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太微神箭术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太微神箭术

董宁十箭皆中一千两百步外的箭靶,每一支箭都扎透坚木所制的箭靶,最后一支射到箭靶上的箭半晌还嗡嗡振颤……

奎狼宫前的广场上,西北域诸郡上千弟子都鸦雀无声的看着这一幕。

董宁抓住堪比她身高的柘木弓,忍不住得意的回头问陈海、杜镛、冉虎等人:“你们说我这十箭射得如何?”

陈海也是暗暗震惊,实知董宁这十箭射得实在是不凡。

学宫所提供的柘木硬弓,不是什么法宝,只能保证这弓臂蓄力能将箭枝射到一千两百步外,但照理来说,箭射到这么远处,从弓臂所蓄来的力就已经差不多耗尽,不可能极有力的扎到箭靶上。

像陈青之前有数箭碰到箭鞘就落下,但依旧算考核通过。

董宁在一千两百步外,十箭皆极有力的扎透三四寸厚的箭靶,那只能说明一点,就是箭簇脱弦而出之后,依旧能从徐徐吹过奎狼宫前广场的微风中借势蓄力,不失准头之余,杀伤力非但不减弱,甚至还有大幅的增强。

这是何等恐怖的箭术!

纯以箭术论,西北域诸多已经登场参加考核的弟子,还没有一人能超过董宁。

看到这么精彩的箭术,大家在经过鸦雀无声的压抑之后,都大声爆发喝彩起来,没想到第一天的比试,竟然连续有如此卓越的人物出现。

太微宗弟子的脸上更是焕发出异彩来,今天在奎狼宫前大夺眼球的二人,可都是太微宗的天之骄子。

董宁却不管别人的喝采,美眸却在陈海、杜镛、冉虎等人脸上打转,似乎得到他们数人的认可,才算是真正能心满意足的自傲。

陈海极力回想董宁开弦时的每一细微动作,心想董宁所掌握的真意雏形,莫非与风之玄奥有什么关系?

董宁在河西地位极高,身份特殊,不需要冲锋陷阵杀敌,也没有谁会主动找上她切磋剑道修为,故而董宁到底所掌握怎样的真意雏形,极少有人知道,而陈海能猜出一个大概,却也不是他见识有多广,实是他最初所修炼的是风神腿。

太微宗仅保留有风神腿万钧锤踢、云垂万象两式绝学残卷,他人根本无法参悟出什么真意来,陈海则是另辟蹊径,先从这两式腿法绝学拆出与基础脚法相关的武道秘形,继而在多达三百多种武道秘形的基础之上,创出独属于他的风神腿第三式绝学云流……

陈海每施展云流腿法时,就有云流舒卷之意在胸臆间回荡,就说明真正的风神腿秘卷,在第三式绝学时就已经应该蕴藏真意雏形了。

而云流舒卷之意也有着借风蓄势的玄奥在,故而陈海回想董宁刚才开弓射箭的诸多细微处,心里有着极大触动,暗道,自己能不能将云流真意雏形融入箭术之中?

陈海此前从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但看到董宁施展这惊世绝伦的箭术之中,觉得他也完全可以做到这点。

陈海一下子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吸引住,都没有注意董宁矜持之余实是想得到他的夸赞,美眸无意间在他身上多盯了一瞬,然而在董宁转回身之时,陈海压根就没有正眼瞅董宁一下。

董宁眼眸里闪过一丝失望,但很好的掩饰掉。

杜镛、冉虎是早就见识过董宁的箭术,这时候璨不惜溢美之词,皆喝彩道:“郡主可一试非凡评价!”

虽然太微宗一下子有两大天之骄子脱颖而出,令贺兰宗、问秦宗的弟子很没有脸面,但还是希望看到下午的射柳考核,再有超凡评价出现。

“陈海,你先来试射这靶!”董宁不甘心被陈海漠视,将柘木弓往他那边递过去。

这时候还尝试在射柳考核中挑战卓越评价的弟子已经不多,主持考核的奎狼宫主事也不拘大家的先后顺序,也想看陈海此次是否有更出sè的表现。

“我?”直到董宁将柘木弓递到眼前来,陈海才回过神来,他刚才侥幸在八百步靶时十中其七,算是极勉强获得优异评价,就没有想过要尝试这一千两百步靶。

陈海倒不是六识感知就局限于八百步,而射柳除主要考核弟子的六识感知外,还涉及到对风势、弓弦震颤等诸多复杂因素的把握。

陈海以往专修近身搏杀的战戟,身背战弓也只射杀近敌,箭术没有专门苦修过,御剑术又不过关,都是陈海的弱项,能在射柳考核中得一个优异评价,已经是相当意外了。

“你就不要为难陈师弟了。”

杜镛笑着道。

陈海刚才八百步靶时有三箭脱靶,虽然谁也没有资格笑他,但大家也知道这是他的短柄,杜镛却是更期待看到董宁挑战射柳的非凡评价。

“……”董宁那双倒映着湖影潋滟的美眸瞅着陈海,却没有将手收回去,却是执意要陈海尝试一下。

董宁更多是想看看陈海身上还有什么她未曾看透的惊喜,心想陈海既然都已经掌握完整的真意,那在射柳考核就应该有更出sè的表现,却不知她的坚持,杜镛看了,心猛的抽搐了一下。

“陈师弟,你便再露一手,便是失败,我们这些人谁有资格笑你?”

