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逆流真意

第一百三十一章 逆流真意

陈海人立水潭石底,身如苍松怪形,寒霜淬金戟如雷电刺出,每刺出一寸,都有无尽水流逆裹而来。

陈海震颤戟刃,一刺之势非但没有受到水流的半点阻碍,反而战戟以极其古怪的节奏颤震之时,内生出一股螺旋状的滞粘之劲将卷裹过来的逆流之力一点点吸噬过来,借逆流之势将寒霜淬金戟的这水中一刺变得更凶更猛……

在战戟的震颤之下,那逆裹戟身的水流,与深潭之底的怒涌暗流层层分离,而与战戟浑成一体,化作一头狰狞的三丈水龙在水潭里咆哮、想要吞噬一切。

逆流真意原来要这样融入战戟之中!

陈海这时候却明白,为什么有些修为高深莫测的宗门玄修,能数年、十数年甚至数十年如一日闭关崖洞里辟谷不出,实是一点点参悟诸道真意所带来的欣喜与满足感,足以抵消潜修的枯寂无味了。

陈海将逆流真意融入战戟之中,十步断水斩变得更精妙、更强大,但这还刚刚是起步。

这瀑下水潭仅有百亩大小、三四十米深,飞瀑砸落所掀起的暗流,跟汪洋大海里的湍急暗流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而即便是如此,陈海也只能借到两三分的逆流之势增强战戟的威力。

还要继续苦修战戟,除了要逆借这水流之势外,还要逆借气流之势。

除了要逆借这小潭的水流之势,还要潜入大江大海的暗流中去修炼,这样他才有可能在某天将这逆流战戟修炼到大成境界,彻底的掌握逆流真意,到时候战戟所带动的水龙可能长达十丈、百丈。

但这还不够,他还要将云流真意也融入战戟之中。

陈海已隐然明白过来,他掌握的所谓云流真意还是逆流真意,其实与水、或者与云雾的玄奥并没有本质的联系,更准确的说,这两种真意揭示的应该是流动的奥义。

只是这两种真意揭示的侧重点有所不同,又或者说陈海此前对道之真意的参悟还太浅,才会误以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真意。

是他以前想偏了。

虽然陈海隐然明白战戟在云流真意与逆流真意之间转换,战戟不仅将变得更神鬼莫测,威力也将会变得更加强大,但是他此时能想到这点,到他最后能做到这点,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他需要持续不懈的苦修,才能将云流真意与逆流真意更好的融入战戟之中,也需要继续参悟这两种真意,或许等到他有一天真能将战戟在两种真意自如转换,他已经在两种真意的基础上悟出新的更强大的真意了。

武道修行,还真是没有止境啊。

或许在此之前,他还可以尝试着将这两种真意融入箭术之中。

想到这里,陈海就将寒霜淬金戟踩在脚底,取下套在身上的寒纹赤髓弓,人如中流砥柱般逆着潭底疯狂涌动的暗流,怒而拉开弓弦,以水中四十步外的那点暗影为目标物,静静感受四周涌动的水流,去感知那冥冥中所存在那条极狭窄的水流通道,与目标物暗影相接到一起。

陈海没有急于拔出箭囊里的铁羽箭,能在四面湍动的潭底感知到那条水流通道是一回事,但能真正利用这条水流通道,将手中的铁羽箭又狠又准的射出去,射中那点暗影则又是另一回事。

还需要年深日久的持续苦修,武道修行没有止境,这就是一路不进则退的不归路!

************************

周钧知道陈海这两天都在这飞瀑水潭底修行,上午的考核刚过,他就到潭底来等候,看到陈海系在潭边古柳树杈上的干毛巾,他都等了一个多时辰,还都不见陈海从水潭底出来。

飞瀑悬垂,每时每刻都要有数吨流水轰然砸落到潭中,掀起潭水波浪涌动、拍打石岸,周钧能看到潭底有一股股暗流涌动,但水流过于混乱,他就算是站在旁边也无法精准判断陈海在潭底修练战戟是怎样一番情形。

竟然还可以这么修炼?

