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西北域第一(四)

第一百三十六章 西北域第一(四)

陈青与苏紫菱都没有梳洗入睡,听到侍从通报,就赶到大堂来与陈海他们相见——这几天,陈青看陈海完全像是陌生人,心里的震惊到这一刻都没有减弱。

这会儿时候,吴蒙、葛同也打点关系,也已经连夜从桃花坞进城,赶到铁桥巷来。

“燕京城之外的货物押运及人员护卫之事,要立时停下来;已经接手答应下来的,也尽可能转托给其他镖行……”

这会儿陈海正与周景元、丁爽他们说缩减镖行业务的事情,陈青觉得奇怪,问道:“你在燕京名声大振,今日就有诸多河西商旅登门,将货物押运之物托付给镖行,怎么现在就都要推出去?”

今晚河西商旅也有不少女眷跑来造访陈青,所以她与苏紫菱也是拖到这时没有歇下。这使陈青意识到陈海真是今非昔比了,西北域闱选第一的头衔,令陈海在客居燕京的河西人里的名望,骤然间都要超过越城郡主董宁及董潘等人了。

“我有几斤几两,我自己心里清楚得很。鹤翔军与武威军的仇怨只是暂时缓下来,背后的较量不会中止;而武藏军更不可能看到武威军在西北域继续崛起。如果有机会,他们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能在燕京打击河西及太微宗声威的机会,”

陈海耐着性子解释道,

“树大招风实是一桩大麻烦,以往贺兰宗、问秦宗潜伏在燕京的人手,会主要盯住梅坞堡、河西马场以及董潘、越城郡主董宁等人,不会分散注意力盯住我们这些小角sè。此前,兵马铺、镖行、马场的生意,我们都可以涉及,但现在形势就完全不一样了。镖行买卖,分散人手是一方面,另一面所押送的大宗高值货物也容易被江洋大盗盯上,贺兰宗、问秦宗的人甚至都不用直接出手,只要在背后稍加推波助澜,事情就会变得棘手,受到的攻击可能会源源不断而来……”

陈青除了修行之外,其他涉猎皆浅,哪里想到陈海声望提高,却也使昭阳亭侯府在燕京所面临的形势更加错综复杂?

听陈海解释过,才有些明白过来,她心里想贺兰宗、问秦宗或许没有道丹境强者在燕京坐镇,但明窍境强者必不会少,只要有一两名明窍境强者,混入江洋大盗,打劫药师园镖行押送的货物,他们这边就难以控制伤亡了。

陈海继续说道:“我们有限的人手,只能全力扩张兵甲铺,我也相信兵甲铺扩张之后,所带来的利益,足以弥补削减镖行的损失……”

树大招风是一桩麻烦,但声望所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这今晚登门拜访的河西商旅,就已经将兵甲铺的存货一扫而空,陈海与周景元、丁爽他们要考虑的,还是要千方百计增加兵甲铺的货源。

此外,陈海还打算将马场的买卖停下来,一方面不是河西设在燕京的专营马场竞争,另一方面他们手里的马源有限,桃花坞只有三四百匹良马多余,还是有必要留在手里。

至于兵甲铺的扩张,除了在燕京多雇佣河西籍的匠师、匠工,扩大桃花坞的铸造场规模外,还有就是与其他的兵甲铸造场联系,大量进购半成品的兵甲进行加工改造。

这些都是陈海声望提高之后,很方便就能推进的事情。

而兵甲铺每月只要能有上一百套兵甲售出,就完全足以能抵冲陈海、陈青、周钧他们以及两百扈兵、数十匠师、匠工在燕京城的生活、修炼用度了。

陈烈不再担任玉龙大营都护副使,昭阳亭侯府养麾下一千私兵才是最大的问题。陈海能在燕京解决两三百人的吃喝、操训所耗,陈烈、苏原他们也不指望燕京这边还要反哺河西多少。

另外,陈海要周景元、丁爽替他多准备些制符的材料。

在闱选考核里,他既然已露了一手,就不能浪费了——兵甲铺除了精良兵甲外,还可以添加初级符篆的供应。

于陈海而言,即便以预备武官的身份临时编入虎贲八军,以他此时的真元及精神念力,每天制十七八张初级符篆,也就当作是一种修炼,不会耽搁什么事情。

而他以凝气成符手段所能制的初级符篆,能将一部分天地元力封存符纸之中,威力要远强过同类的符篆,拿到兵甲铺卖十倍价格是一点都不夸张。

接下来,陈海还要吴蒙、葛同、周钧他们也要多教导扈兵祭用符篆……

两百扈兵,大半都有通玄境以上的修为底子,就有祭用符篆的基础,陈海就想着重点挑选二三十人配备一些攻击性、防御性的符篆,整体的战斗力就能提高一截。

陈青不谙世事,制符却极有天赋,纸上封法的符篆考核,也是西北域获得卓越评价的十数人之一,周钧在这方面都远不及她,陈海就想要陈青在这时候多承担些责任。

陈青也意识到昭阳亭侯府要维持这么大的局面也实在是不容易,这些年来她潜心修行,大量的资源都是家族供给,也应该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

