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神陵山

第一百二十二章 神陵山

(求保底月票……)

天枢院掌管诸郡宗门,但天枢院本身不算宗门,而是在帝国框架之下,能与太尉府等部并驾齐驱的帝国中枢之一。

天枢院在神陵山脚、梅渚湖畔建学宫,录诸郡宗门、宗族弟子修行,也是为国选士。

神陵山就紧挨着东城,与东城高逾百米的雄伟城墙之前,就相隔着一座十数里宽的梅渚湖。

传言神陵山乃上古苍帝神躯所化,虽然仅有千米高矮、百十里绵延,却钟毓灵秀,堪称京郡第一洞天灵地,山中遍地都是华盖如云的参天古树,传言更有上古苍帝亲手种下的古桃犹存活至今,是神陵山活着的至宝。

古帝仙桃位神陵山腹地的地宫绝谷之中,不要说普通弟子,即便是学宫的祭酒教习都无缘得见,而神陵山的地宫绝谷里还隐居着燕州唯一活过八百岁的绝世强者魏子牙。

魏子牙除益天帝七十三年前登基时露出一面,七十三年来都没有踏出神陵山地宫绝谷一步,也不曾与任何人相见——有传言他早已经在神陵山坐化,有传言他已离开神陵山、云游海外仙山,但是不进入被大阵封绝的地宫绝谷,谁又知道魏子牙的真正消息呢?

学宫依神陵山的东坡而建,数以万间的殿阁亭台,从东麓主峰一直逶迤到梅渚湖畔,甚至要比大帝皇宫还要壮美。

通过闱选的学宫子弟及游学弟子平时也就数千人在神陵山修行,大多数人都深居简出,绵延百里的神陵灵山也显得极为冷清寂寥,而每到闱选之年,诸郡参加闱选的子弟多达一万五六千人,加上数量庞大的随侍扈从,神陵山就变得热闹非凡。

虽然天枢院在东城门外、沿梅渚湖建了大量的馆舍,但也不够这么多人居住。

即便是诸宗诸郡正经举荐的闱选弟子,也只能五六人合住一栋小院子,至于随扈侍从无论是在山脚下露宿,还是暂居城里客栈,都自行安排,学宫一概不管。

学宫给河西子弟安排住宿的馆舍,集中在位于神陵山脚的一座石溪旁,共有三十多进院子,依山傍溪而建,错落有致、鳞次栉比。

陈海、周钧安排好兵甲铺、镖行及桃花坞的事务之后,出东城德清门赶到学宫馆舍,看到解文蟾、厉玉鳞、解文琢还有陈青、苏紫菱正站在院子里说话,还有三人是陌生面孔,想必是外郡进燕京参加闱选的弟子,修为都不弱。

尽管解文蟾看到陈海想躲,但在河西他们同属于陈氏一支,再加上解文琢、厉玉麟、陈海、周钧五人,都合住在一栋院子里。

太微宗此次进燕京参加闱选的女弟子,只有五六十人,包括陈青她们在内,都主要与越城郡主董宁及太微宗玉崇峰主事杜晋华住在石溪上首的几进院子里。

看院子里的情形,陈青应该是陪同三名访客,专门过来找厉玉麟、解文琢、解文蟾他们的。

“天水华阳宗吴曜、吴景林、吴蕴乔见过陈师兄、周师兄……”三人看到陈海、周钧走进来,不需要陈青、厉玉麟引荐,就起身拱手致礼,想必是之前就听说出陈海、周钧了。

天水郡与河西紧挨着,境内没有董氏这样的强藩势力,但华阳宗也是燕州有数的宗门。也因为华阳宗的地位超凡一些,不怎么参与世俗权柄的争夺,河西也没有独霸一郡的强藩,宗阀世族多与天水郡宗阀联姻,两边的关系也较为和睦。

听他们自报家门,陈海猜测他们三人应该都是来自天水郡吴氏,是与河西关系最为密切的县侯之族;而这三人相貌颇有相肖的地方,应该兄妹或同族堂兄妹。

“吴师兄、吴师姐有礼了。”陈海、周钧回礼道。

吴曜、吴景林气宇昂轩,身后背着灵剑,都有辟灵境中后期修为,年纪都要比陈海大三四岁,称呼师兄只是显得客气;吴蕴乔身穿青罗裙衫,修为也不弱,身材娇小,难得容貌娇美、肌肤白皙似雪,与陈青不分轩轾,却被地位最低的苏紫菱稍稍压了一头。

“秦山郡的华哲栋师兄,今日午后会在石溪之源举办讲经会。都说华哲栋修行已经触摸到道之真意,肯定能通过学宫闱选的,也是这次春闱青雀榜的热门人选。吴曜过来邀请厉师兄、解师兄一起去听华哲栋师兄的讲经会,陈师兄、周师兄既然回来,也一起前往吧,或许于修为有所助益!”吴曜邀请道。

