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纸上封法

第一百三十二章 纸上封法

“之前五场考核,对你太难,纸上封法就容易了?”

陈青没想到陈海缺席五场考核,竟然拿这样的理由来敷衍她,羞恼的质问道。

陈海摊摊手,老实说道:“不容易又有什么办法,再不参加考核,名次都要被剔除闱选了。”

这时候身穿灵鹤道衣的奎狼宫祭酒,催促诸弟子都按照铭牌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来,河西还有将近一百名弟子没有淘汰,主要集中在前殿的东南角落里坐下来。

陈海与陈青、厉玉麟、解文蟾、解文琢等人的座位挨着,董宁、杜镛、冉虎跟他隔着两排。

“有五次考核,陈师弟都缺席不见,没想到这次纸上封法又看陈师弟过来,陈师弟是又想表现一番了吧?”考核还没有开始,大多人已经开始凝心静气,安养神,制符极耗心神,冉虎却一脸轻松的转过身来,笑着跟陈海打招呼。

符篆考核又名纸上封法。

真元法力需百骸精气与天地灵气融炼而得,而在真正遇敌激战之时,特别是战事持续时间较长时,真元法力没有及时补充的可能,事先绘制大量的符篆随身携带,甚至比灵剑、法宝更加重要。

绘制符篆,实是将术法神通封入符纸之中,要求极为苛刻,需要制符者一气呵成将能封蕴真元或天地元力的玄奥道篆绘成,不能有丝毫的错漏,还不能有一丝的犹豫跟停滞。

踏入辟灵境,就有资格学习制符,但不经过特别的训练跟长时间的练习,贸然绘制玄符的失败概率极高。

通常说来,辟灵境中后期的弟子,都未必能成功绘制最简单的符篆,更多的人则是道院、宗门的制符师直接购买一些符篆以防不备;制符要比直接施展相应的术法神通要困难得多。

也因为制符师与炼器师,通常代表着一郡宗门或宗阀世族的根基,在这方面极有天赋的弟子,都会被当成重点培养的对象;而在学宫闱选里,也会有额外的加分。

制符对普通弟子来说很难,但冉虎等人是太微宗新一代最杰出的弟子,通过考核绝对没有什么问题,关键还看能不能挑战卓越乃至非凡评价。

陈海则苦逼了,面对冉虎善意的好奇心,只能抱以苦笑。

他虽然在血云荒地,以傀儡分身参悟道篆,但主要是从道篆中参悟术法,却没有正而八经的学习过制符术,只是临时抱佛腿,了解过一些制符的基本知识。

待大家都照次序坐好,奎狼宫八名祭酒与三十多主事都分散到前殿大厅的各个角落里,防止有人会暗中用事先准备好的符篆替换作弊。

有一名身穿灵鹤道衣的祭酒还特别站到陈海的身边,他却不是怕陈海作弊,看神sè却是想看缺席了五次考核的陈海,这次突然又出现,会不会有惊艳的表现。

陈海却是有作弊的心思,也暗中准备了几种不同的符篆,但站在他身边的这位祭酒,修为不在董潘之下,有什么小动作,根本不可能瞒过他的耳目,真是日了狗。

sè泽黑沉的长案上,摆着一堆绘制符篆的工具,混合少量灵兽血的朱砂,已经在砚台里化开,殷红似血。

陈海将笔架上那管细长的青毫笔拿到手里细细把玩,看似与普通毛笔没有什么区别,却相当压手。

这一管细长的青毫笔,足有十数斤重,再长一些,再重一些,都可以当玄兵伤敌了。

而以特殊的手法握持,真元能通过笔杆、青毫笔触融入沾写的朱砂之中,再以朱砂醮写玄奥道篆的方式封入符篆之中,是绘制符篆的基本手法。

这一次闱选弟子只要能用八张符纸,成功制出两种不同的符篆,就算通过纸上封法的考核,但想获得更好的评价,就需要在三个时辰里利用八张空白符纸绘制更多以及更强大的符篆来。

陈海捻了捻符纸,八张符纸也都是用特殊的灵草用上古秘法制成,纸面看上去粗糙,摸上去凹凸不平,却比金丝编织物还要坚韧,又极利于朱砂严实的附着在上面。

考核正式开始,那些在宗门就专修制符的弟子,遇到所擅长的考核,很快就醺笔写就两道符篆,先通过考核拿到合格评价,还剩下六张空白符纸,能争取更好的评价,陈海提笔醮了朱砂,却迟迟不敢落笔。

