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4 舅舅给我的底牌

84 舅舅给我的底牌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黄头发、很邋遢,还骑着一辆250型号的破摩托车?

我一听,就知道这是非主流李爱国来了。【择天记吧少年王】虽然我心里对我舅舅有点失望,但一听说李爱国来了,还是立刻就跳了起来,急匆匆朝着门外奔去。花少他们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连忙也跟着我跑出来,我回头跟他们说没事,来的是我朋友,让他们回里面等着。

我来到饭店外面,果然看到不远处的墙根下面停着辆摩托车,而一头黄毛的李爱国则倚在摩托车的边上。我连忙跑过去,正准备说话,李爱国却摆了摆手,直接给我递过来一支烟,这时我才注意到他的面容很憔悴,就好像三天三夜没睡觉一样。

我接过烟,是两块钱一包的劣质红旗渠,抽了一口呛得我不停咳嗽。李爱国苦笑一下,说委屈下吧,没好烟了。

我说没事,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李爱国上下扫着我,说还行,没有受太重的伤,料想陈老鬼也不敢真的拿你怎么样。

我一听,就感觉李爱国话里有话,就问他是什么意思?

李爱国问我:“陈老鬼和你说了吧?他去找了个人,阎王大哥也拿这个人没办法,所以他才去敢找你的。”

我点点头,说这个人是谁?

李爱国摇摇头,说巍子,你太早知道这个人没好处,但陈老鬼说得没错,就是阎王大哥也拿他没办法。但是阎王大哥说了,江湖事江湖断,你怎么弄得陈峰,陈老鬼也怎么弄你好了,如果超出界限,那他就不客气了,看来陈老鬼还是挺听话的,没有做的太过分。

我听后没有说话,默默地抽着烟,努力适应着红旗渠的味道,毕竟平时已经习惯花少的软中华了,再抽这种劣质烟有点嗓子难受。

像是看出我的想法,李爱国又说:“巍子,阎王大哥尽力了。”

我仍旧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我能说什么,责怪我舅舅无情无义,明明能拿钱解决的事,却非让我挨这一顿暴揍?我舅舅要是真拿钱出来,那他就不是小阎王了!

李爱国似乎也不想和我在这个问题上面过多纠缠,又问:“巍子,接下来你怎么办,想好没有?”

我点点头,说差不多吧。

“说来听听?”

我沉默一番,本来是不想说的,但还是讲了出来,说:“听陈老鬼的意思,陈峰似乎还想卷土重来。说实话,我真不怕陈峰,他来几次我干他几次,但每次干完他以后,都有陈老鬼出来撑场子,这让我有点受不了。所以我就打算,趁着陈峰还没回到学校,我要把自己的势力再壮大些,最好到了能和陈老鬼抗衡的地步,这样我就不怕他们父子了。”

其实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既没有成型的计划,也没有可用的经验,而且以我现在的能力和状态,要去挑战我们镇的地下王者陈老鬼,还说什么要和他抗衡,完全是天方夜谭,蚍蜉撼大树一样的传说,一万个人听了就有一万个人不信,所以我一开始并不愿意说。

果不其然,听了我的话之后,李爱国非常吃惊,又仔仔细细地看了我好几遍,好像在确认我有没有发烧、说胡话,或是脑子被人打傻了之类的。

“你是认真的?”李爱国问我。

知道李爱国不相信我,但我还是咬着牙,说我当然是认真的,就在今天下午,陈老鬼把我们那帮兄弟打成那样,这事全是因我而起的,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我已经和他们说了,我一定要干陈老鬼!

李爱国似乎不想打击我,沉默了好久,才换了一种方式说道:“你知不知道,陈老鬼有今时今日之地位,花了多长时间?”

我又咬着牙,说我不管他花了多长时间,我只知道我拿下我们学校的高一,用了也就一个多礼拜的时间;干掉陈峰拿下我们学校,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陈老鬼花了多长时间,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反正我就是要干他!

李爱国听了之后,长呼了一口气,说:“好,真有志气,和阎王大哥想得一模一样。”

和我舅舅想得一模一样?什么意思?

我疑惑地看着李爱国,李爱国却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在他来之前,我舅舅给了他两条路,这两条路是根据我的不同反应来制定的。

第一,如果我被陈老鬼打怕了,那他就去和陈老鬼谈一谈,让我和陈峰和解,就算做不了好朋友,也能井水不犯河水,能够保障我的安全。当然,如果我选了这条路,我舅舅以后肯定更加看不起我了。

第二,如果我并不服气,甚至生出了要干陈老鬼的想法,那我舅舅就会高看我一眼,并且会在暗中支持我、帮助我。

“阎王大哥说了,如果你真是王家的种,有可能会选第二条路。”李爱国笑呵呵的:“看来阎王大哥没有猜错,不过我也挺吃惊的,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这么硬气。”

李爱国这话虽然是在夸我,但我还是听着有点不爽,脸都稍稍有点红了,说:“什么叫我‘真’是王家的种,我舅舅瞎说什么呢?”

