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流民首领

第一百一十九章 流民首领

(周末一更)

“怎么办?”

流民在桃花坞北面组织数千精壮修建河堤,看样子是要在北面的浅滩长久居住下来,周钧也觉得束手无策,看向陈海。

有葛玄乔、陈玄真两人授意,陈海差不多都已内定通过闱选,进入学宫修行.

陈烈只是作为进奏副使,暂时随葛玄乔留在燕京应对鹤翔军使及太尉府的官员,一旦双方谈妥和议的条件,就会回河西去,故而桃花坞要怎么处置与北面流民的关系,根本上还是要陈海来拿主意。

赶不走,不能打,地方府县又袖手不管,流民不仅有越聚越多的趋势,还要长久霸占桃花坞北面的草滩浅泽区域,真是棘手啊!

吴蒙、葛同、周景元都觉得束手无策。

“丁爽,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陈海见丁爽神态淡然,猜测他应该是有什么问法,就直接问道。

“流民生计没有着落,才流窜四方,走路无投才会铤而走险;而要是他们真能开垦北面这片草滩,安居定业,我们与此毗邻相处,又有什么好担心的?”丁爽笑问道。

听丁爽这么说,周景元、周钧才恍然悟得原来是他们钻牛角尖了,想想也是,他们此前一直都暗中防备这些流民会滋生是非,一直都在暗中想办法要将他们赶走,却没想过,这些流民真要利用北面这片草滩定居下来,就算赤眉邪教暗中怂恿,又会有多少亡命之徒会跟着闹事?

陈海即便对燕州民众的命运没有那么关心,但也没有高高在上的狂傲心态,不将流民视为蝼蚁。

虽说现实不允许他招抚这些流民,否则会被燕京的那些文武大臣视为别有居心,但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陈海想了片刻,也觉得丁爽此策才是上策,跟周景元说道:“看他们条件也是简陋,你准备一批农具、谷种,明日随我送过去。哪怕他们以后真要滋惹什么是非,这时候结个善缘也是好的!”

流民真要大规模在京畿附近的郡府作乱,他们作为客军,没有协助地方出战清剿的义务,与流民关系搞好一些,将来也能抽身事处。

“接触一下也好,他们开垦北面的河滩,我们也无权制止,但也不能让他们将桃花坞的马场给占过去。”周景元说道。

桃花坞田庄只有三百亩,大约仅有四五百步见方,外围的草滩才是他们天然的马场跟演练场。

要不是流民先有动作,善于经济民生的周景元都打算春后自己组织一批人手围造大堤,圈出一片草滩,当作桃花坞的马场。

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源源不断的将河西良马运进桃花坞的马场,然而再拿到燕京城里出售,以谋重利。

周景元觉得这时候就有必要跟北面的流民说清楚马场的地界,省得以后滋生是非。

****************************

次日,周景元就准备好两百袋粮食、一百袋谷种以及上千把农具装上车,套上骡马,从杂草丛杂的淤滩通过,随陈海走进桃花坞北面的流民河滩营地。

除了十数御车马夫外,陈海也就让吴蒙、周景元、丁爽三人跟着他拜访流民首领。

流民在河滩边的宿营地,正对着秋野河这一段近十里宽的苍茫水域,地势相对高些,但相对桃花坞还是要低矮许多,照正常年份的雨水量,暮春时节就会被淹没,更不要说秋野河上游有可能会出现持续数日甚至十数日的暴雨天气了。

流民也意识到这边,这时候才组织人手,在宿营地东侧修建大堤,想要将河水挡在宿营地以东,同时宿营地以西的草滩也就能利用起来开垦、种植些谷物。

衣衬蓝绿的流民,对陈海他们充满警惕,但陈海这次是携带他们所急缺的工具及谷种以及一批粮食而来,流民也不至于将陈海拒之门外。

陈海被迎进一间草棚。

此前周景元打探到一些消息,也只知道流民主要来自京畿北郊的乐麟府,首领曹奉也是乐麟府人士,大概有四十多岁,身材魁梧,脸膛黝黑。

待陈海低头走进草棚,坐在糙木所制的长案后的曹奉才站起身相迎,他腰间拿草绳绑着一把无鞘铁剑:

“曹奉老寒腿,每到寒季就会发作,行动不便,不能远迎陈校尉,还请见罪!”