将诸多事情安排好,陈海才回房歇息。

院子里静谧一片,屋檐院墙上还有留有残雪,静得连虫鸣都没有,俄而还能听到西院陈青与苏紫菱细语交谈。

陈海没有刻意去听陈青与苏紫菱在交谈什么,这些天就觉得听力增强了许多,或许是足厥阳、手厥阳二条主气脉的修炼所有小成所致。

连续服用两枚龙虎伐脉丹,陈海百骸窍脉间的隐伤都大体痊愈,接下来只要按部就班的修炼玄yīn六脉就成。

玄阳六脉修炼的是筋骨气血,玄yīn六脉修炼的是六识感知,十二主气脉都修成灵脉,即大周天圆满,随时就能开辟祖窍识海踏入明窍境了。

陈海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那株姿态婆娑的古棘树荫浓密,月sè从树叶缝隙里透进来,仿佛微雨洒落。

陈海抬头看天际悬挂的那弦眉月,回想起随龙帝苍禹进入燕州这几年的过往,恍如一场梦——陈海有时候真怀疑自己是在一场梦里,不然这异世的圆月为何与他在地球所见,是那样的相像?

除了日月轮替,为何燕州也有四季轮换?

血云荒地为何又是那么的荒凉,为何又没有日月轮替及四季之景?

陈海知道他不是在梦,或许说天地间有太多的秘密,还不是他此时能勘破。

这时候,陈海感觉到左手腕微微发烫起来,他关上窗户,盘膝坐到床榻上装成入寂修炼,神魂意念则通过蛇镯潜入血云荒地。

在血云荒地里,傀儡分身藏在裂谷深处的一处岩洞里。这处藏身地位于一片岩浆湖包围的裂谷深谷,岩洞深处有少量的血腥苔,能令陈海他们不需要外出狩猎,只能采集到足够的血腥苔汁液充饥,补充消耗,陈海也令血奴不得轻易过来打扰他的“潜修”。

陈海神魂意念刚潜入血云荒地,就见血奴姚老根在岩洞里探头探脑,想进又不敢进,其他几名血奴都畏首畏尾的跟在姚老根的身后,密覆血鳞的巨掌捧着一堆东西,却不知已经触摸陈海设在岩洞口的禁制。

陈海想着大规模的从岩洞深处生长的血腥苔里凝取汁液,然后再浓缩成半固态的膏状物储存起来,以后就可以当成罗刹异鬼维持生机的“食物”,但不能所有事都是他亲力亲为。

他要姚老根等血奴注意收集能替代符纸、朱砂的材料,以便能大量炼制凝水符篆,那样的话,只要传授姚老根他们简单的祭用符篆之法,就可以让他们拿着凝水符篆,去岩洞深处收集血腥苔的汁液进行凝炼了。

姚老根等血奴,这次又从附近的裂谷、断岭间,搜寻来一堆东西,拿过来给陈海一一甄别。

然而姚老根等血奴这次捡回来的一大堆零碎里,还没有发现几样是有用的,甚至还将几块笨重的铁精石当成宝捡回来。

陈海失望的将这一堆零碎,随手丢到岩洞的角度,想要将姚老根几个血奴赶出去,不要干扰他潜修。

血奴姚老根的眼睛却是在那几块铁精石上打转,欲言又止。

陈海心神一动,问道:“你也知炼矿取铁之事?”

“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还以为捡回来魔主会有用。”血奴姚老根用生涩的罗刹语回道。

以往在神殿石谷附近,到处都是罗刹异鬼及神魔异兽的骸骨,随便一根残骨都要比普通的金铁坚硬得多,陈海都是利用现成的残骨制造战戟、骨弓。

即便是他们现在远离神殿石谷,进入血云荒地最偏僻的区域,已经捡不到这样的坚硬骸骨,但陈海制造了多根骨戟备用,却没有想到要自己冶炼金铁。

不过,他如果要在这里建立自己的罗刹族群,冶炼金铁就变得与收集血腥苔汁液同样重要了,对普通罗刹异鬼来说,精铁所制的兵刃跟一些简单的护甲,都能极大提升他们的战斗力。

还有就是能解决箭支的问题。

陈海利用特殊形状的残骸与罗刹异鬼体内抽出来的血筋,制成一张极强的骨弓,虽然也能用残骨磨制骨箭,但那个太耗时耗力了。

如果他们能冶炼精铁,完全可以批量铸造箭簇锋利、杀伤力极强的铁箭。

陈海将那几块笨重的铁精石,从角落里重新捡回来,考虑要怎么冶炼提取精铁,他脑子里同时也为罗刹族知晓冶炼之事而震惊,细想还是他此前被在神殿石谷附近看到的杀戮表象所蒙蔽了。

如果左耳所说的那座能将大量亡魂送到异度空间复活的往生大阵,就是罗刹族上古至尊炼制,罗刹族的血炼上位者知道冶炼之事,又有什么奇怪的?

而认真说起来,姚老根等几个血奴,灵慧并不比常人稍差,只是他们在血云荒地转世,前世记忆残缺得厉害,再加上容易被杀戮意志所控制,看上去更像是只有战斗及掠食本能的异鬼魔物,实际上陈海能教会他们更多的东西。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六章 西北域第一(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