周钧微微一笑,想到陈海刚到铁流岭道院时,他也抱以利用的心思,没想到接触这些年,陈海总有些奇思妙想,能令他耳目一新。

而他在这次学宫闱选里,虽然没有像陈海、董宁那般斩获非凡评价,获得耀眼的光芒,但凭借极稳定的发挥,总共获得三次卓越评价、四次优异评价,在西北域上千闱选弟子里排名稳定保持在三十名到四十名之间。

到这时候,周钧通过闱选进入学宫修行,是没有问题了,这是他在铁流岭道院修行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然而就短短两年,梦想变成现实,周钧想不承认陈海对他的帮助都不行。

一方面在玉龙山之后,周钧就没有缺过修炼资源,甚至还有余力资源周氏族中三名颇有资源的子侄进道院修行,另一方面周钧在陈海交往渐深之后,修行思路不知不觉间发生很大的转变,这使得他在最近一年修为精进极速。

周钧虽然拜到陈烈门下,但近一年来接受陈烈的指导时间有限,他心里清楚,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转变,实是从与陈海、吴蒙的切磋以及陈海对寇奴兵的操训中获益极大。

陈海掌握真意雏形,周钧是一点都不意外,他早年追随在赵如晦身边,也算是见多识广,但他从没有见过太微宗有谁的战斗搏杀技巧,哪怕是太微宗老一辈的人物,能像陈海有着一种近乎于根植于血脉与生命本能的精湛。

正是因为跟随在陈海身边,周钧才对武道修行有了崭新的认识,近一年来修为精进才如此的迅速,很可惜吴蒙没有机会参加学宫闱选,不然周钧相信吴蒙的表现会比他更加优异。

周钧不知道陈海潜入潭底修炼,有一个主要目的是避开神陵山那些老怪物们的窥探,只是觉得陈海这种修炼方式新奇得好,不由开始思考这水流里到底藏着怎样的玄奥,会让陈海有如此奇思妙想。

又过了半个时辰,陈海才水迹淋漓、湿漉漉的浮出水面,看到周钧蹲在岸边,问道:“你怎么在这里?等我?”

只要灵海真元、百骸精气不绝,陈海就可以长时间潜在潭底不出,从子时初曦时分潜入潭底,陈海已经在水中修炼了七个时辰。

“你已经缺了五项考核没有参加,便是西北域诸郡弟子的排名,也落到一百三十名往后,下午的符篆考核,你要再不参加,闱选排名就要掉到一百六十名开外了……”周钧说道。

陈海摧动真元,内生玄阳之火,将身上的湿衣蒸干,好奇的问道:“我的排名怎么掉得这么快?”

周钧知道陈海不在意春闱青雀榜的名次,但怎么也得通过闱选,才有机会接触到学宫诸多上古保存下来的典籍。

他说道:“这一届参加闱选的弟子,水准或许要比往届高出一些吧,刍容、华哲栋都分别获得一次非凡评价,这在往届也比较少见。”

陈海点点头,照往届的例子,他在第一天已经获得一个非凡评价、一个优异评价,即便之后的考核都缺席,也应该通过闱选,但没想到他五次考核缺席,排名就被挤到一百三十开外了。

西北域总共只有一百六十名弟子能通过闱选,他要继续缺席下去,或许还真有可能被刷下去。

“得,现在哪怕是丢脸,都要去参加下午的考核了。”陈海无奈的说道。

**************************

有关玄法义理、诸州文史的考核,就已经从奎狼宫外,移到奎狼宫内了。

这一次符篆基础考核,也在奎狼宫的前殿正厅里。

陈海缺席五次考核,还没有机会正式走进奎狼宫,下午与周钧一起踏步进去,就觉奎狼宫的四壁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又浑成一体的气机。

难道整座奎狼宫就是一件法宝?

陈海震惊于他的发现,奎狼宫高逾百米,仅前厅正殿就有七八十米纵深,算上两侧的距离,前厅正殿就有三四千平方米,摆下四百张桌案,等着让闱选弟子入场,参加接下来的符篆考核。

西北域诸郡一千六百余弟子,累积超过两次不合格评价,又没有卓越评价或非凡评价加分的,就已经有一千二百余人被淘汰出去,此时就剩下四百弟子争夺最后一百六十个名额。

陈海自第一天甚称惊世骇俗的表现之后,人就失踪了,虽然偶尔还能在馆舍见到,但陈青、厉玉麟都不知道陈海白天去了哪里,竟然已经连续缺席了五场考核。

便是董宁也追问了几次,但他们连陈海的人都见不到,即便都暗暗焦急,也揣摩不透陈海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也亏得每一场考核的非凡评价都太难得了,陈海即便是缺席了五场考核,排名还在一百六十名之内。

这会儿看到陈海又随周钧出现,陈青都禁不住气鼓鼓的走过来质问:“你跑哪里去了,有什么要紧事,竟然一连缺席五场考核?”

“之前五场考核,对我来说太难了,与其丢脸,不如装模作样表示我不在意。”陈海实话实说道。

这算什么理由?陈青都恨不得大翻白眼,才想到她对这个嫡亲表兄,还真是急不得!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一章 逆流真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