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道意雏形

第一百二十七章 道意雏形

赵诚、刍容、华哲栋等人也都袖手站在人群里,看似从容不迫的注视着考核场地,但眼睛里敛着惊疑跟凝重。

他们自然不希望陈海能挑战成功,也不觉得陈海真能挑战非凡评价,但看到奎狼宫大祭酒陈玄真的亲传弟子屠子骥就在陈海的身边,心里又有疑虑,万一给这厮挑战成功了呢?

在众人惊疑的注视下,陈海走入考验圈点的四尺白圈内,他以基本步法贴着白圈边缘走了几圈,胸臆间便有一缕云流舒卷的气息涌动起来……

很快陈海就感觉不对,他以风神腿所演化出来的云流步法,虽然能在极瞬间避开机关铁牛的冲势,不使肉身正面遭受到冲撞,甚至能反骑到机关铁牛的背上,却无法让机关铁牛在四尺范围内稳稳的停下来。

这自然不能算考核通过。

陈海定下身子,又逆着试走白圈,每走一步,步履都变得更加滞碍,仿佛有越来越强的水流逆裹上来,令他举步维艰,但他的肉身在这股逆流里却如中流砥柱般渐渐凝重,十数步后肉身竟化如山岳。

在上千闱选弟子的注视下,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压力,特别是那十数天之骄子都已经掌握真意雏形,就能直接在精神层面影响他人,

但对此时的陈海来说,这层层压力却能让他心境变得更加纯粹、纯净,使得那一缕还未完全成形的道意在他胸臆间盘腾得更真切、更磅礴……

“好强的气机,啊,此子定是掌握真意雏形,不然不会有如此之强的气机!”

不需要正式开辟祖窍识海,掌握真意雏形的天之骄子,就能直接感知到他人收敛的微弱气机,何况陈海此刻散发出来的气机是如此的强烈,站在近处的弟子都感觉到眼前有一座山岳拔然而立。

这不就是活生生掌握真意雏形的迹象!

“竟然又是一个掌握真意雏形的天之骄子,天生神力又掌握真意雏形,难怪有野心直接挑战非凡评价!”

诸多弟子顿时又哗然起来,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虽然陈海之前狠狠灭过华哲栋、刍容等人的威风,在场有大半弟子都亲眼目睹,但他们都以为陈海只是凭借口舌之利占便宜而已,压根就没有想过,他竟然与华哲栋、刍容、董宁、杜镛、冉虎等人一样,都是掌握真意雏形的天之骄子。

不要说解文蟾、解文琢、陈青了,即便是董宁、杜镛、冉虎都相当意外。

掌握真意雏形,在太微宗就有资格直接拜入宗门护法级长老门下,列为真传弟子,想不明白陈海为什么之前一直都选择深藏不露。

周钧跟陈海厮混这么久,看到这一幕倒也淡然,很多事情他都能隐约猜到,只是道之真意的参悟涉及到修行最核心的秘密,甚至父子间都不能坦然相告,他也不能多嘴问什么。

苏紫菱捧着陈海外套的手微微颤抖起来,没想到陈海竟然是掌握真意雏形的天之骄子,太令人意外了。

陈青没有注意到苏紫菱的异常,即便注意到也不会多想什么,她也是很意外,但想到父亲这几年处处维护陈海,心想父亲或许早就知道此事了,心里更迫切等陈海下场,揪住他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解文蟾、解文琢、柴荣等人脸sè就难看了,特别是解文蟾、柴荣想到当初自己竟然狂妄无知的将陈海当蝼蚁去踩,这时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冷眼旁观的赵诚、刍容等人,这时候脸sè既难看又凝重,难看是他们一直都以来都没有看穿陈海的底细,凝重是必须要调整复仇计划了。

屠子骥这时候微微点头,心想葛师叔应该早就知道这点了,不然也不该在秦潼关外贸然就要师尊关照陈海了。

想到当初在藏经阁,陈海一剑斩碎柴荣所施展的六甲秘盾,董宁忍不住莞尔一笑,但很快又意识到不对劲,禁不住愣在那里。

掌握真意雏形,是能在对战中大幅提升绝学神通的威力,但在藏经阁时,陈海斩破柴荣的六甲秘盾,是那样的风轻云淡,是那样的轻描淡写。

这绝不是掌握真意雏形就能做到的。

陈海早就掌握完整的道之真意!

想到这一点,董宁那娇艳的檀唇都禁不住微微张起来。

想到陈海被无数同门轻视时,是那么的淡然,想到自己当初竟然想主动指教陈海,却不知道被陈海心底嘲笑成什么样子,艳若桃花的美脸都发烫起来,盯着陈海那张粗犷的脸膛,心里却生出几许嗔怨来。

“可以了!”陈海示意奎狼宫的主事,可以将机关铁牛放过来让他一试了。

“这个陈海有没有可能一把抓住四级机关木牛?”

