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94章 失控

第594章 失控

长脸,尖下巴,柳叶眼,细眉毛,招风双耳,焦黑面容

一名面相看起来十分的怪异的男子此时正站在西关城云中楼的雅间之上,面带笑容的望着游仙观山门的方向。

“孔明,可是有紧张吗?!”

雅间之内,除了这丑陋的男子之外,另有一名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面容俊伟,风度翩翩,与这怪异的男子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非是紧张,只是此次计划尚有一个变数。”

“变数?!”那男子露出好奇之sè,“这倒是难得,孔明一向计划缜密,如何还会有什么变数呢?!”

“师叔过奖了,弟子行事,偏向诡道,论起出其不意是有些心得,但远称不上计划缜密,只是顺势而为罢了。”

“孔明过谦了,此次行事当真是稳准狠啊,不但把游仙观蒙在了鼓里,就连我们与西山院也没有想到会如此的顺利,此皆是孔明谋划之功啊!”

“此不过雕虫小技尔。”孔明笑道,“游仙观对宗雪极为看重,想利用宗雪来结好九天观,只是不会想到消息会泄露,更不会想到,我们会联合西山院同时出手,所以这一次的计划一定是成功的,只要劫走宗雪,让他与正南兄成就好事,游仙观与南贤观便成了亲家,这恩怨当然也会化解,游仙观就算是再不忿,也无济于事中,谁让赤极灵焰独此一家呢!!”

“不错,赤极灵焰关系到九天观的生死人,我料定游仙观必然会咽下这口气,与我南贤观联合。”

“既然你已经算准了,那还有什么变数呢?!”

“王明通!”孔明指了指楼下不远处那间门前排成长龙的店铺道,“游仙观二代弟子王明通,拥有乾蓝灵焰的炼药天才,据说,他和宗雪的关系非常好。”

“非常好?你直接说他们有一腿就是了。”中年男子哈哈一笑道,“那又如何,不是说两人还没有成就好事吗?怕什么?!”

“宗雪是塞北三城雪见城的公主,与古越城少城主古西风有婚约,但是古西风却死在了来游仙观的路上,此事甚为可疑。”

“可疑?!”男子微微一愣道,“不是说那古西风是死在幻影盗的手中吗?这已经被证实了,而且此事亦不是没有查过,出事之时,王明通可是在距离十万八千里之外的雪见城做客,完全没有嫌疑。”

“没有嫌疑就是最大的嫌疑。”孔明眼中灵光闪动,“这个王明通明明和宗雪关系暧昧,在敏感的时刻突然出现在塞北,据说还在鹰城与古西风发生过冲突,要说他的死与王明通毫无关系,我第一个不信?!”

“你是说,王明通与幻影盗有勾连?!”中年男子猛的站起身来,面现激动之sè,不过旋即,又坐了下来,“不可能的,绝不可能的,王明通的年纪太小了,修为太低,不可能是幻影盗。”

“我还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在古西风死的同时,塞北三城还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狂漠城的少城主沙通天也死了,短时间内,塞北三城死了两名少城主,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而且沙通天死的时候,王明通可没有足够的不在场证据啊!”

“你说王明通杀了沙通天?!”中年男子露出不可思议之sè,“这可能吗?他与沙通天完全没有交集,为什么要杀他?!”

“这只是我的一种推测,一种感觉而已,至于是真是假,我无法确定。”

“既然无法确定,那就不要多想,今天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宗雪,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一定要把宗雪带走,否则的话,这个梁子就结大了。”中年男子沉声说道,“至于王明通,不过是个先天武者而已,在这种级别的争斗中,还翻不起什么大浪。”

“话虽如此,但我的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

“不要想那么多了,专注于眼前的形势,看看我们下一次该怎么走。”

“是,师叔!”

孔明点点头,取出九根算筹,十指翻飞,五根算筹在空中舞动翻飞,划出一道道玄妙无比的轨迹,眼看就要落到桌面上的时候,异变陡生。

啪啪啪啪啪啪啪……

连续九声脆响,九根算筹同时炸开,孔明面sè大变,连退两步,血sè尽失,身体摇晃,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孔明,怎么回事?!”

