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1 你舅舅,来不了

81 你舅舅,来不了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之前还去给我家送电器,热情地像个五好青年的老鼠,此刻变得又凶又狠,好像又回到了当初砸我家房子时的疯狂状态。早说了他们这种人都有两张脸,翻起脸来真是比翻书还快,前一秒还和若春风,后一秒便狠如寒冬。

老鼠领着这群一看就不是善类的大汉闯进来,我们班的同学都吓坏了,老师都缩在一边不敢动弹,任由着我被他们拖出教室。到了教室外面,才发现走廊上还有好多汉子,都是三十来岁的,正从各个班往外提人,花少、瓜爷、韩江他们都被抓出来了。

我一看就急了,冲着老鼠大吼:“事都是我一个人干的,你找我就行了,抓他们干嘛?”

老鼠又回头踹了我一脚,说:“就你话多。”

我虽然被人抓着,但还是很不服气,不断冲老鼠骂骂咧咧的,老鼠又过来甩了我两个大嘴巴子,还掐着我的下巴问我服不服气。我直接往他脸上吐了口唾沫,说你就狂吧,一会儿等我舅舅来了,看他怎么收拾你。

其实一般情况下,我并不愿意拿我舅舅出来吓唬人,一来我也有自己的尊严,二来我舅舅根本就不管我,说了也没什么用。但是现在,我只能拿我舅舅出来狐假虎威了,希望能把老鼠给吓退。

果然,在我说到我舅舅后,老鼠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恐慌,毕竟他也亲眼见识过我舅舅的疯狂和威风。但,恐慌只是一闪而过,老鼠又恢复了他那副凶恶的姿态,同时狠狠一拳朝我鼻子砸了过来。

“等你舅舅,你做梦吧!”

老鼠这一拳真的是太狠了,他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能领导一群三十多岁的大汉,肯定有他自己的本事。这一拳砸过来,我的眼前一黑,差点昏厥过去,身子也跟着软倒在地。我晃了一下脑袋,觉得整个鼻子都没知觉了,同时有粘稠的液体流淌下来。

老鼠这一拳打的我几乎失去意识,浑身都没了力气,我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鼻子。走廊里不断响起骂骂咧咧的声音,瓜爷、韩江这些暴脾气直接就跟他们干起来了。但不用说,片刻之后他们也被放倒了。

期间,我还听到唐心的叫喊声,说她要去告学校、告老师,但是根本没人理她,反而被几个汉子给推回教室去了。

我们在高一虽然人多,可老鼠带来的人也不少,而且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汉,光是站在那里就足以吓破大部分学生的胆,更不用说去和人家干仗了。当然,我也不希望我们的人和他们打起来,后果肯定是不可想象的。

我捂着自己的鼻子,不断在想一个问题,老鼠刚才说等我舅舅是在做梦,这是什么意思,他知道我舅舅不会帮我了?

老鼠他们的人动作很快,而且目标精准,抓了几个重点的人就要离开,显然是陈峰已经把名单提供过了。我也被人架着,和花少他们一起被押走,到了楼梯口处,楼梯上面也传来脚步声和谩骂声,原来是乐乐和他的几个兄弟也被抓下来了。

乐乐的反抗显然比我激烈多了,几乎浑身上下都是伤,两只眼睛又青又紫,嘴角还往外渗着血,衣服也是脏兮兮的。

一看这个情况,我又忍不住说道:“老鼠,事都是我策划的,你抓他们干嘛?”

老鼠一脚踹到我胸口,将我踢倒在地之后,又踩着我的脑袋,说:“这没你说话的资格,知道吗?”

说完,老鼠才收了脚,让人把我们几个带走。就在这时,就听一片哗啦啦的脚步声响起,原来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和保安跑了过来,纷纷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平时我们学校的学生互相打个架,只要不闹得太过分,学校一般是不管的;但这次不一样,社会上的青年直接到学校来拿人,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所以老师都过来了。

但,老鼠显然没把这些老师放在眼里,直接指着他们骂道:“看清楚老子是谁,没事都给我滚一边去!小峰出事还没找你们呢,别给自己找不痛快!”

我们镇不大,有个什么出名人物大家都知道,更何况这老鼠还是陈老鬼手下的得力干将,几乎没人不认识他。老鼠这几句威胁过后,那些老师和保安直接连个屁都不敢放了,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再说什么。

“走!”

