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西北域第一(三)

第一百三十五章 西北域第一(三)

宴席间,董潘委婉提及陈海可以直接回太微宗修行,无需留在燕京游学虚耗时间。

以陈海所展现出来的资质,即便神侯不亲自将他收入门下,宗门那些道丹境巅峰的强者,也会为争这么一个亲传弟子而打破头。

在董潘看来,陈海留在燕京,既不安全,也没有特别的意义。

陈海这时候哪里敢直接回河西,他要是被太微宗的那些老怪物当成怪物看管起来,神魂意念哪里还有机会再通过蛇镯潜入血云荒地?

“陈海此番进燕京,就想着好好游学一番,以补阅历的不足,或待修行所有成就,或大都护将军府有事相召,再回河西不迟。”陈海婉拒董潘好意的安排。

陈海不愿离开燕京,董潘也不能绑他回去,心想他还是尽快将此事如实上禀大都护将军府,看神侯知悉此事会有什么安排吧。

而听陈海话语间愿意随时听从大都护将军的召唤,董潘也是相当满意,心知陈海有些话说出来,无疑是表态与姚氏彻底的切割关系。

董潘心里也在想,姚族要是知道他们驱逐出族的子弟,竟是如此耀眼,心里又会怎样一番滋味?

宴席过后,先安排车马,董潘先将其他弟子送回学宫馆舍,又单独将陈海、董宁、杜镛、冉虎等人留下来,与他、杜峻峰、裴晋华一起说话。

“通过闱选的诸郡弟子,在学宫修行的同时,照例还要编为虎贲八军的预备武官,也或许会有侍卫宫禁的机会。在学宫修行可以不拘太多,但倘若真有机会侍卫宫禁,你们则要看管其他弟子,要慎言微行,不要莫名其妙就被卷入不必要的漩涡之中……”董潘刚才宴席上说些有的没的,这时候才说一些关键的话。

照旧例,学宫弟子会作为预备武官编入虎贲八军,但通常不会有机会侍卫宫禁,然而董潘既然这时候特地如此吩咐,陈海猜测此次或许会有意外的变故也说不定。

事实上,也不用董潘额外吩咐,陈海也不会因为此时坐了主宾之位就不知道轻重,而去轻涉宫禁之中的漩涡;在益天帝与太子赢丹之间的争权漩涡里,他们只能与河西抱成一团,陈海对这点还是有清醒认识的。

董潘接着又说了一些河西大都护府在燕京的部署,这也是确认陈海与董宁、杜镛、冉虎及杜峻荣、裴晋华、吴雄等人一样,从今往后都是河西驻京人员的核心了。

*********************

夜深人静之时,陈海跟董潘告辞离去。

董宁、杜镛、冉虎三人作为太微宗年轻一代最核心的天之骄子,董潘早就紧挨着进奏使府给他们安排了落脚的宅院,一起受进奏使府扈卫的保护。

陈海深夜已经不便出城,只能先住到仅相隔三五百步的兵甲铺去。

陪同陈海过来赴宴的周钧没有提前离开,一直在外面的垂花厅等谈完事情后董潘亲自送陈海出来。

除了厉玉麟外,陈海还看到祖师堂主事孙不悔也与周钧坐在候人的垂花厅里。

河西年前遣使入京,除了董潘所率的千余道衙兵精锐、昭阳亭侯府扈兵、闱选弟子及大量的随行人员外,太微宗还有裴晋华、孙不悔等十余主事、执事级的人员,追随葛玄乔进入燕京。

葛玄乔离开燕京后,裴晋华、孙不悔则留下来,协助处理董潘处理弟子参加闱选的事宜;他们最重要的一个职责就是尽可能保护董宁等人的人身安危,不被敌对势力的刺客所趁。

董宁、杜镛、冉虎等人都是太微宗年轻一代里的佼佼者,不容有半点闪失,而京畿局势又诡异复杂,河西大都护府及太微宗无法置身事外不派弟子参加学宫闱选,只能多安排人手注意保护工作。

陈海与周钧最初入上七峰修行,便与孙不悔相识,却不知道他与厉玉麟为何深夜还与周钧守在这里。

见陈海困惑,董潘解释道:“贺兰宗屈意议和,短时间不敢有什么反复,但暗地底动作必不会少。你此番斩获西北域诸郡闱选第一,我等听了都极欣慰振奋,然而贺兰宗潜伏燕京的人手,却未必高兴。我暂时只能劳烦孙不悔、厉玉麟以及周钧他们多辛苦些;你在学宫起居修行时,或出学宫入城,也就先由他们陪同着你。另外我会在神陵山脚安排一座宅院,你可以调昭阳亭侯府的扈兵过去驻扎,特别是城外出行要额外小心些,现在到处都兵荒马乱的……”

