钩索等特殊战械。

陈海被龙帝苍禹带入燕州有两年半时间了。

武威军作为燕州诸郡最具典型的精锐战力,陈海认真研究后发现,燕州习惯了强者为尊的思维规模,习惯术法神通所展现的奇伟之力,使得凡民或者说宗门世家在使用工具方面都存在严重的缺陷。

以攻防战械论,池山城所出现那种床弩,可射杀到三百步外的人兽,就已经鹤翔军、武威军里极强的战械了。

在地球,唐宋时期所造的床弩,虽然射杀能力也在三五百步距离,但在燕州因为宗门在炼制法宝、铸制玄兵积累无数代人的经验,冶金铸器的水准,实要比地球唐宋时期强出百倍。

仅以寒纹钢的性能而言,就已经超乎地球上当代绝大多数的特种合金了,更何况还有赤髓铜、胎铁等更特殊、性能堪称恐怖的天材地宝。

赤髓铜拉出头发丝粗细的铜丝,承载两三百斤的重物,不仅不断,而且延长可以忽略不计,倘若用二三十根赤髓铜丝缠绕制成弓弦,用渗炼胎铁的寒纹钢铸成弓臂,这样的巨弓则能蓄上四五千斤力的射杀之势。

这种铁胎巨弓,陈海也就暗中造了两把,目前只有他勉强能拉开这样的巨弓,而用特殊的箭簇,只要蛮奴铁鲲没有防备及时闪躲,肉身再强悍,在百步内也抵挡不了被陈海一箭射穿。

作为巨弓,实用力不强,毕竟需要天生神力或辟灵境巅峰武修,才能够拉开此弓,而辟灵境巅峰的玄修,更愿意祭御灵剑远距离斩杀强敌,但陈海在地球时就研究过三弓床弩的结构,知道三张巨弓可以合在一起,还可以设计特殊的齿轮绞机开弦,这时候射杀力,就将远远超乎辟灵境巅峰剑修所具备的水平。

陈海虽然这时候还无意将三弓床弩造出来,但相信一旦造出来,威力定会令世人瞠目结舌,完全可以用在战场上偷袭那些明窍境强者。

此外,在地球上投石机能在千步之外投掷上百斤重的石弹攻打敌城,陈海估算在燕州利用性能极佳的特种金属,制造出能在三五千步外、投掷千斤石弹的投石机应该不成问题。

而在三五千步外投掷千斤重物,就已经是明窍境中后期强者才能具备的武勇神通了。面对坚城,要凑起上百名明窍境中后期强者不容易,但以太微宗的实力,打造上百架重型投石机送上战场就太容易了。

武威军撕开盐川府城的防御,从当夜的迹象里,除了武威神侯董良都亲自动手外,还能看出太微宗还有不少明窍境、道丹境强者都在现场,配合大军出手,但在陈海看来,那天真要有两三百架重型投石机,同样能在一夜之间将盐川府的防御法阵撕开!

燕州所造的诸多战械,较为出sè的就是各种车船,特别是炼入防御阵法之后,防御力极强,但也没有广泛用于战场之上。

当然了,与血云荒地苦苦挣扎的傀儡分身一样,在燕州庞大而严密的宗阀世族体系里,陈海还远谈不上有什么地位跟话语权,即便是舅父陈烈都还没有完全在太微宗的上层站稳脚根。

这时候陈海有很多奇思妙想暴露出来,非但不会给昭阳亭侯府带来太多的利益,反而会使自己的处境变得不妙甚至危险。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璧”可不一定是指宝物。

无论是制造三弓床弩还是重型投机石这样的杀器,陈海相信至少要等到舅父陈烈地位高到能执掌玉龙大营或铁流大营这样的一军精锐之后,才是合适的时机。

“诺,北面这些流民真是大胆,竟然围过来看这边演练!”周钧不知道陈海在想什么,提醒陈海看草场北面有十数流民靠近过来,目光都被正进行对抗演练的蛮奴铁鲲等人吸引住。

陈海眯眼看去,这十数人虽然衣衫老旧,但相当整洁,看样子也有些修炼的底子,他们跑过来,大概是看到蛮奴不摧动真元就有如此恐怖的战力,脸上都有惊讶的神sè。

陈海却不会介意流民围观这边演练战阵。

桃花坞北面的河滩,聚集的流民已经有五六万之多。

虽然陈海在北面河滩还没有看到有赤眉教黑袍人的出没,但这些流民听口音应该是主要来自于一个地方,也有十数声望极高的首领,能令其他流民听令行事。

陈海暗中观察,能令其他流民听令行事的头领,也就是此时从北面河滩走过来的这十数人,他们组织身强力壮的流民伐木造屋、或造船结网入河捕鱼,又组织老弱妇孺则到处采摘野菜,或往更远的村寨、田庄软磨硬泡的进行乞讨,然后将讨到粮食再带回到河滩地来。

