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9 英雄出少年

89 英雄出少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好多人?

听到杨帆的描述,我还吓了一跳,觉得不可能啊,之前我们就查过潮哥,他就是个小老大而已,纠结了十来号无所事事的地痞流氓整天打架闹事,根本没有能力再叫多余的人来,那外面的人是怎么回事?

我立刻朝着门外走去,众人也跟着我噼里啪啦地走出来。【择天记吧少年王】网吧外面的马路上,潮哥等人还躺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叫着,而马路两边果然影影绰绰地站着好多人,少说也有四五十个,但是因为没有路灯,并看不清他们的脸。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心想这四五十人是哪里来的,怎么之前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果真是针对我们,那我们今天就遭殃了啊。我皱着眉头,来回看着门外的人,完全没有一点头绪,站在我身后的众人也是一头雾水,唯有乐乐兴奋地说:“又有的打了,真爽!”

这时候,霞姐突然急匆匆地跑出来,站在门口四下一晃,说没事没事,都是附近的商家,估计是听见这边有人打架,所以都出来看热闹了。

我说别逗,这里一共才十来家商铺,哪来四五十个人?霞姐说这你就不懂了吧,哪家商铺没有几个工作人员,我这还有俩网管呐!

说着,霞姐把两手竖成喇叭状,放在嘴巴上喊了起来:“大家都过来吧,以后咱们这片就归这些少年罩啦,再也不用怕潮哥、龟哥、小刚他们了,而且还不用交份子钱啊!”

霞姐的声音很大,而且夹杂着隐隐的兴奋,就好像抗战时期村长在喇叭里喊“老少爷们、大哥大嫂都出来吧,鬼子已经被八路打跑了,咱们村解放啦!”的那种感觉。

众人一听,都哗啦啦地走了过来,在网吧门外围了一圈,但还是一脸迷茫地看着我们。霞姐兴奋地介绍着我,说我是XX高中的天,手底下有不少的人,准备接手这条街,以后大家再也不用担心被地痞流氓盘剥了。

霞姐越说越兴奋,一张脸都红扑扑的,不过众人还是一脸迷茫的样子,或者说,一副不信任我的样子。虽然潮哥他们还在地上哀嚎,但我们毕竟只是一群少年,到底能有多大本事,说要接手这条街?

我指着地上的潮哥等人说道:“今天只是个开始,如果还有人再过来找麻烦,我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大家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王巍!”

我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不过对面一群人都没什么太大反应,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仍旧充满迷茫。我知道,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必须得拿出真本事来才能让大家信服,所以就摆着手说:“各位大哥、大姐,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吧,我王巍肯定说到做到!”

众人这才纷纷散了,朝着各自的商铺走去,黑暗中却还是有隐隐的声音传出来:“这是什么情况,屁大个孩子也想称王称霸了?”

“是啊,现在的孩子怎么回事,不好好在学校上课,净搞这些幺蛾子。”

“靠着人多侥幸打了个潮哥,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还说要当这条街的老大,他是不是以为这是过家家呢?”

“是啊,等龟哥、小刚他们来了,这帮孩子就知道什么叫怕了……”

众人的风言风语无一例外地落入我们耳中,韩江他们都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乐乐更是气得想去揍他们了。

霞姐也满怀愧疚地说:“巍子,不好意思啊,他们可能还不太相信你……”

我摆摆手,说没关系,我会证明给他们看的。

虽然我嘴上说得轻松,但心里其实难受极了,明明今天晚上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一向在这片作威作福的潮哥都被我丢到马路上了,可还是得不到大家的认可。

这种滋味真的很不好受,我的心里就好像打翻醋缸,泛了一肚子的酸水。

就因为我的年龄?

年纪小怎么了,就像乐乐说的那样,大家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无非就是个头低点,凭什么就要被人看不起?

少年怎么了,少年也能称王!