陈海没想到他这就成贺兰宗刺杀的核心目标了,董潘这么安排,实是要给他的安保来个大升级啊。

走出进奏使府,陈海还看到董潘在府门外专门给他安排了一乘精铜铸造的车辇,车辕前套着两匹乌鳞马——马车不大,大概仅能供三五人乘坐,铸造却更精良,车身底座还镌刻密密麻麻的道篆铭纹,隐隐牵动天地间神秘的力量,想必炼入车身的法阵一经启动,短时间内都不用畏惧多名明窍境强者的强攻。

而两匹乌鳞马皆高逾一丈,神骏无比,天生乌鳞镫亮乌墨,海碗粗壮的四蹄,仿佛重锤一般踩在石地上,透漏逼人的气势。

这两匹乌鳞马都是狡兽与河西良马杂种所生的异种,血脉比青狡马还要强大,又经过河西数年的精心驯养,都能从正面撞翻几个辟灵境中后期玄修弟子了。

这是越城郡主董宁等董氏嫡支子弟或武威军都武尉将军以上重要将领才能享受的待遇。

陈海不便拒绝董潘的安排,只能百般感谢。

河西在燕京就四名明窍境强者,董潘也无法专门为陈海安排明窍境级数的护道者,吴雄、杜峻峰也未必会听从他的安排。在大都护将军府或太微宗门做出新的安排前,他暂时只能从其他方面多做些加强。

这次太微宗就有三十二人通过闱选,还会有相当一批人留在学宫游学一年半载。这样一来,除了孙不悔、厉玉麟、周钧三人,董潘还能在陈海身边尽可能多安排弟子日常追随修行,这样陈海只要不无故跑到荒无人烟的地方被敌人围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

在董潘看来,陈海也理应成为太微宗在学宫的弟子领袖。

这时候不要说杜镛、冉虎了,即便是越城郡主董宁,都不可能比陈海更有威望。

********************

陈海与孙不悔、厉玉麟、周钧乘乌鳞马车赶回兵甲铺,得知消息的周景元、丁爽、赵山、钱文义等人都还坐在大堂里等着陈海赴宴归来。

他们甚至在大堂里也准备了酒席,等陈海回来就随时再庆祝一番。

葛同、吴蒙负责坐镇桃花坞,却不便随意离开。

周景元、赵山是追随陈海时间最久的,这几年也见识到陈海的手段及在武道修行上的过人天赋,却也没敢想过陈海此次能将西北域闱选第一的头衔收入囊中。

这样的消息,令他们振奋不已,后悔没能侍陪陈海进学宫,错过这精彩的时刻。

“少侯爷,以往我们门前冷清可支网罗雀,但今天就短短两三个时辰,递过来想见你的门帖,就已经收到厚厚的一摞了。”周景元他们兴高采烈的簇拥着陈海走进大堂,说起今夜客人登门的情况来。

河西在燕京客居的商旅不少,也有不少人与兵甲铺、镖行有买卖往来,但说到巴结,这些客居燕京的河西商旅眼睛里只有董潘、杜峻峰等人,以往不可能将名不见经传的陈海放在眼底。

但今日董潘派扈卫车马到学宫接陈海进城赴宴,消息就像插了翅膀飞出去,入夜后亲自登门送帖拜见的河西商旅就有络绎不绝,前后共有十数拔,在周景元看来都是在燕京混得有头有脸的人物。

周景元他们自然不会随便安排人见陈海,都是客气的婉拒;而这些人也知道陈海地位非同昔比,不是谁都能见的,登门也是结个善缘,随带着将兵甲铺的存货一扫而空,也有意将京畿附近的货物押送,都交给药师园镖行负责。

声望所带来的好处,就已经立竿见影的得到体现。

陈海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巨大的改变。

既然周景元、丁爽他们都在,很多事情都需要及时的调整,陈海就先让周景元给孙不悔安排一间精舍休息。

董潘暂时安排孙不悔保护他的安危,但孙不悔作为辟灵境巅峰、随时都有可能踏入明窍境的人物,又是祖师堂首座葛玄乔的再传弟子,陈海不会直接拉他参与昭阳亭侯府在燕京的事务,也不会怠慢了。

厉玉麟是厉向海的侄子,一向来就与昭阳亭侯府的关系密切,与陈海、周钧、周景元、丁爽他们都熟悉,陈海也想进一步拉近与他的关系,就留他在大堂继续饮宴聊天。

陈海想着要调整昭阳亭侯府在燕京的事务,也不需要避讳厉玉麟。

“陈青在宅子里?”陈海坐下面,问丁爽道,他与周钧回来时看到给陈青安排的院子里亮着灯。

“青小姐从进奏使府回来有一个时辰了,要不要派人过去请一下?”丁爽问道。

陈海点点头,派人去请陈青过来,不管陈青怎么看他,陈青作为昭阳亭侯府的少主之一,应该承担她的责任来。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五章 西北域第一(三)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