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78 陈峰的坦白

78 陈峰的坦白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之前帮唐心请假,我估摸着她至少要三至五天才能回来,因为她妈妈一时半会儿肯定是出不了院的。但是现在,唐心出现在我们班的门口,脸上还带着无比忧伤、难过的表情,和过去那个开朗活泼的她判若两人。

我顿时就有点慌,以为她妈妈出什么事了,赶紧就起身跑了出去,说阿姨怎么样了?

唐心摇头,看着我说:“巍子,我妈妈没事,但她执意要出院,说是不能再花钱了。医生检查过后,说出院也可以,必须要回家静养,有什么问题一定要赶紧过去。”

我说那很好啊,你是怎么回事?

唐心的面容无比难过,眼角甚至都挤出了一点泪,嘴巴也轻轻地抿在一起,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我连忙将她拉到一边,问她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找她麻烦了?

唐心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晶莹的泪珠儿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带着无数的委屈和难过。她轻轻咬着嘴唇,问我能不能再让花少借她点钱。

我说要多少?

唐心轻轻说道:“三千。”

我吃了一惊,说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要用这么多钱?

唐心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一边哭一边给我讲起了事情原委。

原来,陈峰今天早晨突然到医院去了。唐心一开始还挺开心,还以为陈峰是来看望她妈妈的,结果陈峰根本没有这个意思,而是问她有没有我的消息和动作,知不知道我接下来准备干什么、有什么计划之类的。

唐心两天都没和我在一起,怎么可能知道?于是就老老实实地说不清楚,结果陈峰一下就发火了,认为唐心是在骗他,觉得唐心已经站在我这边了。

他生气地大骂唐心吃里扒外,还让唐心把钱都还给他,包括一千块钱生活费和买衣服、文具的钱,再加上应该有的利息,总计三千元。还说如果还不出来,以后就别来学校了,还有她的妈妈也会遭到牵连!

唐心没有办法,所以才回学校来跟我借钱的。

听完唐心的叙述,我气得差点倒过气去,恨不得现在就上楼去把陈峰给干一顿了。这王八蛋简直狼心狗肺,我活这么大就没见过这种不要脸的玩意儿,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弥漫着怒气,简直都快要爆掉了。如果陈峰在我面前,我绝对毫不犹豫扇他一个大耳刮子!

这事办得真的太陈峰了,当初他就是这么对洛斌的,过完河就拆桥,一点情面都不留。我气得手都哆嗦,但还是强制自己冷静下来,不能因此就扰乱了晚上的计划,我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和唐心说没事,把钱还了正好,以后也不要和他有什么牵连。

说完,我就把唐心带到花少的班上去了。

花少听完以后,毫不犹豫地从钱包里拿出三千块钱来递给唐心。唐心自然千恩万谢,说以后一定会还花少的,花少则摆着手说没什么,他去一趟酒吧都花这么多钱。

唐心拿了钱,我还准备陪她一起上楼去还陈峰,但是唐心冲我摇了摇头,说这件事就让她自己去办吧。

我想了想,说可以。

唐心上楼以后,我和花少还站在原地。我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谢谢你了,回头唐心还不上的话,我帮她还。

花少摸着鼻子,说巍子,见外了不是?

过了一会儿,唐心下来了,脸上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显然已经和陈峰做了了断。她走到我们面前,再次对我和花少表示了感谢。

我刚要和她说没事,就看见陈峰也走过来了,一张脸还yīn沉沉的。

其实我真不愿意和陈峰现在闹翻,这样或许会影响到晚上的计划,但事赶事赶到这了,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毫不犹豫地把唐心拉到身后,目光直视着走过来的陈峰。

唐心也有点吓坏了,以为陈峰还要找她麻烦,躲在我身后不停地发着抖。陈峰走过来,看看我,又看看我旁边的花少,再看看我身后的唐心,显然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轻轻哼了一声,和我说:“巍子,咱俩去那边一趟,我有点话要和你说。”

我却没动,说你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不用藏着掖着。

陈峰说:“咱俩单独谈谈,我不想让别人听见。”

我想了想,这里可是高一,他就是想找我麻烦也得掂量掂量,于是就跟着他走了。我余光看到花少立刻往反方向跑了,显然是去叫人,怕我和陈峰起冲突。

来到厕所,里面有几个人正在撒尿,陈峰的心情很不好,直接大吼着让他们滚,这些人连尿都没撒完就赶紧系了裤子跑了。

厕所里只有我俩,陈峰摸出一支烟来递给我。我刚接过烟来,就听见外面传来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正是花少和瓜爷、韩江他们过来了。

陈峰顿时更怒,一张脸变得狰狞无比,嘶吼着说:“全给老子滚蛋!”