看着那些商家渐渐隐入黑暗,风言风语也随之慢慢消失,可我心里的气却越来越多,就像一个膨胀到极点的气球,再不找个宣泄的出口恐怕就要炸掉了。这时候,还躺在马路上的潮哥似乎恢复了点力气,慢悠悠地坐了起来。

看到他,我的怒火再次燃烧,突然就噔噔噔扑了过去。

“还来?!”潮哥一脸惊悚地看着我。

我却压根不和他废话,对着他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刚恢复了一点力气的潮哥又趴在地上动不了了,潮哥的其他兄弟也各自一脸惊悚地看着我。出完了气,我狠狠踩着潮哥的头,说今天晚上霞姐一共损失了七台电脑、六把椅子,按一台电脑三千块钱、一把椅子两百块钱算,再给你四舍五入下,明天给我拿两万五千块钱来,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滚!

潮哥今天晚上一共被暴揍三顿,真的是站不起来了,只能由虎臂男他们抬着,匆匆忙忙地逃离了现场。

霞姐把我拉回网吧让我坐下,还给我倒了杯水,大家也围在我的左右。我一边喝水,一边和霞姐道歉,说在网吧布人这事,不是故意要隐瞒她,只是还没来得及和她说。

霞姐笑呵呵的,说这没什么,就是她还以为网吧生意变好了,结果全是我的人,让她空欢喜一场。

花少立刻说道:“霞姐,这你不用担心,巍子已经在学校说了,喜欢到网吧玩的都尽量来你这里,包你以后财源广进!”

“真的啊?!”

霞姐两眼放光,直接张开双臂就抱住了我,说好巍子,你真是姐姐的好弟弟!

霞姐抱我,这没什么,她这人本来就很NICE。不过她现在是站着的,而我是坐着的,所以她这么一抱,那如山峰一般壮阔的柔软顿时就把我的脸给包裹住了,憋得我差点就喘不上气来,更是引得大家一阵哈哈大笑,花少都直呼想要和我一样的待遇。

一阵嘻嘻哈哈过后,该说正事还是要说正事。

可以预见的是,今天晚上揍过潮哥以后,什么龟哥、小刚之类的也会得到消息,知道这条街被我们给霸占了。他们本来就是没什么出息的小角sè,只能靠这地方才能混口饭吃,现在我断了他们的财路,他们势必会施加报复,所以要更小心翼翼。

好在我们学校不爱学习的一大把,随便抽点人出来驻守在这地方也不算难,还有免费的网可上、免费的饮料可喝,简直要抢着过来。而且对霞姐来说,网吧生意本来就不怎样,我们的人还能给她充充门面,无非是费点电而已。

有什么情况的话,就立刻联系花少(他有手机),我们也能迅速赶过来。

说完这些,时间也不早了,于是我让大家各自散掉,不过也有留下来玩通宵的。回到学校以后,我送唐心回寝室,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唐心却磨磨蹭蹭地不愿上去。

我问她怎么了,唐心的脚轻轻蹭着地面,说巍子,那会儿你是不是很舒服啊?

我一头雾水,说什么,什么很舒服?

唐心翻了个白眼,说你还装,就是霞姐抱你的时候,我看你粘到人家胸上都下不来了。

我差点吐出一口老血,今天晚上发生那么多事,唐心竟然只记住这一件,还特别在这时候拿出来说,实在不太明白她的脑回路。

我哭笑不得,说你有事没事,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唐心赶紧拉住我,说有啊有啊,巍子我问你,你是喜欢霞姐那种拥有成熟风韵的女人,还是喜欢我这种娇小可爱的青春美少女?

我想了想,说我喜欢独立成熟的冰山御姐。

唐心也听杨帆他们说过孙静怡的事,所以立马就知道我说的是谁了,顿时有点气鼓鼓的,说王巍,你还想着孙静怡呀?我问你,你俩有多长时间没联系了?

我想了想,自从我们暑假的时候见过几面,开学以后就一直都没联系,不过这不怪我,那会儿大家都没手机,我也不知道孙静怡宿舍电话是多少,所以一直都没她的消息,就说:“有一个多月了吧。”

唐心嘁了一声,说你们这谈的是哪门子恋爱,连个书信都没有,我看啊,人家说不定已经有新的男朋友了。

我顿时板起来脸,说唐心,你不要拿孙静怡开玩笑,她不是那种人。

看我难得严肃,唐心有点被吓到了,连忙说好嘛,不说她就是了。我点点头,说行了,不早了,让唐心也赶紧回去休息。

说完,我转身就走。

“巍子!”唐心突然又叫了我一声。

“嗯?”

