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97章 风暴(二)

第597章 风暴(二)

“什么?不能离开?为什么?!”

游仙观中,王通同样满面的怒意,向元灭问道。

“顾爽是个疯婆子,你阉了她的孙子,她断不会与你善罢甘休的,你在游仙观中,我们还能保你平安,一旦出了游仙观,谁都救不了你了。”

元灭也很无奈,语气之中,透出一股子怨恨的气息,“不过你也不必太过焦心,南贤观这一次做的太过了,不管宗雪是谁伤的,终归是因他们而已,只要九天观确认了这件事情,南贤观绝不会有好下场,到时候,顾爽也不能成为威胁了。”

“那个老婆子真的有那么厉害?!”王通不解的问道。

“八十年前,她便已经是金丹武者了,这八十年来,她虽然没有踏入元婴,但是进步却极为明显,如今已经是金丹巅峰的修为,不要说游仙观,便是白沙公国之中,也难有对手,即使是我们游仙观,也须得靠观主与宋长老两人联手,方才能够勉强挡住。”

“这样的话,她要是硬闯的话怎么办?!”

“她不敢,游仙观可不止观主和宋长老两人呢,至于南贤观的其他人,现在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南贤观恨不得把头紧紧的缩起来,绝不会干涉这种私人恩怨。”

“私人恩怨,好一个私人恩怨,这事情什么时候变成私人恩怨了?!”

“你阉了她孙子,当然是私人恩怨,公归公,私去归私,我们能傣族的也只是将你藏在游仙观中,不让她有攻击的机会而已。”

“也就是说,这个顾爽一日不除,我就永无宁日了?!”

“那也不是,只要你努力修炼,入了九天观的法眼,那么,顾爽便不足为虑了。”

“九天观?!”

王通轻轻的眯了眯眼睛,事实上对于这一界中两大宗门的最高权力机关,他还是很好奇的。

像游仙观这样的道门分支,最高战力便已经是金丹了,甚至还有金丹巅峰级别的强者,这和昆墟界的小寒山实力相当,身为道门共尊的九天观的实力到底会到什么样的程度呢?

恐怕绝不输于昆墟界的七大极道门派吧?

若是有机会,拜入这样的宗门的倒是不错,现在听起来,似乎是有这个机会了。

“不过你也不要想太多,九天观汇聚了天下所有的英才,你觉醒的血脉虽然精于炼药,但在天才之中,也只是属于一般而已,不像宗雪,若是她没有受创的话,一定能够成为九天观弟子的。”

“在这件事情上,九天观会插手多深?!”王通忽然问道。

“这就要看宗雪的造化了。”元灭轻轻的叹息一声道,“若是她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有机会恢复丹田,拜入九天观,若是运气不好的话,恐怕南贤观会轻易的躲过这一劫啊!”

“弟子愚钝!”

王通看似不解的道。

“丹田破损,对大多数武者而言,是灭顶之灾,但是在九天观的眼中却并不一定,因为九天观中灵药无数,能够修补丹田的丹药也有,只是这种丹药极为珍贵,仅次于生死人,所以,要让他们拿出来,还得看宗雪究竟有多大的价值。”

“宗雪拥有赤极灵焰,未来能够成为炼制生死人的重要助力,这还不够吗?!”

“若是九天观已经集齐了其他八种血脉,那么,他们一定会把能够修补丹田的生生造化丹拿出来,但若是他们并没有集齐这八种血脉,恐怕不会仅仅为了一个赤极灵焰而损失一枚生生造化丹,最重要的是,宗雪觉醒的血脉,除了本观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佐证,再加上南贤观处处作梗的话,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没有那么简单吗?!”王通摸着下巴忽然笑道,“我看啊,就算是九天观真的集齐了其他八种血脉,也不一定会把生生造化丹拿出来,至少不会公开拿出来。”

“为什么?!”元灭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您想啊,若是九天观这么爽快的把丹药拿出来,岂不是坐实了他无已经集齐八种血脉的消息,这对九天观而言,难道不是一种压力吗?!”

“不错!”

