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7 财神,找上门

97 财神,找上门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听李娇娇这话,我就浑身汗毛直竖,冷汗也从背上下来了。我是真没想到李娇娇连这个也能感觉出来,当时就有点被吓到的感觉,本能地就说:“没,没有啊……”

“还说没有,我这嘴上都有烟味儿了!”李娇娇气得面sè涨红,张牙舞爪地就来追我,看上去像是准备把我撕碎。

我吓得赶紧就往包间外面跑,李娇娇噔噔噔地追上来,一边追还一边叫:“你个流氓,给我站住!”

我俩一前一后地跑出包间,这大早上的,网吧里还有好多人在睡觉,都被我俩的动静给惊醒了,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我俩。我赶紧往门口跑,霞姐正在开门,看这情况也是吓了一跳,连忙问我怎么回事,我哪有时间和她解释,慌慌张张地跑出了网吧。

跑出去十多米远,听见身后没脚步声了,才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是霞姐把李娇娇拦住了,李娇娇正和霞姐说着什么,嘴巴还一抽一抽的,好像还哭上了。我是真吓死了,心想这回真的完了,以李娇娇的性格肯定饶不了我,指不定给我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就丢大人了。

我也不敢再回去了,就在街上溜了几圈,才找了个小卖铺往网吧打了个电话,想问问霞姐现在什么情况了。结果霞姐听到是我,就“咯咯咯”地笑起来,说:“可以啊王巍,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一面。”

我说霞姐,别笑话我了,李娇娇现在怎么样了?

霞姐又笑了一阵,才告诉我说她刚才哄了李娇娇半天,现在李娇娇已经不哭了,一个人在包间里玩游戏呢,不过看着还是挺生气的。

我问那怎么办,霞姐说这没办法,肯定得我过来亲自道歉才行,然后霞姐又教了我两招,让我多买点好吃的,待会儿过来的时候嘴甜一点,态度诚恳一点,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我本来就准备给李娇娇买早点的,所以就给霞姐说了声谢谢。正准备挂电话,霞姐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说:“你顺便给唐心也买点,她估计也饿了。”

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唐心也在网吧,一晚上都没回去,看来那游戏是害人不浅。挂了电话以后,我就在外面买了两屉小笼包子,还打包了两份混沌,以及其他一些零食。拎着东西回到网吧,霞姐给我指了指包间,小声说道:“还在那呢。”

我点点头,把唐心那份给霞姐放下,便拎着吃的小心翼翼地走向包间。李娇娇果然正在玩游戏,脸上还有点淡淡的泪痕,我都做好被打的准备了,但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我把吃的轻轻推了过去,说道:“李娇娇,对不起啊……”

李娇娇没搭理我,还在玩着游戏。我只好坐下来,看着她在大雁塔里杀怪,琢磨着该怎么打破僵局。过了一会儿,李娇娇才咬着牙说:“王巍,那可是我的初吻,竟然就这么没了!”她的脸上又气又苦,显然特别气愤,显然在她看来,初吻被我夺走简直就是莫大的悲哀,在她心里我一直都是个癞蛤蟆。

我也没法说什么,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只能再次跟她道歉。

“你得给我一个解释,不然这事没完!”

解释?

这要怎么解释?

我苦着脸说:“就……就是冲动了呗。”

“你不是喜欢孙静怡吗,为什么会对我冲动?”

“我,我也不知道,反正当时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你是不是喜欢我?”李娇娇突然回过头来。

“……”

面对李娇娇突如其来的质问,我一下就愣住了。看着李娇娇严肃的神情,我意识到自己如果没有回答好这个问题,那么后果肯定特别难看!

所以我该说喜欢,还是不喜欢?

如果说不喜欢的话,那我之前偷亲她的行为就属于纯兽欲了,这样肯定会被她鄙视的,觉得我还是那个恶心的猥琐男;那如果说喜欢就不一样了,就属于情难自禁、一时冲动,道理和情感上都说得过去,这样她也容易谅解我一些……

但,李娇娇知道我喜欢孙静怡,如果再说喜欢她,那我不成人渣了?估计更会被她鄙视。一瞬间里,我的脑子里百转千回,想了无数种的可能,调动了我所有的智商,才想出一个堪称完美的答案。

“嗯……一点点喜欢吧……”对,就是一点点喜欢,这样就算不上是背叛孙静怡,更完美地解释了我为什么会做出冲动的事,这样李娇娇应该可以原谅我了吧?

“只有一点点啊?”出乎我意料的是,李娇娇的脸上竟然露出一抹失望。

不够吗,一点点不够吗?