这一刻诸多闱选弟子的心又提了起来,他们之前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围过来,几乎所有人都不认为陈海有成功挑功非凡评价的可能,但这一刻他们都情不自禁的摒住呼吸,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盯着考核,期待下一幕的揭开。

“还是险,毕竟学宫迁到梅渚湖畔以来,都没有人在这一关获得过非凡评价!”即便有人认为陈海成功的概率很低,但脸上已没有轻蔑之手,在他们看来,陈海能不能成功另算,至少是有资格挑战非凡评价的。

仅凭这一点,就已经不是他们能比的了。

就算陈海失败了,他们也没有资格去嘲笑。

董宁禁不住一颗心提到嗓子眼,看着在强力机簧的驱动,机关铁牛在两百步内的速度就已经提升到极致,卷起滚滚烟尘,仿佛一头烟龙往陈海撞过去,仿佛有一座山挡在面前都被撞得四分五裂。

“轰!咔嚓嚓!”

机关铁牛与陈海相撞之时,机关铁牛与陈海都被笼罩在飞卷的烟尘之中,谁也没有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站在一旁的学宫祭酒迫不及待的挥袖驱散烟尘,就见陈海站在白圈的边缘,手里抓住机关铁牛的那两只锋利铁角,而机关铁牛在他身则已经散了架,一堆机簧、齿轮散落在白圈周围。

“失败了!”

虽然很多人认为陈海挑战成功的机率不高,但看到这一幕犹觉得十分的惋惜。

即便是刍容、赵诚等恨陈海入骨的人,都没有太多的幸灾乐祸,毕竟天生神力又掌握相关真意雏形的陈海,是最有希望在这一关挑战非凡评价的,陈海都失败了,他们并没有嘲讽的资格。

陈青捏着粉拳,恨恨的砸手心,她是不喜欢陈海,但她心机同样单纯,想到陈海本有机会稳妥获得一个卓越评价,竟然被他的自信自大搞砸了,可惜之余又恨陈海太自以为是了。

“失败了……”陈海看着散架一地的机关铁牛零件,心里也十分可惜,这实际意味着他已经无法通过闱选了。

但结果如此,他也只能接受,将机关铁牛的两只独角丢在地上,看走过来的学宫祭酒,自嘲的撇撇嘴问道:“机关兽散架了,学宫不会要我赔吧?”

这位祭酒很惋惜的陈海失利,笑着说道:“学宫还不至于如此小气。”

陈海拍拍手走出考核场地,见周钧他们都十分惋惜,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接下来的考核我就不参加了,你们要多努力!”

“啊!”大家又是一惊,不明白陈海为什么这么说。

杜镛、冉虎虽然不喜欢风头被陈海抢过去,但涉及到太微宗及河西的利益,他们听陈海这么说,依旧觉得很意外,下意识就想劝他不要这么冲动用事。

陈海都掌握真意雏形了,这样的人物,在此次参加闱选的上万弟子里,绝对不会超过一百人,其他考核只要能得一次卓越评价,就能抵消掉这次失利,陈海还有九成九的把握通过闱选,怎么就突然放弃呢?

杜镛、冉虎想劝陈海,但也不想风头再被陈海盖住,就都没有吭声。

“为什么?”董宁问道,她不觉得一次失利就会打击到陈海,心里费解不已。

“没意思了……”陈海自家知道自家事,他就是想在最有把握的一关去搏非凡评价才有机会通过闱选,这一关都失利了,他就没有必要在其他考核关丢人献丑了。

那样的话,他身上的秘密会暴露更多。

不能进学宫修行,陈海还是觉得很可惜,但这时候他只能装得风轻云淡一些。

这算什么借口?董宁气恼的瞪了陈海一眼,但想到自己压根就没有真正去了解过眼前这个人,甚至因为此前的婚约还有意避开跟陈海接触,就更没有什么劝说的立场了。

周钧想劝陈海,但这些日子他已经习惯陈海独谋善断了,猜想陈海不可能冲动用事,应该是有其他考虑,也就没有劝说什么,想着等今天的考核过去,再细想陈海到底有什么打算。

当然了,陈海即使不入学宫,此次回河西,也会受到宗门的额外重视,算不了什么。

“唉,太可惜了!”

贺兰宗、问秦宗的弟子多少还有些幸灾乐祸,但与太微宗没有利益冲突的其他宗门弟子,多少还是为陈海惋惜的;太微宗除了杜镛、冉虎等人风头被陈海盖住心里会有不爽,其他弟子自然是希望陈海能再为太微宗争光。

陈海接过苏紫菱递过来的袍衫穿起来,想着等周钧通过考核就直接回馆舍,然而去桃花坞处理其他事务。

“太微宗弟子陈海,力挽狂澜挑战非凡评价,通过考核,望再接再励,在其他考核关再斩获佳绩!”

周钧正准备登场,他打算从二级机关木牛开始挑战,这时候站在奎狼宫大门前的一位祭酒,突然扬声传告全场。

“啊!”奎狼宫前上千闱选弟子听到这话,都愣怔在那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机关铁牛都散架了,陈海怎么就算通过考核了?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七章 道意雏形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