曹奉不像是有修为底子的宗门玄修,但精气完足,说话的声音浑厚有力。

而粗大结实的骨骼,掌心磨平的茧子以及凌厉的眼神,都说明曹奉常握刀兵,精湛技击之术,应该是在乡野极有声望的乡豪游侠一类的人物,才有可能被聚集在此地的流民推举为首领。

不大的草棚里,还有十数健勇穿着粗陋的皮甲,或刀或剑都绑成腰间,都警惕的盯着陈海,甚至想刻意将他们的武勇表现出来。

陈海心里只是一笑,他完全可以出兵突袭这里,将这十数人拿下,而使数万流民群龙无首惊散掉,但要没有这十数人牵头做些事情,外面数万流民的生计必将倍加艰难,也不知道春荒会饿死多少人。

陈海虽然对燕州民众没有什么感情,但也不想双手沾染这些流民的鲜血,而听曹奉对他的称呼,陈海知道这些流民是打探过桃花坞底细的,心想如此也好,接下来也能省事一些。

“曹当家客气了,我们两家毗邻而居,拖到今日才来拜访,是陈海有失礼数。”陈海客气的回礼道,坐到杂木所制的长案后,看案板粗糙,还有木刺扎手,可见这些流民聚集过来近一个月,条件实是艰苦得很。

陈海也不跟曹奉他们试探什么,将此次所携带的礼单奉上后,就直接挑明来意:

“曹当家带着大家在桃花坞筑北面造大坝以挡河水,是件好事,也能减轻桃花坞及马场的春夏水患,我们送上谷种、粮食、农具以及二十匹骡马及大车,也算是稍尽绵薄之力。”

“马场?”曹奉等人也是聪明,立即听出陈海话里的弦外之音,警惕的看过来,不知道陈海此次走入流民的宿营地,到底有什么企图。

“也不瞒曹当家,我们代表昭阳亭侯府,买下桃花坞这块地,除了要建一座铸造场,用河西匠工铸造上等兵甲,贩售于燕京城,开设镖行,操练镖师外,同时还会将河西良马运入京畿贩售,少不得以后有请曹当家帮衬的地方。”陈海说道。

陈海也不贪心,当场就跟曹奉等流民首领划定范围。

桃花坞与梅坞堡之间有一条三里长的便道,可以说是已经筑成的拦河大堤。

陈海春后要将梅坞堡与桃花坞之间的这片草滩、破地利用起来,同时还要让桃花坞以西的二三万亩草滩都空着备用,流民只能开垦桃花坞北面的草泽浅滩,不能将手伸到桃花坞的南面、西面,更不要想横在桃花坞与梅坞堡之间建造村寨。

开春后,陈海同时还想在桃花坞建造坚固的坞堡。

即便两百扈兵都留在桃花坞,但作为客军在京畿附近赈济、招抚流民,是极忌讳的。特别是益天帝、太子赢丹此时还争持不下,都有意压制地方出面抚恤灾民,陈海甚至不能直接雇佣大量的流民到桃花坞做工。

而无论是修建坞堡,还能加固梅坞堡与桃花坞之间的挡水坝便道,都需要大量的石料、木料;以后铸造场建起来,还需要大量的木炭融炼铁料。

桃花坞可以拿粮食,向流民购买石料、木料,陈海相信能勉强帮他们渡过春荒,这是丁爽所献的计策,只要数万流民真能在桃花坞以北安顿下来,他们也就不会再成为桃花坞的隐患了。

陈海禁止他们进入桃花坞的西面、南面草滩,这事是令曹奉等人不爽,同时要满足桃花坞所需要的石料、木料,流民此时仅有一万精壮,就需要分出一半的人手开采石料、木料,运送到桃花坞,但也唯有如此,曹奉等人才能从桃花坞获得足够的粮食熬过春荒,也才有可能获得相应的物资,将挡河大堤赶在春潮之前造成。

陈海也没有要曹奉等流民首领立时给他回应,就两百袋粮食、上百袋谷种、上千农具以及二十匹普通骡马及大车都留在流民宿舍地里,希望能对他们有所帮助。

次日,曹爽就亲自赶到桃花坞,答应陈海的条件,恨不得马上就派人到二十里外的石岭开采石料,给桃花坞送过来。

流民的隐患暂时得到缓解,周景元、丁爽奔波十数日,也已经在西城铁桥巷找到适合开设兵甲铺及镖行的宅子,还需要陈海去确认一下,而陈烈、苏原已经是完全脱不开身了。

周景元、丁爽挑选的宅子,前后三进大院,再加上两边的跨院,也有三十多间房。院子北临铁桥巷,院墙可以打开门洞,开设兵甲铺,而南街洪武大街的院墙打通后,则可以作为药师园镖行的门脸……

这样的话,平时只需要安排一队精锐驻守在院子里,就能兼顾到两边。

陈海相信周景元、丁爽二人在这方面的能力,跑到北临铁桥巷的院子里看了一眼,就相当满意。他如果今后要是留在燕京城里修行,也可以住进来,毕竟桃花坞出西城还要乘马奔行近二百里才到。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九章 流民首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