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605章 孔明之言

第605章 孔明之言

陈少泽!!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游仙观所有的人都有些懵。

这个人大家并不陌生,不陌生的原因是他与王通这个当红炸子鸡之间的恩怨早已经在游仙观中传的沸沸扬扬了,这厮在游仙观中的日子并不好过,也没什么人给他好脸sè,甚至还连累了他的师父明玄,这了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说他因为与王通的恩怨去暗算宗雪,倒也说不过去。

但是,他有什么能力这么做?

一个刚入先天没多久的三代弟子,凭什么瞒过金丹天长老的灵觉,潜入宗雪的闭关之地去重创宗雪,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嘛,这就是荒谬,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所以,元空先是一愕,随后大笑起来,“笑话,玄庄,我看你是越活越糊涂了,陈少泽就算和明通有恩怨,但是他何德何能,竟然有这个本事举入宗雪闭关之所,重创宗雪?难道你以为我游仙观的禁令和防御是摆设吗?”

“这个我不知道,只是我观中有一名天机者,这是他推演出来的结果。”玄庄抬起头,特意的将“天机者”三个字咬的极为清楚,“据他的推演,这个陈少泽并非是常人,应该是暗中得到了一些机缘,修成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本事,所以才有这个能力做下这等事情,这完全是你们游仙观内讧而已,与我们南贤观无关。”

“你……”此时元空气的双目直欲喷火,恶狠狠的瞪着他,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

“天机者?!”古森挑了挑眉头,有些意外的看了玄庄一眼,显然是没有想到南贤观这样的小地方竟然还能出一个天机者。

天机者,赤极灵焰的血脉,看来这小小的白沙公国还真是人才济济啊!!

想到这里,他目光微微一凝,转向了元空,“元空,那个陈少泽现在何方,把他叫来,一问便知。”

事实上,以他的实力,也根本就不需要去问,只要陈少泽一到他的面前,则完全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隐瞒下来。

“是!”元空心中暗骂一声,不敢违背,向将在人群中的明玄冷幽幽的道,“明玄,还不快去,把你的宝贝弟子叫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明玄此时已经是满头的冷汗,他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最后竟然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怎么,还不快去?!”

看到明玄迟疑的模样,元空心中顿时一沉,浮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禀观主,这陈少泽,他,他……”

“他”了半天,一句话也没有说完整。

“他怎么了?!”元空面sè一变,厉声喝问道。

“他早在十日之前便已经离开观中了。”明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向元空道,“十日之前,他的修为突破先天,便来找我,想要出去游历,您也知道,他现在在观中的麻烦的比较多,我也怕他与明通起什么冲突,所以就同意了,至于……”

“混帐!”

“弟子知罪,请观主责罚!”听到元空一声怒吼,明玄猛的哆嗦了一下,跪了下来,直认其罪。

“好了。”

还没有等元空说完,冷眼旁观的古森道人看不下去了,打断了两人的话道,“既然走了,那就算了,玄庄,你观中的天机者是谁,让他进来,我要问问他。”

“是!”玄庄心中一喜,等的就是这一句话,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小看一个天机者的作用,而近日以来,孔明的天机术大幅提升,实力增长明显,南贤观这个小池塘隐隐的已经装不下他了,若是能够得到九天观的青眼,进入九天观的话,那么,对南贤观而言,毫无疑问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因为这样一来,南贤观便能够从此次件的事件之中彻底的解套了,既然九天观再次的追究,他也可以理直气壮的把事情往孔明的身上引,毕竟这个计划其实是孔明提出来的,而孔明亦不会过河拆桥,身为南贤观弟子,一定会为南贤观撑腰的,如此一来,南贤观便与游仙观一般,在九天观内有自己的关系了,未来的成就,绝对不会输于九天观。

不过一想到这么做,便等于是失去了一名天机者,他不由又有些肉痛起来。

古森的命令不容忽视,不过是几息之后,孔明便自殿外进来。

显然,他也知道这一次机会的重要性,在来之前,特意的收拾了一番,一袭月白sè的道袍,一尘不染,瘦长的身体,配上那奇异的丑陋面容,却是透出一股子难掩的气质,让古森眼前也是一亮。

“弟子孔明,拜见道长。”

走到殿中,他昂首挺胸,自信满满,来到古森面前,深深施礼。

“孔明,你就是南贤观的天机者?”

