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98章 风暴(三)

第598章 风暴(三)

啪啪啪!!

几声脆响之声,五六根算筹炸的粉碎。

孔明面sè猛的一白,血sè全无,一股诡异的力量自虚空而来,横压识海,这一压,几乎将他的识海压碎。

噗!!

一口鲜血猛烈的喷出,不仅是口中,还有他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诡异的压力之下,喷出了大量的血雾,整个身体周围都被一层淡淡的血雾所笼罩。

“你怎么了?!”

巨大的压力之下,他的身全再也支持不住,软软的倒在了下来。

就在他的身体倒地的瞬间,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托起,眼前陡然之间映出一张仿佛百年树皮一般的老脸来,把他又是一吓,竟然被一口血咳到了喉咙里,猛烈的咳嗽了起来,直咳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方才停了下来。

“到底是怎么了?!那个王通,到底什么时候会出来?”

老脸的主人狠狠的顿顿手中的奇形黎杖,冷幽幽的问道。

“我不知道,算不出来,有人帮他遮掩了天机。”他狠狠的喘了几口,心有余悸的道。

“不仅帮他遮掩了天机,还在他的身上下了手脚,我甚至都没有推演到他,便遭到了反噬。”

“嗯?!”

黎杖老人正是在白沙公国大名鼎鼎的黎杖仙姑顾爽。

“有人在他身上下了手脚,所以你的天机术感应不到?!”

她迟疑的看了看对面的丑面青年,眼中充满了疑惑,“孔明,你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机奇才,难道还无法与那人相抗衡吗?!”

这种情况在孔明的天机术小成之后,已经没有出现过了,这些年来,南贤观借着孔明的天机术,暗中积蓄着实力,搜罗好处,可以说是得到了极大的好处,实力大增,就连她也是在孔明的天机术的帮助之下,才得以窥到更进一步的门径,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使这一次的孔明计划失败,害的自己的孙子受了不可言的重创,顾爽对孔明亦没有什么指责之意,只当这一次失手是他太过轻敌了,但是现在看来,情况似乎并不如自己想的那般简单,在游仙观那一方,似乎也有一名强大的天机者,这名天机者的造诣甚至要比孔明高,所以孔明才会失算。

“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人是谁,摸不到他的根脚。”孔明苦笑着摇了摇头,取出一枚丹丸服下,缓了几口气,方才道,“这已经是最近第二次发生了,每一次都与那王明通有关系,所以我可以肯定,那名天机者一定与王明通有关,而且他们的关系匪浅,所以才会在王明通的身上下那么大的禁制,阻止别人的窥伺!”

“不会啊,游仙观的底细我们都知道,哪里有什么强大的天机者,会不会是这个王明通本身就是一个隐藏着的天机者呢?!”

“那不可能!”

尽管顾爽直接猜出了真相,却被孔明一言否定。

“王明通是炼药师,觉醒了特殊的血脉,先天高手,但绝不可能是天机者。”

“为什么?!”

“因为我从他的身上感受不到天机者的气息,最重要的是,他太过年轻了,他现在还不到二十,来历清楚,天机之术,晦涩难明,没有几十年的精研时间,是不可能有所成就的,就算是小成,也至少要有三十年的时间,他没有这个时间。”

“那就如你所言,有强大的天机者在他的身上下了禁制,为什么要这么做?!”

“只有一个解释,王明通的命格特殊。”孔明虽然虚弱,但是此时却闪动着难掩的兴奋之意,“天机者的修炼,除了精研天机之术外,如果能够找到命格特殊之人,观察他的成长轨迹,便有可能一窥天机,天机术亦能大幅的成长,若是碰到一个大气运之人,观察他的气运运转,甚至有可能一夜之间大成,王明通能让天机者在他的身上下这样的禁制,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就是那种命格特殊之人,可惜,我并非精研命理之术,无法观运,否则的话,必能一探究竟。”

“命格特殊?!”顾爽面上露出yīn冷之sè,“命格特殊又如何,伤了我的孙子,我必要他偿命!”

孔明看着顾爽那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欲言又止,最后将所有的话都化为了一声叹息,苦笑道,“师叔祖,弟子无能……!”

“既然牵扯到天机者斗法之事,便不是你的错。”顾爽摇头道,“你就先在这里好好的休养吧,不要想太多的事情,也不要再去推演王明通了,我自会想办法将他解决的。”

“是,师叔祖!”

“记住,好好的保重身体,你的天机术,对南贤观非常重要,千万不要以一时之气,伤了自己。”顾爽还是一副不放心的模样,倒是让孔明有些感动起来。

“放心吧,师叔祖,我有分寸!”