元灭眼中一亮,立刻便明白了王通的意思。

生死人和肉白骨,这两种神药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近百年来,由于缺乏足够的条件,无论是九天观还是玉禅寺都无法重新开炉炼丹,虽然损失很大,但这也相当于保持了道门与佛门之间的一种平衡,但是一旦九天观重炼生死人的消息传出去,那么,这个平衡就打破了,相当于道门再一次的压到了佛门的头顶上,这是佛门绝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这恐怕也是为什么南贤观能够说服西山院的原因,西山院是佛门禅院,可以说是白沙公国之中,最不愿意看到游仙观崛起的势力,突然在这件事情上头掺和上一手,未尝没有给道门添麻烦的意思。

说不得宗雪受创便是玉禅寺的和尚做的。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不由眯了起来,“我就是不明白了,南贤观勾结佛门,阻止我道门炼制生死人,这难道不是背叛了我们道门吗?为什么他们还能没事,那个什么顾爽还能如此的嚣张,难道道门内部,已经混乱无秩到了这个地步吗?!”

“嗯?!”元灭猛的一下把头抬了起来,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王通,“勾结佛门,yīn阻生死人,背叛道门,你这个幅子扣的可真够大的。”

“难道他们的行为不是这样吗?!”

王通毫不示弱的问道。

“话是可以这么说,但是南贤观在道门之中也不是没有根脚的。”

“我管他有没有根脚,我又没指望用这种说法影响到九天观的判断。”

“那你想干什么?!”

“把这个消息放出去,把南贤观的名声搞臭,越臭越好,我倒要看看,这个勾结佛门,背叛道门的南贤观该如何自处。”王通面带狰狞,语气凶狠无比。

“这……!”元灭听了心中不由一动,轻抚颔下的胡须,陷入了沉思,最近一段日子,游仙观与南贤观的关系极为恶劣,互相指责,一个指责对方图谋不轨,另外一个指责对方纵徒行凶,吵的不可开交,正是因为吵的太过热闹了,游仙观甚至将另外一个当事者,参与者西山院抛到了脑后,********的和南贤观对峙,这让他们也很头疼,原本是自己有理的事情,但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却是占不了什么上风了,正愁着呢,王通的话却让他打开了另外一条思路,或者说,一语点醒梦中人。

对啊,我为什么要和你嘴炮这些东西,事实是你和西山院一起来游仙观砸场子,说和佛门没有关系是不可能的,目标又是宗雪,又牵扯到赤极灵焰,若是再将事态上升一点,扯到佛道之争上也不是什么难事。

事实上,将游仙观对外讲的故事配合佛道之争,佛门阻止道门炼制生死人的yīn谋之上,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啊,甚至还顺理成章,但是这样一来的话,南贤观的麻烦可就真的大了。

麻烦大了才好了,最好是让九天观将这道门毒瘤给铲除。

顺着王通的说法想下去,甚至连元灭都觉得王通说的极为有道理,很有可能就是事实的真相。

想到这里,他面上闪出一丝兴奋之sè,也不管王通如何,当先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屋内,直奔前殿而去。

“哼,先烧他一把野火,其他的帐,慢慢再算!”

看到元灭急匆匆的离开,王通知道自己刚才那一把野火已经烧成功了,但是对他而言,这只是第一步而已。

眼中,闪动着危险的火苗,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南贤观也好,西山院也罢,如今都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必欲除之而后快,就算现在无法将他们除掉,待到将来,自己有实力的时候,必然也要尽一切力量将他们除掉。

不过,他也不是那种热血小青年了,脑子一热就要去和人拼命,有的时候,拼命这种事情,也是一个技巧活儿。

这一次的事情,如果南贤观和西山院成功的话,游仙观只能吃一个大大的哑巴亏,为了保住自身的利益,很有可能与南贤观妥协,但是他们失败了,这种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为招牌的袭击,一旦失败,场面上就很难看了。

现在的场面就非常的难看,游仙观如今又得到了王通的提醒,将事情往道统之争上引,够南贤观喝上一壶的了。

“道统之争,向来就是你死我活,容不得一丁点的犹豫,南贤观做的最失败的地方,就是让西山院插手了,就凭这一条,就能把你钉死!!”

