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93章 突袭

第593章 突袭

嘭!!

一声轻响,王通的手虚空拍击了一下,随后收了回来。

周围荡起一阵无形的气波,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先天第七层了,再过一段时间,差不多就可以冲击灵根天了。”

游仙观中,王通静静的坐在院子的角落里头,对自己的进步有些不满意。

或者说,他对现在的状态很不满意。

从乌拉尔山回来一年了,日子平静如水,毫无波澜,而宗雪出关的日子仍然遥遥无期。

他知道这是宗雪在故意躲着自己,不过他也没办法,宗雪现在是游龙观二代弟子中的第一珍宝,她要闭关,游仙观的这些大佬们一个个的都求之不得,至于王通怎么样,却是没有人去管了,便是他的师父元灭,在得到了古西风被灭杀的消息之后,对王通催的也不是那么紧了,所谓的奉指泡妞这件事情也不提了。

这让王通非常的不爽,除了不爽之外,亦非常的无奈。

这件事情并不是他一个人能够解决的了的,不仅要有游仙观的帮助,还要有看宗雪的心情。

最重要的就是宗雪是怎么想的,如果她认定古西风是自己杀的或者说认定古西风的死和自己有关的话,那么事情就麻烦了,所以,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想个办法去说服宗雪,可惜,宗雪以闭关为理由不出现,他是一丁点儿的办法都没有。

回到游仙观的一年的时间,他一直潜修,修为进步的很快,仅仅一年,便从初入先天到了如今的先天后期,第七层的境界,这个修炼的速度,要是让别人知道的话,肯定连舌头都会惊掉的,所以王通一直在收全敛自己的气息,让自己的气息保持在先天三层左右,掩盖事实。

不过,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亦不是没有收获,除了修为之外,他在西关城的那家小店如今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回元正气丹和化虚解毒散两种丹药卖的那叫一个好啊,简直就是供不应求。

如今排着队在他的小店门口等着提货的人已经排成了长队,这让他大大的发了一笔。

这可不是小钱,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不大的丹药店竟然会发如此的利润,除了大量的金钱之外,积存了大量的药材,他是游仙观的二代弟子,而在游仙观的二代弟子之中,大部分人都学习过炼药的,但是其中十个人中,有九个最后都会放弃,因为炼药是需要各种灵材,药材的,没有大量的灵材和药材练手,只是学习一些理论,一点用都没有,成药率简直令人发指,所以,学习炼药是一件对资源消耗极大的工程,这样巨大的工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承受的了的,即使以游仙观的财力,每一代也仅仅能够倾力支持十余名弟子罢了,而一旦弟子之中出现一此杰出的天才,譬如王通和宗雪这样的,必然会倾一派之力支持,其他的弟子,能够得到的资源就少了,所以,每一代之中,真正能够成为炼药师的也寥寥无几,归根到底,还是资源的问题。

就像这一代,游仙观二代弟子的数量上百人,但是大多数人走的都得武者的路子,真正能够成为炼药师的也不过是那三四人而已,而在这三四人中,他王通是其中的佼佼者,现在又多了一个宗雪,除此之外,包括什么大师兄明理啊,什么明德啊之类的,最多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炼药师而已,完全不可能以他们相比。

现在宗雪因为觉醒了血脉,占据了这一代弟子之中最大份的资源,连王通那一份资源也被划去了一大部分,别的二代弟子就更加的艰难了,只是有一点不同在于,明理明德这些弟子的资历较高,入门时间较长,积累了一些关系,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资源供应,难的是刚入门的那些弟子,王通也是属于刚入门不久的弟子,之前一直靠着元灭帮他撑着场面,后来宗雪崛起,宗门的倾斜太大,元灭也不好多向宗门伸手,本想着从自己的私房里头划拨一部分资源出来给王通,毕竟王通是他最有前途的弟子,但是谁能想到王通竟然靠着两张祖传的丹方在西关城开了一家成品丹药铺,完全不需要他的支援,便得到了足够的资源,事实上,这还不仅仅是足够的资源那般的简单,依他的了解,王通这厮炼制出来的丹药要比药师殿炼制出来的丹药品相要高,药效要好,价格还便宜了三分之一,完全将药师殿这两种丹药的生意全部拉了过来,搞的现在药师殿已经不再炼制这两种丹药了。

好在王通如今也只炼制这两种丹药,否则的话,说不得整个西关的成品丹药市场都会被他狠狠的撕咬下一大块来。

而即使是仅仅两种丹药,已经让王通大发横财,数钱数到手抽筋,完全不需要宗门之中的资源,便已经可以满足他练手的需要了,事实上,现在王通在游仙观中表现出来的炼药手段,已经是仅次于两大长老之下的第一人了,甚至在某些丹药之上,譬如说家传的两大丹药上的手艺,已经稳超两人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现在他游仙观中稳居二代弟子第一人的位置,坐的不但极稳,而且极得人心。

毕竟他有钱嘛,有钱有资源,就能收买人心,经常接济一些困难的弟子,这样一来,他在二代弟子之中的声望已经直追明理了。

这给了明理很大的压力,但是却又是有苦说不出。

炼药的资质不如王通,又没有王通的钱多,所以只能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修炼之上,这也是他觉得惟一比王通强的地方,只要他能够一直保持这个优势,那么在未来,游仙观观主的位置,就是他的。

但是,他真的能够一直保持自己的优势吗?

