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漂浮不定的城池

第一百五十九章 漂浮不定的城池

“砰!”

石轩的身子,从空而落,重重坠地。

他头顶的那一片天空,依然是电光和冰芒交汇,绚烂而夺目。

摔的七晕八素的石轩,就落在聂天身前五米处,他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着聂天,脸上满是困惑。

聂天正前方的杜荒,额头被一柄剑刺穿,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注意到,聂天手背上的天门图案内,从一个赤红光点,变成了七个。

他旋即确信,那杜荒……的确是在最后被聂天所杀。

“巫寂的徒弟……”石轩眼神茫然,“巫寂再厉害,这聂天也仅有后天境的修为,他是怎么在最后的时刻,将那杜荒给杀死的?”石轩无法想像。

也在此刻,铺展着地网,试图通过血宗的禁术,来对付杜荒的虞彤,也匆忙间停了下来。

“咻!”

封罗倏然落地,就站在聂天身旁,看着聂天出神地望着手臂上的七个赤红光点。

“小子,干得漂亮!”他由衷赞叹。

石轩生死攸关之际,他没有想到虞彤,更加没有想到郑彬,而是本能地喊出“聂天”二字,让聂天来帮石轩一把。

这说明,他在潜意识里,已经认可了聂天的实力,觉得聂天要比郑彬和虞彤强的多。

聂天也果真没有令他失望,先通过冰爆珠解除了石轩的危机,又在他突袭了杜荒以后,在杜荒落入那混乱磁场时,很坚决果断地将杜荒给斩杀。

“侥幸而已。”聂天干笑了一声,“都是因为你重创了他,让我有机可乘。没有你的那一击,杜荒不可能控制不住自身,也不可能感觉不到那磁场的异常,不会一头撞进来。”

“我能重创他,是因为你的冰爆珠,让他施展出来的灵诀,全部失效。没有冰爆珠的炸裂,他也不会遭受反噬,我也不能偷袭得手。”封罗咧嘴呵呵一笑,说道:“那六个来自于杜荒的天门钥匙,是你应得的。不仅如此,杜荒储物手环内的藏物,你也应该获得大部分。”

给他这么一说,聂天随手将杜荒手腕上的储物手环拽下来,想要将其中的藏物取出分配。

“不着急。”封罗摆摆手,阻止了他的分赃,而是说道:“那东西你先拿着,我们还有其他事情没做完。”

封罗猛地看向那残破的城池。

“哦。”聂天也没有推脱,将杜荒的储物手环套在自己手腕上,也顺势看向那残破城池。

那城池,在巨大的陨石上,不时释放出七彩霞光,显得非常的神秘。

“石轩,你怎么样?”封罗沉声问。

石轩摇了摇头,脸上满是苦涩,“我现在遇到任何一个进入天门者,都只能被无情屠杀掉。短时间内,我恐怕难以彻底恢复过来。我决定……远离那残破城池。”

“那好。”封罗也不废话,他随意取出一瓶丹药,抛到了石轩脚下,道:“吞下这些宗门的丹药,等你稍稍恢复了一点力量后,尽快离开此地。照我看,那残破的城池内,恐怕有着不止一个的外域强者,你过去还真的没有一丝机会。”

“我明白的。”石轩点了点头,就地坐下来,吞了几口丹药,将药效催发开来。

“你自己保重吧。”封罗不再多言,看了聂天三人一眼,就又向着那残破城池而去。

这次,他没有催着三人同行,似乎在让他们自行决定。

在他的眼中,那残破城池内,或许存在着大造化,可是想要获取那造化,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是过于惊人。

就连他本人,都一点把握都没有,都不觉得前往那残破城池,会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所以他才不再劝。

“呼!”

没一丝犹豫,刚刚获取了六个赤红光点的聂天,也随之前行。

虞彤内心天人交战,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说道:“石叔,我陪着你。”

她决定放弃了。

“也好。”石轩叹了一口气,说道:“在我来看,你的决定是正确的。天门内的机遇还有很多,未必就非要往那座残破的城池去闯。只要活着,只要待在天门内,以后兴许还会有别的机会。”

“嗯。”虞彤轻轻点头。

“那个……”郑彬面sè尴尬,竟然也没有追随着封罗和聂天而去,也选择留了下来,“我和你们一起吧,大家在一块儿,也好做个伴。”

他也被前途的残酷和血腥给吓到,打消了过去追求真相的念头,觉得还是先保住命要紧。

杜荒似乎是最后一个拦路者。

聂天和封罗两人,再次往那城池而去的途中,没有遇到任何一人阻拦他们的脚步。

跨过一根细长的石棱,他们终于到达了那座城池坐落的巨大陨石上,并一眼看到那城池的附近,有很多人影闪掠着。

“厉叔!柳叔!”

