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叶府来历

第三百五十三章 叶府来历

银城东南方向三百里,一处无名山谷。因为偏离主道甚远,人迹罕至,植物长得十分繁茂,山谷颇为隐蔽。

肖老三的三角眼全然没有平日里的生气,不光是他,周围东倒西歪的诸人,都是无精打采士气低落。

自打赤尊死后,黄沙贼真的成了一盘散沙。

他们连夜从小夜镇逃出来,躲到这处无名山谷。然而大家对于接下来何去何从,发生了巨大的分歧。

有的人希望给赤老大报仇,有的人希望大家重振旗鼓,有的人希望就此别过,大家还是早点逃得远远。

谁也说服不了谁。

黄沙贼从默默无闻的盗匪,成为凶名赫赫的悍匪,全都是赤尊一人之力。

赤老大在黄沙贼中的威望无人能出其右,大家无不心服口服。赤老大一死,主心骨没了,其他人没人都能让大家服气,场面乱成一团,好几个脾气火爆的家伙差点就动手。

大家心中充满对未来的迷茫和恐惧。

“真是散沙啊。”

一个魅惑慵懒的声音,毫无征兆在谷口响起。

“谁?”

肖老三猛地起身,厉声喝道,其他人也不约而同起身,凶狠的目光望向谷口。

一道绰约妩媚的身影俏立在谷口,女子的相貌平平,但是身段却是极为惹火,飞舞的红纱引无数遐想。

女子嫣然一笑百媚生:“你们的新老大。”

顿时谷内好几个壮汉就哈哈大笑,不怀好意地围上去,目光尽是淫邪之意。

“小妞好好陪你大爷,相当老大没问题。”

“床上的老大可是要靠本事啊。”

……

肖老三的瞳孔微缩,心中暗骂了一句白痴,不仅没有上前,反而不动声sè往后退。

女子孤身一人追来,面对满山谷虎狼之辈神情自若,不见半点畏惧之sè,定然不是好惹的角sè。

女子笑吟吟迎上去。

片刻之后,山谷内东倒西歪,哀嚎不断,唯有一道红sè身影俏立其中。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新老大,赤仙子。”

艾辉在叶府的日子过得非常滋润,大长老的出现,让这些年轻人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疯狂地修炼,完全不需要艾辉去督促。

艾辉最喜欢别人向他请教,好学的学生夫子都喜欢。

传道收费,授兵收费,解惑没道理不收费啊。

他的天勋点在缓慢而坚定地上升,不知不觉已经一千六百点。对于他收费,叶夫人就像不知道一样。要不是和大家约好了一起去蛮荒,他觉得这样的生活挺不错,从来没赚过这么多的天勋。

艾辉从竹园削了几根竹子做了把大伞插在演武场外,又从房间里拉出一张木榻,旁边搁了一座矮茶几。闲着无聊的时候,他就会躺在木榻上,喝着冰饮甜点看着烈日曝晒下挥洒汗水的年轻人,感慨着青春的朝气和骄阳如火。

每天萧淑人都会出现,站在伞下观看大家修炼,就像等候吩咐的丫鬟。艾辉开始有点不习惯,但是后来看她不出声打扰,也就直接无视了。

一道魁梧的身影朝这边走来,艾辉有点意外,居然是花魁。

萧淑人见有陌生人,便自发离去。

花魁看了一眼离开的萧淑人,转过脸看到艾辉这般逍遥自在的模样,表情变得古怪:“你这有点爽啊!”

艾辉把这视作嫉妒,递上冰饮甜点:“同爽同爽,来干嘛了?”

“送药材。”花魁接过冰饮,直接一口倒进嘴里,品味了片刻,方开口:“还好,看来你没有惹恼叶夫人。”

艾辉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关心,故意笑道:“看你说得,叶夫人能吃人一样。”

花魁冷笑一声,眼神飞快扫了一眼周围,见没有人,压低声音道:“你以后就知道了,叶府的来头有多大。她平时深居简出,不太露面说话,但是只要她说话,没人敢不听。就连我们草堂也不例外,夫人是草堂的贵客,她的委托,都是会长亲自吩咐下来。”

艾辉一副我了然的模样:“大长老的儿媳妇嘛。”

花魁摇头:“不光是,叶府本身的来头就了不得。夫人之所以对你另眼相看,想必是你剑修的身份。”

艾辉好奇地问:“难道夫人也是剑修?”

“感应场大门口那道深沟记得吧?”花魁的眼中闪过一丝敬意:“最后一位剑修叶惠堂,便是她的祖先。”

艾辉结结巴巴道:“最……最终防线?”

