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95章 风暴伊始

第595章 风暴伊始

当王通看到宗雪的时候,她已经倒在地上,

王通上前一步,探了探她的鼻息,发现她已经气若游丝,时断时续,再一搭脉,顿时,一股极怒的直冲脑门。

因为他发现,宗雪体内经脉寸断,丹田崩坏,苦练一身的修为已然完全消失。

如此重的伤势让王通不敢怠慢,急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两枚丹药送入她的口中,这才将她抱起,走出洞口。

还没有等到他出现在洞口,便感到一阵厉风扑来,剑气刺肤,王通面sè深沉,脚下一步踏出,已然穿过了剑气,出现在洞口。

眼前豁然开朗,又是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元灭的身前。

“师父,宗雪她……”

“宗雪怎么了?!”

看到王通怀中的宗雪面如金纸,气息几乎断绝的模样,无论是元灭还是那位金丹老者都大吃一惊。

只见人影一闪,老者已经搭上了她的腕脉之上,神sè顿时大变,“是谁,是谁做的?!”

“前辈一直在这里,难道没有发现有人进去吗?”王通语带不善的看着金丹老者,虽然不知道他具体的辈份如何,但留在这里肯定是为了守护宗雪的,如今宗雪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难辞其咎。

“除了你,没有人进去过。”金丹老者并没有在意王通语气之中的冒犯,不过,他同样用一种不善的目光看着王通,毕竟以他金丹天的修为,虽然在刚才与那和尚纠缠在一起,但是周围的动静还是瞒不过他的灵觉,从头到尾,除了王通,根本就没有其他人进入过这洞穴之中,如果不是他知道王通的身份,也不可能将王通放进去。

“王明通,你好大的胆子!”

另外一边,顾雍一击不中,看到王通完全没有把自己看在眼里的模样,心中怒气大炽,怒吼一声,剑光闪动之间,再次冲向王通。

“滚!!”金丹老者怒喝一声,身体不动,无形的罡气四溢,将顾雍狠狠的弹出,同时,恐怖的灵压自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将顾雍生生的压制住,无法动弹。

“好,很好,游仙观,你们很好!!”

尽管不能动弹,顾雍仍然不依不饶,用狠毒的目光望着三人,“今日之赐,我们顾家记住了。”

“记个屁!”金丹老者彻底的爆发了起来,一抬手,便将顾雍自十余丈之外摄到手中,狠狠的扣住他的脖颈道,“姓顾的,你以为有顾爽那个婆娘在,我就怕你们吗?今天,是你们和西山院先向游仙观出手,害我观中弟子,这笔账,我游仙观一定会好好的和你们算上一算的,回去告诉顾爽那个婆娘,就说老子等着他,不但老子等着她,游仙观也等着她,这个梁子,结定了!”说罢,狠狠的将顾雍甩了出去,再也不看他一眼。

噗!!

顾雍重重的撞在山壁之上,只见浑身骨骼仿佛都散了架一般,全身剧痛,一口鲜血喷出,这才觉得舒畅了一些。

“好,我一定会宋长老的话带给姑母大人的。”说罢,强撑着身体,来到顾正南的身旁,将他扛起,展开身法,消失在云雾之中。

“明通,到底是怎么回事?!”待到顾雍离开,元灭这才yīn沉着脸向王通问道。

“我也不知道,一进洞,就看到宗雪昏迷在那里,已经快不行了。”王通语带沉重,还带着一丝不善的看了宋长老一眼。

“跟我来。”

宋长老同样是一脸的疑惑,一开始,他几乎都认定是王通做的,但是现在看来还真不像,且不说王通与宗雪的关系,就算他再傻,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的这么明显。

王通与元灭两人都没有说话,跟在他的后面,进入了洞中。

这个洞不大,事实上,从外表上看,只是一个普通的洞穴而已,不过在洞穴的深处,却是一汪灵泉,大量的灵气从灵泉之中涌出,几乎化为实质一般,在这样的地方修炼,一天能抵十天,由此可见游仙观对宗雪的重视,觉醒了赤极灵焰的血脉,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

宋长老虎着脸,将整个洞穴都看了一遍,忽然之间,他在一块大石面前停了下来。

“宋师叔,怎么了?!”