我看陈峰也没有要和我动手的意思,便摆摆手让他们先回去。外面安静下来以后,陈峰的脸sè依旧很不好看,重重地吸了口烟之后,说道:“没错,我是让唐心监视过你。”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陈峰就是再傻也明白我已经都知道了。我没说话,也吸了口烟,知道陈峰一定会继续说下去的。

果然,陈峰继续说道:“你知道的,我在初中做了三年的天,在高中也做了三年的天——这算是第六年了。关于怎么当天,我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更知道‘打江山易、坐江山难’的道理,所以每年的新生都是我特别关注的,我需要从中找出有可能对我造成威胁的刺头,然后提前做出预防和准备。

在开学前几天,我就开始往学校跑,不断地研究着这届高一新生的名单,什么韩江啊、花少啊都在我的研究范围。哦,当然还有瓜爷,那家伙的父亲和我老爸有过冲突,这次竟然也到这来上学了,不得不让我多注意一下。当然,我也没把他当回事,一个又矮又胖的废物,能对我造成什么威胁?但是,巍子,当我看到名单里有你的时候,我的心情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沉重感……

咱俩也是老对手了吧,以前你在初中的时候就跟着豺狼和我干仗,还当着警察的面抹了我的脖子,当时我确实非常生气,恨不得要宰了你,所以后来才对你百般报复。当然,再后来的事,咱俩都知道,就不赘述了。其实不只是因为你舅舅,我对你这个人也是很欣赏的,如果可能的话真想和你做兄弟啊。但,在你没来学校之前,我还是得观察你的一举一动,看看你到底想干什么,所以才安排了唐心来监视你。

第一天,你就打了我的兄弟,并且宣布整个高一都不用交保护费。那时候我就明白,你还是很有野心的,恐怕不仅想当高一老大,甚至想取代我,做这个学校的天,对么?”

听完陈峰这一番话,我的心中无疑激起惊涛骇浪,我不是没有想过陈峰或许已经揣摩出了我的意图,但是真没想到他第一天就猜出来了,看来这家伙的心机之深远远超出我的想像。不过我还是装作淡定的模样,轻轻吸了口烟说道:“那肯定啊,出来混的,哪个不想当天?外面那些个韩江、花少,还有你手下那些兄弟,如果有可能的话,哪个不想当一回天?只不过因为你在这里,大家觉得没有希望,才安于现状罢了。”

陈峰反问我:“巍子,那你呢,你觉得有没有希望?”

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实在太刁难了,如果我说有希望,那就是摆明要跟陈峰对着干了。还好,陈峰也没有剖根问底,而是搂着我的肩膀说道:“巍子,不管你有没有这个心思,我都希望你能再等一年。咱们今天晚上先联手干掉乐乐,等我坐满了这一年,毕业之后,然后你再上位,可以么?”

我回头看着陈峰,他的目光诚恳、面sè坦然,好像在真的和我有商有量。有那么一瞬间,我差点就动摇了,想着要不就再等一年吧,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一年之后再做这个天,速度也算是挺快了,我舅舅也不会瞧不起我。

但,我的脑中又迅速闪过陈峰和他父亲曾经对我所做的一切,包括老鼠带人疯狂地砸了我家的房子,还把我绑到废弃的矿场上准备狠狠地收拾我……可以说,如果不是我舅舅出现,我敢保证我和我妈妈过得要比现在凄惨多了。

而且陈峰的不择手段和过河拆桥是出了名的,已经有个洛斌和唐心当前车之鉴了,难道我还要再傻兮兮地冲上去么?我要是被陈峰给糊弄,那我这脑子就真是白长了!

所以,我的心只软了一瞬间。一瞬间过后,我的心肠又变得坚硬无比、既黑又毒了,当即淡淡地说道:“可以啊,咱们就先干乐乐。”

陈峰呼了一大口气,显然以为已经说服我了,脸上不光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还用力地拍了拍我肩膀,说:“兄弟,你放心,只要我有在,这学校就是咱们俩的;等我毕业之后,这学校就是你一个人的。等你毕业以后,就来和我一起做事,我家在咱镇上产业不少,保证你能赚得饱饱的,每天吃香喝辣,金钱美女享用不尽……”

陈峰给我画的这个大饼,一下就给我画到了三年以后。这人出来混的图个啥,说到底不就是个“钱”字吗,这事要是换成别人,估计又被陈峰给说动了,还好我始终就对陈峰抱着警惕之心,他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会相信。

陈峰又给我交代了一点晚上的细节,然后便离开了厕所,回到他们高三去了。花少、瓜爷他们这才哗啦啦地冲进来,问我有没有事,我摇摇头,然后两只眼睛放出异样的神采,憋了很久的气也在这一刻得到释放:“大家准备一下,今天晚上干陈峰!”

至此,距离我向他们宣布最终目标是陈峰的日子,不过才两天而已。别说他们,连我都觉得太快了,快到不可思议、快到无法置信。在我最初的计划里,要想最终干掉陈峰,做上这个学校的天,怎么着不得一年半载?而开学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啊!

可事情就是这么神奇,事赶事,就赶到这了。陈峰想设计干掉乐乐,还是和我联合,我要是不抓住这个机会,就有点太对不住目前这个大好局势了。

之后,大家就进入了紧张的准备之中。

与此同时,陈峰要给我和乐乐办和事酒的消息也传遍了整个学校。

我是高一年级最有名的新人王,不到一个月就彻底征服高一的事件人尽皆知;而乐乐是成名已久的老生,连陈峰都对他礼让三分,人送外号“半个天”。

我俩这几天所闹的事也传遍全校,就在人人都以为我俩会干得更狠时,陈峰适时地站了出来,说要给我俩讲和。陈峰是这个学校的天,我和乐乐都算是他的手下,他当然有资格也有理由来做这件事情。

高中三个年级各自最有名的人物即将汇聚一堂,这种场面还是很让人期待的,可惜陈峰说了禁止任何闲人参观,就连我和乐乐都不能带兄弟去。

合情合理,没人有何异议。

于是晚上下课以后,我就一个人出了校门,朝着陈峰和我约好的饭店走去。

看网友对 78 陈峰的坦白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