看到孔明再三保证,顾爽这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脚尖轻点,消失在孔明的面前。

看到顾爽离开,孔明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虽然没有人怪他,但是在顾爽的面前,他还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当然,给他更大压力的还是王明通。

就在刚才,他隐瞒了一些事情,因为他在推演王明通的时候,不仅没有看到有关王明通的一丝一毫的信息,而且还陷入了一片奇异的虚空之中,惟一所见的,便是一个弥漫于整个虚空之中的青sè眼眸,在这青sè眼眸的注视之下,他已经不知不觉的迷失了自己。

※※※

“天机者的手笔吗?!”

同一时间,王通收回了注视虚空的目光,眉头微挑,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来。

他之前也没有想到南贤观竟然有一名天机者,而且还是一名造诣不浅的天机者,想来,这一次对方突袭游仙观的举动,便是这名天机者的手笔了。

“想来根据他的推演这一次的突袭应该是很顺利的。”

王通心中冷笑起来。

轮起天机术来,自己要比对方那人强上许多倍,对方在推演的时候,一旦有事情沾染到自己,天机术自然也就失效了,将自己当成了不存在,在自己不存在的情况之下,这一次结果应该是南贤观会得偿所愿,也就是说会成功。

那么问题就来了,宗雪是谁打伤的?

如果自己是惟一的变数,而去除了这个变数之后,南贤观就会成功,那么,问题就来了,又是谁袭击了宗雪呢?

因为按照这种推演的方式,是因为自己这个变数,才导致了突袭宗雪的事情发生,但是自己只是挡住了顾正南而已,和宗雪受伤又有什么关系?

“按照我的推测,对方是看我拦住了顾正南才会突下杀手的,若我拉不住顾正南,他是乐见南贤观功成的,这会是谁?!”

王通的眼睛轻轻的眯了起来,“西山院?不会,他们虽然不想看到宗雪成功,但毕竟分量太轻,敲敲边鼓,打打太平拳是有可能,但是这样的事情,他们不敢,佛门玉禅寺?也不可能,为了一个赤极灵焰,便直接与九天观撕破脸,做的还这么难看,这绝不是玉禅寺的作风,那会是谁?”

带着心中的疑问,他从怀中摸出了六枚铜钱,屈指一弹,铜钱飞到了空中,随后,仿佛慢动作一般,缓缓的落下,而同时,王通的左眼突然之间闪过一道精芒,出现了一副画面。

一只灰sè的巨鼠,一个人影。

“卡位,还真******精准啊!!”

叮……

铜钱落到了桌面之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起,随后便被王通轻轻一拂,笼入了袖中。

“真是想不到,一直没有关注你,你倒有变的出息起来了,好,很好,这次如果不把你玩死,我就不姓王!”

六爻神算得到了让王通极为意外的结果,王通在大叫意外的同时,抬起了双手,五指凝空划出数道诡秘的符文,同时,左眼之中,一丝丝银光闪现,无形精神力量延伸而出,勾连到了未知的虚空之中。

银sè的精神力量在末法之眼的加持之下,横渡虚空,而在虚空的另外一端,正是南贤院中盘腿调息的孔明。

此时的孔明,服用了大量的镇静精神的药物,正在调息宁神,突然之间,他感觉到了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身体猛的一僵,脑后,青sè的眼眸一闪而逝,随后,他的目光变的茫然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心跳渐渐的平静下来,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奇怪,刚才我看到的是什么东西?!”

就在刚才,他的心跳加剧的时候,眼前突然之间出现了一副画面,这副画面既陌生又熟悉。

突然之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烈的坐起身为,“这是游仙观,这是宗雪闭关的地方,我刚才看到的是暗算宗雪的人。”

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但是他却又更加的糊涂了起来。

身为天机者,他很清楚,有因必有果,无论是推演,还是梦兆,看到的任何一副画面,都是有因有果的,刚才他因为受到了天机术的反噬,并没有进行推演,甚至也没有去查这件事情其中的隐藏着的一些秘密,为什么会突然之间看到这样的画面,这意味着什么?

想来想去,还是没有答案,他有些迟疑的再次拿出九根算筹,尝试着再次进行推演。

半晌之后,他的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狂喜之sè。

“我,我,我,我的天机术提,提升了!”

是的,他的天机术提升了,而且得到了大幅的提升,之前要用完九根算筹才能够勉强的看到一副破碎的画面,如今,只用了三根,便已经看清了一副画面,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但是又试了几次之后,却发现自己的推演过程和结果,都远远的超过了预期,似乎就在刚才短短的时间内,他的天机术得到了一个升华。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天机术为什么会突然得到提升,最近我的修炼已经陷入了瓶颈,绝对谈不上什么厚积薄发,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我的天机术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呢?难道是因为王明通,对,肯定是这样,我之前推演了王明通,然后遭到了反响,说明王明通的命格特殊,但是在反噬的时候,我看到了那青sè的眼眸!!”

