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姚氏族人

第一百二十一章 姚氏族人

“葛师叔他们回去,那几十辆铜车都留了下来,你可以挑六辆过去编入军中……”

这次进燕京,共有四十多乘大小车辆随行,绝大多数都炼有小型的防御法阵,防御力极强,可用作冲锋陷阵或结阵自守的战车。

这些车辆有一些会用作董潘、越城郡主董宁及杜晋华等人的出行车辇,大多数也是作为战车留在梅坞堡备用。

董潘这时候调六辆战车给陈海,一方面是希望昭阳亭侯府的这批人手能真正听他调用,一方面也是要加强昭阳亭侯府这批精锐的战力。

虽然一路同行进燕京,但陈海与董潘没有什么接触,没想到董潘出手竟然如此大方,想到一件事,说道:“梅坞堡、桃花坞都濒临秋野河,又与楚江相通,或可挑选几辆战车,改造成小型战船,要是有水匪从秋野河来犯,我们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哦,”听陈海这么说,董潘也有些兴趣,但他们这边没有现成的匠师可用,问道,“要怎么改?”

董潘起初对陈海也不甚在意,还是在葛玄乔与陈玄真那番棋局之后,才让手下打听陈海的事情,包括奇袭池山城诸多细节。

再看近一个月来,看陈海在桃花坞练兵及流民暗中交往的情形,董潘确认陈海并非徒有武勇的赌徒。

道衙兵诸将或许都勇于作战,却没有几人能应对燕京诡异多变的局面,杜峻峰虽然受命监管河西大都护府在燕京所设的马场多年,对京畿形势了如指掌,却也未必会事事听他所用,董潘就想着陈海此人看似地位微末,却还是有能倚重的地方。

陈海不管董潘怎么想他,在燕京还是要尽可能配合好董潘的工作,说道:

“战车所炼入的阵法,都在底部,这部分车厢可以密闭起来作为船体的一部分,然而再将车厢顶部打开,改造小型造船不算有多难……”

秋野河及楚江上的船舶极多,但坚固能抵挡巨力冲击的战船,却只有虎贲八军的水师才有。

真要有强敌从秋野河来犯,道衙兵精锐是可以征用民船作战,但在激烈的战事里,坚木所造的民船很容易就被打散架,到时候道衙兵不管有多强的战力,也都会被淹入水底,而辟灵境的将校也只能仓促逃上岸。

不擅水战,实是惯于大漠雄岭征战的武威军的短柄,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尽数弥补,但陈海觉得梅坞堡那边有必要改造几艘坚固的战船防范于未然。

“行,我就将那几辆辎重车调给你改造战船!”董潘说道。

昭阳亭侯府要在桃花坞建铸造场,这次就有两名辟灵境匠师、十数名通玄境匠工一起过来,这却是董潘手里暂时都还没有的资源。

“好的!”陈海答应道,心想有董潘的支持,他就可能从流民里招蓦上百精壮补充桃花坞及铸造场人手的不足了。

董潘又说了一些勉励修行的话,才放陈海他们告辞离去。

**********************

兵甲铺距离进奏使府就四五百米,陈海、周钧、吴蒙三人刚走出进奏使府才百十米,就有一辆马车疾驰而来。

两匹乌鳞马拖拽马车,车辙飞速压过街石,发出雷鸣般的轰然巨响,速度快到惊人,吓得洪武大街上的车马行人慌乱避让,一路过去鸡飞狗跳。

燕京城禁止车马疾行,有一名受到惊吓的行人破口大骂,但车辕前并肩坐着两位驾车的马夫,扬起手里的鞭子劈空就暴抽过去。

鞭子不长,根本不可能直接抽中十数丈外的行人,但就在鞭子像灵蛇舒展的一瞬,一道青sè鞭影脱鞭而去,就抽得那行人满地打滚,厚厚的棉衣都被抽烂,后背脊留一道鲜血淋漓的鞭痕。

一根普通马鞭竟是件法宝,那些受惊是的行人都敢怒不敢言,再加上很快就有看清马车底座镌刻有京郡八族姚氏特有的飞燕徽标,更不敢说什么。

异姓不得封王,是大燕帝国高祖开国时就立下的规矩,但位比王公、食邑十万户以上的郡侯之族,大燕帝国数千年来共分封了上百家,迄今仅有三十六家还保留实封之地,便是燕州权柄最重的三十六王侯之族。

说是郡侯,实封之地通常只有一府数县,但经过数代甚至十数代人经营,这些王侯之族通常都能以实封之地为根基,控制更为庞大、广阔的势力范围,以致当地的郡府官员,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董氏自董良以下,二十余人封侯,真正封邑加起来也说两府十数县而已,但已经将河西三郡牢牢控制在手里。

