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99章 风暴(四)

第599章 风暴(四)

没有人知道王通竟然在自己住的地方挖了个地道,直通游仙观外,更没有人知道,王通之所以会挖这个通道,完全就是为了修炼yīn阳大真力,以yīn阳大真力中的极yīn真力腐蚀地面的泥土,再以极阳之力将腐蚀掉的泥土强行的压入周围的土中,形成了一个坚固的通道。

随着这个通道的成形,他的yīn阳大真力亦到一个极高的境界,一身的修为提升亦是极快,如今已是先七层,快要突破到了八层的修为。

当然,挖这么一个地道,他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心思,至少通过这条通道出现在西关城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西关城已是深夜,因为游仙观与南贤观之间的冲突,最近西关城的气氛很是紧张,夜间很有能够看到人出门,甚至连灯都没有点燃一盏,一片漆黑。

无尽的漆黑是最好的掩护,王通从一间废弃的院落的井中爬出来,展开身形,仿佛流星一般,穿过了半个西关城,来到一座漆黑无灯的院内。

轻车熟路的翻过院墙,绕过花厅,出现在后面的一间柴房之内。

柴房内

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霉味,一个壮实的身形倒在柴堆之上,很是狼狈,但是圆睁的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透着不甘与愤怒。

只可惜,他的身上被左一道右一道的牛筋死死的捆绑着,而且绑的极为艺术,让他根本无法动弹,嘴里也被塞了一块破布,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这个样子让他非常的难受,但是无论多么难受,他都无法动弹,只能将自己积累了多时的愤怒压制在心底。

事实上,他亦非常的奇怪,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遭遇,尽管他知道自己的仇家很多,多到数不清,但每一个仇家都是生死在仇,一旦把自己制住,肯定是直接打死,绝不会给自己任何机会,但是现在,自己被那人擒住之后,便被直接带到了这个鬼地方来,对方甚至连伤都没有伤自己一下,只是把自己捆绑起来,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仇家要把自己抓起来祭奠先人,等着被挖心掏肝呢,结果这一摆就是一天半夜,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出现,这又让他吃不准了。

现在,终于来人了,自己很快就要从这该死的状态之中解脱出来,虽然心中仍然惊惧无比,可也暗暗的松了口气,是杀是剐,终归要有一个结果了。

“生铁佛啊,当真是稀客。”

来人正是潜出游仙观的王通,他上下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位胖大壮实的和尚,嘴角难掩笑意,“白沙三大淫贼之首,你说,我该怎么处理呢?!”

“呜呜……”

生铁佛被堵住了嘴,身体又不能移动,只能奋力的扭动着身体,喉中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是有话要说一般。

“哦,你有话要跟我说吗?”王通眉头一挑,笑了起来,走到他的面前,一把扯下他嘴上的布团,笑道,“说吧,或者叫吧,喊吧,就算你喊破了大天,也没人来救你的。”

这个叫生铁佛的大和尚嘴被解放出来,还没有出口的大喊声生生的被蹩了回去,不仅如此,听到这句极为熟悉的,经常从自己嘴里头说出来的话,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怎么,不喊了,不叫了,不说了?”王通蹲了下来,拍着他油光发亮的脑袋道,“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做什么不好,非要去做淫贼,真是给你老子丢人啊!”

“嗯?!”生铁佛听了王通最后一句话,身体猛的一僵,抬头望向王通,目光之中充满了震憾,涩声道,“你……”

“不错,你想的不错,我和你没仇没怨,但是没办法,你老子得罪了我,我现在打不过他,所以只能拿他儿子撒气了。”

“你疯了?!”生铁佛的眼睛睁的老大,用一种恐惧的目光望向王通,虽然王通刚才的话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他却听出了森森的杀意,仿佛一道极yīn的风吹到了他的心头一般。

“我没有疯,只是觉得现在白沙闹成这个样子,西山院也不能置身事外,你说是不是,南贤观的顾老婆子,游仙观的观主和宋长老都动了,普玄神僧号称白沙三大强者之一,只差一步便踏入元婴天的人物,也不能没有动作啊,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修炼到了传说中的绝情绝性的地步,连自己亲儿子死了都不在乎,要是这样的话,你死的可就太冤了。”

“你,你,你究竟是谁,要做什么?!”

