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9 落魄的一夜,冲动的一夜

99 落魄的一夜,冲动的一夜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其实我知道今天晚上这顿打是逃不过去了,上次大头葫芦在我们学校的食堂吃了那么大的瘪,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但是从刚才一开始,大头葫芦就不断挑衅我,还撺掇着其他老大一起嘲讽我,最后还把战火引到了李娇娇身上,这是我最不能忍受的。

所以我下定决心,哪怕今天晚上被打成狗,也要狠狠咬他们一块肉下来,尤其是那个自命不凡的大头葫芦,我肯定要让他深深地记住我。现在李娇娇留在大堂,我也没了后顾之忧,所以也就愈发的气势雄壮。

我手握钢管,直接出了酒店。酒店外面是一片停车场,因为一个小时的禁令,所以现在还挺空旷的。此时此刻,大头葫芦和他的两三个兄弟就站在停车场里面,旁边还站着一圈等着看热闹的老大,有人喊:“来了,来了!”

出来的一瞬间,我悄悄把钢管藏在身后,准备来个突然袭击。我不知道大头葫芦他们拿家伙没有,反正现在看着是赤手空拳,大头葫芦还冲我勾手指,说小子,过来,咱俩会会。

我直勾勾地盯着他,眼睛里喷着怒火,朝他一步步走了过去。周围再次响起一片怪叫,看热闹的永远不嫌事大,还有大声说看好我的,但不过是为了激怒大头葫芦。这帮所谓的边角老大们也就这点本事了,怪不得只能在陈老鬼的威压之下苟延残喘,

此时,月光很亮,酒店四周的灯光也很亮。在一片起哄声中,我渐渐走到大头葫芦身前,因为位置和视线原因,大头葫芦虽然发现不了我背在身后的钢管,但是有几个老大其实是看见了的,不过他们并未出声提醒大头葫芦,反而还一副乐呵呵等着看热闹的模样。

看得出来,这帮老大彼此之间并没什么感情,可以说是各自为政,我和大头葫芦就是打个你死我活,也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也就是说,一会儿不管打成什么样,他们也不可能帮着大头葫芦,这也让我稍稍放了点心。

“王八蛋,趁着人多干掉老龟他们,就以为我也会怕你了?!”大头葫芦一声怒骂,一记大耳光就朝我扇了过来。

他一见面就扇我耳光,而不是选择其他攻击套路,说明真的是看不起我,也并没觉得我会有多厉害。这也是年龄浅的好处之一,总会让人不自觉的产生轻视心理,我毫不犹豫地甩出钢管,钢管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狠狠砸在大头葫芦的脸颊上。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大头葫芦“哇”的一声,直接往后退了好几步,身子也有点踉踉跄跄,不过竟然没有跌倒。

轰!

四周响起一片大叫、大笑,有人在为我叫好,也有人在继续刺激大头葫芦,说他真是个窝囊废,竟然被我一个小孩子给打了。我没有被暂时的偷袭得中冲昏头脑,继续挥舞着东西往前砸去,而大头葫芦则暴怒地狂喊:“给我弄死他!”

我用力甩那一下竟然没把大头葫芦砸倒,这也挺让我惊讶的,说明他确实有几分本事。一瞬间里,他身后的两三个人便齐齐朝我扑了过来,我也拼命挥舞着手里家伙,想趁着混乱把他们都给干掉。但他们身手都挺利索的,虽然也被我砸中几下,但是奈何双拳难敌四手,有人混乱中一脚踹到我肋骨上,我就“啪”的一声跌坐在地了。

我还想再爬起来,但是几个人已经轰了上来,有人狠狠一脚踹在我肩膀上,也有人“咔嚓”一下踩在我手腕上,还有人用脚尖踢我的肚子。

我被连着几番暴击,整个人都躺在地上了,手里的钢管也骨碌碌跌在了一边。几个人轮番拳打脚踢,把我打得翻来滚去,四周又哦哦哦地叫起来,显然打得越狠,他们就越兴奋。

“X他妈的……”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大头葫芦朝我走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揉着脸颊。他的半张脸都被打青了,还不时地往地上吐着血水,他从地上捡起我的家伙,恶狠狠冲旁边的人说:“都让开,老子今天要弄死他!”

几个人都让开了,我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浑身上下都疼痛不已,一双眼睛却还紧紧盯着大头葫芦的动作。

看他走到我的身前,四周的起哄声也更烈了,好多人都在喊着干死他、干死他。

大头葫芦被这种气氛感染,狠狠一甩手朝我砸下来。

我赶紧抬起胳膊就挡,就听“咔嚓”一声,我的胳膊就好像被电击了一样,顿时整条臂膀都木了,也软塌塌地垂了下来,同时一阵剧痛也直窜我的心间。大头葫芦仍在骂骂咧咧,继续手持家伙往我身上砸着,我只能无力地抬起另外一条胳膊,拼命地护着自己的头。

“王巍!”