而严格说来,三十六王侯之族,又分为两类,一是以姚、屠等氏为首的京郡八族,一是以武威侯董氏、鹤翔侯黄氏为首的边郡强潘。

姚、屠等京郡八族,封地都在京畿附近,实际控制的地盘,比统治河西三郡的武威侯重氏要差得多,毕竟帝族不可能允许京畿附近的郡府都被异姓分割干净,但帝国中枢的诸部大臣以及虎贲八军的将领,都主要来自京郡八族。

近几百年来,燕州差不多形成京郡八族控制朝政、外郡强潘控制边郡的格局,在帝权隆盛之时,京郡八族的地位还要更强势一些。

飞驰而过的马车精铜底座上刻有姚氏的飞燕标识,京郡八族在燕京城也有普通宗宦及外郡强潘所没有的特权,两名御车的车夫都有辟灵境的修为,可见车里所坐的人必是姚氏的重要人物。

陈海与周钧、吴蒙都默默的退到一旁,让马车横行而去,他们还不能跟京郡八族的子弟在燕京城里比横。

人家才是真正的地头强龙。

炼有阵法牵动天地元气的马车华丽无比,直接在河西进奏使府前停下来,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与一名气宇轩昂的青年走下车。

这两人似乎感应到陈海他们的气机,在踏入进奏使府之前都侧头过来看了一眼。

姚启泰与姚轩父子!

姚兴被驱逐出姚氏,记忆也被人为抹除掉一部分,对燕京的记忆变得支离破碎、模糊不清,但陈海此时也认得走下马车的姚启泰、姚轩父子。姚启泰是姚氏嫡支修炼到明窍境巅峰的强者,以姚氏宗谱算起,姚启泰是陈海只隔了两代的堂叔。

陈海到河西后,废体重修的缘故,身材在两年多时间里就拔高了一大截,脸膛臃浮、又伤痕累累,再加上他蓄了络腮胡子没剃,与被放逐之前的姚兴在容貌上变化极大,姚启泰打量了两眼就转过头去,显然是半点都没有认出他来。

姚轩却是颇有礼数朝这边颔首而笑,但是姚轩也可没有认出他来,陈海猜知姚轩必是看到他们从董潘的府邸走出来,知道他们是太微宗的弟子,才表现得如此有礼数。

“要不是他们横行街头,却真以为他们是知礼数的翩翩君子呢!”吴蒙对姚轩也无法好奇,看着他们走入进奏使府,压着声音讥笑道,“不过看他年纪这么轻,就能感知我们在看他们,怕已经是辟灵境巅峰,即将开辟祖窍识海了。”

周钧也为姚轩的年轻震惊,估猜他可能也说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而他与吴蒙也算是天资极其出众的,今年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踏入识海神通境界。

陈海冷笑一下,姚兴作为旁系子弟,十四岁就踏入辟灵境,甚至在二十岁之前就有望开辟识海,在姚氏招来姚轩等子弟多少嫉恨,他还能从姚兴支离破碎的模糊记忆深刻感受到。

陈海即便不记得姚兴到底犯下什么大错才不容于姚氏,但不管他犯下什么错,落到那样的下场,也与他在姚氏深被嫉恨有关。

姚兴太出sè了,以致将嫡支子弟的光荣都掩盖了,谁想容他?

“姚氏这时候找上董潘,是做什么?”周钧不知道陈海心里在想什么,他此时为另一个困惑不解,问道。

京郡八族里,是有不少子弟明确表示支持太子赢丹继续执行或建言太子赢丹还政于益天帝,但除了太子妃许氏一族真正都站到太子赢丹这边外,其他七族的家主态度都还是模糊不清的。

更多无非两边下注,不管太子赢丹或益天帝谁最后获胜,七族的地位都稳如泰山,只有少数牵连极深的子弟会被清除出去,但都无碍七族的大局。

姚氏这时候派出重要人物造访董潘,可能是试探武威军的意态,但倘若姚氏都没有决定押注哪一边,又何需试探董氏到底是支持益天帝或太子赢丹?

陈海微微一叹,也许是下意识害怕自身的秘密暴露,他有意排斥与姚氏接触,这会儿微微一叹,说道:“可能是持续一年多的帝权之争,已经有些端倪了吧!”

周钧猜想也可能是如此,但这些事与他们底层子弟实在没有什么关系,董氏一旦做出决定,他们只有跟着冲锋陷阵的命。

陈海也不去管太多,诸多事暂告一段落,他与周钧回镖局收拾收拾,就要直接搬入学宫馆舍,应付即将来临的学宫闱选。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一章 姚氏族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