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1 我,是这所学校的天

91 我,是这所学校的天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直到被龟哥等人堵在巷子里,我才知道了他们到底在玩什么花招。警察的突然出现只是表面现象,所谓的抓我蹲大牢也只是吓唬人而已,真正目的是把我们的人驱散,然后将我逼入小巷子里,趁我落单慢慢宰割。

还是那句话,我察觉到了不对劲,却猜不出哪里不对劲,说到底还是社会经验太少,所以才会进了这帮老油条的套。俗话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有时候人们看不起年轻人不是没道理的,年龄和岁月的沉淀才能使得男人真正成长。

我咬着牙,死死盯着两边逐渐靠拢过来的人,我知道今天这栽是吃定了,可我发誓从今以后不会再上第二次这种当!

“小子,我劝你早点回家写作业,你还不听,现在后悔没有?”龟哥笑呵呵地说着,和潮哥他们一起将我围住。

我故作镇静,嘿了一声,说一帮社会老油子,出来混的时候我还没生出来吧,对付我这种孩子竟然还要报警,传出去就不怕被人笑话?

龟哥摇着头,说不不不,年龄不是问题,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开始在街上混了,疤子就是被我那个时候干掉的。哦,你可能没听过疤子,想当年那风头也是很劲的,不比现在的陈老鬼差,结果被我一刀捅到医院三个月下不来床……从那以后,我就对你这么大的孩子格外防范,一旦发现就及时扼死在摇篮里,绝对不给你们冒头的机会!

说完,龟哥面容突然变得凶狠,重重一水管朝我砸了下来。

虽然我知道自己今天肯定是栽了,一顿暴打是少不了的,但也不代表我会坐以待毙,所以我也猛地挥出钢管。但与此同时,有人在我背上狠狠踹了一脚。我没站稳,猛地往前栽倒,结结实实挨了龟哥一水管,无数拳脚又在我身上砸落下来,其中还伴随着几下棍棒交击,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没几下就躺倒在地了。

我缩着脑袋,尽量护住肚子,怀里还紧紧抱着钢管,虽然还手的机会非常渺茫,但我也不愿扔了自己的家伙。拳脚如狂风骤雨一般施加在我的身上,这帮老家伙下手可比我们学生狠多了,要不是我曾经练过,估计现在已经昏过去了。

之前警察过来,我们的人四散奔逃,肯定谁也顾不上谁,也不可能有人再返回来救我。这帮老家伙动手的时机、地点都选得很好,堪称完美,就是要把我往死里弄。

十几个人拳脚相加,很快就把我揍得伤痕累累,浑身的骨头也跟散了架一样,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了。

这帮人适时地停了手,但也没有就此离开,而是站在原地抽起了烟,一边抽烟一边商量着该怎么处理我。潮哥低下头,用手拍着我的脸,说小子,抢地盘没你想的那么容易,你以为你人多一点、胆大一点,就能在这片吃得开了?要有这么容易,那人人都是陈老鬼了。这次只是给你一个教训,如果还有下次,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显然,潮哥以为像我这样的学生,被打过这顿以后就吓破胆了,以后肯定不敢再过来的。而我也在心里松了口气,想着如果到此为止也算不错,这点伤我还能扛得住,回去之后再叫我们的人过来。

想这样就把我给吓住,那肯定门都没有。

潮哥说完以后,就站起来准备走了,小刚他们也有撤退的意思,而龟哥却说:“等等。”

众人都看向龟哥,问他还有什么说的,龟哥指着我的双手,说:“你们看他,到现在还抱着钢管,这显然是没有服气,要是现在把他放了,估计咱们还要遭殃。我能看得出来,这孩子和其他孩子不一样,骨子里有股非同凡响的倔劲儿,要是今天真的把他放了,那就真是放虎归山,以后肯定平静不了。”

众人纷纷点头,都觉得有理,又问龟哥那怎么办。龟哥没再说话,而是上下打量着我,同时眼珠子不停在转,显然在想着该怎么收拾我。

而我的心里怦怦直跳,龟哥那双眼睛真是毒辣,竟然一眼就能看穿我的想法,果然这人经历过事就是不一样,肯定是越老越精,没有越活越回去的道理。我现在有点后悔死抱着钢管不撒手了,没想到被龟哥给拿住了七寸。

龟哥说放了我就等于放虎归山,那肯定就是不会轻易放我了,那他到底想干什么,废我一只手还是废我一条腿,或是直接给我弄成半残?