中年男子大吃一惊,身形一闪,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孔明,“你怎么样了?!”

“大凶,大凶之兆!!”

孔明并没有理会他的关心,努力的站起身子,而是指着漫天的算筹,目光显得茫然而无助。

“大凶之兆,什么大凶之兆?!”中年男子同样变的脸sè,连忙质问道。

“我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件事情一定和正南师兄有关,对,正南师兄,我推演到他的时候,算筹突然炸开了,此事一定验在了他的身上,快,快去找正南师兄!!”

中年男子一听,眼中现出焦虑之sè,看了孔明一眼,身形如风,穿窗而出,直奔游仙观而去。

“顾雍,果然是你!!”

只是,当中年男子刚刚冲出窗口的时候,耳边便传来了一声怒喝,转头一看,却见元灭一脸怒容,持剑而来,拦在了他的身前,“你这混蛋,好大的胆子,连我游仙观都不放在眼里,竟敢……!”

顾雍此时心挂顾正南的安危,哪里还管元灭在说什么,双手一推,一股雄浑的掌力排空而出,涌向元灭。

“哼!!”

看到顾雍如此无礼,元灭当然也不会与他客气,手中拂尘一抖,化为万缕银丝,化开了排空而来的掌力。

“你给我让开!!”

一击没有迫退元灭,顾雍顿时急了,别人可以有事,但是顾正南万万不能有事,他不但是南贤观下一代的希望,同时也是顾家几百年一出的天才人物,顾家未来的希望就寄托在他的身上了,若是他出了事情,自己可就没有办法交待了。

怒极之间,长剑出鞘,周身玄光如电,剑光如漫天洪流,扑天盖地,朝着元灭攻杀而至。

元灭此时亦是怒极!

身为游仙观的长老之一,不但在游仙观中位高权重,在整个白沙大公国亦称得上是一号人物,再加上他炼药大师的身份,地位更是尊崇无比。

如今突然之间被南贤观与西山院摆了一道,直接被人打破了山门,这样的事情,任何一个武道世家宗门都是不能忍受的。

这一次游仙观可以说是莫名其妙的遭到攻击,但是这种攻击非常的奇怪,西山院与南贤观的几名长老突然出现,以切磋为名,拖住了游仙观修成金丹的观主和几名修成玄光的长老,搞的游仙观众人莫名其妙,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却感受到了游仙观的后山之中传来阵阵的元气波动,竟是金丹天的高手在较量,这让他们立刻明白了过来,这两家名为切磋,实际的目标是宗雪。

这让游仙观又惊又怒,但无论是惊还是怒,都无济于事,南贤观与西山院算准了他们的实力,正好拖住了他们最为顶尖的战力,在最顶尖的战力被拖住之后,其他人再去救援亦是无济于事,因此,除了惊怒之外,游仙观似乎毫无办法。

不过,他们同样亦不能放任后山不管,无论如何,宗雪都不容有失,所以最后,观主当机立断,请出了镇观之宝,帮助元灭拖住了对手,让元灭有了喘息之机,前往后山增援,不料元灭刚刚脱身,便看到顾雍自西关城的方向直奔游仙观而来,顿时大怒,生怕顾雍出现再次改变观中战局,于是乎便朝顾雍冲去,将顾雍赌在半路之上。

只是交手几合后,元灭发现顾雍实力远在自己想象之上,短时间内拿不下对方,又心焦后山战事,心里不禁开始焦急起来,他在这里急,顾雍同样也急,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地与己相同,但是却又都将双方当成了拦路之虎,顿时便打上了真火,一个拂尘银丝乱舞,一个剑光如大浪狂波,澎湃无尽,竟然就在西关城中打了个不可开交。

之前的争斗其实都是局限在游仙观中,西关城距离游仙观还有一段的距离,因此城中基本上都没有人知道游仙观中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两名修成玄光的罡煞天强者在西关城中大打一通,自然将西关城中所有的人都惊动。

”咦?那不是元灭大长老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是谁啊,竟然和元灭大长老打的难解难分,好厉害啊!!”