老鼠大摇大摆地带着我们从这些老师和保安中间穿了过去,我能看得出来这些老师也有愤怒和咬牙的,但他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我们被带走。

我们大概八九个人,被老鼠的人给带出了学校,好多学生都趴在教学楼上看,但是谁也不敢说句什么。

我不知道老鼠要把我们带去哪里,会不会还是上次那个矿场?但是并没有,老鼠直接走进了我们学校对面的一个湿地公园,把我们带到一片比较偏远的草坪上。在这里,我看到了陈老鬼,陈老鬼背对着我们,正抬头看向天边快要落下的夕阳,也不知在想什么。

老鼠走过去,在陈老鬼耳边说了些什么,陈老鬼转过头来,在我们几个身上一一扫过,最终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陈老鬼的一张脸还是蜡黄、干瘦,看着和小人书上的野鬼没有区别,再加上他现在的脸yīn森森的,看上去就更恐怖了。

就在几个月前,因为我舅舅的出现,陈老鬼对我的态度大大改观,不仅对我笑呵呵的,还跟我说有什么事可以去找他。但是现在,他的脸上笑容全无,yīn沉的比任何时候都可怕。我想起陈峰被送进手术室的那个晚上,陈老鬼气得几乎要发疯了,一直忍到现在才出手,显然也很不容易了。

陈老鬼看向了我,我还以为他会和我说几句话,但是并没有,他很快就把目光移开,同时凌空摆了摆手,然后老鼠的声音叫起来:“打!”

话音落下,那些大汉纷纷出手,平均四五个打一个,我们这些学生根本就扛不住,惨叫声很快就回荡在这片草坪之上。这些汉子都是久经混场的老将,对付我们这些学生根本不用费多大力气,净往我们的肚子、肋骨和脑袋上踢,简直要多狠有多狠。

很快,就有隐隐约约的哭声响了起来,还有人在低声求饶,说再也不敢了之类的,只有乐乐始终都不服气,还在不断地骂骂咧咧,自然被打的也就更狠了。

我虽然没像乐乐那样骂人,但也始终恨恨地盯着四周的这些人,以及站在前面的老鼠和陈老鬼。

一番狂风暴雨的殴打过后,我们这些人都躺在地上不动弹了,就是乐乐也没力气再叫了。接着,老鼠又开始重点收拾几个人,他先走到乐乐身前,伸手抓住乐乐的头发,又从身上摸出一柄薄薄的东西,“噗”的一下捅了过去。

就是乐乐也熬不住这痛,当即惨叫了一声,接着又呼哧呼哧地喘起气来。以牙还牙,确实是陈峰家里的作风。老鼠收了家伙,又抓住乐乐的头发,来回甩了他两个嘴巴子,骂道:“小峰对你差了吗,我们大哥对你差了吗,你他妈真是给脸不要脸啊。”

也不知乐乐是怎么搞的,突然一口咬在了老鼠的手腕子上,老鼠“嗷”的一声叫,猛地站起来用脚踹起了乐乐的脑袋,砰砰砰地往草坪里面踹,踹了大概有十几脚,乐乐彻底瘫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直到这时,老鼠才站直身体,先甩了甩手,又用纸巾垫住手腕。接着,他又转身,走到了我的身前。

我知道,到我了。

我咬着牙,死死地盯着老鼠,但心里却是紧张极了,不知道他会怎么对付我。老鼠活动了一下手脚,正准备对我动手的时候,就听陈老鬼说了一声:“等等。”

老鼠停了手,陈老鬼走过来,并且蹲下了身,和我四目相对,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外甥,我对你差吗?”陈老鬼突然问道。

我没说话。

“我他妈问你话呢!”陈老鬼突然狠狠一拳砸过来,直接干到了我的左眼睛上,我的左眼一下就黑了,什么都看不见了,同时眼睛里面热辣辣的,就好像有火在里面燃烧。

陈老鬼又抓住我的头发,按住我的脑袋使劲往地上砸,这地是草坪,还挺软的,所以感觉也没那么疼,但就是不舒服极了,可能是因为憋屈吧。

砸了十几下,陈老鬼终于停了手,我的脑子也嗡嗡直响,就好像里面沸了一锅粥。陈老鬼还抓着我的头发,狠狠说道:“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等你舅舅来救你吧?我坦白告诉你,他来不了了!”

说完,他又站起身,抬腿在我身上踹了起来,踹得我翻来覆去、死去活来,五脏六腑都跟着无比绞痛,浑身上下也像是一块烙铁在烧。

不知打了多久,陈老鬼才终于停下手来,我也像条死狗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现在的我根本无暇顾及身上的疼痛,不断在脑海里想着一个问题:我舅舅来不了?什么意思?

看网友对 81 你舅舅,来不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