我赶紧加码加量:“也不只是一点点啦,起码有这么多吧。”我一边说,一边用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比了大概有五厘米的样子。

说完之后,我紧张地看着李娇娇,不知道这一关过了没有。李娇娇看了一眼我的手,没有说话,回过头去继续玩游戏了。在李娇娇没有发声之前,我还是大气都不敢喘,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过了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李娇娇才幽幽地说:“以后少抽点烟,臭死了。”

李娇娇一说这话,我就知道她原谅我了,她不再计较我偷亲她的事,而是说我的嘴巴上有烟味儿。我赶紧点头:“嗯嗯,我以后一定少抽,下次再亲的时候就不臭……”

“你还想有下次?!”李娇娇瞪着我。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发现我越说越错,只好把吃的推过去,苦着脸说:“姑奶奶,你还是吃早点吧,一会儿该凉了……”

随着李娇娇吃下第一个小笼包,也代表着这件事彻底过去了,我轻轻松了口气,这感觉比和大头葫芦交锋还要难捱。

吃过东西以后,李娇娇说通宵了一晚上,感觉浑身都难受死了,想找个地方洗澡。我说你又不能回家,上哪洗澡……

还没说完,我就想起一个事来,匆匆忙忙跑到外面去找霞姐。过了一会儿,我就把霞姐家的钥匙搞到手了,再回来叫李娇娇,说走吧,有地方了。

知道要去霞姐家里,李娇娇还挺奇怪,问我怎么和这网吧的老板娘关系这么好,连她家的钥匙都能拿到。我说我不早和你说了吗,我是这条街的老大,拿个钥匙算什么?

李娇娇摆着手:“好好好,你是老大,咱镇上的黑势力都你说了算。”

我:“……”

就这样,我俩一路吵吵着,一直到了霞姐家里。上次来霞姐家里,还是因为被龟哥、潮哥他们追击,现在故地重游,颇有点感慨万千,那次要是没逃出来的话,真就完了。李娇娇发现我不对劲,还问我怎么回事,我叹着气说:“想起以前抢那条街时候的事了,我被十几个社会流氓追杀,差点死在外面的小巷子里。”

李娇娇无语地说:“王巍,我叫你爸爸,你别吹牛了行吗。”

进了霞姐家里,李娇娇就去洗澡了,我在外面的客厅等她。磨磨蹭蹭了一个多小时,李娇娇才洗完了,我已经等的快没耐心了,问她怎么会那么慢,她说她光刷牙就用了半小时,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抹自己的嘴唇,说臭死了!

气得我差点背过气去。

她洗完了,又让我去洗,还让我重点刷牙。刚才来的时候,路上买了两支牙刷。进了洗澡间,空气里有点淡淡的香味,想到李娇娇曾在这里裸着身体洗澡,那感觉还是挺不一样的,浑身的热血又隐隐上涌。

我洗澡很快,连洗澡带刷牙,二十分钟搞定。出来以后,李娇娇还在吹头发,问我洗干净了没有,我说洗干净了,不信你检查检查。

李娇娇走过来左捏右捏,还让我哈口气给她闻闻,她挥挥手,说还是臭,让我再去刷牙。刷了三遍,才过了她这一关,给我服气的不行。

收拾妥了,我们两个人才清清爽爽地出了门,不过没有再回网吧,而是到街上溜了一圈。李娇娇买了一身衣服,还准备给我也买一身,但是我说不用,自己把钱出了。李娇娇说哟,当老大就是不一样,有钱了哈,我说那当然。

在街上晃荡了一上午,还在外面吃了个饭,下午才回到网吧去玩。一上号,吓一跳,唐心竟然比我们高出了整整十级,都已经到斧头帮杀怪去了。当时我就心想这姑娘要疯啊,连着玩一天一夜,也不怕猝死了?

但是当着李娇娇的面,我又不敢去和唐心说,只好假借去拿饮料,悄悄拜托霞姐,让她劝着唐心一点,霞姐说知道了。

等我拿着饮料回到位子,李娇娇就悄悄和我说:“王巍,门口有个人老是看你,好像是陈老鬼的手下……”

一听陈老鬼的名字,我顿时就吃了一惊,我俩之间的仇怨可真是大了,而且我一直在寻思怎么干他,如果他真的派人来盯梢我,那是不是就说明我暴露了?

我立刻抬起头来,果然看到网吧门口有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正在张望,目光不停往我身上打量。但是我和陈老鬼有过几次交锋,见过他手底下不少人了,并没见过门口这个小青年。当然,陈老鬼的手下多了去了,那么多的产业需要不少看场子的,我也不可能都见过。

“你怎么知道他是陈老鬼的手下?”我轻声问李娇娇。

李娇娇告诉我,有次她和她爸去某个陈老鬼罩着的酒店吃饭,酒店大堂坐着一群看场子的混混,其中就有这个小青年。

我说你可以啊,连这都能记得住,学习要是这么用功就好了。

李娇娇呸了一声,让我别打岔了,又问我是什么情况,怎么又被陈老鬼的人盯上了?我皱着眉,说我也不知道啊,近段时间我俩也没什么纠葛。

难道说,是因为我做了这条街的老大,被陈老鬼给知道了,他怀疑我的用心,所以派人来监视我?