我不敢说自己到底有多硬气,但一般情况下还真难叫我低下头颅。不过现在,我是真的有点怕了,很担心龟哥会把我整成残废。我今年才十六岁,属于人生刚刚开始的阶段,如果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怕我自己都承受不住,就更不用说我妈了。

龟哥却始终沉默着,这对我来说无疑是种煎熬,每一分每一秒都漫长无比。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可能是三分钟,也可能是五分钟,龟哥终于开口。

“我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咱们先把他带走吧,再等一会儿,那些学生找不到他,估计又返回来了。咱们换个地方再慢慢想,肯定不能轻易让他走了,至少得给他整残吧,否则以后真是大患。”

龟哥这话说得十分平淡,却每一个字里都透着毒辣,在这收拾完我还不够,还要再换一个地方,好像是真准备把我往死里整了。现在虽然是在巷子里,可好歹也是在外面,说不定就有一两个目击者,我出个什么事也能被人知道。如果换个地方,他们就是弄死我,恐怕也没人知道了——当然,我不觉得他们有胆子杀人,但真要给我弄成残废也不是事。

这么想着,我就更害怕了,身子也有点发起抖来,嘴里也忍不住求饶起来:“不要……”我知道这样很没骨气,但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确实有点慌了。

“现在求饶,晚啦!你既然想出来混,就该想到有这样一天。”龟哥冷笑着,冲四周的人一摆手,他们立刻弯下身将我抬起,在龟哥的指挥下走动起来。

龟哥专挑偏僻的地方走,在小巷子里绕来绕去,距离我们学校的方向越来越远,显然在提防着我们的人找过来。这人称得上是心细如发,对我来说却是极大的心理摧残。

我一开始还试图求饶,但是在发现求饶没用,反而让对方更加兴奋之后,又渐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心想不管怎样,千万不能被他们给弄走。如果换到其他地方,那就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必须得想办法救自己。

可这都是狭窄的小巷子,前后也都没什么人,我该怎么逃脱?

他们抬着我,还在有说有笑,显然也不认为我能逃走。我始终仔细观察着左右,巷子里是一座座民房,可惜每一间都大门紧闭。终于,让我看到前面某个民房的门是虚掩着的,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眼睛一直盯着那一道门,同时暗暗把浑身的力气都集中在腰上。

等他们走过那一道门时,我就猛地一扭腰,他们根本没想到我还能动,所以手上也抓得不是很牢。我的身子跟着翻了下去,砰的一声撞开了那道门!

其实以我现在伤痕累累的状态,身上根本就没什么力气,而且我也不知道那道门后到底有什么,对我的逃跑有没有帮助,所以真的是孤注一掷了。我只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如果这个机会都不能使我逃脱,那我今天就真真正正的是栽了。

我的身子一翻,撞开那道门后,身子也骨碌碌滚了进去。

门外顿时一片哗然,接着响起龟哥的骂声:“你们干什么吃的,怎么连个人都抓不住?”那些人立刻哗啦啦跟进来,试图再度把我抓住。

而我根本没有回头的时间,立刻朝着里面看了过去。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院子,普通到没有任何的奇特之处,如果非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其中的一面院墙正在翻修,工程才刚刚开始,垒了一米多高。看到那面墙,我差点哭出来,这才是天不亡我、天不亡我!

我立刻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就往那面墙跑。我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疼痛,可我完全没有时间计较那些,只是不断在心里喊:快一点、再快一点!

我不知道自己跑得有多快,但这真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只觉得耳边的风不断在刮,一颗心也怦怦直跳。与此同时,我还听到屋里有人出来,惊讶地问我们在干什么。

我跑到那面墙前,身子一跨就翻了过去,墙外是另外一条小巷,我又发力往前面跑,而身后的脚步声和叫骂声一直都没停过。

现在的我,可以说发挥出了自己体内所有的潜力,就是不断往前跑、跑、跑,可我也脑子清醒地知道自己终究身上有伤,是不可能跑得过那些人的。

巷子里的路错综复杂,我连拐了几道弯,都不能把身后的人甩掉,而且明显感觉到他们离我越来越近,有人已经在伸手抓我的后领了。我嘶吼一声,双脚再次加速,拼命往前狂奔,又甩了他们四五米远。

可加速之后,便是用力过猛之后的力气衰竭,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开始缺氧,心脏激烈得都快要跳出来了,两条腿也像是灌了铅一样越来越慢。我知道这样不行,这样下去迟早会被他们再次抓住,可我的速度就是不受控制的越来越慢。

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放弃,不到最后一刻,我不会停下我的脚步!