就在这时,一个颤抖的女声响起,竟然是李娇娇从酒店里出来了,正慌慌张张地朝我跑了过来。

我一看见她,顿时就有点头大,我自个挨顿打真没什么,我就怕事情牵连到她的身上,于是就赶紧朝她大吼:“不要过来!”李娇娇却不听,仍旧朝我这边跑来,我继续大吼:“老子让你不要过来,你他妈没有听见?不要拖累我行不行?!”

这句话吼过以后,李娇娇才站住脚步了,呆呆地站在十几米外。

这一边,大头葫芦仍在骂骂咧咧地打着我,手里的家伙一次又一次狠狠地砸下,大部分都砸在了我的身上、背上,也有一下砸到了我的额头,顿时就有粘稠的液体流下来,我的脑子也嗡嗡直响,开始神志不清,眼睛也看不清东西了。

而我的眼睛始终盯着不远处的李娇娇,还是怕她会犯傻地冲过来,大头葫芦这种人渣,真不知道会对她做出什么。

还好,她一动不动,没有再往前走一步了,只是一张脸上写满了恐慌、害怕、无助……

我突然很后悔把她带到这里来了,这得给她造成多大的心理影响?

当啷!

看我见了红,身子也不动了,大头葫芦才把家伙丢在一边,口中骂骂咧咧地说道:“这次给你个教训,别以为自己当个学校的天就有多牛逼了。以前我不进你们学校,那是给人家陈峰面子,你算个鸡巴毛啊?!”

骂完之后,大头葫芦还往我脸上狠狠吐了一口,才带着他的人离开了。而四周那些老大们见没热闹看了,也渐渐离开了现场,根本没人关心我伤的怎么样了。直到这时,李娇娇才跑了过来,慌慌张张地抱住我的头,眼泪也终于流了下来:“王巍,你怎么样了……”

李娇娇确实是吓坏了,因为我现在的模样极惨,头上的血不断在流下来,身上到处都是可见的伤,整个人都脏兮兮的。而且因为大头葫芦最后砸的那几下,我的胳膊和身子几乎都不能动弹,看着就跟快死了差不多。

李娇娇抱着我的头,不断地叫着我的名字,热泪也滴在我的头上。她浑身都在发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我躺在她的怀里,看着头顶的天空,缓了好长好长时间,才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我没事,你去叫个车,送我到医院去。”

李娇娇赶紧嗯了一声,将我轻轻放到地上,跑到马路边上去叫车。过了一会儿,就有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在司机的帮助下,我被送进了后排。李娇娇也坐上来,仍旧抱着我的头,和我说再忍一忍,说医院马上就到了。

车子一路疾行,将我送到了急诊室的门口,在医生和护士的帮助下,我被送进了手术室。我身上的伤虽多,但要缝合的地方基本没有,所以也只能简单的包扎和护理,胳膊被架在了胸前,头上也绑了绷带。

从手术室出来,李娇娇已经等了半天,着急地问医生怎么样了,问我的头有没有事。医生说还不知道,需要照个CT,还要住院观察。

我一听,就说:“不用了,我要出院。【择天记吧少年王】”

不管医生和李娇娇怎么劝我,我还是固执地要出院。李娇娇也没办法,只好扶着我出了医院,问我到底要干什么,我说我要回学校去。

李娇娇说:“你要报仇?”

我点头,说:“对!”

李娇娇的身子又微微发起抖来,一双眼睛也再次充满恐慌和害怕。她拉着我的胳膊,紧张地说王巍,别再打下去了,他们是社会上的混子,你斗不过他们的!

我刚要说点什么,就听一阵急刹车的声音响起,一辆黑sè的车子突然停在我们旁边。我吓了一跳,以为大头葫芦又找上来了,本能地就把李娇娇往身后拉。结果车门一开,一个面容刻薄的中年妇女跑了下来:“娇娇!”

我一看,竟然是李娇娇的妈妈,而这车也是李娇娇家里的车。李娇娇也挺惊讶,说妈,你怎么来了?

李娇娇妈妈扑上来,猛地就把李娇娇拉过去,严厉地说:“我听人说在医院见到你了,我还不相信,就过来看看,你怎么在这?”

这时候,李娇娇爸爸也下车了,不过他是朝着我走过来的,看到我浑身都是伤,一双眼睛充满诧异,关切地问:“巍子,你是怎么回事?”

