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剑光和宁静的夜风

第三百四十五章 剑光和宁静的夜风

一位真正的大师,需要符合两个条件,一个是能够达到三元之境,另一个则是开创自己的绝学。

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外元之境之后,更强调的是对天地元力的控制和调动。任何一位元修,在踏入外元之境后,首先能够控制的,便是其本身属性的元力。比如艾辉,能够调动金元力,无论是金风中的金元力,还是地面混杂的金元力。

而随着对元力控制能力的加强,元修不仅仅能够控制本身属性的元力,还能抽取和转换相生的元力。

比如艾辉的金元力,境界更高之后,便能够使附近的土元力,转化成金元力,从而壮大自己的元力。

端木黄昏曾经用过的【岁月锁】便是类似的手段,强制抽取地底深出的水元力,滋生本身木元力。

此时便是双元之境。

再往后,元修能够强制抽取两种属性的元力,壮大自身,便是三元。比如艾辉,倘若踏入三元,便能够把火、土元力转化为金元力。

五元合一,则是宗师的标志。对岱纲而言,所立之处,只有木元力。

三元之所以成为大师的条件之一,也是因为三元独特的性质。当一位元修,踏入三元之境,那也就意味着,他再也不受五行克制。

三元之境的艾辉,能够控制火、土、金三属性元力。而在以前,火元力却恰恰是金元力的克星。

正是因为三元之境的特别之处,元修再也不受环境的克制。也标志着元修对天地元力的控制,达到一个高水平。

三元合一,意味着充沛雄浑的元力,而如何利用这些充沛的元力,则是大家不断修炼的传承,反映出元修对元力的理解水平。

开创属于自己的绝学,标志着元修对元力有着深刻独到的理解。

绝学是来阐述属于自己的“道”。

大师之下,实力的划分则很困难。有的人元力境界低一些,但是对元力的理解更深刻,有人恰好相反,孰强孰弱,往往只有打过才知道。

暗中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关注昆仑的大战。

火鸦是凶名昭著的恶人,他的实力自然不用多说。三元之境的元力,让他的攻击几乎绵绵不绝。而他的对手,酒柜的元力虽然只有二元之境,但是面对火鸦丝毫不落下风,他对于元力有着异常寻常的理解,出招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看上去行迹隐秘的斗篷客,竟然是一名改造土修!

花魁很快感受到压力,对方的身体可以随意变幻,而且身体不知道用什么材料改造过,力大无穷,还有隐身的效果,会突然消失在空中。

如果不是他盆栽中有多羽珊瑚槿,他这次就麻烦大了。不过他现在的攻击手段,对斗篷客都没有太大的杀伤,他还没有找到对方的弱点。

现在双方处在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境地。

王子和叶双之间的战斗,则是火花四溅,凶险至极。

两人皆是以硬碰硬,以刚对刚的战斗风格。

叶双从一开始被压制,一点点扳回劣势,他的袖子尽皆粉碎,两条强壮的胳膊裸露在空气中。人们这才看清楚,叶双双臂上各绣了一条蛟龙刺青,此时它们宛如活了过来一般,龙目亮起幽幽光芒,响起有节奏的呼吸。

叶双的金轮威力愈发惊人。

王子就像没有看到叶双一样,周身的剑风暴在不断变厚。

捉对厮杀的六人,实力都异常强悍,潜伏在黑暗和yīn影中的人,无不震撼异常。

六人之中,他们只认得出火鸦,其他人都一无所知。

斗篷客是改造土修,他们是一群禁忌之徒,生活在yīn影黑暗中,不为人知很正常。金轮的叶双,一看就是刚刚出山的新人菜鸟,没有名头也很正常。

可是反观昆仑方面的三人,皆是当打之年,实力强悍得惊人,招式诡异多变。更重要的是,一看就是实战经验丰富,经历过无数厮杀,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无名之辈?

然而在场诸人,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叫得出三人的名字。一些消息灵通的家伙,却是想到一些不广为人知的消息碎片,某些身影能够和面前的三人挂上钩。

有一点却是显而易见,昆仑并不如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孱弱。

这使得许多人,变得慎重起来,但是没有人想过放弃。

每个人都知道,昆仑的实力再强大,也无法抗衡大势。

有多少家族参与了这场争夺?没有人知道,但是他们知道有很多很多。

昆仑的实力再强,在这样的局面下,也只有被不断消耗,变得虚弱,露出破绽。

他们只需要等待,耐心等待,前面的人牺牲够了,自然就到了他们摘取果实的时候。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最强的猎人,将获得最终的胜利。

一道yīn影悄无声息摸向萧淑人所在的院落。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剑光乍现,刺目的光芒瞬间照亮黑暗。

一片雪亮之中,一颗头颅飞上天空,片刻后,血柱才喷涌而出,无头尸体轰然倒地,在地上不断抽搐。

所有人都被这一道剑光给震撼住。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闪耀、凌厉、干脆的剑光。剑术没落,早就成为元力体系的边边角角,被人们遗忘。

直到这一剑,才让人们恍然回想起曾经剑修无人能及的风采和锋芒。

这才是真正的剑术吗?