我刚回过头来,就见唐心掂起脚来,在我脸上“啪嗒”亲了一下。唐心这突然一亲,把我都整懵了,完全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月光下,唐心的脸红扑扑的,说:“巍子,你今天晚上很帅,这是奖励你的!”

说完,唐心便转身一跳一跳地走了。

我摸摸自己的脸颊,觉得真是特别好笑,还有人拿这个当奖励的?

第二天上课,除了驻守在霞姐网吧的学生以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在学校里了。我也关照过花少,说如果有人给他打电话,一定要尽快通知我,花少说没问题。

除了担心龟哥、小刚等人的袭击以外,我还惦记着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和潮哥说好的两万五千块钱。其实霞姐的电脑和椅子不值那么多钱,所以我完全是敲诈潮哥的,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讹钱,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能成功当然最好,成功不了也没办法。

一上午无所事事,据网吧那边反馈回来的消息,说一切都风平浪静,潮哥也没过来。

不过,暂时的平静并不代表什么,我知道那帮家伙不会轻易服气我这么一个学生,所以也耐心地等着。

不过在暴风雨没来之前,我还是要认真学习。某节课下了之后,我去上了一趟厕所,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唐心,我和往常一样和唐心打了个招呼,都做好准备唐心过来粘我了,结果她看都没有看我,就是用余光瞥了我一下,然后轻轻哼了一声,调头走了。

???

我满脑子都是问号,实在弄不明白这姑娘是怎么了,我又哪里得罪她了?明明昨天还好好的嘛,还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怎么今天就跟陌生人似的?

之后的几次下课,我和花少他们在走廊聊天,唐心就是经过也不和我们说话,花少他们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唐心这是怎么了,还问我是不是欺负她了。

以前中午放学到食堂吃饭,唐心百分之一百地会黏着我,结果现在也不跟了,自个打了饭到其他桌上吃饭,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不过我也没有兴趣问她,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做,一直眼巴巴地盯着花少的手机,看有没有电话打过来。

花少的手机倒是电话不断,不过基本都是女人打过来的,有问他下个星期有没有空要约他出去玩的,也有对他破口大骂说他薄情寡义要割了他那个的。

而稀奇的是,花少对谁的态度都很好,永远都是一副温声细语、呵护有加的口吻,就是那些个骂他的女生,到最后也会变得没脾气了,又回过头来哀求花少能够复合。

我服,实在是服。

服气之余,我也问他:“花少,你这么厉害,怎么追不到你心宜的那个女生呢?”

花少轻轻叹了口气,一向潇洒的面容破天荒地出现一缕忧伤:“那怎么办呢,每一个女孩都是我的天使、我的宝贝,我哪一个都放不下啊……”

我:“……”

好想吐血三升。

一连三天过去,霞姐网吧那边没有什么消息,那条贫民街也没有任何动静,就好像龟哥他们已经认可了我的地位,拱手将这块地盘让给我们似的。杨帆去查,也没查出什么来,他在打听事情上虽然颇有一手,但他毕竟也不是神仙,不可能什么都知道。

但,我总觉得他们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的,一帮年过三十的大老爷们,会向我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做出让步?

那不是开国际玩笑吗?

另一个有力的证据,就是直到现在,潮哥也没把那两万五千块钱拿过来,说明就连潮哥都没彻底服气我们,遑论龟哥、小刚他们了。

所以我判定,他们一定在私底下酝酿着什么yīn谋。

除此之外,唐心也变得特别奇怪,整整三天没有怎么和我们说过话了,偶尔绕不开了也把眼睛抬得很高,“嗯嗯啊啊”地就敷衍过去,平时也不和我们玩了,似乎有点要和我们断交的意思。

花少他们找过唐心,但是也没得出什么答案,唐心回复的是:“没有啊,很好啊,大家还是朋友。”

莫名其妙嘛。

小女孩的心思实在太难猜,还是省出脑子来去对付潮哥那一干人吧。

这天上午,我正在上课,花少突然急匆匆地把我叫出来,说网吧那边有消息了!