如果是这样,那我可糟糕了啊……

我正胡思乱想,那小青年突然冲我招了招手,意思是让我过去。我的心里一震,不管他是来找我干什么的,既然来了那我就躲不了,所以我就站了起来。李娇娇拉住我的胳膊,目光中露出担心之sè,我冲她摇摇头,便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余光,看到李娇娇匆匆忙忙站起来,到吧台去找霞姐了。

来到网吧门口,我还往外面看了几眼,确定没有什么埋伏。正准备问小青年找我干嘛,小青年已经开口了:“你就是这条街新上任的老大?”

小青年的语气十分嚣张,感觉有点质问我的意思,要不是因为提前知道他是陈老鬼的人,我肯定一句“关你屁事”就上去了。但即便如此,我也隐隐有点不爽,说对,我是,怎么?

“真是?”

小青年上下看了我几眼,目光中尽是不屑和鄙视,嘟囔着说:“看来老龟那群窝囊废是真不行啊,竟然被你一个学生崽子抢了地盘。”

小青年这话让我特别火大,但我仍旧忍着,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小青年却不搭我的茬,继续说道:“我问你,你当了老大,怎么没向财神汇报?”

财神?什么鬼?我为什么要向他汇报?

看我一脸迷茫,小青年“操”了一声,骂骂咧咧起来:“你他妈真是个雏儿啊,第一天出来混社会吗,竟然连财神都不知道,回去上学多好,跟这凑什么热闹?”

又说:“不知道就去打听一下,我可没兴趣给你做科普工作。反正三天以后,海天酒店一楼大堂,把你该带的东西带来就行了!”

说完,小青年转身就走,似乎连一句多余的废话都不愿意和我多说。

看着小青年的背影,我一头雾水,仍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这时候,霞姐和李娇娇也匆匆忙忙跑出来了,问我怎么回事?

我就把刚才小青年的话和她俩说了一下,结果竟连霞姐都很吃惊:“你不知道财神?”

我说我真不知道,让霞姐给我讲讲怎么回事。霞姐告诉我,财神是陈老鬼的人,专门负责管账的,据说以前是个大学教授。这人在我们镇上的地下世界很有名,大家都知道就是因为他的存在,陈老鬼的生意才蒸蒸日上,所以才有了“财神”的名号。

我说财神既然是给陈老鬼管账的,那为什么我当了贫民街的老大,要给他汇报?

霞姐摇摇头:“巍子,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还以为你身边会有人告诉你呢,看来你们对咱们镇上的情况真是一点都不了解。”

我说那肯定啊,我们都还是学生,这次算是初入江湖,确实什么都不知道。又让霞姐别卖关子了,赶紧把事情都告诉我。

霞姐这才说了起来。原来,陈老鬼掌握着我们镇上七七八八赚钱的产业,但也不是说剩下的二二三三就彻底不管了。他虽然不屑于搀和那些边边角角的势力,但也有让财神定期收这些老大的份子钱,数量虽然不是很多,却是他地位的一种象征。

在我拿下贫民街之前,因为这里非常混乱,龟哥他们还天天打成一团,所以财神就没收过他们的钱;但是现在,我是这条街的老大了,按照规矩就必须要交钱了。

所以三天以后,海天酒店的会面,就是让我带钱过去。

“要给多少?”我问。

“一般来说,是营收的百分之十,但是你又没什么收入……”霞姐为难地看着我,“要不让大家给你凑凑?”

我摇摇头,说不用了,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这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所以霞姐也没当回事,就继续去忙自己的了。当然,对霞姐来说不是事,对我来说却事大了,因为这关系到我的身份是否提前在陈老鬼面前曝光。我把自己关到包厢,一根烟接一根烟地抽,考虑这事情到底该怎么办,李娇娇一直都在外面等着,没有打扰我。

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人敲门,我以为是李娇娇,便让她进来。结果门一开,竟然进来好多人,都是外面街上的商户,开面馆的老张,开游戏厅的老李,竟然都过来了。

我吃了一惊,还以为有人过来闹事,连忙问他们什么情况,结果这些人却都手里抓着一把零钱,纷纷往我的手里塞。

“巍子,这两天生意不好,这点钱你先拿着。”

“巍子,事情我们都听说了,你平时对我们这么好,你有困难大家也会帮你的。”

“是啊巍子,其实我早就想来给你送钱了,你平时保障大家的安全也辛苦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还纷纷往我的手里塞钱,有几十块的,也有一二百的。看着大家真情的言语和诚恳的面庞,我的鼻子一下就酸了起来,眼睛也红红的,说道:“不不不,大家把钱拿回去,我说过我不会收保护费的……”