对此王通笑而不语。

每一次见到明理,他都保持着温和的微笑,一言不发。

“如果我的修为已经到了先天第七层,是时候准备铸就灵根了,不过在游仙观中铸就灵根目标太明显,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还是得出去一趟,不过,在此之前,得想办法见见宗雪,搞清楚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否则的话,出去也不安稳。”

打定主意,他终于站起身来,身形突然之间一僵,感到了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灵机一现!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有了反应,难道和宗雪有关?或者说,宗雪出了什么事情吗?!”

王通顿时大惊起来,身形闪烁了一下,便出现在了一株巨树之上,抬目远眺,目光已经投入到了游仙观后山的一片隐秘的山谷之中。

这座山谷,便是游仙观的禁地,亦是宗雪闭关修炼的地方,这一年来,除了修炼、做生意、拉拢人心之外,他也把宗雪闭关之处的基本情况都打听的清清楚楚了,只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罢了,如今决心已下,他也不想再耽搁自己修炼进度,所以再无犹豫,确定了方位之后,一步踏出,已经出现在了游仙观的深处,再次踏出一步,便进入了那云雾缭绕的深谷之中。

“这鬼地方的元气真够充足了,怪不得游仙观选择这里作为山门呢!”

感受着周围浓烈的元气,王通身形连闪,几个起落之间,已经出现在一个不大的洞口之前。

“想不到看守也挺严的,也不知道这老家伙的辈份究竟有多高。”

在距离洞口约百丈的地方,他停了下来,收敛全身的气息,靠在一株大树后头,隐住自己的身形,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坐在洞口的那名老者。

这是一名真正的老者。

一般而言,武者修炼,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修为过了先天,衰老的就极为缓慢,即使七八十岁了,外表看起来最多五六十岁的模样,但是眼前的这个老者,须发皆白,面皮干枯,一层一层的老皮堆在一起,不要说是七八十岁,便是说他九十多岁也差不了多少。

这般的模样,年纪至少过百了,再看他的气息,深遂内敛,若非王通有着末法之眼,还根本看不出他的修为。

“金丹天啊,可惜,金丹的品质不行,如今精元枯竭,也没几年好活了。”

是的,乃是一名金丹天的强者,放到外头去,至少是伯爵的地位,掌控着一大片的基业,但是现在,却枯坐在洞口,一言不发,一语不出,闭着双眼,宛如朽木。

就是这么一截朽木,可难倒了王通,他的轻功堪称绝世,但是再绝世的轻功,也不可能在一名金丹天的强者眼睛子底下闪过去,毕竟是金丹,修为相差太远,便是轻功再高,也没辙啊!

“娘的,这游仙观为了赤极灵焰还真是拼了,竟然弄了个金丹天来保护宗雪,难不成在这游仙观的老巢里头,还有危险不成?”

正无奈间,他的神sè陡然之间一动,身体一缩,彻底的缩在了大树的yīn影之下,随后,便见一道金光自天边射来,瞬息之间,便到了眼前。

端坐在洞口的老者猛的睁开了眼睛,精光暴射,一股恐怖的气势自他的身上暴发出来,浓烈的气血形成一道精气狼烟冲天而起。

轰!!

人未到,声先至!!

金光挟着雷霆万钧之势与精气狼烟撞到一处,一只金sè的禅杖狠狠的捣向老者。

当!!!

老者翻身而起,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杆长枪,枪身翻滚,有如巨蟒缠身,与那金sè的禅杖绞在一处,强烈的气劲四射,横扫方圆百丈之外,王通所藏身的巨树在第一时间被炸的粉碎。

身形连续的闪烁,直退出了数百丈开外,他方才觉得心中稍安,面sè已经yīn沉到了极点。

这里可是游仙观的禁地,老巢之处,究竟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来这里挑事?

最要命的是,这么大的动静,肯定已经传到了外头,但是在这里,除了这名老者之外,不见任何人前来支援,这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难道,游仙观也出事了?

王通心中大急,想要回头去查看游仙观的情况,但是又实在是放心不下这里的宗雪,只得在那里耐着性子,看着两名金丹天的武者战成一团。

“该死,到底是怎么回事,游仙观的腹地竟然会被袭击,之前却毫无任何的征兆,这到底在搞什么鬼?”

