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二十章 董潘为首

第一百二十章 董潘为首

池山城一战,缴获上万副兵甲、上万匹良马,最终分到陈烈名下,就有四千副兵马、四千匹可驱使入战场的良骑。

药师园那边就留一千副兵甲、一千匹良马作为储备,其他的兵甲、马匹都要通过各种渠道出掉,换成必要的资源,才能继续支撑昭阳亭侯府的用度,支撑上千精锐扈兵及三百多弟子营少年的修行、训练。

陈海他们这次就随进奏使团,就带着五百多副兵甲、五百多匹良骑进入燕京。

燕京西城有专供骡马交易的场地,周景元安排人在那里设了点,但地方狭窄,除非遇到大客户,每次也只能从桃花坞牵二三十匹良马进场供人挑选。

铁桥巷这边的兵甲铺也是,五百多副兵甲也需要经过匠师精心改良,才能卖出更高的价钱,铺子里每次也就摆三五十副兵甲供人选购。

这些事都由周景元、丁爽他们安排妥当,也不需要陈海操太多的心。

以葛玄乔为首的进奏使团,与太尉府及鹤翔军使的谈判年后很快也都进入尾声了。

武威军、鹤翔军名义上还是隶属于大燕帝国统治,双方都不会订立正式的和议,但会由太尉府颁布训令符书,以调整防区的名义,重新划分两家的地盘。

兰川郡在鹤川岭以北的半郡之地,都将划入河西大都护将军府的治辖;太尉府也同意在玉龙府、盐川府等府县新设玉龙郡,郡巡守、郡尉及诸府县的官吏都由河西大都护府直接任命,董氏及武威军的辖地及势力范围,就正式扩张到三郡。

鹤翔军失去鹤川岭以北的半郡之地,势力范围及人丁规模就都只有武威军的一半了。

元月二十六日,太尉府就正式颁布符诏,除了防区调整外,两国进奏使还私下约定,鹤川岭以北的宗族包括大量的降兵降将,包括丁爽等池山县地方武官在内,都可以自愿选择归附董氏,鹤翔军不得阻拦,也不得派人刺杀报复;而有一部分被俘宗族、将领要选择南归,鹤翔军可以出资赎回,武威军也不得加以阻拦。

这样的和议条件,对武威军自然是极有利的,也能赶在北域冰雪融化之前,将鹤川岭到池山一带的局面稳定下来,将防御重心转到西北方向上。

此次进入燕京的使命达到,元月二十八日,陈烈就直接随同葛玄乔返回河西,但都护府新的诏令也已经传到燕京,董潘将接任进奏使一职,正式留驻燕京,而一千道衙兵精锐也会随董潘留在燕京。

葛玄乔、陈烈、苏原等人,没有太多的将卒、弟子随同,他们在燕京就直接踏上数头灵禽冲天而起,很快就消逝在云端。

秦潼关山难渡,陈海他们进燕京走了近一个月,但对于翱翔云宵的巨禽而已,可能就只需要两三天,就能返回河西了;而以葛玄乔雄厚的真元法力,直接飞回太微山都行。

************************

“陈海你此番应能入学宫修行,大概不会随时都留守梅坞堡,但京畿风云变幻,谁也不清楚什么时候会发生些事情,你要指定一个人常驻梅坞堡以防万一。”

葛玄乔、陈烈走后,河西在燕京的诸多事就正式以董潘为首进行处理,董潘就直接跟陈海说一些事情。

除了一千道衙兵精锐外,昭阳亭侯府两百精锐扈兵,在陈海的统领下,以及今后留在燕京游历、修行的太微宗弟子,都需要接受董潘的节制。

陈海心想大都护将军董良命令董潘率一千道衙兵精锐留在燕京,必然是有用意的,而董潘这时候要求他指定一人常驻梅坞堡,想必也是方便能随时调用昭阳亭侯府驻守在桃花坞的两百扈兵精锐。

陈海考虑到周钧不会随时留在桃花坞,便说道:

“末将会令吴蒙随时率两队精骑留守桃花坞,以便能随时听候董帅的调遣!”

不管陈族内部是否有矛盾,也不管大都护将军府是否有人在打压舅父陈烈,但河西始终是共同进退的一个整体,董氏才是他们真正的核心。

陈海原本是想利用手里这两百扈骑做镖行买卖,但目前看来董氏还是想在燕京错乱复杂的形势里分一杯羹,他就需要在桃花坞留下足够的人手,以便董潘能随时调用。

“好!”