前面再次出现一个岔口,我使出浑身力气转过弯去。拐过来后,我感觉自己的力气彻底用尽了,双腿一软,眼前一黑,身子就要栽倒下去。然而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只手伸过来,猛地就把我拽到了一扇门里,接着那门也轻轻地关上了。

与此同时,外面也响起哗啦啦的脚步声,不过他们并没有继续往前追,而是就在原地互相询问着人哪去了,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而我倒在门里,呼哧呼哧的喘气,那人用手捂着我的嘴巴,显然怕我发出声音。这双手很嫩很白,而且还充斥着香气,显然是女人的手,而我的头一抬,却发现是霞姐。

在这种地方遇见霞姐,实在是让我吃惊不已。

霞姐冲我嘘了一声,然后朝我摆摆手,将我引到屋子里去了。

进了屋子,我才问霞姐怎么会在这的,霞姐告诉我这里就是她家,她不在这能在哪里?

原来刚才警察到了以后,她怕牵连到自己,所以就吓得跑回了家。刚才听到外面有人跑动,所以就出来看看,正好就看到我了,所以把我拉了进来。

屋子里干净整洁,空气里还有淡淡的香水味,看来确实是霞姐的家。霞姐问我怎么样了,还能不能跑,能的话这有后门,可以从后门离开。

我摇摇头,说真是不行了,怎么着都得休息一会儿。

霞姐一听,就把所有门窗都关上了,让我就在这里歇歇脚,院子外面还能听到龟哥等人的说话声,他们仍在四处找着,龟哥说人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肯定是进哪个房子里了,让他们四处找找,还说今天必须得找到人,不能让我就这么跑了。

接着,外面就传来好几重砸门的声音,周围几家的门都遭了殃,霞姐家的门也被他们砸着,外面有人喊开门、开门!

我和霞姐在屋子里都不敢说话,一直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希望他们以为屋里没人,然后就这么走了。

“我想起来了,这里好像是那个霞姐的家。”就在这时,有个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龟哥一听就说:“人肯定在这,给我把门踹开!”

外面顿时响起砰砰砰踹门的声音,霞姐家的门是木头做的,根本经不住这样踹,没几下就被人给踹开了。

霞姐猛地一推我,说巍子,你赶紧从后门走!

我着急地说那你呢?

霞姐说:“你不用管我,我自己有办法!”

说着,她便急匆匆往院子里去了,而我赶紧就朝着后门跑了过去,希望霞姐真有办法。刚跑没两步,就听见霞姐已经在院子里和他们打招呼了,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娇滴滴:“哎呦,怎么是几位大哥来了,我刚在里面睡着了,突然听到有人砸门……”

“我去你妈的,少在这给我装蒜,那个王巍哪去了?!”潮哥的声音响起。

“什么王巍……”

“啪!”

霞姐的话还没说完,一记清脆的耳光声已经传了过来,霞姐也啊的大叫一声,显然是被人给打了,同时还伴随着潮哥他们骂骂咧咧的声音:“不把王巍交出来,老子就把你绑起来让我这些兄弟好好爽爽!”

听着这些粗鲁的话,我的脑子里顿时嗡嗡直响,火气也噌噌噌地往上窜,我哪怕就是被人打死,也不可能让霞姐替我受罪,那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所以我豁出一切,冲着院子方向大喊:“老子在这,你们倒是来啊!”