说实话,我特别害怕被人看到我现在狼狈的模样,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说:“叔叔,我没事……”

“爸,他……”

李娇娇正要过来,但是被她妈妈给拦住了。

李妈妈将李娇娇拉到身后,指着我说:“王巍,又是你!你为什么老是缠着我的女儿?她都已经到城里去上学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她?现在倒好,直接拉着她逃课,连家都不回了!你是不是看我家有钱,所以想追求她?我告诉你,不要做这种白日梦了!”

李妈妈这一连串话说出来,像打机关枪似的突突突,一个字都不带停的。我本来就浑身伤痕累累,又突然受到她的这番无端指责,当即气得胸口都疼了起来,感觉血都快从喉咙里喷出来了。

而李妈妈没有停嘴的架势,仍旧在咬牙切齿地指责着我:“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是不是又和别人打架了?像你这种每天惹事的小混混,就是一辈子也别想进我家的……”

“住嘴!”就在这时,李爸爸突然一声暴喝。

一向温和的李爸爸突然发怒,连李妈妈都吓了一跳,半天没敢张嘴。李娇娇这时候也终于说话了:“妈,你不要乱说,是我自己逃课回来找王巍玩的……”语气里却也充满无奈。

因为李爸爸的突然发怒,李妈妈不敢再指责我了,而是把李娇娇拉到一边数落起她了,问她为什么会逃课,又为什么和我在一起?

而李爸爸叹了口气,才看着我说:“巍子,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虽然李爸爸对我的态度温和,可我还是无法从李妈妈刚才刻薄的话里走出来,心里面仍旧充斥着愤怒,再加上对大头葫芦的怨恨,也让我没有心情和李爸爸多说,就摇了摇头:“叔叔,我没事,你们领娇娇回家去吧。还有……”

我看着李爸爸,诚恳地说:“拜托,不要告诉我妈妈这件事。”

说完,我便转身,独自一瘸一拐地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李爸爸叫了我两声,但是我都没有回头,李娇娇也急了,想上来追我,但是被她妈妈给拦住了:“娇娇,你不要和那种小混子搞在一起……”

李娇娇急的都快哭了:“妈,求求你了,我就和王巍说几句话……”

李爸爸走过去将李妈妈拉开,李妈妈还不愿意,但是李爸爸又凶了她一句,李妈妈才闭上了嘴巴,只是嘟囔着说:“你这是要把闺女往火坑里推呀……”

身后响起啪啪的脚步声,是李娇娇追了过来。

“王巍,王巍!”

今天晚上,李娇娇因为我受了不少的委屈、害怕和恐慌,所以她叫我,我不能不回头。我回过头去,李娇娇也正好跑到了我身前。

李娇娇气喘吁吁,眼睛也红红的,里面还沾着点点泪花,看着真是让人心疼。

“王巍,对不起,我妈就是这样的人……”李娇娇一边说,眼泪一边扑簌簌掉下来。

我用手指轻轻去擦李娇娇脸上的泪,说没事啊,我早习惯了。没事,真没事,你快回去吧,这几天不是也玩够了?你明天也该回城里上学去了。

李娇娇含着眼泪点点头,说:“王巍,你准备怎么办呢?”

我笑了一下,说这个你就不用管啦,我自己有主意的。好了,快回去吧。

说完,我就转身准备离开。

“王巍……”

李娇娇拉住了我的胳膊,说:“你就告诉我吧,不然我真的放不下心。”

我叹了口气,又回头看着她说:“娇娇,真对不起,今天晚上让你看笑话啦。不过你放心,等你下次再见到我的时候,保证会给你看到一个更加强大的我!”

说完这句话,我毅然地转过身去,任凭李娇娇再怎么喊我,我也没有回头。天上的星光明亮,就和我的内心一样坚定。走着走着,有辆出租车路过,我拦住坐了上去。

到了学校,已经下晚自习了,我直接回了宿舍,路上好多人看到我伤痕累累的模样都挺惊讶,但是他们也不敢问我。

我冷着一张脸,直接来到花少的宿舍。

推开门,里面挺热闹的,花少正在里面弹吉他,一边弹还一边唱着情歌。我突然进来,花少一下就把吉他扔了,面sè震惊地说:“巍子,你怎么回事?”

“叫人。”我面无表情地说。

我坐在花少宿舍里抽着烟,一支烟接着一支烟地抽。外面已经乱作一团,无数的脚步声在走廊里踏响,还不断有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别他妈睡了,都起来、起来!”

花少让别人去叫人了,自己陪我坐着,小心翼翼地问我怎么回事。我一直沉默不语,花少也看出我现在不想说话,于是就一直陪我坐着抽烟。

来的人越来越多,都站在了走廊外面,互相询问着怎么回事,但是没人知道。就连不住校的杨帆,也被人一个电话叫过来了。乐乐直接拿着把刀冲了进来,冲我怒吼:“谁干的,去弄死他!”