“是的,弟子曾习天机之术,略有所得。”

“如此说来,此次南贤观与西山院突袭游仙观,是出自你的手笔喽?”

“惭愧!”提到这一次的突袭,孔明不由苦笑起来,这一次的突袭,是他天机术有成以来,第一次失败,而且败的这么惨,在事件过后,他甚至还有些难以接受。

“天机者行事,最讲究的就是行事缜密,天衣无缝,怎么到了你的手里,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搞砸了?”古森微笑着问道,对于孔明是不是天机者,他已经了若指掌了,从他身上透出来的那一股独属于天机者的玄妙气息,古森并不陌生,只是在白沙公国这样的小地方,碰到一名修炼有成的天机者,而且看起来天机术的造诣还不错,有些意外罢了。

所以,他准备好好的问一问孔明。

“此事,有两个变数我之前没有算到。”对于自己的失败,孔明并没有讳言,一是陈少泽,二是王明通。

特别是陈少泽,完全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我亦没有想到最后事情会闹到现在的地步。

“陈少泽你没有料到。”古森听了也能理解。

陈少泽只是游仙观的三代弟子,修为其实并不高,名气稍微大一点,也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所以孔明推演之时没有把他考虑进去也是人之常性,换了个别人,除非是天机术达到了极高明的程度,否则的话,谁也不会去注意这么一个如蝼蚁一般的弟子。

至于王明通,他倒是有些兴趣了。

“就算你没有推算到陈少泽的存在,但是对于这件事情有可能产生的意外,难道你一点也没有推测出来吗?”

“游仙观的资料非常详细,除了陈少泽之外,几乎所有的因素我都考虑到了,甚至还考虑到了王明通对于这件事情的影响,只是我还是太过轻视他了,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有那般的战力,竟然越级重创了正南。”说到这里,他的面sè变得黯淡起来,“这件事情,是我对不起正南。”

“王明通这个人我也知道,据说是觉醒了乾蓝灵焰,倒也算是一个天才,对于一名天才,一向是多算有,少算无的,你怎么会犯这么明显的失误。”

“因为这个王明通也有问题,应该有一名极高明的天机者在他的身上下了禁制,又或是他本身便是什么关键人物,能够屏蔽天机之术,所以,在第一次推演的时候,我被误导了,而第二次,当我单独推演这个王明通的时候,立刻便遭到了强大的反噬之力,所以,失败了。”

“王明通,特殊人物,天机禁制。”古森眨了眨眼睛,盯在孔明的身上,半晌之后,忽然大笑了起来,“有趣,当真是有趣,这一次出来倒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这白沙公国除了宗雪和你之外,竟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对了,这个王明通,便是之前丹炉爆炸,失踪的那一个二代弟子吧?”

“正是此人。”孔明抬头道,“我甚至都怀疑这一切都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目的就是栽赃佛门。”

“哦,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古森饶有兴趣的问道,“他虽然是天才,亦不过是一个先天武者而已,与那西山院又没有什么大的仇怨,为什么要搞出这么一件事情来呢?”

“这个弟子便不知道了,像他们这样的气运加身之人,关键的棋子,行事绝非我这种初入门径的天机者能够推算的出来的。”

随着孔明一个又一个的信息炸弹抛出来,游仙观众人完全被炸懵掉了。

元空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如何去说了。

他是个老江湖,自然知道天机者的重要性,同样也能看出来,古森对这个孔明非常的感兴趣,如果这个时候打断的话,很有可能引起他的恶感。

于是只能闭上嘴巴,静待事件的发展。

“其实王明通这件事情,根源还是在于弟子,生铁佛之死,表面上看与王明通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普玄来寻弟子帮他推演的时候,弟子却发现有人在蒙蔽天机,让我无法推演下去,所以弟子就想了,这白沙公国就这么大的一个地方,除了弟子之外,还真没有听说过有第二个天机者,即使有人在修炼天机之术,相信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把天机蒙蔽的这么严密,再想到了王明通的奇异之处,便觉得这事可能与王明通身后的天机者有关系,所以普玄大师才会来寻王明通,谁料到又出了意外。”

“有点意思了。”古森托着下巴,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笑意。

看网友对 第605章 孔明之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