冉虎相貌同样是长得粗犷,却是五短身材,与丰神俊朗的杜镛站在一起,真是让人看不出他是太微宗这一代辟灵境弟子里最杰出的几人之一,哈哈笑道。

冉虎说这话,诸多弟子也是深有同感,陈海能在力挽狂澜考核中得前所未有的非凡评价,射柳考核止步于此,就有些太意犹未尽了。

“那我便再试射十箭!”陈海从董宁手里接过柘木弓。

这张柘木弓拉开满弦就需要有千斤之力,而开弓之后,弦弓不能有丝毫的颤动,对臂力的要求自然更要高得多。

陈海无法去复制董宁的箭术,这一刻只能让那云流舒卷之意在胸臆升腾而起,不再像以往只能凭经验判断风势的变化强弱,竟能清晰感知到从弓臂到箭靶这段距离风势的震荡回旋,而从风势的震荡回旋隐隐感觉到存在一条细且狭长的极窄通道连接着箭靶。

陈海隐然知道,这一刻若让箭枝从这条通道穿行,杀伤力不仅不会随距离的延长而蓑减,甚至会直接将那座坚木所坚的箭靶轰成粉碎。

陈海压制住胸臆间的云流舒卷之意,随手一箭射去,箭插着箭靶的边上,落入湖中。

“咦!”

围观弟子不无惋惜的叫了起来,才确认这真是陈海的短柄。

陈海松开手臂,刚才数瞬短时已令他感觉有稍许的疲惫。

无论是将真意或真意雏形融入箭术、战戟,看似不消耗真元法力,但对精神念力的消耗甚剧,并非完全没有限制。

陈海虽然知道将真意雏形融入箭术,还需要经过天长日久的苦修,但刚才那数瞬的感受令他欣喜,随后又将手中九箭随手射出,仅有三箭碰到箭靶又弹落下来,无缘卓越评价。

没能从陈海身上挖出更多的惊喜,董宁多少有些沮丧,从陈海手里接过柘木弓,都没有换更强弓的意思,在接过奎狼宫主事递来的铁羽箭时,她就将心底那小小的沮丧与失落摒除掉。

这一刻,董宁散发出来的气机更强盛,都不见真元摧动,就在气机牵引下,周围就有缕缕细小旋风似从无尽虚空中释出,旋起旋灭,将董宁如瀑秀发吹得凌乱,却衬得她精致无暇的五官更加明丽动人。

这一刻,陈海更能清晰的感知到,董宁所掌握渐近完整的真意雏形,与他掌握的云流舒卷之意有相近之处,却也不完全相同。

董宁以肉眼都不及细看的极速,将手里十支铁羽箭连珠射出,快如惊鸿,铁羽箭像直接破开一段虚空穿过,下一刻就射到箭靶之前,速度快到难以想象,却又悄无声息。

十支箭,箭箭都中靶心,箭箭都射透三寸后的坚木箭靶,箭羽嗡颤鸣不已!

“太微神箭术!武威神侯早年成名河西的太微神箭术!”

围观的西北域诸郡弟子不乏见识卓绝之人,在董宁将她一手箭术发挥到极致,很快就有人认出这是武威神侯早年在河西军赖以成名的太微神箭术!

“非凡评价!西北域诸郡弟子在奎狼宫前又获得一个非凡评价!”

贺兰宗、问秦宗的弟子脸sè黯淡,但即便没有他们,奎狼宫前广场上也涌起如春潮般的哗然欢呼,都没有想到出身董氏嫡系、自幼娇生惯养的董宁,却拥有如此惊世绝伦的箭术。

华哲栋、刍容、赵诚等人心里都清楚,是董宁将所悟真意雏形融入箭术之中,才会有如此惊艳的表现,才能如此轻松斩获非凡评价。

他们的实力不比董宁稍弱,他们所掌握的真意雏形,一个与水之玄奥有关,一个与火之玄奥有关,甚至可以说是极强的真意雏形,但在今天的两场考核,并不利于他们将所掌握的真意雏形彻底发挥出来,以致风头被陈海、董宁完全盖住。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太微神箭术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