即便是此次进燕京的河西三百弟子,陈海大多数都还不怎么熟悉。诸郡有一万多弟子在这段间里聚集到神陵山,换作平时,陈海根本不会想着浪费时间去听什么讲经会,但想到京中的紧张形势必然会影响到闱选弟子,应该没有谁能真正置身漩涡之外,闲来无事,与周钧对视一眼,也就想去看看所谓春闱青雀榜的热门人选到底是什么模样。

“陈海年轻识微,诸事还要请诸位师兄指教。”陈海客气的答应下来,将携带过来的行囊到屋里放好,就随吴曜、厉玉溪他们循着石溪边的小径,往上源走去。

“虽说诸郡每届能有小两千弟子通过闱选,但春闱青雀榜只认排名前六十的人物,”吴景林话很多,看陈海相貌粗犷,脾气却很温和,一路上就忍不住有很多话倒出来,“陈师弟,你可知道是什么原因?”

“什么原因?”陈海问道。

“据以往的数据统计,诸郡选出的弟子,能通过闱选者,差不多有四成多最后都能成功开辟祖窥识海,踏入明窍境,而被学宫淘汰下去的弟子,毕身能踏入明窍境,都不到十分之一。这就所以说学宫闱选是燕州玄修的第一道龙门,跨过这道龙门不至于能令陈师弟你名扬天下,但在一郡之地则能跻身名流、拥有一席之地,”

吴景林喋喋不体的说道,

“同样是统计以往的数据,每届能入春闱青雀榜前六十名者,大约能有四成人最终修成道丹,踏入道丹境;修成道丹者又无一不是当世的中流砥柱。每年春闱青雀榜六十名开外的人数虽然多达二三十倍,但最终能修成道丹者寥寥无几。这就是春闱青雀榜前六十名者为何额外受到重视的缘故了,简直可以说是候补地榜……”

陈海与解文蟾他们关系冷漠,与厉玉麟、陈青关系都谈不上密切,这段时间他与周钧都在桃花坞或铁桥巷忙着,神陵山这边的状况就没有精力关注,知道的事情也很有限。

吴景林虽然唠叨,但听他唠叨,陈海还是了解到很多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不要说掌握完整的道之真意了,即便是对道之真意有一定感悟,即掌握真意雏形的辟灵境弟子,都被视为极有机会进入春闱青雀榜前六十名的热门人选,从而会受到其他弟子的追捧,可以说是此次闱选的明星级弟子了。

“听说河西弟子里,董宁郡主与杜镛、冉虎两位师兄参悟真意都有所得,也是春闱青雀榜入选的热门人物。我西北诸郡,就要靠董宁郡主他们与秦山郡的华哲栋、贺兰宗的刍容、赵诚诸位师兄争光添彩了……”吴景林好似浑不成太微宗与鹤翔军背后的贺兰宗已成死敌了,还期待着太微宗与贺兰宗的弟子能在学宫和睦相处。

而听到吴景林嘴里说到“刍容”这个名字,陈海与周钧都微微一怔,互视一眼心里都在想,这刍容应该是池山城死于他们之手的刍嗣明的儿子,贺兰山屈指可数的真传弟子里不应该会恰好有同名同姓的杰出弟子。

武威军与鹤翔军和议已定,太微宗、贺兰宗的弟子在学宫多少还能隐忍着不起直接的冲突,但这个刍容看到他们这几个杀父灭族的仇人,还能不能克制住冲动?

池山城一战过后,其他归附宗族都得到妥善的安置,唯有刍氏,陈海他们想既然已经将刍氏家主刍嗣明都杀了,也没有必要再手下留情,将刍氏族产一抄而尽,奴婢都驱散后,刍氏的成年壮丁也都统统贬为奴兵……

陈海、周钧自然不怕刍容敢在学宫里找他们的麻烦,但想到也要提醒丁爽他们一声,在燕京及往返桃花坞的途中都不能独行,不能落单给刍容找到下手的机会。

******************

学宫给参加闱选弟子,都是按照区域安排入宿的馆舍。

西北域十数郡一千五六百闱选弟子,都集中安排石溪两侧的岭谷馆舍之中,故而秦山郡华哲栋在石溪源头的讲经会,大多也是西北域诸郡的弟子过来凑热闹。

陈海他们走到石溪源所在的石谷,一口飞瀑从百余丈高的悬崖飞垂挂下,在山谷里形成一座百余亩的水潭,水声轰鸣,又有流水从水潭东侧的口子溢出,沿着夹于两座低岭间的石溪往山脚下流淌而去。

水潭边比较开阔,这时候已经有上千人聚集在这里,都准备听秦山郡华哲栋等明星弟子讲经论道。

西北域诸郡,河西就有三百弟子,是最人多势众的,陈海看到水潭边有限些熟悉面孔,还真不怕贺兰宗的弟子这时候敢在学宫找他们惹事生非。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二章 神陵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