临近之后,他才发现厉樊和柳砚,赫然也在那些人影当中,在围绕着那座散发着七彩霞光的城池争斗。

那城池,远看残破不堪,可在一束束七彩霞光释放开来时,又显得有些华贵肃穆。

随着震动摇晃不止的城池,仔细看来,发现好像是漂浮着的,并不是如他之前所想的那般坐落在陨石上。

那城池,似乎完全不受重力的丝毫影响,凌空大概十来米。

城池看似摇摇晃晃,其实,是在漂浮不定,不断地在变幻着方位。

古旧的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刻画着众多聂天从未见过的古怪符文,那些符文有的如星辰日月,有的如古兽爪牙,有的像是树木的树纹,千奇百怪的,也不知道究竟是代表着一个种族的文字,还是囊括万象。

阵阵惊人的能量波动,从那城池内,不断地向外荡漾着。

那些奇异的能量波动,好像并不伤人,被冲击到的那些炼气士,一点异常没有,眼中还浮现出享受的表情。

似乎,那些人在通过城池散发的能量波动,在领悟着什么秘密。

四个从外域而来的强者,散落于城池四角,都在被离天域七宗的炼气士围观,可那四人夷然不惧,应付的还游刃有余。

时不时地,还有一个七宗的炼气士,被那四人斩杀,手上的天门图案瞬间消失,一个赤红光点被他们给吸纳。

那四人,聂天在进入天门之前,都曾经见过。

身材瘦长,提着一柄绿焰光剑的外域来客,赫然也在当中,他曾经在天门前痛下杀手,根本不给狱府丝毫颜面。

那人,在聂天的感觉中,应该是先天境后期的强者。

另外三人,也是一样的强悍,他们的手背上,都闪烁着十个左右的赤红光点,那些光点代表着他们的功勋。

每一个光点,都对应着一个死人。

城池旁边,还散落着一具具尸体,那些尸体的修为大多不凡,很多人聂天之前还听说过,都是中天境后期,亦或者先天境初期的强者。

“聂,聂天!”

围攻那提着绿焰光剑的柳砚,战斗时,抽空一看,发现聂天居然也过来时,他瞬间变了脸sè。

他首先有些惊讶,惊讶聂天是通过什么方式,能赶到此地的。

因为他们每一人,能到达此地,都经历过一番血腥之路,真正活着到此的,也就十来人左右。

其余人,都在途中被无情斩杀。

除了惊讶外,他又为聂天感到担心,觉得聂天简直胆大包天,仅仅后天境的修为,竟然也敢踏入这趟浑水。

“赶紧离开此地,这儿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柳砚喝道。

“咻!”

一束绿幽幽的剑光,从柳砚胸口一闪而过,分心讲话的柳砚立即闷哼一声。

他胸腔伤口绽裂,那伤口一出现,就迅速出现了脓液,似乎正在迅速腐烂。

听到柳砚的提醒,厉樊别头一看,发现聂天真的过来时,也被惊住了,急忙道:“小子!不想死的话,赶紧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因为太过于急切,他也顾不得所谓的礼节,不再称呼聂天为小师叔了。

“姜灵珠他们呢?”聂天扬声问道。

“灵珠太弱,我们安排她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没有让她过来。”厉樊目显痛意,“但其他人,大多已经死了。”

聂天神情一变,又细细观察那些散落于附近的尸体,看到有好几具尸体,果然是来自于凌云宗。

“嗤!”

也在此刻,一簇绿幽幽的火苗,溅射到了厉樊的肩膀。

厉樊的肩部,犹如被剧毒之物给泼到了一样,也马上开始溃烂。

他反应坚决果断,随手将溃烂地方的皮肉,以利刃剔出去,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阻止伤势的蔓延加重。

“快走!”厉樊暴喝。

……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九章 漂浮不定的城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