王通冷笑着走到桌前,灌了一大口凉茶,目光望向了静空院的方向,在那里,宗雪正在养伤。

“九天观的生生造化丹竟然能够修复丹田,若是如此的话,我的计划恐怕就要改变了。”

丹田受创是武者的噩梦,虽然并不是不能修复,但是在这个世界里,他还没有听说过谁能够修复。

可是刚才元灭却跟他说,九天观的有一种生生造化丹可以重塑丹田,而宗雪的资质特殊,血脉的意义重大,所以九天观很有可能在宗雪的身上用这生生造化丹,若是如此的话,那宗雪就要暂缓修炼北冥神功了,好在自己之前谨慎,害怕宗雪在游仙观中露出端倪,仅仅只是修复了她身体的经脉,并没有助她完成北冥神功,否则的话,九天观的高手一来,必然会露馅,到时候又是一番的麻烦。

“生生造化丹?!”

当宗雪听说这五个字的时候,精神猛的一振,面上露出了希翼之sè,尽管王通传她的北冥神功玄妙无比,还兼有吸人真气的功效,但她并不是那咱贪婪之人,就算是修成了北冥神功,大概也会老老实实的按部就班的修炼,不会去用这种功法吸人真气,再加上这种功法太过神奇,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如今听说九天观的生生造化丹的存在,自然心中大喜起来。

“北冥神功暂时先不要练了,你这段时间重在调养,待到九天观来人之后,再看看风向,能够得到生生造化丹是最好,若是得不到生生造化丹,再想其他的办法。”

“嗯!”宗雪低声应道。

这段日子,王通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精神依靠,再加上王通已经跟他言明宗岳的态度,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同样也是因为如此,倒是让王通发现了宗雪的另外一样好处。

宗雪虽然是武者,但毕竟出身塞北三城,深受塞北三城的风俗影响,一旦确立了关系,许多事情基本上都是以王通为主了,对王通是言听计从起来。

这让王通难得对塞北三城的风俗产生了一丝的好感,甚至想着等过个几年,便和宗雪搬到塞北三城去,叫宗岳给自己一块封地,多娶几房小妾,好好的逍遥几年的想法。

当然,这种很不现实,亦很不道德,即使宗雪依了,宗岳恐怕也会立即跟他翻脸的。

“九天观是道门第一大观,掌着道门的大权,若是真的前来试你,却是要小心一些,先将残存在体内的北冥真气散了,再多服些灵药,修复经脉,不要让别人看出破绽来,然后一切顺其自然。”

“好!”宗雪点头道,面上却还是浮现出担心之sè,“明通,听说南贤观的黎杖仙姑已经放话,一定要杀了你,她是金丹巅峰的强者,你……!”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一个半截埋到土里的老婆子而已,我会怕她?!”

提到黎杖仙姑,王通眼中顿时一寒,对这个老婆子,他实在是受够了,若非自己当真是实力不行,否则的话,早就想办法把她做掉了。

金丹巅峰很了不起吗?

想想看,金丹巅峰还真的蛮了不起的,最要命的是,据说她是白沙公国之中,最有可能在百年之内突破至元婴天的武者。

元婴天!!

一旦让她突破到元婴天,那事情可真就大条了。

毕竟这一界的等级虽然高,但是元婴天的修为,无论在哪一个世界都是属于高级战力,黎杖仙姑一旦突破了元婴天,恐怕就算是九天观也会有所忌惮,毕竟元婴之上的战力基本上都是用在应对荒兽之上的,人族内部的纠纷,都会被限制在元婴天之下,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可以说是潜规则吧,但这个潜规则已经适用了几千年,约束力极大。

“那就想办法让她无法成就元婴,省得麻烦。”王通眼珠子一转,一条条毒计便涌上了心头。

突然,他似乎有所感应,抬起头,望向冥冥的虚空之中,目光深邃,面现冷笑,“又一个找死的。”

看网友对 第597章 风暴(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