霞姐挤进来,说:“巍子,这都是大家的一片好意,你就接受了吧。”

众人也是啊,都在劝我收下。

我还是摇头,说再等等,我回去和我的朋友们商量下,如果确实没办法了,我会向大家求助的。

我好说歹说,才把众人给送出去了。在网吧门口,我转头对一直跟着我的李娇娇说:“又有事了,我得回学校一趟,你是在网吧继续玩还是……”

“我和你一起回去。”李娇娇说。

我点点头,便带着李娇娇一起出了网吧。如果是平时,我就走着回去了,但是今天事态紧急,我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学校,我俩下了车,往里面走。

我注意到李娇娇的脸sè不太对,就打趣说:“你咋了,又不是让你出钱?”

李娇娇抬头看着我,目光带着一些幽怨:“王巍,原来你真是那条街的老大啊。”

我乐了:“那当然啊,我都跟你说了,你还不信。怎么,我当老大,你还不为我高兴,苦着一张脸干嘛?”

“怎么办……”李娇娇突然站住脚步,声音愈发委屈,眼睛都变得红红的了:“王巍,你越来越厉害了,我该怎么办……”

李娇娇说着,眼泪竟然啪嗒啪嗒地掉下来,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淌过她的脸颊。李娇娇说哭就哭,这可把我吓了一跳,我怎么都想不明白我当老大了,她怎么还哭上了。我赶紧用手指去揩她的眼泪,慌张地说:“你怎么了,我厉害了不是好事吗?”

李娇娇抬着头,目光里透着无限的委屈,嘴巴还微微撇着:“王巍,我以前总看不起你,现在你变得这么厉害了,是不是以后要看不起我了,不和我玩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我顿时有点哭笑不得,这李娇娇也太好面子了,这是担心以后在我失去了身为富家女的优越感啊。我继续用手擦着她的眼泪,说:“怎么会呢,我喜欢和你玩啊,会一直和你玩的。还有,你刚才也看到啦,我这老大就是个花架子,那条贫民街穷死了,一点油水都捞不到,还得往里面贴钱,没看我正发愁呢吗?”

李娇娇这才“噗哧”一下笑了,还豪气干云地说:“不用发愁,要多少钱,我帮你拿!”

她的脸上还带着泪,又突然笑了起来,明媚的阳光一照,眼泪和笑容一起闪耀起来,竟然有种说不出的美妙之感,看得我都有点发起呆来,赶紧说:“不用,我自己会想办法。”

“王巍,你真的会一直都和我玩吗?无论以后飞得多高多远,都不会嫌弃我吗?”李娇娇抬头看着我,眼神纯真无邪,看的我又是心中一动。

“真的!”我重重肯定。

“那拉钩。”李娇娇伸出小拇指来。

“好。”我也伸出小拇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我们两人的小拇指勾在一起,阳光穿过我们的指缝。

“真傻。”我轻轻拍了拍李娇娇的头。

“不要占我便宜……”李娇娇一脸嫌弃地把我的手打下来。

和李娇娇这么一闹,之前布满yīn霾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觉得什么财神、陈老鬼的都不是问题了。我俩一路闹着、笑着上了楼,我笑话她刚才哭鼻子,她笑话我是个没什么真正权力的空架子老大,闹着闹着又不对了,差点真的吵起来。

上了楼,我把花少、乐乐他们一干人都叫出来,然后找了一间活动室用来开会,让李娇娇在外面等我,李娇娇这回倒挺懂事,没有跟着进来。

会上,我就把情况和他们说了一下,让大家商量商量该怎么办,这钱要不要交,交的话又该怎么样交。花少打了几个电话,打听了一下情况,说道:“确认了,就是走个过场,陈老鬼并不在乎这块的营收,也从来不打听这方面的事,所以财神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有给他交一两千的呢,他也不说什么。”

“那意思是,咱们交这个钱?”

“对。”花少点头:“交吧,随便拿几千就行,而且财神向来只管账,也不认识你,应该不会传到陈老鬼那里去的。”

“好。”我也点头。

散会以后,从活动室出来,李娇娇坐在外面的椅子上都快睡着了。我过去把她摇醒,李娇娇赶紧站起来,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三天以后我去交钱。

李娇娇掰着指头数了一下,说那会儿她差不多也该回城里了,又问我说:“到时候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我也想看看财神长什么样。”

我想了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就答应下来。

三天时间过得很快。

这期间里,我和李娇娇基本把我们镇上能吃的、能玩的地方都过了一遍,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呆在网吧。而且我们一来网吧,就看见唐心也在,感觉她真是玩疯了,级别也超了我和李娇娇好多,都不和我们在一个地方刷怪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三天之后的晚上,我给财神准备了三千块钱,带着李娇娇,往海天酒店而去……

看网友对 97 财神,找上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