董潘不知道陈烈走之后有没有额外的吩咐,他此前还有些担心陈海桀骜不驯,未必事事会听从他的安排,此时见陈海答应得干脆,也就稍稍放下心来,请陈海以及董宁等为葛陈二人送行的弟子、将校都到大厅里说话。

河西大都护府早就在燕京设了马场,设马场总管负责此事,每年都有近千头青狡良驹以及数万匹各种良马通过马场出售,为河西换取必要的资源,规模要比桃花坞蓄存在的马匹多得多。

马场总管杜峻峰,明窍境初期修为,是太微宗护法长老杜尚之子,时年四十一岁,早早就被派出来独当一面。

不过,之后马场及马场自杜峻峰以下三四百好手,都要归董潘节制。

而陈海他们此时所在的这座宅院,也在西城洪武大街上,距离药师园镖行就四五百步远,原先是杜峻峰的府邸,但从今往后会直接改为河西进奏使府,以便董潘能就近联络燕京的权宦。

到大厅里坐下,董潘首先梳理河西人马在燕京的人手安排。

梅坞堡与桃花堡紧挨着,可以视为一个整体。一千道衙兵主力不可能随随便便进燕京城,就只能由将有宿武校尉关雄统领,驻守那里;陈海不在桃花堡期间,指定吴蒙代他统领昭阳亭侯府的两百扈卫,也归关雄节制。

马场这边以杜峻峰为首;而药师园兵甲铺、镖行都是昭阳亭侯府的私属产业,有什么事情会彼此招应,但不会受这边直接管辖。

另外一个极重要的场合,就是燕京东城外的梅渚学宫。

照以往的比例,太微宗这次大约能有三四十弟子能通过闱选,正式进入学宫修行,但其他弟子也可以以游学的名义,暂时留在学宫。

三百弟子加上扈卫侍从,有七八百人,而且还绝大多数人还有辟灵境的修为,燕京真要发生什么事情,这七八百多人与千余道衙兵混编,战力之强实不容任何一方忽视。

越城郡主董宁的地位最高,但修行之时未必就有太多的精力分出来。董潘派出另一名明窍境初期女修裴晋华,随同越城郡主董宁进入学宫。

裴晋华除了贴身保护越城郡主董宁之外,就是要太微宗留在学宫的弟子,都受她节制。

“请问董帅,我们在学宫修行,与其他宗门的弟子交往,可有什么地方需要注意的?”到大厅里,就有人直接问道。

能坐在这个大厅里的,都是最有希望望通过学宫闱选的人,在太微宗的地位不低,自然也不傻,这时候多少对燕京当前的局势都有了解。

大家心里都清楚河西大都护府在燕京看上去只有两三千人可用,但虎贲八军号称有百万雄军,能与道衙兵精锐相提并论的,也就三五万人而已。

关键之时,他们两三千人组织好,还是能发挥些作用的。

现在燕京文武大臣都分为两个派系暗中角力,学宫里的祭酒教习以及诸多弟子都是来自诸宗诸族,也都是带有立场的,那大家在学宫里与其他弟子交往,亲疏之别就有讲究了。

“这个倒也无妨,大家只需要记住,你们都是河西的子弟就行了。”董潘说道。

见董潘并不拘大家在学宫与别人交往,陈海心里暗想,董氏到底什么打算,在益天帝与太子赢丹之间到底会选择谁支持,或许还停留在待价而沽的阶段吧,或许就连舅父陈烈都未必清楚能揣摩透董氏心思,他此时的地位只能算是低微,暂时更无需为这事头痛。

即便董氏不小心站错了队,只要董氏的根本在河西不垮掉,他们留在燕京也不怕会受到血腥清洗。

闲聊片晌,董宁等其他人就告辞离去。

诸多弟子要么直接住在学宫里,要么在燕京城另有住处,有事才需要跟董潘这边联络;董潘临了又将陈海、周钧、吴蒙他们留下来说话。

“你们在桃花坞用流民开采石料、砍伐木料修建坞堡甚好,后续可以再向梅坞堡供应石料、木料,我就不再额外安排了。此时,你那边或许还要派些匠师指导流民修筑拦河大坝,也便于掌握他们的动向……”董潘额外提醒道。

“末将知道。”陈海点头应道,看不出董潘相貌粗犷,心思却是细腻,早就将桃花坞的动向都掌握得一清二楚,看来大都护将军留董潘在京中,是知人尚用。

既然董潘鼓励他们与流民保持更密切的联系,而且还想用流民为梅坞堡供应石料、木料,陈海也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自然是都答应下来。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章 董潘为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