我抬起头,说:“胡风。”

胡风是大头葫芦的大名,在我说出这个名字以后,宿舍里的众人,走廊外面的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乐乐大叫:“胡风是谁?”

旁边有人提醒他,说是大头葫芦。

乐乐继续大叫:“走,去弄死他!”

我站起来,在一众人的陪同下往外走去,一大帮人跟着我哗啦啦往楼底下走。虽然整体气势也挺雄壮,但我能感觉的到,自从大家知道要去打的人是胡风以后,明显都有点心虚,士气也不是那么的旺,只有有限的几个人雄赳赳气昂昂。

花少之前就说过了,这学校敢打胡风的人,一双手都数得过来。

不过无所谓,只要人多就行,我今天一定要干大头葫芦,这口气我可憋不到天亮了。

一直到下了楼,陪在我旁边的花少突然说道:“巍子,你知道胡风现在在哪么?”

我摇头,说:“不知道!”

花少回头,冲跟在后面的杨帆说:“帆子,你去打听一下,看能不能查出来。”

杨帆点点头,正准备先走一步,我已经拦住了他:“不用!咱们现在就上外头那条街,从第一家摊子开始砸。胡风不是罩着外面那条街吗,咱们就一个个砸过去,砸到他出现为止!”

这主意是我在来得时候就想好的,以胡风的性格,我这么砸他的摊子,他肯定会出来的,不会当缩头乌龟,那到时候就能正面交锋了。

其实我何尝不知道这事和外面那些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做生意的摊贩们没有关系,但是我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一心只想尽早把胡风给干掉,只能让那些摊贩们做替罪羔羊。

在我提出这个主意之后,乐乐第一个跳出来支持我:“好,就这么干!”他的眼睛都红了,看上去兴奋无比,不光是因为报仇,更因为有架可打。

于是我继续往前走,大家也都继续跟上,一大帮人哗啦啦地穿行在校园里。这么多人,却寂静地可怕,一点点声音都没有,不像平时去打群架那样兴奋了。我甚至感觉到,有人的呼吸变得浓重,显然特别紧张。

“巍子……”走了一段之后,花少突然又开了口。

我站住脚步直视花少:“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不敢?不敢的话可以回去,我和其他人去。”

花少摇头,说:“巍子,我不是不敢。”

“那你在这废什么话?!”旁边的乐乐突然大叫。

花少看了乐乐一眼,并没说话,而是往旁边走了六七米,说道:“巍子,你要还拿我当兄弟,那就过来一下,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出来,大家一起听听啊!”乐乐继续大叫。

我拍拍乐乐的肩膀,示意他安静,然后朝着花少走过去。不管他要和我说什么,这点面子我还是要给他的。

走到花少身前,花少递给我一支烟,然后自己也叼上一根。啪嗒,花少把打火机点着,映亮了我们两人的脸。

“确定要干胡风了?”花少问我。

“是。”

“你刚才那个主意很好。”花少继续说道:“就那么一家一家地砸过去,胡风肯定会忍不住出来的。但……”

我看着花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但我就怕,胡风的人还没来,警察就先来了。”

我的心里一震。

我确实没想到这一点。在外面砸摊子可和在学校砸几个课桌不一样,现在是法治社会,警察也不是吃干饭的,被我砸了摊子的那些小贩除了会给胡风打电话,百分之百也会报警。我刚才太冲动了,没有考虑那么周全——当然,也是社会经验太少,和警察打交道也少。

花少继续说道:“退一步说,就算胡风在警察赶到之前就来了……胡风收到消息以后,得知咱们来的人多,那他肯定也会把他所有兄弟叫上。你觉得,就咱们这个士气,和他打的话胜算能有多少?”

花少一边说,一边看向旁边的一大帮人。

我也看了过去。

夜幕之下的校园里,我们的人确实很多很多,大家一个个都静悄悄的,可谁都能感觉到正有一股恐慌的气氛在其中蔓延。要去打的是大头葫芦,我们学校外面那条街的老大,这人的名字已经响了很多年,已经深深印在大家心里,很多人都会未战先怯,还没开打,士气就先塌了。虽然也有几个人不怕胡风,但就这么打的话,胜算还真的是……

很低。

其实这些东西我并不是想不到,就是太冲动了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现在经过花少一分析,我才明白今天晚上这一战堪称有去无回,结果不是被警察抓走,就是被胡风干翻。

那怎么办?

我的心里一团乱麻,那就不报仇了吗?我对胡风,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

“巍子,我倒是有个办法……”就在这时,花少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低低响起。

看网友对 99 落魄的一夜,冲动的一夜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