“这块石头,以前没有。”宋长老看了一眼眼前的石头,冷哼一声,一脚将那石头踢碎,顿时,一个黑黝黝的洞口便露了出来。

地道!!

三人大吃一惊。

这个洞口不大,也就仅供一人出入,但是什么时候修成的,另外一边的出口在那里,却是不得而知。

“土是新土,想来是新挖不久,很有可能是趁着我与和尚争斗的时候挖的。”

“这么短的时间,能挖多远?!”元灭有些不解的道,的确,宋长老与西山院的那个和尚之间的争斗虽然激烈,但是并没有多长的时间,想要瞒过宋长老的耳目,挖出这么一个洞穴来,没有一定的特殊手段是不行的。

“不是人挖的。”王通冷冷的道,走到洞口边,脚尖轻点,几根黑灰sè的粗毛被他踢了起来,“应该是鼠类灵兽做的,有人御使灵兽,趁着长老与那和尚争斗的时候挖了这么一条地道,然后从里面钻进来,伤了宗雪。”

“鼠类灵兽!”宋长老与元灭都非常人,一看到那黑灰sè的粗毛,几乎也在同时得出了与王通相同的结论。

不过,这天下之间,御兽者甚多,能够御使鼠类灵兽的也不少,而数遍这些人,却是没有一个有嫌疑的。

“这件事情须得从长计议,先回观里再说。”

“宗雪受伤太重,需要休养,我先走了。”说罢,也不等两人同意,展开身法,闪烁了一下,便消失在两人的面前。

“这小子……”元灭看到王通离开时候的态度,有些无奈,只得摇头对宋长老苦笑道,“师叔,我这个弟子……”

“你这个弟子,比你强多了。”宋长老打断他的话道,“未来的成就,肯定远高于你,现在宗雪出了这样的事情,他绝不能再出事了。”

“弟子明白。”元灭连忙道,“宗雪如今……”

“回去禀明观主吧,这件事情,是我的责任,我会承担,但是此事之后,游仙观该如何自处,就要看你们的了。”

“师叔……”

“不要说了,走吧。”宋长老摇了摇头,拉起元灭,腾身而起,飞向游仙观。

※※※

“别乱动,我在给你调理经脉呢,忍着点。”

游仙观,静空院

宗雪只觉得浑身剧痛,根本无法忍受,稍一移动,耳边便传来王通的声音,不由安静了下来。

“明通,你……”

“不要说话,凝心静气。”王通的语气仍然那般不愠不火,平静如水,但是宗雪却清晰的感受到,王通掩藏在平静语气之下的暗流已经快要爆发出来了,心中不由暗叹一声,不再说话,尽全力的配合着王通。

在游仙观静修近两年的时间,她如今的修为也已经是先天巅峰,只差一步,便能够铸就灵根,但是可惜,就在她快要功成的一瞬间,被人偷袭,受了重创,一身的修为如流水般的消散,饶是她一向平和,但是身为武者,骤然之间受此重创,亦不禁心灰意冷起来。

感受到一股股热流在体内奔走,配合着药力,慢慢的修复着自己的经脉,她心下不由感动起来。

“明通,不要废太多的力气了,我的丹田已经废了,再无……”

“丹田废了又如何,不要多想,注意我真气运行的线路,记住口诀……”

说话之间,一连串的口诀从王通的口中吐出来,仿佛有灵性一般的进入宗雪的脑海之中。

“这是……”

“这是北冥神功,我无意之中得到的功法,这门功法有两大奇异之处,一是以膻中为丹田,所以,即使你的丹田毁了,一样能够修炼,第二便是这门功法能够吸人内气真力为己,用,所以,修炼之时须得小心,莫要泄露出去,否则必然会遭到天下武者的追杀。”

一席话,却是将宗雪彻底的吓住了。

她也算是武林世家出身,雪见城的公主,于武道之学多有研究,称得上是见多识广,但是却从未听说过北冥神功这种奇妙的功法,以膻中为丹田也就罢了,说不定是什么奇材另僻蹊径的成果,但是吸人内力为己用,这就有点太过夸张了,这岂不是说根本就不需要修炼,只需要到处去吸人家的内力便能一路提升了?