解文蟾很快也制成两张符篆,一张符纸都没有浪费,甚至只用去一炷香的时间,这令他相当满意。

他在家里绘制最简单的凝水符篆,也未必能保证每次都成功,没想到在奎狼宫参加考核的压力,能令他心思更加沉静下来。

陈氏家主陈知义作解文蟾的外公,也是太微宗有数的制符师,此时在大都护将军担任长史一职。

而解文蟾在制符上自幼就表现出更为难得的天赋,因而即便十六岁就踏入辟灵境,也没有进上七峰的修行,而是一直跟随在陈知义身边学习制符。

去年初在陈烈新建的府邸,意气风发的解文蟾,可以说是被陈海一脚踩到烂泥塘里。解文蟾很长时间在解氏、陈氏两族的子弟面前都抬不起头来,而陈海就像是他摆脱不掉的噩梦,他也暗暗立誓,要将当日所受的屈辱,百倍还给陈海这狗贼。

然而学宫第一天的考核结果出来,看到陈海竟然在力挽狂澜这一关获得前所未有的非凡评价,解文蟾的信心都差点崩溃掉。

虽然他被视为陈氏一族这一代最杰出的年轻弟子,都有机会接受陈氏老祖陈隽的亲自指导修行,成为太微宗的真传弟子,但在接下来几场考核里心境太差,表现都很普通,目前排名三百开外,勉强没有被直接刷下去。

事实上,解文蟾这次只要在成功制成六七枚不同符篆,不管多简单,以他这样的成功率,都至少能获得优异评价。

只是,这还不足以令他的排名进入前一百六十。

他需要获得卓越评价,就需要利用剩下的六张空白符纸,制成一张中级符篆。

焰刀或剑刃符?

解文蟾服了一枚凝气丹,一边利用奎狼宫里还算充裕的灵气,恢复消耗了小半的真元,一边暗自思量接下来试制何种符篆,才能确保获得卓越评价。

他不以为天资能比董宁、杜镛、冉虎三人更出sè,但要是连学宫闱选都通不过,也无助恢复他被陈海碾碎的信心。

剑刃符是符篆中较为特殊的一种,将攻击性剑气以道篆的形式封入符纸之中,因攻击力强大而受到特别的重视。

依照制符师的修为、天赋不同,剑刃符能同时摧发数道、十数道甚至上百道的凌厉剑气,是燕州宗门符篆体系里较为核心的一种。

当年在玉龙山,厉向海也是凭借两张万刃符撕开重围,与陈海他们汇合。

所谓的万刃符,实际上也只能摧发上百道凌厉剑气而已,更准确的应该称为百刃符。

解文蟾曾成功制成的剑刃符,或者说“十刃符”,能同时摧发五道凌厉剑气,但已经能令他在太微宗年轻一代制符师里胎颖而出了。

解文蟾闭目静思许多,将他自幼参修的剑刃道篆在脑海里默默的回想了数遍,确认有一定把握了,才缓缓睁开眼来,看放在大殿前面的日晷,竟然又悄然过去两炷香的时间。

解文蟾这时候无意间侧头看到陈海一眼,就见他正抓耳挠腮,竟然还没有开始提笔绘制第一张符篆,心里一动,莫非这也是陈海这厮的短缺?

难道陈海真是徒有武勇的莽夫,于玄法修行实是一窍不通?

要真是如此,以后似乎他也没有必要太畏惧这狗贼!

除了解文蟾之外,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陈海的窘迫。

虽然陈海在力挽狂澜考核里,获得前所未有的非凡评价,惊爆无数人的眼球,但当世宗门重玄轻武的思想已经深入骨髓。

在玄法修行上存在巨大缺陷,即便是掌握武道真意,将来修成道丹的机率也会极大降低,更不要说道胎境。

燕州现存的道胎境天榜强者里,只有两人是以武修入道。

倘若陈海仅仅是武勇过人,还真不值得太令人畏惧。

见解文蟾看过来,眼睛里藏着惊疑不定的心思,似乎又莫名多了一些信心,陈海心里不屑的一笑,暗感这小子被他虐得还不够惨啊。

陈海直接将青毫笔弃之不用,右手一指伸出,摧动真元,下一刻就见指端绽放出淡青sè的灵辉。

陈海手指悬在符纸上快速书写,淡青sè的灵辉快速移动,却凝而不散,在符纸上空形成一团错综复杂的灵辉光线……

“凝气成符!”

走到陈海旁边的监考祭酒,也在暗中关注陈海今日会有什么表现,都一个时辰过去就剩陈海坐在那里提笔不动,都也断定符篆考核是陈海的拦路虎,而这刻看到这一幕,老成持重的他都情不自禁的讶叫起来。

他都忘了考核场需要保持绝对安静,要是哪个弟子故意出声干扰别人制符,严厉的他一直会不留情驱逐出场,没想到他自己无意间却犯了禁令。

辟灵境弟子,主要是利用真元在灵脉内运转的特定路线与种种手印或身体姿态配合,形成与相应道篆契合的秘印来施展术法神通;除此之外,是还有一些特殊的施法方式,但多为顶级宗门或宗阀的不传之秘,而且都极难修炼。

凝气成符就是其中一种。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二章 纸上封法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