他们的目标是我,不是霞姐,所以他们一听到我的声音,立刻哗哗哗冲进了屋子,外面还传来霞姐阻拦的声音,但是已经没有用了。

而我的目的就是不让霞姐受伤害,只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够了。把人引过来后,我就立刻打开后门逃了出去,还顺手把后门给反锁上了。

霞姐家的后门外面也是巷子,我继续拼了命地往前面跑,很快就听到他们踹门的声音。大概跑了十几米远,他们就把门给踹开了,再次朝我追了过来。

刚才在霞姐家里,我已经休息了几分钟,算是恢复了一点力气,现在更是没命地往前跑。这次运气不错,终于跑到大马路上了,我本来想拦一辆出租车,但是他们也追了出来,估计不等我上车就被他们给抓住了,所以只能卯着劲儿继续往前面的方向跑。

但是和之前一样,我跑了还没一会儿,力气就又耗尽了,大脑严重缺氧,两条腿也灌铅似的越来越慢,胸腔里面就好像燃着一把火,每呼吸一下都艰难无比。路边有人、有车,可是我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真的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要被抽空了。

龟哥他们终于追了上来,并且有人一脚踹到我的背上,我砰的一声趴倒在地,胳膊和脸都被划破了,有血从里面渗了出来,耳边也响起他们炸裂一般的大笑。

而我又固执地爬起来,继续往前面跑去,我不知道我还能跑多久,我只知道我不能停,我一停下就有可能被他们抓走,就有可能被他们整成残废!

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起步,我还想干掉陈老鬼,还想帮我舅舅除掉宋光头,我怎么能止步在这里,怎么能被一帮没用的老瓜皮干掉?

他们也没想到我还会继续跑,所以变本加厉地折磨起我来,我每跑个十几步都会被他们再次踹倒,他们好像很满足这种虐人的乐趣,这种社会渣子就是心理变态。

而我不管不顾,不断地往前跑着,同时也被他们不断踢倒,因为他们不断地折磨我,就连有的路人都看不下去了,有个提着鸟笼的老大爷指责他们为什么为难一个孩子,不过反而被他们给骂走了。这帮老流氓,永远只会欺软怕硬。

我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站起,只因为我的心里有着信念,我不能倒在这里!

巨大的烈日暴晒着我的身体,浑身的疼痛透支着我的体力,我的双腿已经完全没有知觉,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给浇透了,以至于每跑一步都会在地上留下个水印子。

到最后,完全是凭着仅有的一丝信念在跑。

我摔倒、爬起、摔倒、爬起……

整个世界仿佛都不复存在,只剩下眼前的路让我不断冲刺,脑子里不断传来巨大的轰鸣,冲击着我仅有的一丝意志。我跑着跑着,终于跑不动了,都不用人踹我,便一头栽倒在地。

“哈哈哈,你怎么停下来了,我们还没玩过瘾呐。”耳边响起潮哥嘲讽的声音,他们一干人再度围上了我。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完全不理会他们的声音,不断地在调整自己的呼吸。然后,我的身体翻了过来,看着将我围成一圈的人,有龟哥,有潮哥,还有小刚。

都在,很好。

刚才就是他们打我、打霞姐,还踹倒我至少七八次。

我浑身都是汗水,双腿也在发抖,还有头晕目眩,一时半会儿是无法恢复了。龟哥弯下身子,抓住我的领子,说:“王巍,你确实是个好苗子,太让我刮目相看了,不过也让我下定决心绝对不能留你。”

说着,他站起来,冲四周的人摆摆手:“带走他。”

就在他们的手伸下来的时候,我却冲着他们露出一个笑容,说道:“你们在动我的时候,最好看看这是哪里。”

他们面露疑惑,抬头看向我的身后。

我的身后,是一所高中的大门,虽然很破、很烂,但依旧熠熠生辉地矗立在马路边上。

在我们镇上,只有一所高中,就是我现在就读的这所高中。

看到我轻松的笑容,龟哥面sè一变,仔细看了一下我们学校,又冷笑道:“你不会是以为你那些兄弟还会来帮你吧,刚才警察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四散逃了,不一定还敢回来。”

龟哥说得没错,大家也怕警察找上学校,所以暂时在外面避避也有可能。

而我却轻轻叹了口气,说龟哥,那些兄弟,并不是我所有的兄弟。

“什么意思?”龟哥皱起眉头。

“我,是这所学校的天。”我沉沉地说完这句话后,脑袋便无力地倒在了马路牙子上。刚才我一路跑过来,还总被人踹倒在地,让我有理由相信,教学楼里的学生已经看到我了。

那么现在,他们也该出来了吧。

果然,在我躺下去的瞬间,身后的校园里便传来了无数的脚步声,砰砰砰敲击着地面,宛若千军万马,震撼天地……

看网友对 91 我,是这所学校的天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