这样的好事,到哪里去找,又有谁能抵挡的了这样的诱惑呢?

“别高兴的太早了,这门功法修炼出来的真气中正平和,威力却不大,你也别指望它能够转化赤极灵焰。”耳边又传来王通的声音,宗雪只是苦笑,现在这个时候,她哪里还有心思去管什么赤极灵焰呢。

又过了一会儿,宗雪感到自己体内受损的经脉渐渐的恢复了过来,心下不由大奇,她本是武者,又是炼药师,自然是精通医术,对自己的伤势清楚的很,被袭昏迷之前便知道自己的一身修为肯定是废掉了,不仅如此,全身经脉寸断,就算不死,这下半生也要卧床不起,比起常人还要不堪,一时之间,了无生意,可是自王通将她救醒之后,她便惊奇的发现,王通的真气颇为神奇,似乎有着极大的医疗效果,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寸断的经脉接了起来,这样一来,即使一身修为被废,但也与常人不会有太大的差别,这让她已经满足了,可是现在,就在自己领悟北冥神功的短短时间内,她的经脉竟然差不多已经恢复了过来,仿佛从来没有受过伤一般,心中更是惊奇不已,不但如此,残存在体内的真气竟然也渐渐的收拢,沿着经脉流动,只是不再汇于丹田,而是汇于檀中。

而她的檀中穴此时亦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一种玄妙的力量正在改造着她的檀中穴,将檀中穴朝着丹田的方向转变。

正惊异间,却发现那流于周身的热流突然消失了,檀中穴的那种奇妙的感觉亦消失不见。

“你的情况师父和那们宋长老已经查看过了,如果这么快就恢复,必然会引起他们的猜疑,所以近日便以疗养为主,不要修炼,只当自己的修为已废,过不了多久,你父亲得到消息一定会来接你,待回到雪见城之后,再按我说的法门修炼,这样方可万无一失。”

“好!”

这个时候,宗雪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是呆呆的应了一声,感到自己身上的痛楚几乎已经消失,回头一看,却见王通盘坐在自己的身后,满头虚汗,面sè苍白,一看就知道是消耗精力过度,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心疼,开口道,“明通,你……”

“我没事!”王通摇了摇头,猛的长吸了一口气,有如长鲸吸水一般,屋内的元气在他这一吸之间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再看王通,面sè已然恢复了正常。

“我修炼的功法特殊,这点消耗不算什么。”王通睁开了眼睛,微笑道,“从现在开始,照我的话去做,明白吗?”

“嗯!”宗雪点了点头,忽然之间,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回雪见城倒是无所谓,只是我担心回去之后……”

“没什么好担心的,你爹已经接受了我的聘礼,同意我们的婚事了,所以你回去之后,不必再担心什么联姻之事!”

“啊?!”

宗雪惊呼一声,面现绯红,掩住小嘴,吃惊的看着王通,“我爹答应了我们的婚事,这,这,这怎么可能!?”

她简直不敢相信王通的话,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宗岳的性格,那绝不是一个容易说服的人,她绝不相信,宗岳会同意将自己嫁给一个三城之外的人。

“这有什么,我给的聘礼他根本无法拒绝。”王通得意一笑道,“别把你爹想的那么高大,他也不过是一个武者而已。”

宗雪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王通,如果说以前她还自认为对王通非常了解的话,现在的王通却让他觉得有些遥远,身上充满了谜团,无论是他那一身神奇的真气,还是玄妙的北冥神功,都让他罩上了一层神秘的sè彩。

“别那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看到宗雪一脸的震惊,王通一副很有成就感的样子,伸出手,扶住了她的双肩,“好了,现在,你最大的任务,就是装病,明白吗?”

“嗯!”宗雪面sè更红,轻轻的点了点头,用细如蚊蚋的声音应道。

看网友对 第595章 风暴伊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