这里可不是其他的地方,这里是游仙观的腹地啊,白沙公国之中,除了大公府之外防守最为严密的地方,竟然遭到了袭击,这简直不可理喻,最诡异的是,对于这件事情,游仙观竟然毫无防范!

这可能吗?

心头一个疑问接着一个疑问的出现,就在此时,耳边又传出一阵呵斥之声,转头望去,他的面sè终于变的异常难看起来,因为不仅仅是这里,还有游仙观中,同样遭到了袭击,而袭击之人似乎也没有掩藏自己身份的心思。

“南贤观,西山院!”

初步的震惊之后,王通的心思渐渐的沉淀了下来,站在一块山岩之上,将整座游仙观的情形看在眼中,很快便发现,出手袭击游仙观的并不是别人,而是南贤观与西山院。

这两个地方王通并不陌生,南贤观与游仙观同属于道门的分支,而西山院,则是白沙公国之中的佛门禅院,双方平常的关系虽然说不上好,但也远远称不上仇敌,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联手对游仙观发动了突袭?

难道……

看着不远处打的不可开交的两名金丹天强者,他的心中猛的一动,难道是为了宗雪!!

这个念头一起,灵机一现和六爻神算立刻便发动了起来。

“是了,他们的目标只能是宗雪,因为宗雪觉醒了特殊的血脉,赤极灵焰对于道门极为重要,一旦宗雪的功成,必然会得到九天观的重视,到时候游仙观的地位必然水涨船高,在白沙公国一家独大,至少在道门之中一家独大,足以压制南贤观,而西山院是佛门禅院,亦不会甘心看到九天观再次拥有炼制生死人的能力,一旦得到消息,必然会潜心的破坏,所以两家才会联手,突然袭击游仙观。游仙观对此应该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并没有对外透露出宗雪具体资质,并且还派了一名金丹强者在这里守护,只是没想到,消息竟然泄露了出去,让南贤观与西山院同时出手,该死!”

王通心中怒骂一声,身形突然之间闪动了一下,消失在当场。

噗!!

一道寒光闪过,刺过王通刚才站立的地方。

“好轻功,传言果然不虚!!”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转头望去,却见一名年轻的道袍男子,手持利剑,站在自己不远之处,虽然一剑不中,面上却没有任何懊恼之sè,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王通道,“你就是王通吧?!南贤观顾正南有礼了。”

“顾正南?!”这个名字王通听说过,南贤观的天才弟子,不到三十岁,已然铸就了灵根,一身剑术更是出神入化,据说已经初步领悟了剑意,一身剑道修为,独步南贤观,想不到他也来了。

王通yīn沉着脸,“你们南贤观和西山院疯了吗?竟然突然袭击游仙观,难道不怕九天观震怒?”

“呵呵,怎么能叫袭击呢,这只是正常的礼节性拜访而已,同时试试游仙观这些年有没有退步罢了,大家友好切磋,同时,也顺便向游仙观求亲。”

“求亲,求什么亲?!”王通面sè更寒,手已经握住了腰间的剑柄。

“当然是向宗雪宗姑娘求亲了,久闻宗雪姑娘国sè天香,在下仰慕已久,特来求亲,怎么,王兄有意见吗?”

“你们,真的是疯了啊!!”王通心念微动,顿时明白了南贤观的意思,宗雪是游仙观的弟子,觉醒了赤极灵焰,必然会引起九天观的重视,到时候游仙观的地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这是南贤观所不能接受的,而且必然会打破白沙公国的各方势力平衡,但是南贤观与游仙观同属于道门,就算关系再不好,也不能自相残杀,否则的话,就算南贤观灭了游仙观,九天观也不会放过他们,更何况这一次还是与佛门的西山院联手。

但是政治嘛,就是这么一回事,****一样,由人打扮,先以拜访切磋为名做上一场,只要不死人,便不是大事,再将宗雪掳去,软硬皆施,成就了好事,便有了联姻的名声,到时候便能够与游仙观平分好处了,这个计划,简单粗暴,但若是真的成了,游仙观恐怕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想到这里,王通突然笑了起来,“原来如此,这倒是一件喜事,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的主意?”

“原来王兄也认为这是一件喜事,那就实在是太好了,至于高人,倒是谈不上,这是鄙师弟的主意。”

“那你回去以后,得好好的谢谢你的那位师弟了。”王通笑着,慢慢的拨出了长剑,“久闻顾师兄剑术通视,小弟想要领教一番,不知当否?”

“我也听说王师弟的剑法不错,正要试上一试。”看到王通拔出长剑,顾正南亦笑了起来,一脸戏谑的看着王通,“只是怕伤了师弟,到时候宗姑娘心疼起来,可就不好了。”

“那就请顾师兄,手下留情了!”王通长剑一横,摆出一招苍松迎客,“顾师兄,请!!”

看网友对 第593章 突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