没有人看清出了刚才那一剑,就连昆仑真人身边的萧淑人,此时亦满脸骇然,呆若木鸡。她完全没有看清楚刚才昆仑真人是如何出剑。

昆仑真人还剑回鞘,面纱遮挡的脸庞看不出喜怒,但是那双眸子却是淡然如初。

人们这才想起来脚下的地界。

“昆仑……”

曾经令万界俯首称臣,匍匐脚下的无上剑修大派,在无数岁月之中,这两个字就是剑修的别称。

难道剑修真的要崛起了吗?

“昆仑。”

无数人在暗中喃喃自语,反复念着这两个字,露出恐惧和向往的神采。

昆仑!

火鸦第一个掉头就跑,刚才那一剑,他没有把握能够挡住。

斗篷客的动作不比火鸦慢丝毫,身形倏地化作一片风沙,飘到数十丈开外,重新凝聚身形,转眼间就隐没在空气中。

叶双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也转身跑走。

隐藏在暗处的觊觎者,就像是黑暗中的老鼠,窸窸窣窣如同潮水般退去。

花魁三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撼,昆仑真人惊才绝艳的一剑令他们难以忘怀。他们也没有想到这场激烈的战斗,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战斗来得猛烈,去得也迅速,昆仑剑盟重新恢复平静。

就在此时,吱呀一声,在寂静的昆仑剑盟异常清楚。

众人不约而同转身。

小院大门被推开,艾辉站在门口。他神情恍惚,身形摇摇晃晃,就像有一阵风过来都能把他吹倒。他一脸茫然地看着周围,显然还没有从剑术的世界中回过神来。

过来片刻,他的瞳孔慢慢恢复焦距。

“哎,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搞成这样?没事拆墙挖地砖干嘛?”

艾辉惊诧无比地看着面目全非的昆仑剑盟,满地狼藉,到处都是碎石乱砖,几个孤零零的身影站在不远处。

“咦,花魁,你怎么在这里?哦,你在等我啊?任务快开始了吗?这些都是你请来的帮手?”

艾辉一脸恍然大悟。

花魁脸黑得像锅底,一言不发。

酒柜轻咳一声,走到花魁身边,拍拍花魁的肩膀:“花魁,你这小兄弟很有意思,前途不可限量。”

王子神情古怪:“花魁,没事,你家底厚。”

每一位引路人和新人之间的关系都颇为紧密,一般而言,新人的表现将直接影响引路人的评分。如果新人的表现实在很糟糕,很有可能导致引路人的评分被扣。

花魁本来就很难看的脸,听到两人的调侃,脸sè更黑。

但是他到底是有城府的人,过了一会,他的神情就恢复如常,不动声sè地问:“你刚才睡着了?”

“哈,怎么可能睡着?”艾辉连连摇头:“我看剑术传承,看得太入迷了。任务是要开始了吗?”

花魁懒得理这个家伙,面无表情道:“还没。”

“看来我出来太早了。”艾辉打了个哈欠,他的身形摇摇欲坠,索性一屁股坐下来。

花魁随口问:“有什么收获?”

“很大的收获,真是让人吃惊,原来剑术还可以这样用……”艾辉的哈欠连天,他确实有很大的收获和启发,无数个精妙的想法在他脑海中打着转,却像缠在一起的麻绳,他怎么也理不清。他隐约记得当时他有一个很厉害的想法,一定能够让人大吃一惊……

脑子越转越慢,睡意就止不住上涌。

才看了一会剑术传承,怎么这么困……

睡眼朦胧的艾辉,还没想明白,陷入沉睡。

他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连续看了几天几夜的剑术传承,持续的亢奋和拼命思考,体力的消耗非常惊人,他的身体实际上已经非常疲劳。

他仰天八叉地直接睡在地上。

片刻后,他的呼噜声混在宁静的夜风之中,就像盛夏池塘的蛙声,有节奏地响起。(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五章 剑光和宁静的夜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