所有的线索串到了一起,他终于将目标确定在了那神秘虚空的青sè眼眸之上。

“是的,这是气运,那王通应该是有特殊命格和气运的人,我因为推演他的未来,虽然被反噬了,但因此也沾染到了一点他的气运,冥冥之中,感应到了那神秘的眼眸,而那神秘的眼眸赐予了我更加强大的天机之术!”

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孔明感到自己的脑子变的极为灵活起来,脑筋转的飞快,不过是片刻时间,便已经将前因后果给推算了出来,并且深信不疑,自己就是因为在用天机之术推演王明通的时候,得到了他的一部分气运,然后又得到了强大的神秘的眼眸的加持,因此天机术得到了飞速的提升。

“不行,这样的遇合绝不能说出去,这是一个秘密,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起来。”他不知道的是,随着他的心念一举一动之间,脑后都会有一个青sè的眼眸忽隐忽现,影响着他的思维。

“哼,虽然有些蠢,但也是一枚不错的棋子,南贤观,你就等着吧,这一次看我怎么把你们坑死!”

游仙观中,王通面sè透出一丝异样的红晕,整个人的精神也显得十分的萎靡,不过他的表情却非常的兴奋,透过末法之眼的力量,他成功的穿过命运之河,将南贤观的天机者的天术与自己的末法之眼的力量联结在了一起,间接的控制住了对方。

当然,这种控制并不是完全的控制,而是透过对方的天机术,给他施加影响。

身为天机者,几乎都是十分自信的人,特别是那些修炼有成的天机者,一个个的都自傲无比,不将别人放在眼中,对于自己的推演结果更是信心十足。

而王通则可以通过末法之眼,了解到对方推演的结果,甚至在一定的程度之上修炼对方的推演的结果,从而误导对方的行动。

这可比单纯的完全控制住一个人要安全隐蔽的多了。

即使是九天观的高手过来,也不可能管过重重的命运之河看出这其中的联系,而控制这么一名天机者,对于王通而言,意义更是重大。

天机者,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是什么样的势力,都会受到重用,甚至许多行动事前都要通过天机者的推演,一旦控制了一名天机者,便相当于控制了对方势力的行动方向,若是将来这个天机者能够进入到九天观,或者说玉禅寺这样的地方,王通甚至能够透过他对于这样庞大的势力施加巨大的影响力。

当然,这一切,还要看这名天机者的造化。

“天机之术而已,这家伙有些资质,有些潜力,倒是可以暗中培养一番,不要局限于南贤观一地,我有一种预感,未来,这家伙对我大有用处。”

毫无疑问,天机者是一种稀缺的产品,暗中控制住一名天机者,自然要放长线钓大鱼,这可比把人直接做掉能够得到的好处要多的多了。

“天机者对我有用,我暂时可以饶了他,但是南贤观,还有西山院,却是这一次事件的主要推手,我若是不给他们一点教训的话,说不得将来得寸进尺,再欺到老子的头上。”

手中的金钱滴溜溜的乱转,在指尖快速的翻转着,突然之间,他的手停了下来,面上露出一丝微笑来,“有意思,看来这出家人,也不见得就能丢掉七情六欲啊!”微笑之中,他的身形微闪,便已经消失在了屋内。

※※※

随着时间的推移,西关城也好,游仙观也好,还有南贤观,甚至整个白沙大公国,都处于一种极为诡异的安静之中。

宁静之下,任何武者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股暗流在水面之下不断的翻腾着,现在的白沙公国,就仿佛是一座随时有可能爆发的火山,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爆开。

这些日子,王通仿佛没事人儿一般,每天都按时的出现在元灭的院中,接受元灭关于炼药方面的指点,仿佛一心提升自己的炼药水平一般,而事实上,在别人的眼中,经过这段日子的举修,他无论是修为,还是在炼药方面的造诣,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这一日,他再次从元灭之处离开,又到静空院与仍然卧床的宗雪聊了一会儿,施施然的返回,这几乎已经成了他这段日子的常态,游仙观中的弟子也都已经习惯了,在路上碰到,都热情的打着招呼,王通面带微笑,一一的回礼,最后自己的住处。

推开门,以末法之眼确定了周围没有人窥伺,很自然的将门关上,反锁,然后走到自己的床前,掀开床板,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穴来。

看网友对 第598章 风暴(三)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