在感应场铁门前的石板,有一条宽约半米,长两百米的深沟,是人类在蛮荒入侵最黑暗的时代的最后防线。

在五行天开启前最紧要关头,敌人如潮,危如累卵。

情况危急之际,历史上最后一名有名有姓的剑修,燃烧生命挥出的最璀璨一剑,击杀敌酋,士气大振的防线坚持到五行天的开启。

艾辉当时报到的时候,专门去那条“最终防线”前去瞻仰过。

“对,就是那个。”花魁沉声道:“叶氏一族是令人尊敬的家族。叶夫人的丈夫,在她怀孕的时候,在前线遇难身亡。叶夫人闻讯悲痛伤神,动了胎气,婴儿早产先天不足。叶夫人不仅没有改嫁,反而全心全意照顾小宝,没有放弃治疗小宝。叶夫人在草堂的委托,基本都是寻找各种药物,已有十多年之久。草堂因此受夫人照拂颇多,否则也没有今天规模。”

艾辉不由肃然起敬,不管是传奇剑修叶惠堂,还是叶夫人,都是令人尊敬的人。

他也恍然大悟,难怪叶夫人对剑术如此感兴趣,到底是剑修世家。

“我这次要去趟蛮荒,这段时间,你自己要多小心。”花魁提醒道:“最近银城的感觉好像不太对劲,这里面水很深,不要掺和进去。”

“放心,我不喜欢多管闲事。”艾辉道,他接着好奇问:“蛮荒现在什么情况?”

“死伤无数。”花魁神情冷峻:“据说已经发生好几波兽潮,很多狩猎团伤亡过半,全团覆灭的也不少。要不是几位大师关键时候赶到,稳定局面,很有可能发生溃败。”

花魁不忘叮嘱艾辉:“不要在这个时候去蛮荒。”

两人又闲扯两句,花魁便和艾辉告别,转身离去。

艾辉觉得今天受到的冲击真大,随便聊个天,都有大量的信息要消化。叶府的来历让他惊叹莫名,蛮荒的惨状他早有预料,但是此刻听闻,心中还是有些恻然。

数目众多被热潮鼓动的平民们,是拓荒的一团团烈火,烧掉杂木毒草,也烧掉自己。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这样的事情在五行天的历史上不是第一次,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虽然反复告诉自己,这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是不知为何,艾辉感觉就像一股气堵在胸口,闷得慌。

他从木榻上起身,大步流星走入演武场,不怀好意的目光扫过全场,满脸正气凛然。

“大家最近的修炼非常刻苦,为了鼓励大家,夫子我决定奖励大家每人一次免费夫子实战指导,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十分钟后,所有人都被打趴下。

艾辉觉得浑身舒畅,神清气爽,正准备离开。

“夫子。”

身后传来傅思思的声音。

艾辉停下脚步,有些疑惑地看向傅思思。

傅思思咬牙从地上爬起来:“学生想挑选一把趁手的好剑,却不知道该如何,不知夫子能不能抽空帮学生挑选?”

艾辉有些可惜,雪流樱只有一把,要不然再卖给傅思思多好。

傅家身为银城闻名的大家族,有钱有势。

艾辉摇头,满脸矜持:“夫子很忙。”

“两百点天勋!”

傅思思一咬牙。

艾辉二话不说扶起傅思思,笑容满面:“现在就去?”

就喜欢这种一言不合就砸钱的爽利性格!

走出叶府,傅思思就陷入沉默。

艾辉也不着急,反正天勋已经给了,自己把事办了就行。他饶有兴趣地观赏着沿街的景sè,他来过银城几次,但是从来没有在银城闲逛过。

沿街的店铺之多,让艾辉大开眼界,每一座店铺都布置的富丽堂皇,伙计着装整齐,一丝不苟。街道上看到的行人,也大多是衣着华贵。

果然不愧是银雾城最大的城市。

跟着傅思思走进一家兵器铺,倘若不是盛放的兵器琳琅满目,艾辉一定不会想到这家看上去精美异常的店铺,居然是一家兵器铺。

每一把兵器都摆放在精美的水晶盒之中,恰到好处的灯光,把兵器的每一个细节都照得纤毫毕现,流光溢彩。

看得艾辉不停流口水,他也算是见过好东西的人,但是看到这些好兵器,依然让他脑门发热。

但是看到价格,艾辉感觉有人往他的脑袋里塞了一大坨冰块,冷静彻底。

最便宜的一把兵器,价格都需要两千点天勋。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想到自己居然为了赚到一千六百点天勋沾沾自喜,艾辉羞愧莫名,回去之后就涨价!

“这把剑怎么样?”

傅思思指着大堂正中央一把黑sè长剑问艾辉。

艾辉顺着傅思思手指望去,刚想开口,忽然察觉有异。(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三章 叶府来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