这群流民还没有滋扰地方闹事的迹象,但附近的村寨都充满戒备。

不过,府县地方都拿这群流民没有办法,陈海他们更没有权力将流民从北面的河滩地驱赶走,更没有权力出面招抚这些流民。

陈海现在只能希望双方能一直安全无恙,有时候就得秀一秀肌肉,免得这群流民有什么狂妄之徒对桃花坞存有趁火打劫之类的非分之想。

不然的话,流民真要不知死活的打劫桃花坞,陈海虽然很有信心将这群乌合之众击溃杀败,但杀伤再多的流民,对他们留在燕京又有什么好处?

陈海他们只有护卫进奏使团的权力,后期组建镖行,也绝没有权力插手地方府县的事务;而驻守京畿、拱卫燕京的虎贲八军及朝中文武大臣,即便是屠重锦、屠子骥等人,也都绝对不会希望看到陈海他们在京畿附近擅动刀兵、多管闲事的。

陈海没有理会那十数个爬上坡地、远看这边演练的流民首领,跟周钧商量起来事情来。

昭阳亭侯府此次进入燕京的二百扈兵,包括齐寒江、丁爽等人在内,都归陈海统帅,在河西上路之前就编为三支骑队,分别由吴蒙、周钧、葛同居首执掌。

周钧这段时间被陈烈喊过去,跟着与苏原等人一起,处理与鹤翔军使交涉谈判过程中的琐碎事务,陈海想着他既然将铁鲲从柴荣手里赢过来,就让蛮奴铁鲲补上周钧的空缺,带领一支骑队。

“铁鲲要能融入骑队,必为三支骑队三角之尖刃!”周钧赞同道。

周钧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在陈烈身边修行,却不在意能不能领兵的事情,随着陈烈修成道丹,在武威军的地位日益恐怖,他作为陈烈门下的真传,又岂会没有统兵御将的机会?

“那这段时间就让他们多融合融合!”陈海振奋的说道,他很难期待铁鲲如此之强的个人战力,在融入骑队之后会有怎样的表现。

***************************

以往铁鲲在柴荣身边,只是被当作护卫己身的“灵兽”,得不到半点的尊重。

铁鲲平时连玄兵战甲都接触不到,更不要说统领柴氏的部将扈兵;柴氏所属的部将扈兵也不可能听从一名蛮奴的指挥。

而在陈海这边,齐寒江他们本身就是寇奴出身,出身地位不比铁鲲高到哪里,他们更尊重强者,在铁鲲正式编入骑骑,他们跟随铁鲲进退,没有半点的心理碍障跟排斥。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铁鲲作为陈海目前手下最强的战力,很快就融入第一骑队之中。

虽然铁鲲有时候刻意压制着,但陈海也能清晰感知到他是真正的战将;融入骑阵之中,铁鲲胸臆间压制不出的澎湃战意,甚至还能影响到身边的将卒。

十数日后,到上元节那一天,陈海才第一次进燕京城。

益天帝七十三年的学宫闱选,很快就要正式开始,陈海要参加闱选,就需要选到学宫报名、验明正身,而且天枢院的学宫闱选不是简单的擂台比试,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提前准备。

陈海与周钧在学宫馆舍里住了三天,才对闱选过程初步熟悉,周景元就赶到学宫来找他们回去。

就在陈海离开桃花坞的三天里,桃花坞北面的流民首领,开始组织数千身强体壮的壮勇,开始挖泥背土,沿着秋野河的水线修造泥堤。

“他们是想长久将北面的草滩霸占下来啊!”将陈海、周钧拉回桃花坞,周景元指着眼前的一幕,深有忧虑的说道。

桃花坞四周除了东西秋野河之外,其他三面都是草泽浅滩。

秋冬季,秋野河的水位较低,这些退出水面的浅滩沼泽里就会长满杂草,会有大量的鸟雀以及野兽聚集;到春季,秋野河的水就会慢慢涨上来,将桃花坞四周淹没,只有桃花坞田庄的地势高些,会变成一片汪洋里的孤岛。

现在流民开始在桃花坞北面建造泥堤,显然是为了防止春水漫涨,将桃花坞北面的浅滩淹没,以致他们失去立足之地。

而最初时,陈海原本也指望秋野河的春水漫涨上来,就能够将这些流民从桃花坞北面赶走,看来他这个想法有些一厢情愿了。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战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