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三十章 修炼之地

第一百三十章 修炼之地

“……陈海刚才这一箭为何没有射出?还真期待他这一箭有何表现呢!”

奎狼宫外的广场上射柳考核还在继续,而在奎狼宫后山的北阁里,下午没有出现在考核场地上的屠子骥,此时正陪同师尊陈玄真以及一位身穿五爪金龙蟒袍的中年人说话。

北阁是一间暖阁,重檐花窗雕得极为精美,阁子里温暖如春,一面像圆月似的古铜镜悬在半空中,正映照出奎狼宫前的一草一木,他们无需到前面,也能随时看到西北域诸郡上千弟子参加射柳考核的情形。

这一刻,古铜镜正映出陈海拉开弓弦的一幕,要不是鉴天镜能百倍放缓画面,屠子骥也看不出陈海在真正射出手中箭之时,全身的筋骨在极瞬之间就像浸了水似的弓弦般骤然松软下来,显示陈海并无意以最佳的状态在射柳考核中争取更好的评价,但屠子骥也因此无法看出陈海那没有射出的一箭,到底有多精妙、有多强大。

屠子骥心里暗觉可惜,但不明白陈海为什么要故意藏拙,看向师尊以及身穿金龙蟒袍的中年人,又疑惑的问道:

“陈海要是想藏拙,不想引起仇敌的注意,那上午为何又要直接挑战非凡评价?”

“你看陈海从头到尾都若有所思的样子,说明他上午时对自己的箭术还没有足够的信心。子骥你的观察力还有提高啊!”中年人笑道。

“殿下说的是,我确实看得不够!”

屠子骥细想也是,说道,

“陈海被姚氏驱逐出族,灵脉被废不说,还曾被人抹去有关修行的记忆,照理来说应该完全废掉了,却没想到他竟还能重新修炼到这一步。我猜或许是他的记忆还有所残缺,担心在玄学义理、诸州文史以及玄法符篆等考核中无望过关,才会在力挽狂澜考核中搏非凡评价。看得出他还是想入学宫修行,但他却不知道实是殿下恻隐怜惜之心,上午才让他顺利过关……”

“我也只是顺水推舟帮他一把。”中年人微微一笑,对这些微小事也不甚介意。

“西北域诸郡,这一届的闱选弟子,陈海此子资质确实是不凡,也难怪葛老怪会看好此子,但他犯下大罪,令太子赢丹震怒而遭姚氏驱逐,实在是比较麻烦……”坐在中年人对面的陈玄真说道。

“陈海所犯之罪,涉及那个妖女,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一定呢。”中年人冷哼一声。

“这一届闱选弟子里,出sè者不在少数,刍容、赵诚、华哲栋等人,所掌握的真意雏形都不弱,实力应不在陈海之下。而武威军在西北域势对极盛,相信贺兰宗、问秦宗的弟子在燕京更愿意有积极的表现,殿下可以用他们!”陈玄真还是不希望中年人主动去惹陈海这桩麻烦。

“要没有比较,刍容、赵诚、华哲栋诸子,真如夜之繁星,”

中年人身前排放着一堆卷宗,眉页写着刍容、赵诚、华哲栋、杜镛、冉虎等人的名字,可见中年人在学宫闱选之前就对西北域诸郡的天子骄子们就有过详细的调查,中年人伸出手指,在这些卷宗上慢慢的滑过,忍不住轻叹一口气说道,

“但有过比较,刍容、赵诚、华哲栋、杜镛、冉虎诸子,就变成皎月之旁的暗星,太黯然失sè了。池山城一战,此子看似搏险,而池山城一战的细节我们也无法知悉更多,但从此子在黄龙渊组建弟子营、经营药师园诸事的表现,我们应该想到此子于池山城一役中更准确应该说是善断……我们想做的事,我与玄真你,甚至子骥都不便直接出面,那陈海此子就是最佳的人选,其他人都有些眼高手底了!而我想做的事,修为高低还是其次……”

***********************

今日之风头被陈海、董宁完全盖过,再想到数日前所受到的羞辱,华哲栋、刍容、赵诚等人自然无心再留在奎狼宫前闲聊,考核结束后就与同宗门的其他弟子匆匆离去,诺大的广场顿时就空旷将近一半。

瘦小的骆驼比马大,鹤翔军虽然遭逢大败,但贺兰宗此次派遣入燕京参加闱选的弟子,已经有两百多名,再加上更加强大的问秦宗及幕后的武威军,这两宗确是占了西北域诸郡闱选弟子的近四成。

陈海则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找个地方一试新的箭术。

陈海这时候也怕脱单被贺兰宗的弟子盯上围杀,不敢孤身进入荒无人烟的野地,但又怕神陵山里潜伏的老怪物修为深不可测,心神意念也不敢轻易借蛇镯潜入血云荒地,借傀儡分身一试新的箭术。