我立刻问他什么情况,花少告诉我,刚才那边的兄弟给他来电话,说潮哥今天上午找过来了,说自己前段时间一直在筹钱,现在终于凑够了,所以送过来了。

我一听就乐了,一想也对,潮哥他们在贫民街混迹,确实都挺穷的,凑两万五千块钱出来也不容易,就说:“那好啊,让他把钱给了霞姐就行。”

花少摇头,说:“潮哥说了,要亲手交给你,以示诚意!”

我点头,说可以,那就走吧。

因为正在上课,叫其他人也不方便,所以就我和花少出了学校,朝着贫民街而去。那天霞姐损失的东西,顶天了也就值一万块钱,也就是说我最后还能捞个一万五,一想到自己突然能够拥有这么大一笔财富,心里还是挺激动的——当然我不会忘记,这是大家共同的心血,我也没那么不要脸据为己有。

不管怎样,这还真是一条生财之道,怪不得那么多人都喜欢混社会呢?

我和花少都挺开心,一边往网吧那边跑一边说:“花少啊,我终于能还你钱了。”

花少说:“你还跟我计较这个,咱们以后能挣更多的钱!什么龟哥啊、小刚啊,咱们轮流剥削一遍,哪个不给钱就打谁一顿,哈哈哈!”

花少突然提到龟哥和小刚,我的脚步突然站住,不知怎么,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怎么了巍子?”

我咂着嘴,不断在想一个问题,虽然这件事情不能确认,但它终归是有发生的几率。我再三思忖过后,便和花少交代了一件事情。

花少听后,也面sè严肃起来,表示明白,转身跑回学校。

而我,则继续朝着贫民街跑去。

贫民街距离我们学校有点远,跑步过去都得二十分钟——我们学校门口的街倒是热闹,不过我现在还没能力吃下。

来到贫民街,就看到霞姐的网吧门口已经围了好多人,都是周围的商铺老板过来看热闹的,我走过去,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和那天不太一样了,同样也有杂七杂八的声音传过来。

“快看,那个叫王巍的孩子来了!”

“那天还以为他只是心血来潮地说说,没想到还真的打算在咱们这干下去了。”

“是啊,潮哥现在都服了他,还亲自过来送钱,说不定他真的可以呢?”

“能不能行,还是再看看吧,咱们这破地方虽然穷,盯着的人也不少啊……”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我目光沉稳地一步步迈入网吧之中。

网吧里面,潮哥等人坐在吧台旁边,霞姐正抱着双臂和他们说话。见我进来,他们都站了起来,霞姐最先和我打了声招呼,潮哥他们也冲我点点头。虽然三天过去,但是潮哥他们依旧伤痕累累,脸上的青肿并未消去,还有吊着胳膊的,看着还怪可怜。

网吧里面,驻守在这的兄弟也都站起来跟我打招呼,然后围过来跟在我的身后,潮哥身后的虎臂男则把背在身上的包取下来了。

这架势,颇像电影里面黑社会交易的现场,让我隐隐有点热血沸腾。

霞姐给我搬了个椅子,我坐下以后,潮哥也想坐下,但我一脚将他的椅子踢开,斜着眼问:“谁让你坐了?”

潮哥咬了咬唇,没有说话,只能乖乖站着。

门外众人都是一脸惊奇,显然都没见过有人能让潮哥吃瘪的。偌大个网吧,现在就我一个人坐着,我抱着双臂,说:“叫我过来干什么了?”

潮哥从虎臂男手里接过背包,伸手朝我递了过来,说巍子,你要的两万五千块钱。

我笑了一声,说不就两万五吗,至于拿个包背着?打开吧,直接取出来。

潮哥还是伸手递给我,说巍子,零钱挺多,你拿着吧。

我皱着眉,说我让你开你就开,哪来那么多废话?

潮哥咬了咬牙,伸手把背包打开了。

里面确实都是钱,不过都是假钱,一摞又一摞的冥币。旁边众人都是一脸诧异,霞姐也看着潮哥,说喂,你什么意思,哄我们巍子玩的?