李爱国更乐:“你舅舅说你没生之前他就坐牢了,你到底是谁的儿子他也不知道啊……”

我“靠”了一声,说他真能胡说八道,怪不得我妈连提都不愿意提他,什么玩意儿!

李爱国又笑了一声,才跟我说:“巍子,如果你真下定决心了,阎王大哥说有几件事情要交代你。”

我点头:“你说吧。”

李爱国告诉我,我舅舅说了,现在这个年代,已经不像他以前在的时候那么乱了,所有势力基本已经成型,这个地盘是谁的,那个地盘是谁的,基本都没什么异议了。很多大佬都是利益共同体,早就不是以前单兵作战的年代,堪称牵一发而动全身,今天动一个陈老鬼,可能就会引来更加强悍的敌人。

所以,我舅舅即便要帮,也不会在明面上帮我。

“那他到底什么意思?”

“你舅舅说了,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管你的。但,如果你真到了束手无策、走投无路的紧急状态,就去‘碧海银沙’找一个叫‘老猪’的人,他会帮你!”

碧海银沙是我们这一个挺有名的洗浴中心,这个我知道,但是老猪,我是真没听过。不过我舅舅让我有困难了就去找他,自然有他的道理,所以我牢牢地记住这个名字。

交代完后,李爱国又再三告诉我,说在动用老猪之前,千万别向任何人提起这个名字,因为真的事关重大。

我点头,表示明白。

“其实吧巍子,站在我个人的立场,我是不愿意你冒这么大风险的,但你和你舅舅一样都是……唉,不说了,说多了你也不爱听。这个,你拿着吧。”

李爱国递给我一个绿sè的小瓶子,说是他家祖传的跌打药膏,非常管用,还说他上次被我舅舅打了以后,就是涂了这个好的。

我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总之,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陈老鬼肯定不会再找你麻烦了,希望你真能靠自己闯出一条路来吧。”李爱国的这番话,有对我的担心,也有对我的希翼。

我重重点头,说放心吧,一定会的。

之后,李爱国就跟我道了别,骑着他的250型号摩托车,在一阵DJ版老鼠爱大米中的音乐声里,渐渐消失在重重夜幕之中。

而我,也回到了老许饭庄里面。

众人都围上来问我怎么回事,我跟他们说没事,一个朋友过来问问情况。大家没说什么,又各自坐下休息,气氛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闷。我有心说点话来鼓舞志气,但又觉得现在不是太妥,所以也保持着沉默。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乐乐的手术终于做完了,老许满头大汗地走了出来,跟我们说他没事了,还在昏迷之中,让我们也都休息去吧。

不过他的眼睛一瞥,看见我手里拿着的小绿瓶子,问我那是什么?我说我一朋友给我送来的伤药,说很管用。

就像一个擅武的士兵看到宝刀,或是一个厨子看到新菜,老许的好奇心上来了,便接过去看了看,结果盖子一打开,他就眉头大皱,然后随手一抛。

“靠,什么垃圾!”

我不知道老许为何只看了一眼就给出这样的评价,但那毕竟是李爱国送给我的,我赶紧伸手接住,让他不要瞎说……

话没说完,我差点没吐出来,因为瓶子里面散发出一股恶臭,有点像放了一个礼拜的腐烂猪肉,简直臭不可闻。我还想给大家都抹一点,但是大家围到这股味道之后纷纷拒绝,并且迅速各自逃回房间睡觉去了。

老许这饭庄够大,空房间也多,容纳我们这么多人睡觉没有问题。我也回到房间,拿着李爱国送我的小绿瓶子研究,里面仍旧散发着恶臭,可我总觉得李爱国应该不会骗我。都说良药苦口,这好的伤药应该也是臭的,所以我就忍着恶臭,试探着往自己身上抹了一点,明天起来再看看效果。

之后,就躺下睡觉了。虽然一开始老睡不着,脑子里总在回忆着下午发生的事,陈老鬼的张狂,老鼠的跋扈,还有瓜爷他爸凄凉的一跪,以及最后陈老鬼最后踩在我头上的一脚,还有浑身上下无处不在的疼痛,无一不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越想,就让我的心中越恨,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亲手把陈老鬼干掉。他老了,而我还年轻,我一定可以的!

很多很多的事在我的脑中盘旋,终于渐渐地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突然听到外面的院子里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还伴随着东西砸、摔在地上的声响,那些鸡鸭猪也一起嚎叫,好像有人正在打架。

回想起上次陈峰带人过来的场景,我猛地惊醒,身上也惊出冷汗,迅速抄起床边的钢管,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噔噔噔地跑了出去……

看网友对 84 舅舅给我的底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