从奎狼宫返回馆舍的途中,陈海想到他今后可能有数年之久都要留在燕京修行,也是暗暗头痛。

除了桃花坞、西城铁桥巷以及学宫之外,就没有可以说是安全的地方,但西城铁桥巷、桃花坞,天地灵气都稀薄,每天能修炼真元的时间很短,但学宫神陵山这边,谁知道有多少道丹境以上的老怪物隐藏在暗处偷窥。

陈海与周钧、厉玉麟、陈青他们并肩走到岔道前,心里想着事情,走错了岔道,还亏得厉玉麟提醒,他才看清楚脚下的岔道实是通往当日羞辱华哲栋、刍容等人的那座溪源石谷。

陈海想到石谷里那座飞瀑从百丈高崖冲落,在深潭里搅起诺大的声势,说话声音小些都要被水声完全盖住,灵机一动,心想他要是站在飞瀑下或潜入深潭里修炼,外界这么大的动静干扰,只要他能静得下心来潜修,即便是道胎境的老怪物,也不可能窥视他的神魂异状!

“你在想什么事情?”周钧见陈海整个下午都心不在焉的,好奇的问道。

“我苦修戟术,近来却陷入瓶颈,就想着是不是换一处修炼之地,或能有所突破!”陈海说道。

“你将玄yīn六脉修成,大概瓶颈就不成瓶颈了吧。”厉玉麟略带惆怅的说道。

陈海已然掌真意雏形,只要按部就班修炼玄yīn六脉,数年之内就能踏入明窍境,而其他内门弟子要是在五十岁之前没有突破,这辈子就基本上没有指望了。

“你有什么想法了?”周钧笑问道,他到底是了解陈海更多一些,知道陈海要没有什么触动跟想法,不会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我却是想到一个地方,还不知道可不可行。”陈海先卖了一个关子,笑着说道。

陈青、苏紫菱安静的跟着陈海他们身后,听着他们说话。

今天应该说陈青内心受到最大的冲击。

陈青是最早接触到意志消沉、形如废物的姚兴。在溅云崖相处大半年,她将姚兴所作所为都看在眼底,这才心生厌恶,留下刻板的印象,乃至苏紫菱那件事发生后,她对这个嫡亲表兄也是厌恶到极点。

之后发生诸多事,陈海虽然成功逆转了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印象,但陈青则认定陈海本性难移,只是学聪明了些,将他的本性掩饰起来而已。

陈青此时依旧不信陈海会洗心革面,彻底改变他的秉性,但很显然,“废物”已经不能用在陈海的身上了。

要是二十岁刚出头就掌握真意雏形是废物,天下宗门又有多少弟子不是废物?

苏紫菱努力让自己集中注意力,但犹会禁不住岔开心神,她一直担心陈海是否察觉出些什么,这一刻心里的担忧更加强烈。

陈海不是什么废物,相反还是有意隐藏得极深,心机极其深沉,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

苏紫菱瞥眼瞅陈海连正眼都不朝她看过来,看似一切如常,但越是如此,她心里越是忐忑。

*******************************

回到馆舍,陈海就取出寒霜淬金戟及寒纹赤髓弓,沿着山溪往石谷里走去。

飞瀑从百丈高崖悬垂下来,水势如怒马狂奔,狠狠的砸落潭心,在百亩大小的深潭边缘就掀起四五米高的水浪拍打石岸。

陈海站在石岸边,看着眼前势如怒马的飞瀑、涌动的潭水,暗感真要站到飞瀑下,或潜入水流急湍的潭底,修炼、参悟逆流真意必有极大的帮助,自己以前怎么没有想到还可以如此修炼呢?

道生万相、变幻莫测,除了道之真意是诸多宗门玄修毕生最核心的机密外,也因为诸道真意极难用言语准确描述出来,太微宗藏经阁内专门论述诸道真意的卷宗极少,还没有形成完善的体系,很多真意都是蕴藏在种种绝学玄法之中等着弟子自行去参悟……

也因此,即便是同一种道之真意,因为参悟者的不同,对真意的命名也不尽相同。

陈海将他此时所明确掌握的三种真意及真意雏形命名为碎裂真意、逆流真意及云流真意,但也未必准确,只是方便进一步的参悟而已。

除了突然感到眼前飞瀑极适合逆流真意的修炼外,陈海今日观董宁射箭,触动最大的还是发现云流真意能融入箭术之中。

他这时不禁去想,他所掌握的云流真意雏形、逆流真意雏形,是否能与碎裂真意一样,也融入战戟之中,从而使他修炼的武道战戟进入一个更高的层次?

光想也没有用,真意不经磨砺则不见锋芒,即便他的想法可行,需要年深日久的苦修,才能修炼真正强大的战戟来!

陈海将寒纹赤髓弓套在胸前,挥戟前斩,分开一道水浪,踏足踩入潭里走去,逆着狂涌的水浪,一步步往潭底走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章 修炼之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