“我玩你妈!”潮哥突然一声大吼,猛地把背包朝我砸了过来。

而我早有防备,猛地从怀里抽出钢管,“砰”的一声就把背包打开,里面的冥币哗啦啦洒了一地。与此同时,潮哥他们纷纷抽出怀里的棍棒,我们的人也都抽出家伙哄乱起来,互相叫着、骂着,不过并没开打,而是对峙起来。

现在,我们两边的人都差不多,如果真打起来,我们肯定不是潮哥的对手,但是潮哥偏偏没动,而是站在一边冷笑地看着我。

我也坐在椅子上不动如山,摸出一支烟来叼在嘴里,说:“潮哥,我看你年纪大,叫你一声潮哥。你既然敢明着和我干,说明你已经有了底牌,不如趁早亮出来吧。”

“不错,不错。”

潮哥还没说话,网吧外面突然传来两声不错,接着一大片杂乱的脚步声响起,至少有三四十个成年汉子哄了进来,而且个个手持棍棒。门外本来聚着一帮商户,看到这个场面,吓得纷纷退到远处去了。

看到这些人,霞姐的脸sè也变了,立刻走到我的身前,悄悄对我说:“巍子,是龟哥和小刚过来了,你赶紧从后门走吧!”

但她现在突然悄悄和我说话,就算她的声音很小,大家也都猜出她想干什么了,潮哥那一帮人立刻围了上来,将我前后左右的路都堵得严严实实。

我看了霞姐一眼,用眼神暗示她没事,然后又抬起头来,看向门口的那一大帮人,为首的有两个人,一个年纪老点,至少有四十了,头发稀稀疏疏的,估计就是传说中的龟哥;另外一个年轻点,看着才二十来岁,满脸的凶狠模样,估计就是小刚了。

之前说了两声不错的就是龟哥,他朝着我走过来,上下看了看我,说:“英雄出少年呀,才这么点大,就学人抢地盘了?”他表面像是夸我,但语气里充满揶揄和嘲讽,显然并不把我放在眼里。

一瞬间里,我就被众多大汉给包围了,我们的人在这其中显得极其势单力薄,根本不足以和对方抗衡,而我却不慌不乱,仍旧抽着嘴里的烟,缓缓说道:“我也没有想过,你们几个平时互相看不顺眼的老瓜皮,会因为我这么一个屁大的孩子就团结起来。”

“你他妈的骂谁呢?!”龟哥身后的人顿时瞪起了眼睛,还个个张牙舞爪的,似乎现在就想把我干掉。

而龟哥却摆了摆手,说哎,年轻人有点脾气是正常的嘛。对了,你叫王巍是吧,听说你想当这条街的老大?

我点点头,说对!

龟哥叹了口气,说那怎么办呢,我们几个都是在这土生土长的,就指着这块地方吃饭呢,你要想插进来的话,我们也会很为难啊。

我说为难什么,再为难也好过被人打得像条狗吧,你们年纪也都不小了,是时候给我们年轻人让位了。

从进来开始就一直装模作样、假装世外高人的龟哥终于憋不住了,“噗”的一声笑了起来,一开始是小声地笑,后来又发展成哈哈哈地大笑。潮哥、小刚他们也都跟着笑了起来,网吧内外几乎变成一片欢乐的海洋,好多人都在叫唤着,说龟哥,别和他废话了,直接干死这个小逼崽子!尤其是潮哥,大概是想到马上能够报仇,都兴奋地开始手舞足蹈了。

龟哥却没急着动手,一边笑一边指着我:“小屁孩,你,你快给我说说,你到底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我依旧不动如山,说:“你回头看看,就知道我有没有资格了。”

龟哥眉头一皱,回头看向网吧外面,然后他的眼睛瞬间就瞪大了,他所带来的那些人也一个个瞠目结舌。

此时此刻,网吧外面站着黑压压的一大片人,数量不敢说有多少,至少是龟哥他们人数的两倍,而且个个手持棍棒、面目凶狠,在太阳光的照耀下犹如一排排金甲军。

在一片目瞪口呆中,我站了起来,将烟头踩灭在地,幽幽说道:“那,各位大哥,小弟就在外面恭候你们了。”

说完,我便带着一身威武的气势,大步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看网友对 89 英雄出少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