生铁佛此时真的是慌了,他是号称白沙三大淫贼之一,出道二十余年,在白沙作案无数,可以说是恶贯满盈,罪行累累,但是却没有一次失手,这并不是他的修为有多强,而是因为他有一个好老子,每一次在最危险的时候,他的老子,西山院的掌院三老之一的普玄大师都会暗中出手助他过关,所以他才过的这么逍遥,只是他与普玄的关系可是一件极为隐秘的事情,除了极少数人知道内情之外,根本就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眼前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而且,好像他还想利用这一点将普玄给拉下水,一时间,他感到脑子有点乱,惊惧之感越来越强。

这个事情太大了,普玄是谁,排除他便宜老爹这个身份,那是西山院三大神僧之一,跺一跺脚白沙国就要震三震的人物,这样的人物,不发生大事,是绝不会轻动的,而一旦出动,便是风起云涌之时,而现在看来,眼前这人抓住自己,就是为了让普玄动起来。

他想干什么,还觉得这白沙不够乱吗?

“这件事情,本来与你无关,可是没办法,谁让你是普玄老和尚的私生子呢,当然,最重要的是,你这厮做的坏事太多了,恶贯满盈,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淫贼,你犯到我的手上,自然是死路一条了。”

“不要,不要杀我!”生铁佛大叫起来,“不要杀我,我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只要你不杀我,我就告诉你这个天大的秘密,我……”

话音未落,王通一指便点中了他的眉心,生铁佛偌大的身子,顿时便失去了生机。

“你这家伙,当真是杀伐果断啊,就不想知道他所谓的天大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吗?”

王通的动作太快,快到了程啸风根本就来不及出手阻止。

这次能够生擒生铁佛,还是靠着程啸风的手段,不管怎么说,程啸风在乌拉尔山的时候欠了王通一条命,对于王通的要求,也不好拒绝,出手就当是还了王通一个人情而已,只是他没有想到王通让他将生铁佛掳来竟然直接杀死了。

“天大的秘密,哼,老套的理由。”王通冷哼一声,对于这所谓的天大秘密毫不感兴起。

“这世上的秘密多的是,哪是有什么比天大的秘密?再说了秘密这个东西,一般都跟随着危险,我最近才安稳下来,可不想碰到什么危险。”

“你就算要杀他,说一句就行了,何必多此一举让我将他掳来才动手呢?”

“我杀他,和你杀人是不一样的。”

王通摇了摇头道,“普玄是三大神僧之一,以他的身份地位,是可以请动天机者的,你要是杀他,只需要一个高明的天机者,就可以通过推算找到你,但是我不一样,我的命格特殊,普通的天机术根本对我无效,所以我才会亲自出手。”

“天机术,天机者,命格特殊?!”程啸风面sè一变,望向王通的目光变的奇怪起来,仿佛从来都不认得他一般。

“你也知道天机术?”

王通没有答他的话,自顾自的道,“我知道,你们幻影盗能够做这么多次的大案,内部一定也有一个高明的天机者帮你们遮掩天机,不过,给你们一个忠告,天机术这种东西是很麻烦的,不管他的天资有多高,造诣有多深,用的多了,终究是会遭到反噬的,还是少用为妙。”

“你果然知道天机术的事情。”

听了王通的话,程啸风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判断,如果不是了解天机术的人,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只是这样一来,王通在他的眼中就变的更加的古怪了,一个轻功绝世,强的不像人的先天武者,一个拥有着极高炼药潜质的天才,如今又是一个了解天机术,甚至非常有可能精通天机术的年轻人,这小子,无论如何也不像是游仙观这种道门分支的人物,倒像是九天观中的嫡传弟子了,难道这厮真的是从九天观中出来历练的真传弟子吗?

不由自主的,他产生了这样的联想。

“别想那么多,你帮了我这一次,我们就两清了。”王通看了他一眼,淡淡的笑道,“还要麻烦你,把他的尸体带出去,丢到显眼的地方。”

“你究竟要做什么?!”程啸风感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王通,忍不住的问道。

他之前可不知道,名动白沙的淫贼生铁佛竟然是西山院三神僧之一的普玄神僧的私生子,若是早知道的话,即使是欠了王通的人情,他亦会三思而后行,不过现在嘛,事情已经发生了,他更感兴趣的是王通究竟想怎么样,看他的样子,似乎想要把普玄神僧引出来,可目的是什么呢?

他知道王通现在的麻烦很大,一个黎杖仙姑顾爽就已经够他喝一壶的了,何况再加上一个普玄神僧?

“没什么,我只是想把事情进一步闹大而已。”王通冷笑道,“一个金丹巅峰还不够,要有两个出来,这样才有意思嘛!!”

看网友对 第599章 风暴(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