“不是好厉害,是好大的胆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谁的地盘,竟然在这里和元灭大长老交手,这人一定是游仙观的敌人!”

“就算是敌人也一定不是一向的人物,看看,都修成玄光了!”

“玄光啊,想到不我竟然有幸看到两名玄光高手在交手,真是死也值了!!”

这一界虽然是一个武道世界,但是真正的高手很难现于人前的,西关城中,有人能够认得元灭还是因为他久在西关经营,在生意上与游仙观有着颇多的交集之处,所以才能够认的出来。

到于另外一个顾雍,甚至都不是游仙观中人,自然是没有人知道了。

两名玄光境的强者火力全开能造成多大的影响?

看现在的西关城就知道了,以两人激战之处为中心,方圆数百丈之内的所有建筑物已经完全被清空了,交手的余波如大波一般的将周围一切地上的物体全部推开,光华交击有如雷霆轰鸣,所有人都已经退到了千丈之外,即使如此,还是能够感受到两人交手之处时不时传来的忽忽风声,扩散的范围越来越广。

“该死的,元灭,你究竟让不让开!!”

几个回合下来,无论是元灭还是顾雍都发现对方的实力与自己在伯仲之间,短时间内根本就不可能分出胜负来,又都急着要离开,目标又是同一个方向,于是乎,出现了极为奇妙的一幕,两人几乎同时大喝一声,爆出一记强击,同时后退数丈,然后同时展开最快的身法,朝着游仙观的后山奔去。

“该死的家伙,你们南贤观果然狼子野心!”

看到顾雍奔驰的方向竟然不是观中,而是后山,元灭顿时大骂起来。

顾雍面sèyīn沉,也不言语,一种极为不详的感觉从他的心底升起,身为罡煞天巅峰的强者,修成了玄光,灵觉远超常人,在遇到一些与自己有重大关系的事情之前,总会有一些类似于心血来朝的感应,如今他便感到自己的心跳开始加快,内心散发出不详的预感来。

“正南,不能出事,千万不能出事啊!!”顾雍面sè越来越yīn沉,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就在这个时候,远远的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正南!!”顾雍听到这声音,顿时便感眰心中一阵的刺痛,面sè顿时大变,身形猛的一下子加速,化为一道流光,直朝着惨叫的方向射去,元灭一看,哪里肯放的过他,也发出一声怪啸,冲向后山。

游仙观后山,顾正南斜靠在一片山石之上,手中长剑已经飞出老远,面sè苍白,披头散发,双目失神而茫然,呆滞着望着远言,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已经被完全抽干一般,屁股底下,一滩鲜血刺目无比。

而在宗雪闭关的洞口,金丹天的老者与西山院的僧人之间的争斗也已经停了,都以一种古怪的表情望向顾正南的方向。

“我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顾爽那老不死的的孙子吧?!”金丹天老者表情奇异,向刚才还和自己打生打死的和尚问道。

和尚的嘴角更是抽搐起来,“不错,那顾爽的孙子,顾正南。”

“他好像被阉了!!”

“是啊,被阉了,好像是被你们游仙观的弟子给阉了。”高大的光头和尚叹了口气道。

“被阉了又怎么样。”金丹老者眼皮子一翻,露出一丝冷笑道,“他对宗雪图谋不轨,不要说是阉了,就算是杀了,也是活该!”

“这话,等那个老疯婆子打上门你再和她说吧。”高大的和尚笑了笑,“我就不掺和了!”说罢,手中禅杖往地上一顿,身化流光而去。

“正南,你怎么了!!”

就在和尚消失的瞬间,远处传来一声如狼一般的惨号,顾雍的身形如电,划破白雾,出现在顾正南的身边,一把扶住顾正南,伸手搭脉,发现他的气脉正常,心中便是一松,但是随后,他的目光猛的一下子注意到了顾正南的伤处,面sè顿时大变,“正南,你……!”

几乎与此同时,山洞之内,发出一声慑人的怒吼,“谁?!究竟是谁!!!”

看网友对 第594章 失控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